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遠古的延續 第四章 幫忙的人

精靈坐在吊籃里面,安靜的看著頭上巨大的獅龍。幾頭獅龍實行輪班制,一頭飛累了,另外一頭就會抓住纜繩換班,時刻保持飛行速度。獅龍本身自帶的風元素通道讓他們在身體周圍形成一道氣場,減少阻力,增加移動速度。

和王維曾經見到的跟隨著雷諾的白精靈有些不同,出現在這里的三個白精靈比起在大陸上看到的精靈來說,皮膚更白,而且耳朵更尖更長一些。雙眼微微向上吊,是一種很有美感的丹鳳眼。

“您有什麼事嗎?”

精靈的感覺非常敏銳,她立刻捕捉到了王維的視線,有些奇怪的問道。

“我只是好奇,你們和我曾經見到過的精靈並不太一樣。”

王維實話實說,和精靈打交道,最好的方式就是直來直去,和矮人比起來,她們的腦子更加不會轉彎。

“那是當然的,一個立志離開精靈之國的精靈會失去世界樹對她們的祝福,她們會變的更像人類一些。”

精靈說道,然後她又看了看王維一眼,有些擔心皺了皺眉毛。

“人類,你很強大,但是我並不認為您僅僅帶著這兩位女孩前往那里是一個好主意,我注意到您的領地之上似乎沒有一位戰士,也許您對您的武力非常自信。但是我有必要提醒您的是,您現在還不知道您要面對的是怎樣一群瘋狂的家伙,我們根本無法找到一個合適的詞彙來形容他們,您知道,我們語言之中對于負面詞彙非常稀少。”

一個精靈女孩對著悠哉游哉的王維說道。

對于這個以斬殺上古紅龍而出名的痞子領主,這個整個領地之中除了他之外一個男人都沒有的流氓領主,精靈們早就有所耳聞,但是和人類評價不一樣。精靈們只相信事實,事實就是,外海龍城確實承認了王維殺死了紅龍。再加上世界樹點名找到王維,她們相信十公升月神泉水,足以打動很多人了。

“您放心好了,作為一個高素質的人,我很清楚我自己在做什麼,你們與其在這里擔心我,還不如為我講一講那些巨人和他們的附庸,因為我對于他們知道的越多,我就越能夠幫助你們。”

王維對身邊的精靈說道。

“這正是我們要說起的,閣下,這一次我們前往六個國家,確定幫助我們的只有三個,那就您,托爾金帝國的王子,阿拉岡。以及凡爾納帝國的一位年輕貴族,阿羅納科斯。”

王維對于阿拉岡這個人還是有一些耳聞的,阿拉岡是托爾金帝國的王子,今年三十二歲。一直追隨者父親的腳步,為成為一名合格的國王而努力,在他十四歲的時候獨自一人開始在整個國家之中旅行,足跡幾乎國家的每一寸角落。幫助貧窮,伸張正義。以至于他當時用來掩飾身份用的游俠稱號被人們稱為光明使者。

一直到二十四歲的時候,游曆十年的他回到帝都,正式被封為儲君,開始跟著國王學習治理國家,受到了民眾空前愛戴,其影響力在托爾金帝國之內除了國王之外,無人能敵。

而阿羅納科斯,王維對他唯一的認識就是,他是一個博物學家,現年已經四十歲的他被稱為是世界上知識最豐富的人,而且還是凡爾納帝國唯一一個繼承了戰爭機關傀儡技術的人。

一聽說這兩人的組合,王維心中稍微安心了一些,因為一旦出現一些半吊子來混功績的白癡們,這會讓王維很難受。

“您可能還不知道事情有多麼嚴峻。”

另外一個精靈接話道。

“地獄巨人渾身帶著汙穢的氣息,他們經過的地方鮮花會枯萎腐爛,動物會化為尸骨,巨樹會變成朽木。空氣都似乎變的粘稠而讓人無法迅速移動,但是他們的附庸們會因此而變的更加狂暴,它們摧毀一切看到的生物,甚至連一只螞蟻,一顆青草都不會放過。我們的精靈戰士拼死抵抗,但是有那些汙穢的氣息保護的他們幾乎無法被殺死,而精靈之國的獨角獸們不知道為什麼,在它們進攻的前一天集體重病,長老們猜測肯定是那些地獄巨人們搞的鬼,我們營地一路失手,最終我們在精靈之國的屏障之前將他們抵抗住,但是我相信不會堅持多久,他們就會擊破屏障。”

那個精靈緊張的說。

王維啞然,精靈還真是一個不會說謊的種族,哪有去搬救兵的時候把事情說的那麼嚴峻的人啊,這簡直不是想嚇跑救兵嗎?

“還是說說巨人吧,他們就沒有什麼弱點嗎?”

王維對這件事情才是最關心的。

“我們嘗試過各種攻擊方式,無論是遠程,還是進程,還是法術。最厲害的一次,我們將一個巨人的半個身子給炸成了碎末,迫使他的同伴帶著他的另外一半身體脫離戰場,但是當他再一次出現的時候,竟然渾身一點傷都沒有,我們完全不能想象那些地獄巨人到底如何治療如此恐怖的傷勢,除非他們能夠通過大預言術或者是大許願術來施展神喻。鑒于這些我們完全不能了解那些被地獄氣息感染了的巨人們到底有多強。”

這種說法很嚴重,也就是說,如果不將對方一次性殲滅,那豈不是成為打不死的小強?

一旁的露娜輕輕的捏緊的王維的手,而在另外一邊的伊莉玬則是怔怔的看著毀滅之眼。

“不過他們的進攻非常有規律,他們每隔四天進攻一次,因為每隔四天,地獄之眼會開啟一次,大量的地獄氣息會從地獄之眼跟隨著他們的前進擴散到森林的各個角落,一些生物變的狂暴不安,開始頻繁的襲擊任何它們看到的生物。地獄巨人們的進攻一定會是在晚上,無論進攻奏效與否,他們都會在陽光再一次灑滿森林之前離開,這也是我們為什麼能夠將他們抵抗在屏障之外的原因之一。”

“沒錯,這就是地獄生物最大的弱點之一。”

露娜突然抬頭說道。

“他們懼怕陽光。”

可能在所有的生物之中,地獄生物是最懼怕陽光的一種,即便是經常被人們和地獄生物弄混的深淵生物都沒有這樣的煩惱,地獄生物它們會在陽光之下慢慢的失去力量,陽光能夠讓地獄的氣息被迅速淨化。只要能夠將巨人們拖住,讓他們在白天回去不的話,也許是一個機會?

四頭體型龐大的獅龍短距離沖刺能力和豹比不了,但是論起長距離移動,一旦將速度提上去的獅龍根本不是體型瘦小的飛豹將能夠比擬的,高速飛行讓森林如海濤一般一片片從腳下掠過。王維看著半年前剛剛離開的森林,突然一種物是人非的感慨出現在心里。

“老子,也算是再活一回了。”

王維突然在那里自言自語道。

“在那個世界沒有遇到的,沒有碰到的,不能做的,不敢做的,希望的,奢望的,都在這個世界統統得到了。”

王維突然將大臉湊過去,輕輕在露娜的臉蛋上親了一口。

“干什麼?”

露娜很奇怪的望著王維的眼睛,不知道王大善人究竟在想什麼。

“沒事兒,突然有一種干勁十足的感覺。”

王維笑嘻嘻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