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板磚在手,天下我有 第十八章 收獲日......

這就是不同的待遇!

一個強大到如此地步的深淵領主根本沒有任何可能和一個人類締結契約,事實上,他們也根本不屑于和人類締結契約,但是就是這樣一個小小的契約,卻可以讓任何一個受到規則限制的存在輕松跨越位面。

王維不會隨便叫家長的。

就好像小孩子打架打不過,有些人會再來打一樣。老媽這一次回到深淵肯定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按照深淵之中動輒成千上萬年的戰爭來說,她要再回來還不知道要到到什麼時候。

不過王維並不擔心老媽的安全,當初王維已經放棄了一切契約權利,甚至連契約空間都時刻對老媽敞開著,只要她有任何危險,她也可以隨時進入契約空間之中避難。十二小時之後,按照規則,她將會恢複最完美的狀態。

臨走之前,星火像一個真正的母親一般,將所有能給王維帶走的東西都交給了王維,那些洞穴之中裝飾的寶石,稀有金屬,她創造出來,用來服侍她的火焰之魂,還有她的那些傀儡到處收集來的寶物。同時她用用她剛剛恢複的恐怖力量將王維手里的空間戒指硬是用純能量給整整擴大了三倍!

“聽著,親愛的,無論如何,這件事都不能對任何人說。你記住了嗎?”

露娜摸著王維搭在她肩膀上的手說道。

“放心好了,我也不是第一天見到你的那個什麼都不懂的白癡小子了。”

王維一把將露娜攔在懷里,狠狠的打了一個香吻,頓時讓露娜羞紅了臉。

當夜,為了慶祝一群人勝利歸來,精靈們一展歌喉,艾米麗帶著女孩們跟著歌聲翩翩起舞。灰精靈帶著雙頭巨猿玩起了搏擊,看的喜歡暴力競技的王維眼睛都直了。

“在想什麼?”

伊莉玬又再一次恢複呆呆的樣子,露娜終于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她們兩個一左一右坐在王維的身後。王維由于看的太入迷,已經站起來叫好了。所以露娜這才有機會問問。這個小女孩的心思很奇特,如果不問的話,她肯定不會說的。

“這次,如果我們的實力足夠強大的話,哥哥一定會帶我們去的,我們也就不用在家里等著,對嗎。”

伊莉玬摸著自己法杖頂端的毀滅之眼,抬起頭來對露娜問道,那顆一直燃燒著的球體也和伊莉玬的心情似的,暗淡無光。

“不,他只是太在意他所謂男人的浪漫了。”

露娜笑著對伊莉玬說,但是她心里去咯噔一下,如果當初自己真的已經強悍到無需懼怕的地步,那麼結果很可能就是另外一樣。

“不,他只是怕我們受到傷害,所以他才堅持帶著那些姐姐們去。因為那些姐姐們很厲害,不會給他拖後腿。”

伊莉玬看著里面正在打的熱火朝天的場地,神色更加黯淡了。

“不是拖後腿,女孩子就要老老實實的等著男人的保護,就算你變的和護國女神一樣厲害,我也不會帶你去的。”

一只大手一把摸在伊莉玬和露娜的頭頂上,然後用力的揉著。伊莉玬很享受的閉起眼睛來,而露娜則是因為耳朵被王維捏住,渾身立刻如通過電流一般酥軟下去。趁著自己還沒倒在他琭琭之爪之前,露娜一把將王維作怪的大手給打掉。

“為什麼?”

伊莉玬好奇的對王維問道。

“因為我是家長,這個家聽我的,這很簡單。”

王維大言不慚的說道。

伊莉玬看著王維,然後有看了看露娜,最後又看了看那些場地之中的姐姐們,小臉之上一片毅然的神情。

“伊莉玬一定會努力的!”

伊莉玬小臉之上一片嚴肅的說。

無論是實力還是胸部!

伊莉玬在心理說。

“聽著,今天夜里好好玩,明天開始我們就要開工建設我們自己的城堡了!大家還有什麼要求沒有!只要你們要的,我都能做到!”

心情萬分愉悅的王維大聲對女孩們說道。

“要求?”

貝拉和艾米麗相互對視一眼。

“主人趕快卻和露娜小姐休息吧!”

全場的女孩們哄笑一片。

露娜臉滾燙的狠狠給了一旁的王維一拳,而王維只能一臉尷尬的看著那些女孩子們。完全不明白她們到底在想什麼。

深夜,王維摟著露娜相擁在一起。

今夜的露娜狂野異常,連續要了好幾次,連王維都快要受不了露娜的熱情,兩個人都是體力超強的家伙,但是由于露娜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肆意放縱自己的時候。

“怎麼了?”

王維輕輕揉捏著露娜的耳朵,在愛人身邊輕輕的問道。

“我很害怕。”

露娜閉著眼睛,緊緊抱住王維的腰。

“小傻瓜,怕什麼?”

王維稍微動了一下,卻被露娜狠狠的抱著腰,盡管露娜現在渾身癱軟如泥,但是她的右臂似乎一點不受任何影響,力量依然大的驚人。

“別亂動,疼……”

王維粗壯的分身還停留在她的體內,由于剛才太過于激烈,稍微一動,那里還有一些火辣辣的疼。

“您今天很奇怪,到底怎麼了?”

王維感覺露娜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和剛才那激烈的感情相比起來判若兩人。

“伊莉玬想問的,其實也是我想問的。”

露娜聲音有些沙啞,剛才忘我的嘶喊讓她的嗓子有些吃不消,但是也許並不僅僅是因為這些。

“我害怕,害怕會失去你,雖然我們的靈魂已經緊緊聯系在一起,但是在危險的時候我卻不能在你身邊,我們的是不是我們真的不能變成你的助力,是不是我們真的會變成你的累贅?”

露娜的雙眼之中一片水霧朦朧,雙手環繞著王維的腰變的更緊了。

“傻瓜!”

王維輕輕彈了露娜的腦門一下。

“我並不知道別的男人是怎麼想的,但是對于我來說,你們就是我的全部。你應該知道,我的追求其實很簡單,做我想做的,得我想得到的,這句話理解的方式有很多。不過總體只有一個意思,隨心所欲,但是如果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要拼搏,要努力。我的人生觀之中,沒有行和不行的說法,只有應該和不應該的說法,這一次你不應該去,所以我沒帶你去,就是這麼簡單的道理。”

王維一只手緩緩撫摸這露娜光潔的脊背,對懷里的可人兒說道。

“真的?”

露娜水蒙蒙的大眼睛看著王維。

“當然是真的!”

王維啪的一聲打在露娜的屁股蛋兒上,好像是懲罰一般。

“你個小笨蛋,竟然敢質疑你未婚夫的決定,來來來,讓我們再來大戰三百回合!”

趁著露娜還沒胡思亂想到更離譜的境界,王維一把將露娜壓在了身下。

“不要……我那里好疼……”

一聽王維說還要繼續,露娜立刻哀求道,剛才瘋的太厲害,現在還沒緩過來。

“沒事兒,這次慢慢來,只要一有感覺就不疼了。”

王維賊兮兮的笑著說,同時身體開始緩緩移動。

疼,但是在疼痛之中還伴隨著點點快感,然後隨著身體漸漸火熱,靈魂之間的共鳴早讓她被一陣陣快感逐漸淹沒。

“來吧,用力的,愛我。”

露娜樓主愛人的脖子,輕輕的在他耳邊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