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遠古的延續 第四十一章 山口山!山口山!

“感謝您的好意,不過這樣不大好,畢竟這哥們是保護您的,和我比來,還是您的性命更加尊貴一些,我受傷倒是沒啥,要是您有個三長兩短……啊,抱歉,我是說,我自己去就行了,您不需要為我擔心。”

王維非常爽快的拒絕了。

“不!凱恩閣下,作為您的崇拜者之一,其實羅斯維爾哥哥非常希望得到您的指點,追隨著您的腳步,哪怕能夠稍微分享到一點點您輝煌的榮譽都會讓他興奮的夜晚難以入睡。我請求您不要拒絕我,因為那將會是我一輩子的恥辱,會令我將來的在人生的道路上無法抬起頭來!”

二皇子的眼睛里面閃爍著點點淚光,就連那個一直面無表情的羅斯維爾都一臉激動的看著王維,而且王維甚至感覺到羅斯維爾在用眼神示意自己留下他?

“媽的,我真的很想用力的抽這一對二百五倆大耳刮子,真他大爺的絕戶了!”

王維嘴角扯出來一個非常難看的微笑,趕緊同意了下來,不過在肚子里面都罵翻天了。

得到王維正面答複的二皇子非常高興,他立刻使用定向傳送術將一封信傳回還在帝都的皇帝陛下。在得到國王的口頭鼓勵之後,二皇子興高采烈的將羅斯維爾帶到王維跟前來。

“羅斯維爾大哥,王維子爵閣下就交給您了,我相信您的劍和智慧之下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子爵閣下一絲的。”

二皇子轉過身去對羅斯維爾說道。

“請放心,殿下。”

羅斯維爾再一次恢複了那種冷冷的高傲的表情,語言鏗鏘有力。

“有為青年啊。”

王維伸出大手,用力在羅斯維爾肩膀上拍了拍。然後王維立刻看到一排雞皮疙瘩從羅威爾的下巴上一直蔓延到脖子。王維能夠感覺到羅斯維爾的的身體在輕輕顫抖,一只手試圖握拳,但是還不能這樣做,因為這不合禮數,所以他只能忍著。

“好青年啊,好青年。”

王維沒完沒了的誇著,羅斯維爾的臉色開始漸漸發青。緊接著二皇子突然從一旁沖了過來。

“抱歉,凱恩子爵,我突然有一些事情忘記交代了。”

二皇子立刻將羅斯維爾拉到一邊去。

“這里,壞了。”

羅斯維爾掏出一只手絹用力捂在肩膀位置上,一絲淡淡的黑氣在肩膀之中冒了出來。

“忍耐你的情緒,對于那個痞子領主,你不能給他任何借口。他並不信任我們,但是並不代表他敢對我們如何,看著他,將他的一舉一動全部記下來,這才是你這次最重要的任務,不要去在乎那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二皇子臉上的表情仿佛是在交代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同時手也按在他的肩上,一絲絲微弱的光芒仿佛正在修複他的身體一般。

“我的任務不需要您來提醒,二皇子殿下。我僅僅只是您的幫助者,而不是您的仆人或者是您的契約生物,我之所以幫助你是因為你答應我的條件,至于其余的事情,那和我無關。”

羅斯維爾似乎對這個二皇子並不感冒。

“出乎意料的冷淡,我的羅斯維爾。難道你不認為尋求到一個有實力的人,會比你所追求的那虛無飄渺的救贖要來的更加有意義一些?成為我的皇妃,帶著你的族人一起加入我難道不會比你們那幾千年都沒有完成的事情更加現實?”

二皇子那張人畜無害的臉上帶著絲絲不滿。

王維一頭冷汗。

“這個家伙,難道是背背?”

