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從天而降,臉先著地 第六十章 冒牌炎魔

得到了滿意答複的弗洛伊德也就不在這個事情多做糾纏,他仔細詢問了王維的情況,而王維也將自己本來沒有法力,但是由于特殊原因造成了法力倒灌成變成了火元素法師的事情說了出來。

“也就是說,由于契約的關系,所以導致當時炎魔的火元素沒有爆發,他的靈魂沒消失,而他的力量被你吸收回去對嗎?”

弗洛伊德幾乎在王維描述完的同時猜到了主要情況。

“是的。”

王維說。

“而且他還是火焰君主薩弗隆的信徒?”

弗洛伊德接著問。

“他有一個這個東西,應該是薩弗隆的信仰圖騰。”

王維從戒指里面拿出來一根粗大的圖騰柱,那就是炎魔死後留下的武器,只不過現在它渾身不再燃燒人和火焰,就像是一根普通的銅柱一般,上面刻滿了密密麻麻的文字和圖案。

“果然是火焰君主的圖騰,而且還是一個高階圖騰。”

弗洛伊德自己看著上面的線條,做出結論。

“所以,你犯了一個錯誤。”

弗洛伊德說。

“炎魔的靈魂其實並沒有被消滅,火焰君主的信徒能夠將自己的靈魂永恒保存在圖騰柱之中,當他的身體被摧毀的時候,圖騰柱會被傳送回火焰君主的身邊,並且在火焰之中得以重生,重生的他會變的更加強大。但是由于你和他的契約已經訂立,他的靈魂由于和元素結合在一起,全部被你吸收。”

弗洛伊德緩緩做出結實。

“所以,對于火焰君王來說,你就是那個重生的炎魔了。”

弗洛伊德語出驚人。

他?一個炎魔?露娜仔細看著王維的臉,想要看看這個男人的臉是不是變長,鼻子上是不是有個鐵環,頭上長沒長角。當然,這些過于拉風的條件,王維是都不具備的。

“然後呢?”

王維怔怔的聽著弗洛伊德的結論,有些不明所以。

“所以說,如果你要想釋放任何法術,你必須升級到五階,因為那是一個炎魔最低的等級,只有那個時候,你才有那個能力接收薩弗隆的火焰洗禮,成為一個真正的炎魔。”

弗洛伊德說。

“我可不想稱為什麼勞什子炎魔,那東西長的是在是太難看,我這麼有素質,怎麼能成一個火焰牛怪!”

王維立刻表示出了自己的不滿。

“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炎魔,而是有著炎魔屬性的人類,這樣的說法才是最正確的,你將會獲得一個炎魔所有能力,殘廢詛咒,火焰威勢,火焰雨,火元素召喚,大型烈焰新星,烈焰護盾,同時由于你還是一個人類,如果你釋放火焰法術還會得到速度上的極快提升以及攻擊力的加成,你的所有法術都將帶有爆發效果,所有的火焰法師都將會嚇掉下巴的!”

弗洛伊德將所有好處都告訴了王維。

“這麼厲害!

王維的小心肝跳的撲通撲通的。

“不會有什麼副作用?”

王維才不信這種事情沒啥副作用。

“如果我估計的沒錯的話,只有一個。”

弗洛伊德有些擔心的說。

“如果火焰君主薩弗隆在對你進行火焰洗禮的時候發現你不是炎魔,而是一個人類的話,你可能會被立刻流放到火元素位面,在那里,呼吸的空氣都是火焰組成的,即便是難以融化的星星鐵都會變成液體。”

如果他敢流放我,我就操他大爺!!

王維狠狠的在心里罵了一句。果然強大的實力是配合著更加恐怖的危險,天下沒有白占便宜的事情。

“所以,盡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實力,而不是位階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你必須學會和火元素和平共處,我建議你看一看關于元素,特別是火焰元素的相關知識。只要能夠提高火元素抗性,那麼即便是火元素位面也沒有什麼可怕的。”

弗洛伊德安慰王維。

“最後還有一點。”

王維一直都有一件事很疑惑。

“你是怎麼知道我要來的?”

