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遠古的延續 第三十九章 海族的想法?

“我並不知道我那親愛的父親想讓我們來這里干什麼,這件事隨便找一個人都可以傳遞,但是他卻指定我來面對這個流氓,痞子。”

二皇子臉上帶著那種年輕人特有的稚嫩而且淳樸的笑容對身邊的年輕輕人說道。

“王維很厲害,但是並不是我的對手,他的那些手下更加不行。那個男人不知道使用什麼手段提升了那些女孩的身體力量,但是那並不足以和一個七階的劍舞者抗衡,另外,我不相信王維真的會認為你崇拜他,我認為你這是在浪費時間。”

那個名為羅斯維爾的年輕人淡淡的說,語氣之中似乎並不怎麼尊敬那個二皇子。

“不是浪費時間,我只是按照我母親吩咐的那樣去做而已,羅斯維爾,請不要忘記我們之間的約定,我答應你的事情一定會做到,但是也請你不要對我的事情指手畫腳。”

二皇子柔柔的說,聽起來相當無害。

“是的,殿下。”

名為羅斯維爾的人說。

“對了,羅斯維爾,你能看出這個城堡是由什麼構成的嗎?我不能看出來,這個城堡太過于奇特了,很多地方都超出了我的想象之外,我無法理解到底由什麼材料才能在如此短的時間之內建立起如此龐大的城堡,即便這個混蛋能夠使用火山炎金做廚具也不例外。”

二皇子終于還是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可以試試這樣。”

羅斯維爾抽出腰間的佩劍,隨手挽了一個劍花,然後一劍砍向窗台之中伸出的部分。鐺的一聲之後,佩劍被震了回來。而窗台被劈開了一個缺口,露出里面帶著灰色金屬光澤的內部來。

“!!”

羅斯維爾震驚的看著窗台,再看著自己手中佩劍。這柄劍被稱為羅斯維爾的救贖,意思就是被這柄砍中的人甚至連痛苦都不會有就會死去,猶如救贖一般。摻雜了經過炮制的星星鐵粉末之後,這柄劍的硬度非常高,並且由犧牲一個術士生命的代價被固化了永久鋒銳術。即便不使用斗氣保護劍身也能輕松將國家的制式護甲切開。

但是,這個窗台竟然僅僅只留下了一道傷痕而已?

看著那還不到一公分深的劍痕,羅斯維爾試圖再一次揮劍,這次他點燃了身體之中的斗氣。

就在他剛要揮劍的時候,突然那耳邊傳來刺耳的警報聲,窗台上立刻升起一道鐵籠子般的柵欄,大門被從外部鎖死,房間于房間之間的大門被另外一道大門擋住,他們竟然被整個關在了里面。

“我喜歡自以為是的小孩,我也喜歡陰謀家。因為每次教育了小孩和陰謀家之後我的心情總是非常舒暢。”

王維看著在房間里面有些意外的二皇子和羅斯維爾對身邊的露娜說道。

“國王看來似乎要做一些事情,而很明顯,二皇子也有他自己的事情,太奇怪了,我們整整四個月沒有出現在這個大陸上,這個時候還會有什麼事情要等著我們呢?”

露娜畢竟也是貴族世家長大的,這里面一些東西自然看的很透徹。

“和我沒關系,能給的我自然會給,不能給誰來也沒用。”

王維冷冷的扔下一句話。

將房門給二皇子打開,隨便說了一些客套話。二皇子和他身後那個人的臉色非常不好,畢竟被人當作小偷一般給鎖在房間里面這種事情是非常丟臉的。一般一些高介的煉金術師會在房間之中放置這種防盜措施,沒有想到他們的房間之中也有!

“看來,我們的房間是特制的,那個男人果然並不是眼前看起來那麼簡單。”

羅斯維爾對二皇子說道。

二皇子都快氣炸了,但是他們卻不能說什麼,再房間之中設置防盜設施沒有錯,而再別人的房間之中隨便用劍砍人家的窗台是有錯的。

迎接二皇子的晚宴奢華無比,不過二王子看起來一點胃口都沒有,也肯能是剛剛發生的事情讓他失去了胃口,倒是王維跟前那些東西倒是引起了他的興趣。

這個世界的正餐都是西餐性質的,並沒有中餐那種炒菜的做法,一般都是水煮或者是燒烤煎炸之類,王維是山東人,他吃不慣西餐,而是喜歡放一大堆青紅辣椒的大爆炒。所以干脆就自己做小灶吃。嘴刁的王維學的一手大廚手藝,力大無比的他顛勺更是不在話下,翻炒出來的東西簡直比大排檔還大排檔。

