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板磚在手,天下我有 第七章 希望不是猴子。。。

【呼喚票票。。】

為什麼?

他到底在計劃什麼?

正在亞馬遜大森林之中准備宿營的大皇子和文森特一同看著這份報告,他們由于目標比較接近,所以約定一起走。他們的敵人沒超過一百人,即便這樣,他們依然帶著接近七百人的隊伍跟隨他們。可是王維竟然只有自己一個人前往,難道他真的打定主意單挑?

“不,那是不可能的,我們的凱恩男爵是非常睿智的。”

大皇子坐在文森特對面說道。一群黑色衣甲,看不見臉的人一身肅殺之氣的站在他的身後,那是大皇子從小訓練出來的死士,黑鐵戰士。他們渾身的護甲都是由價值連城的黑鐵打造,堅硬無比。這些人都是從小培養,毀了聲帶,用各種藥物和寶物淬煉過的身體,對大皇子一個人忠心耿耿。在所有私人武裝之中,除了國王陛下那只皇家近衛軍和傳說之中的具有恐怖戰力,直屬國王的奧格騎士團之外,這只隊伍絕對是頂尖的。

“如果費爾南多公爵真的很在意這個女婿的話,那麼他肯定會讓弗洛伊德大師將那張九階的傳送卷軸交給我們的凱恩男爵閣下,無論將來他是不是屠龍成功,他都能通過那張卷軸立刻回到嶺南郡,即便他宣稱成功了,我們也不能卻那里探查一番,不得不說,他很聰明。”

大皇子淡淡的笑著,分析著,如同國王一般。

“希望他能順利的回來吧。”

文森特有些心不在焉的說。

清晨,在領略了小鎮日出的完美風光之後,王維就在那位士官的帶領下來到海港,一些剛剛出海打漁回來的漁夫正在那里擺攤兜售他們的收成。一些工人正在從船上卸下一包包貨物來,沒有人注意到王維,這個外來人,沒有人知道王維正要為了他們的幸福去戰斗。

王維突然感覺自己特有詩意。

“啊!

太陽啊,你那麼美!

螃蟹啊!你有八條腿!

我啊!就要出海!

心里啊!想著你的嘴!”

又一個異常情況!

從來沒有聽過這麼難聽詩歌的長官立刻想起自己職責——報告一切異常情況!

于是他飛快的將這首難聽的詩歌給記錄下來,這說不定是他和什麼人約定的信號!

一艘小船緩緩駛離海港,船上只有兩個水手和一個船長,以及唯一的一個客人,王維。幾天來,周圍的一切都風平浪靜的,海岸早已不見,王維很爽的將折凳放在小小的甲板上,看著美麗蔚藍的海面。這個世界上比起地球來暖和很多,剛剛到三月,空氣里面就充滿了濃濃的暖意,熏的王維竟然就這麼坐在折凳上睡著了。

一直在開船的船長在看到王維睡著之後,立刻對他的兩個水手打了一個手勢,他們躡手躡腳的從小船後面下到海里,然後召喚出各自的水生生物,遠遠的離開那艘船。不久,劇烈的爆炸在船上響起,滔天的火焰伴隨著濃煙將整個小船吞沒,然緩緩的沉了下去。

“一群廢柴,連看看老子死了沒有的膽子都沒有。”

王維看著遠遠離開的幾個人,惡狠狠的罵到。他根本就沒睡著,早就發現船長有些不太對對勁的他就是希望通過這種方式來確定一下他們到底想要干什麼。


大海是恐怖的,即便是一個八階強者在這樣一片汪洋之中都沒有任何生存的可能,除非他能有一個會飛,和特別大的契約生物,或者是一只海洋生物,否則他就死定了。

王維沒有會飛的,但是王維有很多金屬分裂體。

于是王維很奢侈的給自己造了一條和海魚一般鈦合金小船。

而遠方,那座冒著黑煙的小島已經遙遙在望了。

這是一座火山島,整個小島都是由凝結的岩漿形成的,方圓數十公里的島嶼上一點生物看不到,無論是植物還是動物,全都從這個島嶼上絕跡。黑色的濃煙從島嶼正中間的火山口之中噴發處出來,紅色的岩漿沿著一條條狠狠的流進海水之中,空氣之中充滿了刺鼻的硫磺味道。多呼吸幾口,王維感覺到自己嗓子似乎正在受到某種東西的侵蝕。

從懷里掏出一條手絹,用空間戒指里面儲存的清水沾濕,然後捂在自己的嘴上,王維小心翼翼的朝島上進發。

說實話,這個島很熱,尤其是到處流淌的岩漿讓王維感覺到自己似乎已經來到了撒哈拉,不過按照目前這種情況看來,更像是面前擺了一個八卦爐。希望自己不會像那只倒黴猴子一樣熏出眼病來才好。

一踏上這座島嶼,王維就感覺到周圍的不同尋常,仿佛時刻都有人在看著自己一般,體內一直都沒有什麼反應的火元素此時也興奮的在王維的身體之中歡躍著,遺憾的是,老王同志依然無法真正和這些活潑的元素取得聯系,王維甚至能夠感覺到這些火元素在主動和自己聯系,可憐的是,老王外語不好,聽不懂。

在火山中間,有一個巨大的山洞,這對于一個真正的火山來說非非常奇怪的,因為這並不像是岩漿從側面噴發出來造成的結果,反而更像是有什麼東西從外面挖進去的,因為那個山洞實在過于規整,以至于還帶有一絲絲的很粗獷的藝術氣息在里面。

即便用自己的胃來思考,王維也知道,那地方肯定就是龍所在的洞穴了。

將自己所有的班底都召喚出來,早就已經准備完畢的三個作戰小組齊刷刷的出出現在這個小島上。

“我敢打賭,今天的事情肯定會令人難以忘懷的。”

艾米麗看著遍布四周的岩漿有些厭惡的皺了皺鼻子,盡管她們已經失去了嗅覺,不過對于這里環境之惡劣還是有了一些心理的感觸。幸好周圍的高溫無論對于星星鐵還是秘銀來說都算不了什麼。

“很令人厭惡的感覺,我總是感到有人在看著我似的。”

蠍化精靈頭領貝拉警惕的看著周圍,但是很顯然,這里什麼都沒有,只有凝固的岩漿和正在流淌的岩漿。

“我們准備好,頭兒,開始吧!”

只有灰精靈塞娜似乎對這樣的環境沒什麼不妥,即便是和她們在一起的雙頭巨猿似乎也惡對即將面臨的事情沒有任何感覺。王維知道,一般生物在面對一條巨龍的時候都會非常害怕,這一條,王維只要感覺一下無論如何都不出來的蠍子們的心思就非常明了了。

蠍子們很抱歉,盡管它們非常勇敢,但是對于天生沒有位階的他們來說,天生就是六階的巨龍實在是太強大了,那是一種從精神本源上的壓迫。

“大皇子說那條巨龍已經懷孕了,但是說實話,我對那個混蛋的說法一點都不信,所以我們這次無論如何都必須將對方視為一只足夠強大的成年巨龍,絕對不能掉以輕心。無論如何只有保住性命才是……”

王維的話還沒等說完,地面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震動,伴隨著低沉的爆炸聲,一團濃烈的黑焰之總夾雜著大量熔岩沖天而起,對著王維的方向鋪天蓋地的就砸了過來。

【】

昨天買了半個西瓜。。。很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