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遠古的延續 第三十三章 誰的嘴里吐象牙!

回到精靈國度,勝利的喜悅和失去獨角獸的悲傷同時籠罩在精靈國度的上空。

這一次又有許多精靈喪生,靈魂返回世界樹之中沉睡,不知道何時才能複活,所有精靈加在一起現在只有區區不到兩千多人,這已經算不得一個國度了。

失去了守護獸的精靈國度,武力必將再次降低,一些身懷絕技的家伙們也許會趁機入侵精靈國度。

總之,盡管剛剛贏得了一場勝利,一切似乎都不容樂觀。

王維累壞了,等到彙報完戰果,參加完祭祀儀式,時間已經接近夜里兩點。回到房間的他立刻趴在床上起不來,盡管月神泉水能夠治療身體上的傷痛。不過精力是一種非常玄奧的東西,王維現在就想趴在那里狠狠的睡上一覺。

結果神智剛剛模糊,就感覺一個毛絨絨的東西在自己眼前晃悠,王維努力支開眼睛一看,卻發現赫莉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床上,正趴在自己跟前,小屁股厥的高高的,毛絨絨的尾巴一搖一搖的。

“有事兒?”

王維從嘴縫里面擠出來倆字。

“沒有!”

赫莉連忙搖頭,不過水汪汪的雙眼還是看看著王維的臉,後者則迅速睡了過去。

“這麼看上去,也蠻帥的咩。”

赫莉賊兮兮的笑了,不知道在想什麼。

就在她想要伸出小手想要摸摸王維的臉的時候,一股大力傳來,一把將她從床上提了起來。

“那里是我的位置,你去外面睡。”

進來的正是露娜。

“你放開我,你這只小野貓,我要睡床上,我不要睡地鋪!”

赫莉奮力掙紮著,但是人小手臂短,力氣小,這里根本沒有她說話的份。

“小野貓?哼哼!等你的嘴里什麼時候能吐出象牙來我就讓你睡床上!”

被人叫做小野貓的露娜雙眼之中閃過一絲寒光,唰的一聲將赫莉給扔了出去,然後自己拉開毯子,將已經睡的一塌糊塗的王維摟在自己懷里,一起睡了。

穿過帳幔的赫莉從空中翻滾了幾圈之後輕巧的落在地上,正要再沖出去報仇,結果被另外一只有力的手給抓住,然後就是一對恐怖的雙峰迎面而來。

“來吧,跟大姐睡,赫莉的身體軟軟的,香香的,好舒服!”

泰拉用力將赫莉抱在懷里,朝自己的房間走去,可憐的赫莉整個腦袋都被巨大的雙峰埋在里面,呼吸都苦難了,只能徒勞的揮舞著小手被泰拉抱走。

上午九點,休息了一晚上的王維總算是醒了過來,在草草吃了一些水果之後。精靈大長老找到王維。

“智慧的世界樹要見您,凱恩閣下。”

王維知道,這是戰後的論功行賞了,盡管王維已經做好了一切准備,他卻沒有想到,這一次給他的東西遠遠超過他的預料之外,事實上,世界上任何一個人都沒有任何一個可能想到的。

世界樹,這是精靈一族賴以生存的一顆古樹。盡管沒有人真的見過這顆世界樹的樣子,但是一般都傾向于認為,這是一顆巨大的,充滿了生命力的樹,能夠讓精靈從其中汲取能量,云云。

王維即將要見到這顆世界樹。

就按照字面意思理解,世界樹整個世界第一無二的大樹,其實王維早就看到了山巒之中那片綠色的樹冠。能夠和一座山長的平齊,足以證明這棵樹有多麼高大。

但是只有當親自走近那棵樹的時候王維才真正體會到什麼叫做窒息一般的壓迫感。

世界樹位于月神殿所在山峰後面,通過月神殿後面的長廊可以直達世界樹上的一顆粗大的樹枝。

僅僅只是一根樹枝,就像一座鐵索橋一般直通遠方的綠色海洋,那是世界樹的樹冠,一些奇異的飛鳥在樹冠之中棲息,悠亮的鳥鳴之聲不絕于耳。

王維跟在精靈長老身後一路前行,由于樹枝過于粗大,以至于開著一輛車上來都不可能掉下去,所以王維還比較有閑情看看四周的情景。

世界樹在山巒之中,四周都是拔地而起的險峰,而且似乎除了這個通道之外沒有別的什麼進入這里的地方,四周山巒之上滿是世界樹發達的數根,好像是世界樹將那些山巒拖在自己身邊用來保護自己一般。

