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板磚在手,天下我有 第十四章 隱逸的開端(大勢已定)

“有什麼不行的?”

王維一臉茫然。

“你說向我挑戰,我就接受你的挑戰,你說我輸了,我就承認我輸了,現在我渾身重傷,生命垂危,奄奄一息,雖然我很有素質,但是我認為我應該去找個地方救命才是最要緊的不對嗎?”

老王同志說的就和真的似的。

“但是你忘記了,當初的賭注!”

大皇子將臉緩緩靠近王維那滿是傷痕的臉。

“誰贏了,誰就會有向露娜小姐求愛的權利。”

大皇子臉上帶著笑意,但是很顯然他沒有他父親那種將所有心思都藏在笑意里面的本事,一絲絲殺氣在他的笑容之中蔓延。

“但是,我尊敬的大皇子閣下。”

王維聲音突然沉下來,帶著一絲絲沙啞和低沉說道。

“請您用您那所剩無幾的腦子仔細想一下,露娜答應過你嗎?我答應過你嗎?從始至終,我只說過一句話。”

王維的臉上泛起淡淡的微笑。

“我選紅龍。”

“寫在紙上算上標點符號一共五個字,我答應過你什麼?即便是萬能的契約之神都不能說我曾經和你做過這種契約。更何況,你拿我的未婚妻當作賭注來和我打賭。”

王維突然猛的將大臉靠近大皇子。

“你腦子里面都是狗屎嗎?”

聲音很小,除了大皇子本人之外什麼人都沒有聽見。

“你這是在侮辱我嗎?”

大皇子渾身殺氣頓顯。

“很——顯——然,是的”

王維將幾個字拉長,慢慢的,一點點的從牙縫之中擠了出來。

“黑鐵衛士!”

隨著大皇子的一聲高喝,一隊全身黑甲的戰士從議事廳的側門外沖了進來,將王維和露娜包圍在中央,他們渾身散發著濃郁的魔法氣息,同時還帶有一股淡淡的藥味,這是大皇子的親衛隊。

“要來硬的?”

王維的眼眉猛的一挑。

“國王陛下。”

國王身邊的老者突然彎下腰去對國王小聲的說道。

“凱恩男爵的情緒非常不穩定,如果您不希望他背上叛國罪的話,您最好現在制止他。因為如果在這樣繼續下去,大皇子殿下將會非常危險。”

老者看著星星鐵女孩,雙眼之中閃爍的光芒更加明亮。

“不。”

國王淡淡的說。

“凱恩是個聰明人,他會選擇一條對他最有利的道路,他知道他應該做什麼。而且,我那個自以為是的大兒子,也該有人給他點苦頭嘗嘗了。”

國王看著兩個人之間的沖突漸漸升級,絲毫沒有干涉的意思。

“您是一個好國王,但是您並不是一個好父親。”

老者說,然後將身體站直,雙眼之中的光芒依然在不斷閃爍。視線卻從星星鐵女孩的身上轉移王維的身上。

“不,我是一個好父親。”

國王說著,有意無意的看向了自己二兒子一眼,後者則是帶著一臉惶恐的表情將頭低了下去。

“裝的還是不夠像啊,我的兒子。”

國王在心里感歎道。

大廳之中,王維就和大皇子那樣相互對視著。兩個人互不相讓,周圍的大臣和議員面面相覷,誰都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兩個月前,王維在大庭廣眾之下爆揍風雷子爵雷諾的事情還曆曆在目,只不過今天的情況換成了大皇子。

沒有人認為王維會真的在乎對方是一個大皇子,能夠屠龍的男人,都不在乎這個。

“銃夢。”

王維王維突然向後退了兩步,和大皇子保持一定距離。

話音隨著動作,星星鐵少女們齊齊向前沖了出去,將那些黑甲戰士統統包圍在了里面。緊接著就是沉重的一拳帶著火焰的爆發砸在那些黑甲戰士的腰間。大皇子冷冷的看著對方的動作,他已經接到報告,王維離開的時候這些女孩們都留在王維的城堡里面,當王維出海的時候這些女孩也沒跟著去,所以說,這些女孩們肯定不是王維的幫手,而看著王維渾身的傷勢,與其說是和龍戰斗造成的,還不如說是不小心掉進山溝里面摔的才對。

大皇子堅信王維沒那個本事,那個島上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情。

大皇子對自己的黑鐵戰士非常放心,作為從小就培養起來的戰士,他們無畏刀劍,無畏死亡,最自己異常忠誠。他們渾身的黑鐵鎧甲比起一般的附魔護甲來說都要更加堅固,一般的攻擊根本無法傷害到他們一分一毫。

然後這一次大皇子錯了,這不是一般攻擊,鎧甲的腰部由于要保持活動,所以沒有太堅固的甲胄,所以這勢大力沉的一拳直接透過柔軟的鏈甲轟在那些黑甲戰士的腰間,僅僅一個照面就將他們盡數放倒。然後那些女孩們一把將黑鐵衛士的胳膊掰到身後,一腳踹在那些人的膝蓋內側,將他們徹底控制住。勢如流水,迅如驚雷,完全將王維近身格斗的精髓盡數掌握。

黑鐵衛士試圖掙脫那些女孩們的控制,但是,艾米麗她們是不接收靈魂能量就和星星鐵雕像沒有什麼兩樣的女孩!一個人能夠掰動星星鐵的雕像嗎?

不,絕對不可能。

大皇子的瞳孔瞬間放大。

“你想造反嗎?凱恩男爵?”

大皇子看著王維的臉,一身紫色的斗氣猛然浮現。

“不,當然不,我已經對我們美麗的蒂娜公主發誓忠誠于她了。啊,差點忘記,那個龍頭我還扔在那里呢。如果您不介意的話,我希望把它帶走,不管怎麼樣,這都是我唯一的戰利品,我還需要這個東西來向我未來的岳父提親呢。”

王維一邊說著,一邊給一直站在一旁養神的老丈人送去了一個純潔的微笑。

“這個禮物,我收了!”

一股一直壓在心里的悶氣終于從費爾南多大公的肚子里面吐了出來,他哈哈大笑著轉身離開了議事大廳。作為帝國少有的幾個大公爵,即便是面見國王的時候他都有不用行禮的特權,更不用說是看一個小小皇子的臉色了。

王維將巨大的龍頭收回到戒指里面,然後抬起頭突然看向了還站在那里的公主,很顯然,公主並沒有從剛才發生的一系列事情的震驚之中擺脫出來,她呆呆的看著一身破爛的王維。

“公主殿下,我聽說,您其實是非常受到人民愛戴的。”

王維丟下這一句模棱兩可的話,然後彎腰對國王行了一個禮,轉身離開了議事廳,那些一身銀色的女孩們放開還跪在地上的黑甲武士,優雅的對國王行了一個淑女禮,然後將沉重的議事廳大門關上。

大皇子靜靜的站在那里,看著王維消失的背影,憤怒讓他渾身顫抖起來,他數次握緊拳頭,然後在放開,一絲絲淡淡的能量渦流在他的掌心之中來回游蕩。

“退下吧,我的孩子,這次是你輸了。”

國王的聲音從王座之上傳來。

“是的,我的父親,是我輸了,凱恩子爵閣下表現出來的優秀品質讓我心服口服。”

大皇子臉上憤怒的表情突然消失,轉過身來,一臉優雅的對他的無親微笑的說,然後在一群黑甲武士的簇擁之下從側門離開了議事大廳。

“我想,是應該討論一下關于王維男爵的封賞問題了吧?”

就在所有人都表示沉默的時候,宰相威爾斯突然站出來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