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遠古的延續 第三十四章 全都收了!

“你們找到了一條新的生存之路,也許這也是我們從來沒有想到過的,謝謝你,星火的孩子。”

世界樹低下頭,竟然對王維行了一個禮。

“別別別!”

王維嚇的趕緊躲到一邊,這可是亂了輩分的事情。世界樹的年齡和他的名字一樣,長到無與倫比,至少也是和自己老媽一個時代的存在,這樣年紀的老者給自己行禮,王維是無論如何都受不起的。

“當初你的母親星火來到這個世界上的時候,我還是一株沒有任何意識的小樹苗,我還只能依附這我的父親,上一代世界樹的樹蔭生長。當我有一天意識到自我的存在的時候,你的母親制造的龍已經游曆了世界上大多數地方。我對這個世界感到無比好奇,所以我拜托你的母親帶上我的眼睛去旅行。”

那個老者將手伸到自己的胡子之中,從里面拿出一顆碩大的琥珀球。

“我跟隨著她見識到了世界,看到了世間萬物,還找到了我的另一半。所以我答應你的母親,無論她讓我做什麼,我都會同意的。”

老者將那枚琥珀球交到王維手里。

“這是我的眼睛,它看到了世界萬物,它記錄了我所有的知識。每當有寶物出現在它周圍的時候,它就會發出光芒。”

老人自顧自的說完,然後安靜的看的看著王維。

王維完全不能理解這個老人是在說什麼,難道是為了報恩嗎?

“不,不是報恩,你的母親並沒有要求我報答她。我只是認為你既然是她的孩子,也許可以幫我幾個忙,而這個,是我的答謝之一。”

老人說。

“什麼忙?”

王維有些疑惑。

“保住精靈一族。”

這個故事充滿了難度和挑戰。

“我即將死去。”

還沒等王維說出自己的回答,世界樹突然說道。

“我已經生存了十萬年,這已經太長了,是時候離開了。

綠色鐵幕是由無數精靈的生命和森林的力量形成的屏障,但是那終究會有消失的時候,鐵幕保護了白精靈的同時也讓白精靈失去了他們的進取心,和自然界一樣,這個世界生物總是優勝劣汰的,一旦我死去,失去綠色鐵幕的她們很有可能失去在這個世界上生存的權利,一些精靈會前往永恒國度,但是大多數都會留在這里,我希望你能幫助她們。”

塞娜和貝拉都吃驚的看著世界樹,想要說些什麼,但是歐克微微搖了搖頭,阻止了她們。

王維感到有些頭大,這個世界樹似乎還真對自己放心。

“其實這件事倒是沒有身什麼,但是我應該如何做呢?您知道我對于這個世界沒有太多知識,尤其是對于像您一樣的存在。”

王維說的這是事實。

“首先,第一個忙只有你才能做到。”

世界樹說著,他身後的地面上突然冒出一些精靈的靈魂來,就好像當初王維見到的貝拉一般,她們圍繞著王維來回繞著***,王維知道,這些靈魂是在剛剛過去沒有多久的戰斗之中死去的精靈們。

“這些孩子們剛剛死去,他們已經在戰斗之中被地獄氣息感染,而我的力量已經不足以複活她們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夠使用這種方法來複活那些孩子。”

世界樹歐克說道。

整整六十多個精靈的靈魂。一臉希冀的看著王維,王維能夠聽到靈魂的聲音,他能夠感受到那些靈魂的喜悅。

“你確定嗎?您應該知道我的複活貝拉她們的方式。”

王維雖然喜歡占便宜,但是也要看目標。

“那是一條不錯的道路,平衡契約已經數萬年沒有出現在世界上了,人類早已經忘記了這個契約的真正含義,人類想當然的認為世界萬物都是為他們服務的。”

世界樹伸出手來,上面樹皮一般的皮膚飛速脫落,露出里面黑色的手臂,銀色的血管遍布。

“我是天界樹,我的身體雖然和一般樹木沒有區別,但是我的血液是由秘銀構成的,這些足以給你使用了,當我死後,這些秘銀都歸你。”

世界樹一臉淡然的談論著自己血液。

“你瘋了嗎?”