一些奇怪的白色小鳥圍繞著

周飛,想要落在他身上,卻好像又不敢。

“你真是一個矛盾的人。”

那個精靈長老笑著說。

“您有著一顆善良的心,渾身卻充滿了血腥味,小白鳥最喜歡善良的人,但是卻害怕渾身帶著血腥味的人,所以她們很猶豫。”

“渾身不帶血腥味的混蛋滿大街都是,可是渾身帶著血腥味的好人估計沒有幾個。”

王維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誇了自己一句。

“睿智的語言。”

精靈長老說。

沿著樹枝一路前行,穿過無數綠葉,王維來到一個小小的木屋前面。

“世界樹在等著您。”

精靈長老伸手做出了一個請的動作,王維隨即推門而入。

進入房間,那里里面竟然是一個廣闊如同足球場一般龐大的空間。一個老者靜靜的立在那里,頭發和胡須都鋪的滿地都是,,身上一件如同樹皮一般的灰色袍子,琥珀色的雙眼,讓王維想起了在精靈湖邊看到的木精魂。

“你終于來了,星火的孩子。”

那個老頭慢慢的說。

“我是歐克,他們都叫我,世界樹。”

歐克!

王維想起來,老媽臨走的時候交待過一些當初的小朋友,就有一個名叫歐克的樹人!沒有想到竟然是世界樹!

“沒錯,我就是你母親嘴里說的那個小朋友。”

樹人仿佛知道王維心里想的什麼似的,哈哈一笑說道。

“你知道綠色鐵幕是什麼嗎?”

世界樹老頭突然對王維問道。

“不知道。”

王維老實回答。

“是領域,在領域之中,我就是唯一的真實,我能夠知道每一個人的心思,也能夠看清每一個人的品格。阿拉岡是一個天生的國王,但是他不是一個合適的托付者,因為他將會面臨很多大義抉擇,他不會將他的國家扔下不管的。”

“阿羅納科斯是一個博學家,他對于研究的興趣要遠遠大于人性。只有你是不同的,我的孩子。你的品格無所挑剔。關于這一點,我已經從那些從你那里獲得新生的孩子那里知曉了,其實你是希望那些孩子獲得我和月神的祝福才來這里的吧。”

世界樹笑呵呵的問道。

“讓她們出來吧,讓我看看那些孩子們。”

法陣閃爍,塞娜帶著嬌小的灰精靈和貝拉領隊的蠍化精靈同時出現在王維的身邊,她們都一臉激動的看著世界樹。

“其實你不知道一件事。”

世界樹說。

“精靈就是精靈,無論她們變成什麼,她們都是我的孩子,都是自然的寵兒,都是月神堅定的信徒。她們從來就不蹭被拋棄,而月神的視線也從來沒有從她們身上移走過,當她們遇到你的時候我就已經得到了所有消息,我知道了你為她們做的一切,即便是月神也對你贊賞有加。”

世界樹顫巍巍的站起身來,王維注意到他的下半身都是和樹根一樣的東西,而沒有雙腿。他緩緩的伸出干枯的手掌,在每一個女孩的頭上都輕輕的撫摸一下,一道道氤氳的光環從女孩兒們腳下升起,在身體周圍四周來回蕩漾。

世界樹的祝福!

“當初你們的母親拋棄了精靈的驕傲變成一個凡人,那些同樣拋棄矮人固執家伙們結合,我並沒有阻止,因為那些是她們的選擇,我是世界樹,而不是精靈之主。很顯然,她們沒有為她們的抉擇而後悔。”

世界樹彎下腰將塞娜抱起來,雙眼看著塞娜說道。

“是的,她們從未後悔。”

塞娜表情堅定的說,但是聲音之中卻有著無與倫比的激動,這就是她們母親的故鄉,自從當初離開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的故鄉。

“還有你,貝拉。多少年過去了,你終于回家了。”

老者伸出手,將蠍化精靈的女孩的頭攬在懷里,貝拉閉著眼睛抱住世界樹,身體微微的顫抖著。

“是的,我們終于回來了,歐克爺爺。”

貝拉說,她的聲音很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