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從天而降,臉先著地 第五十九章 超級高素質人人才

“你應該再去拜訪一下弗洛伊德,那個大煉金術師,雖然你身為三階的火焰法師,但是你沒有任何辦法釋放體內的元素之力,也許他可以幫助你,畢竟煉金術師都是被稱為奇跡創造者的。”

在看台上的時候,露娜突然想到了這件事。王維雖然體內火焰澎湃,但是想要使用卻是根本不可能,他需要一個有足夠知識的人來了解一下到底是為什麼。

這個想法立刻得到了王維的同意,看別人放魔法和自己放魔法,這是有本質區別的,王維還是一個普通人類,自然喜歡這種既有用,又拉風的法術釋放。他們回去的路正好會路過皇家學院,所以王維也就不請自來了。

第二次來,幾個人不需要人引薦,直接來到弗洛伊德的試驗洞穴,這一次沒有爆炸,也沒有漫天的黑煙,弗洛伊德正靜靜的站在洞口等著著他們的到來。

“我等你們半天了。”

弗洛伊德一臉神秘莫測的對王維說。

王維愕然,他怎麼會知道的?難道是傳說之中的預言術?那不可能,預言術只有祭祀才能使用,是通過神的意志進行事情推測的一種神術,這個老頭子肯定不是預言術。

“奇怪嗎?我怎麼會知道的?”

弗洛伊德一臉得意的樣子看著王維。于是王維很適時的表現出了一番求教的樣子。

“一個三階的火焰法師,竟然一個火焰法術都不會放,而且還是用拳頭打架的,這種事情除了我之外,還有誰能管的了?”

這個人竟然知道自己想要來干什麼?也太邪門了吧?這個老頭子總是喜歡這樣故弄玄虛嗎?

王維愕然。

“很冒昧打擾您,尊敬的弗洛伊德大師,你說的沒錯,其實我就是因為這件事所以才來找您的。”

對于這個深藏不露的老人,王維給與了特別的尊敬。不過即便這個老人不是深藏不露,只要他不是一個倚老賣老的老混蛋,王維都會遵循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的。

“提出要求,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你們應該知道這種在世界上為人處事最基本的原則吧。”

弗洛伊德帶著幾個人進入他的山洞之中,那里面和上次王維看到的又不一樣了,看起來應該已經炸過很多次。

“代價?”

王維等著眼睛看那個老頭。

“什麼代價。”

王維感覺到十分奇怪,這個老人如果真的想要錢,想要地位,只要他往國王那里一戳,國王立刻就會給他自己造一個法師塔。一個能夠擁有這樣待遇的人,還需要什麼自己這個鄉下領主來做的嗎?

“很簡單,把你的蠍子給我一只!”

弗洛伊德立刻雙眼放光的說。

“哦,原來是這樣。”

王維恍然大悟。

“對了,露娜,我突然還想起來我有些事情沒辦完,咱們先走吧!”

王維一把拉起身邊的露娜和伊莉玬,抬腿就准備走。

“喂喂喂!你們不是要用這個借口溜走吧?!”

弗洛伊德立刻一點高深莫測的樣子都沒有了,他一下子沖到王維跟前,將他們的去路擋住。

“當然不會!”

王維信誓旦旦的說。

“我這麼有素質,怎麼會對一個老人耍花樣呢!”

王大善人說謊根本就不需要大草稿。

“我就是想看看一看你們之間的契約構成而已,沒別的意思真的!”

弗洛伊德一臉郁悶的說。

“其實不瞞你們說。我和這小母獅子的父親,老費爾南多,還有那個老鐵匠都是一起的老哥們了,只不過因為愛好不同所以才各自忙各自的,但是我們之間也保持著頻繁的通信。而且你們應該也察覺到了。”

弗洛伊德大師隨手釋放出一個高階的屏蔽結界。

“我們都比較傾向于支持公主的。”

啥?公主那邊的?

王維感覺到這件事情有些笑話了,以費爾南多的軍力,以老矮人羅伊的手藝和號召力,再以這個弗洛伊德的本事,如果說他們真的支持公主的話,那麼公主身後的實力並不小。

“我知道你在疑惑什麼。”

弗洛伊德說。

“其實我們和坐在王座上那個老混蛋也認識不是一天兩天了。實話和你說吧,公主本人非常排斥這種宮廷之中的勾心斗角,而國王也無意將公主推向爭奪王位的斗爭之中,但是目前的情況卻不是爭奪王位,而是自保。雖然我們都傾向于公主這邊,但是我們卻不可能真正公開支持公主,因為那會讓整個帝國的高層勢力瞬間出現傾斜,更何況,現在整個高層里面集團群力,不是費爾南多一個遠在鄉下的大公能夠影響的,更不是我們一個兩個老頭子能夠管的了的。所以……”

“所以這個時候,國王迫切需要一個代言人出現。一開始國王將基本投注在雷諾身上,但是雷諾的野心即使是我都能看的出來,更不用說是那個偉大的國王了,對嗎?”

王維接過弗洛伊德的話茬道。

“于是國王就將一部分資本放在我身上,希望我能夠稱為一方新生勢力,他會動用一些權利來全力扶持我,讓我稱為能夠雄踞一方的大領主。當我真正強大起來之後,憑借灰龍山脈的天險,我的領地將會是最大的安全地帶,再加上背後有費爾南多大公的廣大沃土鐵騎,任何一方想要度公主不利都將付出足夠多的代價。對吧。”

聽著王維說的東西,弗洛伊德臉上除了驚訝還是驚訝。

“你真的是一個在森林里面長大的人嗎?怎麼比我們這些老世故還世故?”

“森林的法則。”

王維笑了笑了笑說。

“在那里,只有殺死和被殺死兩種結果,弱小的一方總要投靠強大的一方,而強大的一方總要讓自己變的更強大。但一個稍微有些智慧的家伙,都懂得培養屬于自己的勢力,這太簡單了。”

王維談笑風生,仿佛這里只有他才是運籌帷幄的統帥。

但是,這些事情都是他的老丈人,費爾南多大公告訴他的!否則初來乍到的他怎麼會知道這個國家如此詳細的齷齪?

上次登門的時候王維和自己的老丈人談了整整一個晚上,費爾南多大公將整個事情,國家局勢,面臨的危機,以及可能出現的混亂全部仔細的和自己的女婿分析了一遍,他知道王維不是一般人,他懂得如何衡量事情的利弊。而切他有著狼一般的野性,他懂得如何在混亂之中取得自己利益的最大化。

可憐的雷諾,這個倒黴孩子就是最好的例子。

“原來都知道了,並且也做出了選擇,那就好。”

弗洛伊德點點頭說。

“不是我做出了選擇。”

王維糾正他的觀點。

“我根本就不會做出任何選擇,我所要做的,僅僅只是讓我的利益最大化。同時稍微遵從一下我這個高素質人才的善良內心,僅此而已。”

和王維走在一起的露娜和伊莉玬臉上都騰了一下子紅了。臉皮厚到了如此的地步,已經不是可以用語言來形容的無恥了。露娜堅信即便有一個術士對著王維腦袋直接釋放精神沖擊,都會被這個人超級厚的臉皮給擋住。

-=-=-=-

【超級高素質有愛一如既往牛逼職業玩家腦殘森呼喚票票!】

另外,甘蔗為什麼總是在冬天才能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