第三卷 遠古的延續 第四十二章 幽影族...

羅斯維爾盯著二皇子,緩緩除去外衣,王維一頭冷汗的看著即將上演背背山,盡管王維對于這種事情抱有很冷靜的理解態度,不過理解是一方面,親眼看到就是另外一方面。在腦子之中預演了數次各種奇怪的鏡頭之後,王維決定離開。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王維卻發現卻發現脫掉皮甲的羅斯維爾,肩膀位置帶著絲絲黑色的氣體,而當他將上面的襯衫脫掉之後,肩膀的位置上赫然出現一個五指形狀的手印,正是王維拍的那個位置,而那個具有掌印的地方仿佛正在燃燒著淡淡的黑色的火焰!

“不會吧?”

王維驚了。

自己的內力深厚到如此地步,竟然已經達到了那種隨隨便便就出手傷人的地步了?

而當羅斯維爾將身上的衣服全部除去之後,王維卻發現了一個更加令他吃驚的事情。

羅斯維爾的胯下異常光潔。

不是那種為了光潔而光潔,而是什麼都沒有!

王維感覺自己頭皮在發麻,第一次看到這種型號的人,作為一個感獨自一個人在人體標本室里面過夜的家伙,他什麼形狀的人都見過了,但是這種下面連一個洞都沒有人他還是第一次看到。于是一瞬間,這個家伙的身體問題立刻被王維提升到一個生理心理一擊社會層面上去了。

羅斯維爾靜靜的站在鏡子前面,肩膀上的傷口還在緩緩擴大,他用手輕輕觸摸了一下那個傷口,但是卻痛的他輕微皺緊一下眉頭。

“他不是人類。”

一直和王維一起偷窺的杜瑞雅突然說道。

“不是?”

王維看著那個渾身光潔溜溜的亞健康生物,一臉疑惑。

而杜瑞雅則陷入了思考。

“那個傷痕到底是怎麼回事?”

二皇子很顯然也注意到了這個異相,看著那道奇怪的傷口。

“是那個人做的,他的能量讓這身體受到了損壞。”

羅斯維爾沉沉的歎了一口氣,然後將兩只胳膊伸到腦後,好像在腦袋後面找什麼東西似的。就在王維想要轉過去看看他頭後面有什麼東西的時候,他卻猛的往下一扯!

一個人從另外一個人的腦袋里面緩緩鑽了出來,沒有任何傷口,沒有任何喊叫,原本的羅斯維爾就那樣倒在地上。

那是一個渾身黑色的,不透明的女性身體。全身赤裸,一絲不掛,一層黑色的,如同火焰一般的東西將她的渾身包裹起來,讓她的身體若隱若現,她整個身體看看不到任何五官,頭部之上只有眼睛鼻子嘴的的輪廓,雙眼位置上有兩道細長的,帶著淡青色光芒的狹縫,黑色的火焰形成她的頭發,在她的頭頂上蔓延。

“幽影族!!!”

這次不用杜瑞雅,王維自己就認出來這個從那個人身體之中冒出來的生物。

幽影族是來自幽影位面智慧生物。不知道因為發生了什麼事情,結果導致她們無法找到回去的道路,是已經于幾千年前就已經滅亡了的一個種族。關于這個種族的記載並不多,但是關于她們的能力卻非常令人印象深刻。

幽影族的最大的殺手锏,就是他們的影系攻擊,幽影利刃,幽影箭,以及傳說之中威力非常強大的暗影突襲。一個成年的幽影族人能夠輕易的在任何物體的影子之中移動,越是黑暗,她們就越是能夠發揮出自己的力量來。

但是幽影族作為一個在暗影位面位面來到主物質位面的生物,她們有著非常難以逾越的障礙。

光。

光對于幽影一族來說並不致命,卻會讓她們感到渾身難受,並且逐漸失去行動能力。所以一些聰明的幽影族人發明了一種很特別的防禦方式,寄生。

幽影族的人能夠花二十四小時的時間寄生進入一個類人生物的身體之中,通過這種寄生,幽影族的人能夠將自己的身體隱藏在另外一個人體之下,不會受到光的威脅。而那個被寄生的人通常會由于受到幽影力量的刺激,獲得超越自己潛力數倍的力量。

但是很顯然,眼前這個人不過很顯然,這個男子並不是一個普通人類,而是一個人造的傀儡。

王維和兩千多精靈簽訂了契約,現在他渾身都是澎湃的自然力量,盡管從表面上看不出來,但是卻能通過接觸感覺到。自然力量對于人造的東西有著天然的排斥,尤其是這種人造生物,它們會不受控制的破壞人造生物的結構。

結果就像是這樣。

那個幽影族的女子站在二皇子面前,雙眼之中的青色光芒閃爍不定。

“多麼完美的身體,纖細,卻充滿了力量,你的雙

滿是憂傷,但是你知道,選擇我是你做出的最明智的有我才能幫助你們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下去,只有我才能讓你們族人永遠不必活在黑暗之下!”

