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遠古的延續 第十章 日武昂得萬,佛愛特...

無數個地獄小鬼手里拿著破爛的武器,瞪著碩大而且赤紅的雙眼看著眼前的敵人,赤裸著的身體渾身都是腐爛的膿瘡,嘴里黑色的牙齒上帶著泥土。這些身高在一百五十公分的怪物就是地獄之中最低層的生物,它們是由一種巨大的孢子植物制造出來的生物,有簡單的智慧,而且什麼都吃,有著猶如蟑螂一般的頑強生命力。一個雌性小鬼一年會多次發情,一次能生下三到五個小鬼。凶殘而且沒腦子,而且還有非常恐怖的繁衍能力,這讓它們成為地獄之中當之無愧的炮灰單位。

“一看到這些家伙,我就立刻明白了為什麼那些地獄巨人總是往外面跑。”

思密達王子突然說道。

“為什麼?”

一個精靈立刻問道。

“因為巨人們沒東西吃了。”

思密達一句話說完,全場立刻冷了下來。

“好吧,這很好笑。”

半天,阿拉岡王子憋出一個笑臉來,然後用精靈語對那些精靈說了一些什麼,然後那些精靈立刻感激的看向思密達。

“謝謝你,凱恩先生,我想我們已經不緊張了。”

黑潮在距離多國部隊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停了下來,小鬼們恬噪的在原地轉圈,它們想要沖上來,但是攝于地獄巨人的力量,它們有不敢隨便往前沖,雖然它們都很傻,但是它們還是能夠知道什麼才是危險的的,什麼才是能欺負的。

一些女妖升起來,停在巨人的肩膀上,不知道對那些身高超過十五米的傻大個說些什麼。那些巨人雙眼之間的紅色光芒瘋狂閃爍著。

然後,巨人張開嘴,發出震耳欲聾咆哮!

鋪天蓋地的地獄小鬼直沖向綠色屏障!

“兄弟們!准備好你們的武器!讓那些缺少母愛的畸形兒們看看我們地面上的待客之道!”

阿拉岡手下的一個大光頭晃了晃手中的大號板斧,扯開比王維還破的破鑼嗓子對他們身邊的人喊道,跟著的那群人都轟的一聲笑開了。

“聽著,你們兩個跟著我,能打死一下打死,不要隨便用一些浪費體力的行動。我總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如果單單只是這些家伙,說實話,根本不可能是精靈的對手。”

王維看著黑壓壓撲過來的那群地獄小鬼們,對身邊的兩個女孩說道。

很簡單的道理,這些小鬼實在是太脆弱了,盡管精靈國度之中的精靈戰士很少,但是躲在綠色鐵幕之中的精靈戰士根本就無法被這些廢柴傷害到。而一個合格的精靈戰士至少能夠一次洞穿兩個小鬼。精靈一族的箭技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箭技,這一條根本不需要論證。

小鬼不行,那些數量更加稀少的狂暴掠食者就更加不可能是對手,盡管狂暴掠食者很厲害,如果單打獨斗,一個普通精靈並不是對手。但是精靈勝在數量眾多,而且還有能夠隨時恢複生命的蘇生法術。在這種情況之下,除非出現巨人一族入侵那種一邊倒的攻勢,否則一般人根本想都不要想。

而那些依靠精神攻擊的女妖根本不是精靈一族的對手,精神攻擊需要攻擊的是敵人精神的漏洞,可是精靈一族首先精神強悍,更重要的是,與世無爭的她們根本就沒有精神漏洞。

剩下五個地獄巨人。

王維看著林海之中密密麻麻的精靈身影,他才不信那些巨人真的強悍到需要屠龍的實力才能干掉的地步。所以,其中一一定還有沒有告訴自己的原因。

狹路相逢,勇者勝。

王維一直都認為這是一句屁話。狹路相逢自然是拳頭硬的人勝,勇敢僅僅只是對于勢均力敵的戰斗來說才有意義。就好比現在,如故論起勇敢來,地獄小鬼可以說在整個多元位面之中它們都是最勇敢的一只族群。缺少足夠思考能力的它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害怕,沒有痛覺神經的它們更是不知道什麼是受傷,什麼是死亡。它們只遵從本能的驅使。本能本能聽從地獄氣息更加強大的存在。

它們勇敢。

但是毫無意義。

因為它們正在如同割麥子一樣倒下。不斷湧出的地獄小鬼被片片刀光砍翻,掙紮著還要在攻擊別人,卻發現自己的胳膊已經不見。內髒和腸子拖出去很遠都沒有發覺,依然紅著兩只眼睛試圖攻擊靠近它們的敵人。

一旦有一只小鬼死去,它體內的地獄氣息就會在一瞬間將它的身體腐蝕殆盡,變成大量黑煙散發到附近空中,其余的小鬼就會聚集在那里將那些黑煙都吸到它們的體內,就好像是吸毒一般亂爽一把然後再沖過來。

王維揮舞著碩大斬龍劍在前面開路,濫強的體力加上如同作弊一般的爆發力揮舞起鈦合金斬龍劍就好比一個小孩沖進滿是小雞仔雞窩之中一般。地獄小鬼勇猛的沖上去,然後被成片切開,然後再一片沖上去,再被成片切開,看得身邊的阿拉岡王子膽戰心驚。生怕被那碩大如船板的巨劍給碰到。

阿拉岡由于傳說之中和精靈一族有一定的牽連,所有他的所有戰斗技巧都帶有非常濃厚的精靈風格,優雅的揮劍,優雅的轉身,即便是屠殺也賞心悅目。但是那並不影響這些這種攻擊的傷害力,眾所周知,精靈一族的精靈劍術也她們的箭技同樣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不過,要論起大規模集群作戰來,王維這種五米長的變態武器無疑才是最有優勢的一種武器,尤其對于這種依靠數量出質量的對手來說,片殺傷總是比面殺傷要好。

露娜果斷拋棄了雷光閃爍的攻擊方式,而是直接用風暴之錘攻擊。敵人數量眾多,這種規模的消耗非常可觀,能省則省,性感的銀色的身影揮舞著沉重的戰錘,武器和人物的巨大反差讓一些跟著阿拉岡身邊的不良男子頻頻側目。

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伊莉玬也終于有了點神聖武士的樣子,手中的‘巨棍’揮舞的虎虎生風。地獄小鬼根本不能近身。尤其是每一次攻擊附帶的神術傷害,更是讓那些地獄屬性的小鬼們根本痛苦不已。

強!

很強!

阿拉岡暗自計算著這伙子奇怪的組合。

一個蠻力男,那些傳說之中的蠍子兵還沒有放出來。一個蠻力女,靈魂行者和風暴之錘的天賦技能還沒有使用。還有一個蠻力蘿莉,據說她是一個神之棄兒,渾身的負能量能夠立刻將周圍的法力抽取一空。

這三個人都沒有使用任何他們應該用的技能,而是直接揮舞著根本不屬于她們的武器沖在了戰場最前面。

看看那男子的巨劍!

那是給人用的嗎?那些身高過五米的戰爭傀儡手中武器都沒有這麼大!

看看靈魂行者手中那碩大的戰錘!

充滿了典型矮人傻大粗風格的花紋的東西根本就是那些打鐵蠻子用的!

在看看那個小蘿莉!

多麼可愛的小蘿莉啊,一臉都是人畜無害樣子,可是誰不知道她手里拿的是那把傳說之中的毀滅之眼法杖!可是,這個小蘿莉竟然用這法杖當巨棍在砸人!而且還真的很厲害!

這個世界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