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遠古的延續 第四十章 有預謀的構陷!

“按照海族的說法您在那里制造了一次爆炸,同時在那個時刻偷走了他們的寶藏。

但是根據我們的調查,具體情況是,在您離開那里之後,紅龍島發生了猛烈爆炸,整個小島全部被突如其來的力量炸成了粉末,沉入海島之中,但是奇怪的是如此龐大的爆炸所產生的海嘯卻沒有從海面上傳遞出去,而是盡數沒入了海底,結果劇烈的海水將整個海子徹底攪碎。而海族盡管提出了那些觀點,但是卻並沒有給出確鑿的證據證明當時的情況。”

二皇子將事情給王維介紹了一下。

“那也就是說,海族要陷害我?”

王維的看著二皇子的臉一陣冷笑,一巴掌拍在面前碩大的合金桌子上,鋼彈從他的戒指里面爬出來,咚的一聲掉在桌子上,一路朝著伊莉玬滾去,伊莉玬立刻一把將它抓在手里,像是捏橡皮泥似的捏來捏去,而鋼彈則討好似的成各種形狀,像小貓一般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

“那個……”

二皇子看到這奇怪的一幕竟然不知道自己說說到什麼地方了。

王維的那把巨劍已經徹底被鋼彈吃光,變成了無數金屬分裂體,于是無所事事的鋼彈就閑著沒事從戒指里面爬出來找伊莉玬玩。空間戒指從來不能收容生命體,但是人造的金屬元素生命卻是一個例外,而和人簽訂了契約的元素生物更是例外之中的例外。鋼彈能夠自由通過王維的心靈控制戒指將自己放出來。

“銀灰色?”

一直站在二皇子身後的年輕人突然輕聲說道,二皇子的視線猛的對准了鋼彈。

“二皇子殿下?您還沒說完呢?”

王維立刻出聲打斷了二皇子的思考。

“嗯~沒錯,父王認為這是一次有預謀在此。”

二皇子指著地圖上的一些地方說。

“東大洋聯合國有大大小小國家七百多個,其中和我們國家有直接海岸線接壤的有數十個,這些和我們國家有接壤的海族大多數和我國有貿易往來,他們為我們提供海族特產,我們為他們提供陸地產品,可以說是互惠互利的,而且近年來更是有一些小的海國試圖脫離東大洋的控制,但是您知道,只要有生命的地方就會有爭斗,這是任何生命都無法避免的。海族也不例外。”

“海族最大的弱點就是沒陸地有冶煉金屬的方式,而由于擔心海族龐大的人口計數導致對陸地的侵略,對于海族的金屬貿易一直都限制在一個非常低的水平。海族一直都在尋求一種控制陸地金屬冶煉的方式。”

“幾個月前,海族一些小國開始頻繁襲擊大陸船隊和一些沿岸領地,剛剛開始海族宣稱那些僅僅只是一些小國的個別行為,但是這一次的情況明顯就是試圖通過這次情況來看看我們大陸的反應,甚至還有可能隱藏這更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以東大洋聯合國為首的一些海族國家已經向大陸國家綜合組織遠山議會提交了仲裁報告,明確要求要通過談判來解決這次爭端。”

二皇子將另外一份使用通用語些的提交草案交給王維。

“這群雜魚。”

王維看著報告上面慷慨激昂的文字,暗暗好笑,自己老媽當初在那里的時候,這些海族連那里幾十海里的地方都不敢靠近,結果現在竟然變成了海族的秘密寶庫。而這一次出席遠山議會談判的海族陣容空前強大,不僅包括了東大洋聯合國,還有馬利亞納聯盟,第三暖流聯盟,列席的小組織更是數不勝數。

遠山議會是人類的聯合國組織,所有大陸國家都會在這里參與討論大陸上未來的政治走向,調節矛盾,或者對小國進行制裁。一般當國家與國家之間出現矛盾之後除非是那種上升到戰爭級別的大摩擦,否則一般國家都會選擇在遠山議會進行裁判。例如最近艾薩克和周邊國家的邊境摩擦就一直在遠山議會進行審理。