二皇子從床上站起來,伸出手向幽影女孩的臉上摸去。結果他的手卻穿過她的臉,如同劃過空氣一般。

“把這具傀儡修好,否則難保不會被那個人看出來,還有,我們的契約並不包括我的身體在內,人類。”

幽影女孩的聲音冷冷在空氣周圍想起,猶如她的種族一般,充滿了黑暗而且神秘的意味。

“好吧,好吧,不過你也應該知道,只有依靠我的寄生種子傀儡,你們幽影一族才能如此輕易的在這個地面上行走,除了我之外你根本無法找到另外一個能夠幫助你的人。”

二皇子無奈的搖了搖頭,一朵帶著白色光芒的大花從他的手心張開,然後覆蓋在傀儡的肩膀上。傷口在那朵花的光芒之下飛快愈合,然後幽影女孩碰的一聲化作一團陰影沒入那個傀儡的身體之中。之後面無表情的將衣服穿好然後轉身離開了房門。

“自大的人類,影子想念的永遠是自己的家,而不是你們所謂的光明。”

空靈的聲音在走廊之中回蕩。

“令人驚異的事件,不過,這是機會。”

王維對自己說。

二皇子一共在王維的城堡之中住了兩天才離開,這兩天的時間里面王維一直都跟著羅斯維爾學習,而二皇子也在一旁旁聽,同時提出一些建議,二皇子的那些手下則一致在城堡之中自由活動,這里沒有人限制他們的自由。

兩天之後,二皇子終于離開城堡,帶著自己的部下走在返回的道路上,三個侍衛打扮的人緊緊跟在二皇子身後。

“你們的意思是說,這個城堡其實根本就是一個不設防的城堡嗎?自詡為頂級盜賊的你們竟然只有這點能力嗎?抑或者是你們在欺騙我?”

二皇子剛剛聽完所有的報告之後,冷笑著對那幾個人問道。

“殿下息怒,盡管這里沒有一個衛兵,但是我們卻認為,這里比起一般的城堡更加嚴密,城堡的大門還有內部房門都是自動開啟和關閉的,這很明顯是一個小型辨識魔法,盡管這個魔法的位階並不高,但是這個魔法本身就說明了我們時刻都在監視之下。而且屬下還發現,這個城堡的外形和內部構造並不一致,至少有三分之一的部分被構造巧妙的掩蓋起來,屬下懷疑,一些真正機密的部分就在那些沒有辦法進入的空間之中。”

那個人趕緊說道。

“無法進入的空間?”

二皇子饒有興趣的看了看遠方的灰龍山脈。

“先把這個放一放,我讓你們帶來的東西呢?”

二皇子臉上再一次恢複那種恬淡的笑容,人畜無害一般。

“在這里,殿下。”

那個男人從馬背上提起一個鼓鼓的包裹來交給二皇子。

“按照殿下的吩咐,我們通過數次嘗試終于將這些放在房間之中的杯子帶了出來而沒有驚動警報,根據我們的試驗,那個房間之中一直都在一個煉金術師的防盜法陣監控之下,正好我是一個屏蔽法陣的高手,我將那只杯子用數件帶有屏蔽作用的衣服包裹起來騙過了法陣。”

那個人搓著手對二皇子說。

“高手?”

手中拿著包裹的二皇子眼睛一挑,將包裹舉起在那個人眼前。

“告訴我,高手,為什麼這里只有你的衣服,你的包裹底下會有一個洞?”

那個人驚得說不出話來了。

“羅斯維爾已經順利的安插在那個痞子身邊,我可以慢慢觀察這個痞子的一舉一動。不過我有些奇怪,那個時候他為什麼沒有受到我的精神共鳴的影響?”

二皇子對自己肩膀上一朵豔麗無比的玫瑰花問道。

“難道是我的能力不足?”

二皇子突然轉過頭去,眼睛盯著剛才那三個人。

“去死。”

二皇子說。

“我很榮幸……”

那三個人霎時間好像失去了意識一般,茫然的從懷里掏出匕首,然後滑向自己的脖子。

血流如注。

一直跟在二皇子身後的那些侍衛好像都沒有看到一樣,繞過倒在地上尸體繼續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