如果真的有人總是知道自己的相反這種事情就太恐怖了。

“這個啊!哈哈,因為當時我就坐在你們身後,你們說的話我都聽見了!”

弗洛伊德笑嘻嘻的說,一點老人的樣子都沒有。

知識,一般都是和書籍畫上等號的,這里是哪里?皇家學院!這里還缺書嗎?

將所有書籍從最初級到最高級,所有能帶走的全部弄上一本帶走,王維打算開始投入到水深火熱的保命學習知識之中。

不過,在那之前,王維還有解決一個問題。

雷諾。

如果是以前的王維,這種耽誤時間的事情他才沒興趣參加,即便認輸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自己的實力不需要別人來證明。但是現在不一樣。這是為了自己的終生幸福而奮斗,為了露娜。所以王維不但要贏,還要贏的漂漂亮亮的!

然後帶著自己成績去獅子堡提親!

這是目前老王同志唯一的想法,誰都別想在這個關鍵時刻橫插一腳,一切阻止自己迎接新娘的人都是紙老虎!

關注這一場比賽的有國王,有大臣,有群眾,有雷諾,有王維,還有一個人。

蒂娜公主。

艾薩克之花,美貌與智慧並重的高貴女孩,堅強而勇敢,每個艾薩克城的市民都親切的叫她我們的蒂娜。

蒂娜不喜歡政治,但是那並不說明蒂娜對這件事情一點都不知情,相反,她知道的比大多數都多的多。

“我不希望有人為了我發生任何爭執,你知道的,蕾雅,我並不想要稱為一個當權者,哪怕只是一個小小的領主而已。”

在皇宮最美麗的小花園之中,蒂娜對坐在她身邊的守護者,那個神秘的蕾雅訴說著心中的苦惱。

“那個人,凱恩,他並沒有接收我的建議。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他不是那種膽小的人,但是我依然沒有想到,他竟然真的能夠在灰龍堡,那片不毛之地上站穩腳跟。那里不能種植作物,沒有合適的礦藏,甚至一年到頭降水都非常少,而且還匪患橫行。”

公主優雅的將手中精致的茶杯放到桌子上,看著對面女孩銀色的雙眼。

“不,我不是在擔心關于王國的未來,這個國家無論在父親的手里還是在哥哥的手里,都不會變得衰敗。你說我膽小也好,說我沒有志向也好,但那不是我喜歡的,我只是希望我能夠有一個安靜的地方,找一個合適的伴侶,做一些不需要動腦子的事情,看著哥哥和父親們,我覺得很累。”

蒂娜仿佛在那里自言自語的說著。

“王維是一個好人,而且他有一雙能夠看透一切事情的眼睛,那是你告訴我的,蕾雅。”

公主來到蕾雅身邊,抱著蕾雅的身體,將頭輕輕埋入蕾雅的懷中。

“我知道,我是公主,而且還是一個只有一點點精靈血統的混血兒,我的母親被所有人瞧不起。我從來都沒有希望被任何人注意,真的。”

“凱恩,他會獲勝?”

公主突然抬起頭來看著面前的蕾雅,對面的少女依然是一頭銀色的短發,銀色的雙眸,沒有兜帽得掩蓋,在陽光之下顯的空靈無比。

“雖然他有些出人意料,但是雷諾男爵有用很多強大的追隨者,那些蠍子不可能是對手的。盡管,我不喜歡雷諾男爵,但是公平的說,他要比凱恩更有機會一些。”

“打賭?好!”

公主突然從蕾雅的懷里跳出來,小女孩一般跳了起來。

“舞伴嗎?沒有問題!至少他也有點男人的樣子!比起雷諾來說強多了。”

其實的公主突然好像一個一般女孩一樣談論著那個男子英俊一般,拋下了身上沉重的負擔,整個人都變的輕松起來。

-=-=-=-

【今天一照鏡子,發現我突然帥了很多。。。】

小游戲:話說,冒牌天神1里面,為什麼日本會突然發生洪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