兩個人面對著面,正在談論一些應該是很隱秘的事情,但是他們卻沒有注意到一些東西。

當王維伸手去拍羅斯維爾的時候,一枚小小的金屬硬幣就被王維從戒指里面釋放出來,然後鑽進羅斯維爾的衣服領子之中。堅韌的皮甲和當時身體上的不適感讓這位七階劍士根本就沒有發覺王維的小動作。

所以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個時候他們說的話已經像廣播一樣,被幾乎所有他不希望的人聽到了。

“請放棄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吧,二皇子殿下,我會履行我的諾言,但是如果你還需要我的幫助的話,就請不要再提起這種事情了。”

羅斯維爾冷冷的說,從始至終都沒有看向二皇子一眼。

“那好吧,暫時我只能壓制住這麼多,晚上你來我的房間,我會給你治好的。

二皇子收回自己的手說。

“事情朝著有趣的方向發展了,這是一個並不牢固的聯盟,維系這個聯盟的紐帶是什麼呢?很顯然這個紐帶能夠將這個並不牢固的聯盟固定在一起,足以讓二皇子信任這個對自己並不尊敬的羅斯維爾並且委以重任。但是一旦這個紐帶被破壞,那麼一切都將化為泡影。”

王維看著遠方的兩個人對身邊的露娜說道。

“現在的問題就是,羅斯維爾到底是誰,他到底想要看到什麼。”

露娜看著一同往回走的二皇子和羅斯維爾說。

“沒有人是永遠無懈可擊的,我們走著瞧。”

王維笑著說。

羅斯維爾以特別法律顧問官的身份正式加入王維團隊,當夜,羅斯維爾就在王維的書房之中給他上了整整四個小時的法律常識課,具體內容就是和外交爭端有關的所有常識,注意事項。羅斯維爾展現出了他的高素質,讓即便是王維都不得不承認,這個懷疑和二皇子有背背傾向的家伙確實是一個有才的人。

羅斯維爾一直都是非常冷冰冰的不友好態度,盡管並沒有明確的表示出來,但是王維卻能夠感覺得到他視線之中那種異樣,他的雙眼之中明顯傳達著某種情緒。

難道僅僅只是因為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變成這樣了?

王維有些好笑的想到。

這次的預備課程一直到凌晨一點才結束,剛剛被灌輸了一大堆新理論的王維滿腦子都是法律條文的回到床上,露娜早就已經睡下。感覺到王維鑽進被窩里面,女孩只是伸出手來將王維攔腰抱住,然後繼續沉沉睡去。

“杜瑞雅,那些家伙都在干什麼?”

王維將露娜摟進懷里,建立起和杜瑞雅的聯系。世界樹之女杜瑞雅並不需要睡覺,她時刻都在關注著周圍的情況。

“發生了一些事情。”

在王維一片漆黑的精神世界里面,一身散發著白色光芒的杜瑞雅靜靜的站在那里,。

然後周圍迅速變成城堡之中一個房間的模樣。

“那位年輕人帶來的隨員之中有三個在零點之時離開房間,現在一直在到處游蕩,按照你的吩咐,沒有人攔在他們的道路上,但是他們似乎並沒有什麼目的性,而是到處查看,現在一直都在我的視線之下。羅斯維爾在結束和你的交談之後立刻回到了二皇子的房間之中,倒目前為止他們僅僅只是在談論和你交流的一些細節。”

王維的杜瑞雅一起走在由精神構成的虛擬城堡之中,每個人的每個細節都不能逃過杜瑞雅的監視,就好像樹木並不使用眼睛觀看這個世界一樣,對于杜瑞雅來說,只要她願意,這個城堡之中的任何地方都會成為她的眼睛。

最終結果和王維想的一樣,那些人根本從這個城堡之中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變成羅斯維爾在二皇子的房間之中,一直都在非常警戒的檢查著整個房間之中的每一個物品,一個七階強者特有的精神波動在整個房間之中掃來掃去,但是這里的每一寸都是有杜瑞雅的身體構成的,和世界樹這種級別的存在比起來,一個七階的劍舞者的精神力實在是小到可以忽略不計了。畢竟杜瑞雅的身體失去了上萬年,僅僅依靠精神力就能存活下來,這並不是人類的能夠企及的范圍。

“你現在可以確認這里沒有任何監視我們的東西了吧?”

二皇子靜靜的看著羅斯維爾的臉問道。

“是的,在這里沒有發現任何監視法陣之類的東西。”

羅斯維爾緩緩的揉捏著自己的肩膀說道。

“你的肩膀到底怎麼了?別告訴我那個痞子只是碰你一下就傷到了你這個七階的高手?”

二皇子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問道。

“脫掉衣服把,我親愛的羅斯維爾,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你那美妙的身姿了,在這里你無須將你的身體隱藏在這幅皮囊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