王維終于發覺不對勁了。

“不,我只是不希望血統純正的白精靈一族毀滅在我的手里,盡管我已經無法將她們帶出繁榮,我卻也不能讓他們毀在我的手中,尤其是我女兒,杜

那個一臉恬淡笑容的女孩出現在歐克身邊,那天天色已晚,所以王維沒有看清楚她的樣子,現在一看。她的身體果然並不是實體,依然能夠透過她的身體看到他身後的東西。

杜瑞雅張開嘴對身邊的歐克說了一些什麼,然後歐克搖了搖頭。

“早已成年的她現在卻還是一個小小的木精魂,精靈和巨人的戰爭毀掉了她身體,她只能棲身于森林之中。而當我死後,綠色鐵幕將不複存在。精靈國度將會成為曆史,我的女兒將會失去棲身之所。我的女兒實在是太年輕了,她還沒有辦法重新為自己尋找到一個新的身體,成為一顆真正的世界樹,我希望你能保護她。所以,我要你的一樣東西。”

世界樹歐克說道。

“什麼?”

王維不認為自己有什麼東西會是世界樹需要的。

“一顆不會被毀掉的世界樹。”

什麼?

王維眼珠子立刻就瞪大了。

“你的城堡!”

歐克來到王維跟前,他身體之中不斷發出木質交錯的聲音,看得出來他似乎也很激動。

“我知道你即將誕生的城堡是一個元素生物,但是它卻並不符合你的要求,一個人造元素生物的空白靈魂也許能夠成為一座建築,但是卻並不能成為一座城堡!杜瑞雅會幫助你。”

“給他一個棲身之所,給精靈一個棲身之所。”

“作為回報。”

“所有精靈都會和你簽訂契約。”

王維呆了。

王維知道自己有一些很莫名的人緣,但是人緣好到這種地步就開始變的詭異了,一個種族要集體和自己訂立契約,而且還是精靈這種一向以古板和自由著稱的物種,即便是想想都覺得是白日做夢,更別說是親身體會。

“但是為什麼?如果精靈一族想要隨便加入一個國家的話,那麼那個國家肯定會開出非常優厚的待遇,為什麼一定是我?”

王維有些搞不懂了。

“很簡單,因為你有一個善良的新,你是一個好人。”

歐克說。

“我不信。”

王維笑了。

“從一開始,你出現在這片森林之中我就注意到了你。我雖然不知道你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但是我知道以卻有一顆如同精靈一般心,森林之中無數樹木的雙眼都在注視著你。蠍子是所有魔化生物之中膽子最小的一種,無論做什麼事情都小心謹慎。而你在短短的幾年時間里面把它們變成了一個合格的戰士。我就知道,你就是帶來奇跡的那個人。”

“人類的時代已經來臨,白精靈一族的大部早已離開這個世界去往永恒國度,剩下這些白精靈們在這里遲早會滅亡,世界樹到我這里就結束了,杜瑞雅失去了身體,她不可能在有後代。那麼一切都將結束在我的時代,而在一個人類的時代之中生存,精靈需要的不是世界樹,而是一個人類領袖,我堅信你會是一個正確的人選,這是這些孩子們告訴我的,我相信她們,而你用行動獲得了我的信任。”

“好吧,我答應你。”

人家已經說道這個份上,自己在不答應就顯得架子有些太大了,當初精靈一族說只要能夠取得勝利,精靈族會隨便答應王維一個條件,看來這個條件還真不是亂開的,整個精靈一族都並了過來,還有什麼條件是不能答應的?

“不過,這次行動最大的遺憾,就是這些。”

王維打開空間戒指,將黑色的三棱鏡和十幾個獨角獸的尸體放了出來。

“三棱鏡只是受到了地獄氣息的感染,將它放在陽光之下很快就會恢複,只要在滿月之時放入月神井之中,月神的三棱鏡就還會恢複她的光輝。至于這些獨角獸們,我不知道你們是不是願意選擇另外一條道路呢?”

歐克轉過頭去對那些空中的精靈靈魂問道。

白精靈一族有著無與倫比的本事,最大本事就是她們的靈魂可以和生物伴生,就好像貝拉她們和蠍子伴生一樣。獨角獸雖然已經死亡,但是靈魂卻沒有消散,而是依然留在它們的身體之中。

王維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