整個灰龍堡領地之中除了王維

只有露娜伊莉玬和灰精靈們需要吃東西。露娜和伊莉玬說

人們認為這是將火焰與食物的藝術經過濃縮得到的精華。盡管這個世界沒有辣椒,不過這種地道純正的魯菜一下子就抓住了灰精靈的胃口,以至于她們開始不斷學習王維所有的菜系知識,竟然兼職了蓋世堡之中的兼職廚師。本身及就有著矮人一族沒美食的追求,而還火焰之魂附體,對于火焰的掌握更是沒的說,再加上整個灰龍堡的廚具都是由火山炎金外面鍍上一層構成的,實現了真正的無煙作業,可以說,整個世界上都根本沒有比這里更先進的廚房了。

即便如此,灰精靈對于美食的執著也熱情也讓王維不得不懷疑,這些灰精靈里面是不是也有一些半身人的血統。

感到新奇的二皇子干脆也要了一盤王維做的東西,當一個星星鐵女孩將那盤東西輕巧的放在他跟前的時候,食物上面傳來的香氣立刻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充滿食欲,試著品嘗一口,結果這種濃濃的異域口味立刻抓住了他的嘴。

“您有一位非常出色的廚師,凱恩子爵閣下,如果可以的話,您能夠將您的廚師到皇宮去給我做菜嗎?”

二皇子依然帶著一臉崇拜非常誠懇的說道。

“也許可以,我親愛的二皇子殿下。”

王維也說的很誠懇。

“只要她們願意的話。”

凱恩得這句話是明顯的官方腔調,任何一個足夠聰明的人都會咧知道這句話的另外一層含義是什麼,所以二皇子只是笑了笑,就沒有接下去問。

“其實,凱恩閣下,我們這次來,是奉了父皇之命,為一件事情來找您的。”

當正餐完畢,在呢寬敞的可以當會展中心使用的議事廳里面,二皇子終于說出了這次行程的真正目的。

“父王讓我來到這里,是因為在你數天之前,一隊海族使者登陸,並且前往帝都,向父王遞交了一份調查報告,報告上聲稱,您曾經在使用暴力手段破壞海族寶庫,盜走海族的寶物,並且導致皇族重要人物重傷。”

二皇子一邊說一邊看著王維的臉色。

“放他娘的圈兒屁!海族什麼寶物被我偷走了?”

王維眼珠子瞪的老大看著二皇子,他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偷盜行為,無論如何這不是一個自詡為好人的大老爺們能干出來的事情,即便是攔路搶劫都比偷東西要好的多。

“這是海族提供的損失清單。”

二皇子交給王維一張很奇異的紙張,看起來是某種橡膠材料的,上面用藍色的墨水寫滿了一大堆文字。

王維一看到那些文字立刻氣的說不出話來了。

“這群***!欺負老子不會外語是把?!”

整個單子上面寫滿海族文字,海族文字很符合他們的生活習慣,那就是飄逸和充滿了流線型,看起來就像是一條條魚在那里游動一般。這讓從來沒有見過海族語的王維看的那叫一個頭大。

“這里面包含了大量只出產在海里的寶物,稀有的珍珠,海產金屬,一些古代沉船留下的寶物,還有一些人員損失報告,包括一位親王在內的三百七十五人的傷勢報告。”

“親王?”

王維隨口插了一句,隨便能夠傷到一個親王,那未免有些過于奇怪了吧?

“海族的和大陸上的國家是不一樣的,海族由于面積寬廣,又不想陸地上一般有過多的限制,導致海族之中大中小國家林立,不過那些國家大多數都是一些附屬國,他們那些占據著優勢位置的大國。例如有著洋流優勢的東大洋聯合國。”

二皇子將一副地圖打開放在王維跟前。

“這里就是事情發生的地點。”

二皇子指著大洋之中一個被圈起來的小島說。

“紅龍島?”

王維認出了這座小島的樣子,那正是當初困住老媽的小島,如果說在一條上古龍的威懾下,在自己老媽這種恐怖的威勢之下還有海族敢在那個地方活動,那簡直就是胡扯!

“沒錯,這正是紅龍島。”

二皇子趕緊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