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板磚在手,天下我有 第十三章 日落西山紅霞飛

王維離開已經超過一個月了。

這一個月發生了許許多多的事情,風雷男爵治理領地有功,並且在國家決策方面對國王有所幫助,同時還獨自一支隊伍強行將被鄰國走私集團掠走的國寶奪回,眾多功績讓雷諾被國王晉升為子爵,並且領地被擴大了整整五倍。

而露娜的訂婚權之爭,由于王維的失蹤和文森特的失敗,最後以大皇子的勝利而告終。當文森特前往自己的區域時候才知道,對方並不僅僅只有一些狂暴者,還有一些地獄生物在,部隊被克制的文森特果斷的采取了撤退。

他不是一個莽夫,用自己兄弟的血肉來對其而成的勝利他是不屑于要的。

所以,最終還是大皇子取得了勝利。

似乎,王維的時代就這樣過去了。

露娜很憔悴,自從王維和她的精神鏈接斷開之後,她的心思就從來沒有安靜過,每天只是看著王維留給她的風暴戰錘不知道在想什麼。有時會她還會跑到沒有完工的城堡工地去看看,然後坐在那里發呆,一發呆就是一天,直到被他的哥哥小費爾南多給找回來。

“你知道,如果你在國王面前同意了這件事,我會做出什麼,我也姓費爾南多。”

當老費爾南多大公將大皇子獲勝,並且國王將在下一次朝會上向費爾南多家突出婚約的事情,露娜只是冷冷的這樣說了一句。費爾南多家族的人都有自己的特技,或者說是瀕死的時候才會使用的能力。

靈魂爆破,將自己的靈魂讓輝煌獅子吃掉,然後制造一場玉石俱焚的爆炸。

“我還沒老糊塗,那個家伙如果真的以為他當了國王我就不敢揍他,就盡管說出來試試!”

大公在沒有人的地方對這個總是一腦子狗屎的國王破口大罵,費爾南多大公當年可以一路欺負著現在的國王長大的!

但是,老費爾南多大公卻發現,從前幾天開始,露娜的表情卻變的輕松了很多,甚至有時候還會露出很安心的微笑。

“聽著,看好你妹妹,如果她要做傻事,無論如何都要制止她!”

大公對他的兒子千叮嚀,萬囑咐。

四月的第二周,周一。

照例是朝會時間。

所有人都看著費爾南多大公和站在國王後面的大皇子,大皇子和他的弟弟妹妹站在一起,雙眼一直在看著露娜。這一個月來,大皇子和文森特以及新出現的凱恩男爵因為爭奪少女芳心而進行傳統決斗的事情已經被所有人知曉。

尤其是王維,自不量力去挑戰紅龍,結果一直失蹤到現在,根本無須想象,即便是一個小孩子都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國王看著下面的人,露娜此時沒有傳正式的宮廷服裝,而是穿著一身王維領地的標准制服,銀色的身軀傲然挺立,雙眼不屈不撓的看著在國王身後一臉笑容的大皇子。

國王很頭疼。

事情演變成這樣,這是出乎所有人預料的,尤其是費爾南多大公是出了名的倔脾氣,別看他現在老老實實的喊著陛下,萬一自己真的一句話說不明白,惹毛了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家伙。

後果不堪設想。

“你……”

就在國王剛要開口說話的時候。突然聽到外面隱隱約約傳來一陣歡呼聲,同時還有類似隊伍整齊行軍的聲音,沉重的步伐越來越近,而歡呼的的聲音也越來越高。

這個時候國王近衛軍統領從一旁走向王座,趴在國王的耳朵旁邊說了些什麼,國王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

而一直在那里拿捏氣勢的露娜臉上卻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大公在一旁似乎明白了。

沉重而且整齊的腳步越來越近,然後在議事廳的大門外噶然而止。

大門被猛的推開。兩排渾身銀色的少女整齊的站在大門兩側,一個滿身是傷,盔甲破爛的男人,手抓著巨大的龍角,一步步拖著一顆紅龍的頭顱向國王走來。

一步,兩步,男人的腳步有些蹣跚,但是每個人聽到著腳步的時候都感覺到那一步好像落在自己的心頭上一樣。

“不,這不可能!”

大皇子雙眼瞪的巨大,他簡直無法相信,這個男人,竟然真的屠龍了!

“我的大皇子閣下。”

王維一邊走,一邊說道。

“我希望您能夠嚴懲您手下的情報官員。”

王維血紅的雙眼緊緊盯著大皇子的眼睛,後者竟然不堪對方的直視,將頭轉到一邊去。

“這條龍是上古龍,她不能懷孕!”

王維用力一甩,巨大的龍頭沿著光滑的地面一路滑向國王的皇座,撞在台階上停了下來。

國王身邊的老者飛快從台階上下來,自己檢查了龍頭之後,面無表情的對國王點了點頭。

轟!

整個皇家議事廳沸騰了。

屠龍者!

一個真正的屠龍者!

一個如此年輕的屠龍者!

“親愛的!”

露娜哭著撲了上來,王維渾身的傷口讓她揪心不已。

“別碰!別碰!是假的!”

王維趕緊趴在露娜的耳朵邊上說道,後者的小手即將觸摸到那些恐怖的傷痕。

“我知道。”

正趴在王維懷里哭的露娜小聲說道。

“尊敬的大皇子閣下,現在我已經依照當初的約定解決了海濱的龍患。那麼,在國王陛下的見證之下,現在是否要判定我的勝利了?”

王維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渾身破爛的衣服,看起來非常有修養,有內涵,有素質的對還一臉震驚的大皇子說道。

“那不可能,凱恩男爵。”

大皇子強心壓下心中的激動,和藹的如同王維親哥一樣對王維說道。

“我早已在二十天前就已經返回,而您已經晚了,所以這次的獲勝者依然是我,你輸了。”

大皇子身為一國的皇子,自然有其威嚴所在,如果在這個時候他服軟,豈不是顏面盡失?

“哦,原來我輸了?”

王維恍然大悟。

“那麼國王陛下,在下請求回家去養傷,先告辭了,祝您身體康健,萬事太平。”

王維彬彬有禮的彎腰行禮,然後一把將露娜摟在懷里,轉身就朝著大門走去。

國王陛下笑吟吟的看著王維的動作,一句話都不說,不知道他心里想的什麼。他身邊的老者雙眼閃爍著奇異的光芒的看著守在門口的星星鐵女孩們。

“你這樣離開,恐怕不行吧?”

大皇子從王座後面走出來,一步步來到王維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