海族選擇這個所有大陸生物都盯著看的地方進行談判,明顯是有他們用意的。

海族人和陸地上人類比起來,它們的體型更加龐大,這些家伙有著海豚一般皮膚,脖子下面長著腮,身高普遍都過三米。和他們的身高比起來,他們的力量更是大的驚人,也許是海族的飲食結構問題,海族人肌肉普遍非常發達

經常使用一些海中的大型金屬珊瑚作為武器,盡管致起陸地金屬來差很多,但是這種如同舉行圓木一般的大型金屬珊瑚柱子主要成分是高高碳鋼,無論是重量還是硬度還是大小,都不是一般陸地生物能夠抗衡的。

東大洋聯盟有著恐怖的巨鯨戰艦,那是能夠輕松將一艘大陸戰艦給吞到肚子里面的恐怖生物改出來的東西,在海里幾乎是霸王級別玩意兒。還有馬利亞納聯盟的挪威海怪,這種明顯是吃了酵母才漲起來的大型章魚能夠輕易將一艘戰艦拖到海底攪成碎片。

總之,如果單純論生理素質來說,人類和海族差了不是一兩個數量級別。

而遠山議會所在的地方又是一個入海三角洲,看著單子上面那些跟著海族代表一起來的那些僅僅只出現在傳說之中的東西都將會在那個時候從遠山外海之上冒出來,稍微用自己胃里面的神經細胞思考一下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這哪里是來談判,這是來示威了。”

王維隨手將那些厚厚的資料扔在桌子上。

“沒錯,我們都這樣認為,這一次說是談判,但是很有可能會是一次各國軍事裝備的競賽,盡管大陸上各個國家之間都並不如同表面上那樣保持契合的關系,但是我們都知道海族的野心會對大陸有多少威脅,所以這次的遠山議會將會是一次國際合作。”

二皇子說道。

“遠山議會還在審議海族的有關文件,會在幾個月之後宣布結果,但是按照遠山議會提供的信息來看,這一次仲裁將不可避免。父王特地關照我,讓我轉告您,請您一定要以最好的狀態參與這次仲裁,因為這事關國家的尊嚴和國際影響。”

“如果按照這樣的說法,我認為風雷男爵不是比我更加合適,這是眾所周知的。有或者那您干嘛不去?您有一個如此強大的貼身侍衛。比我高了整整三階,如果我能屠龍的話,他說不定能反攻海族呢!”

王維哈哈笑著說了一個非常刺耳的笑話。

“您說笑了,不過那正是我要談起的,凱恩閣下。父王也並不希望您前往,但是這一次由于是國際沖突,您無論如何也要親自到場,同時海族使者也一再要求您親自前往參與。”

二皇子回頭看了一眼依然面無表情的羅斯維爾。

“其實我倒是希望能夠和您一起前往,但是您知道,這是不被我的身份允許的。羅斯維爾將會和您一同前往。他比我大四歲,和我從小就在一起,我當他是我的親哥哥一樣看待。不過他比我強多,如今已經是一個七階的劍舞者,相信有他在,足以讓您能夠不受任何無聊事情的影響,海族也不敢對你輕舉妄動。”

二皇子如同老友一般對王維說道。

“而且最重要的是,羅斯維爾將會是您這一次的仲裁顧問,千萬不要以為他的年齡而看清他,即便是帝國法院的院長也稱贊羅斯維爾是百年難得一見的人才,由他來幫助您,無論是父王還是我都是非常安心的。”

“真是一個讓人不爽的混蛋小子。”

王維在心里對露娜嘀咕道。契約就是有這點好處,想說什麼都不要出聲。

“看來很明顯,這個釘子,七階啊,還是法學專業……還真舍得下本錢,估計想要拔掉很困難啊。”

露娜臉上沒什麼表情,心里回應道。

“我驚不相信,多厲害的斗氣能擋住星星鐵的破魔一劍?”

一直老老實實的站在二皇子身後充當侍女的艾米麗眨了眨眼,突然接入心靈感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