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從天而降,臉先著地 真——五十八章 一不小心成名人

【好吧,我是豬。。恩。。】

“這個世界充滿了弱肉強食,但是並不代表弱肉強食就是正確的選擇,我無意指責你什麼,也無意分辨對錯,我已經獲得了勝利,所以按照規定,我可以要求你做一件事情。”

王維早在來參加比賽之前就已經通過各種渠道將這里的規矩了解的一清二楚,要知道,雖然一個被觀眾噓下來的隊伍必須接收特別挑戰,但是如果他再一次衛冕,那麼他就有權利因為遭受的不公平待遇而要求輸掉的挑戰者做一件事情。

所以這種挑戰也不是什麼人都敢上來的,雖然曆史上這樣的情況出現過很多次,但是由于大家都是面子人,所以也沒有人真的敢要求一些非常過分的事情。畢竟這里是官方的競技場,國王在看著,市民在看著。

“你說吧。”

諾德低下頭,承認了自己的失敗。

“帶上你的傭兵團離開這里,別在讓我看到了,雖然我有七張學位證,我有素質,我是好人,但並不是每一次我的好心都會突然冒出來。”

王維說。

其實剛才王維根本就不需要管那只即將崩潰的冰凌!無論是露娜,還是伊莉玬,或者是自己都有足夠的把握輕松躲避大型霜凍新星爆炸造成的傷害,這里唯一會受到傷害的只有他們而已。

如果不是在剛開場的時候諾德的那段態度端正的表態,那麼此時的情景就應該是另外一種格局了。

“謝謝你,凱恩男爵閣下,我會按照您的意思去辦的,只要我依然是三團團長,那麼三團將會永遠繞開您前進的道路。但是我無法給您更多的保證了。”

諾德掙紮著站了起來,作為一個戰士,防禦的主力,剛才就是他直接抗住了露娜的錘子,然後被爆炸直接掀飛的。無論何種戰斗,體重優勢有的時候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條件。

看著滿地重傷的兄弟們,諾德心里很難過,但是他知道對方已經留手了,如果不是這樣,那麼現在就不是重傷,而是一地尸體。自己是不是真的還有在那個傭兵團里面繼續呆下去的必要了?當初創建這個傭兵團的理想難道真的已經不存在了?

大量南丁格爾神殿的祭祀來到場內,她們同時詠唱著神的贊歌,將光輝潑灑到整個場地之上,由于王維的留手,對方的戰士僅僅只是受到了灼熱射線的貫穿傷害,以及因為重擊導致的暈厥。灼熱射線在貫穿了對方身體的同時就封死了血管,所以也沒有大出血一類的情況發生。所以他們很快就在隊友的攙扶下站起身來。

一個個人,一匹匹戰馬相繼起身,然後離開場地,從他們被救醒開始就已經知道,自己輸了,因為他們看到那些鋼鐵一般的薩克蠍子一只都沒少的趴在地上,尾部的晶體雖然還是紅色,卻已經不再燃燒火焰了。

都結束了。

許久,從觀眾席上出現了稀稀拉拉的掌聲,然後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鼓掌的行列之中,最終整個觀眾席上爆發出巨大的歡呼聲!

“凱恩!凱恩!凱恩!”

人們高呼著王維在這個世界的名字,掀起一道道人浪。他們是在為王維在這次比賽之中的出色表演而歡呼,是在為竟然用薩克蠍子獲得勝利而歡呼,更是為王維在最後一刻將危險的大型霜凍新星擲出,從而拯救了對方一命而歡呼!

“不簡單的小子,哈哈哈。”

臉上一直沒有什麼表情變化的國王陛下突然開口對身邊的外國使節們說道,他的臉上再一次帶上了平時常見的和善笑容,只不過這一次,似乎里面是真的。一聽到國王開口,後面的大臣立刻附和,各種贊美的詞彙漫天亂飛起來。

“的確很不簡單。”

宰相威爾斯臉上同樣掛著微笑。

“如此簡單的就收買了人心。”

這一次,王維不但收買了人心,更是將人心收買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這一點等王維第二天參加比賽的時候才知道,雖然還是那樣一身土了吧幾的打扮,但是他們已經成了名人,三個人走在大街上更是稱為群眾談論的目標。

有史以來第一個只用薩克蠍子就擊敗了一個傭兵團精英的領主!而且還有一顆憐憫的心,挺身而出拯救對方于死亡邊緣!

一時間,街頭巷尾將王維的事跡傳的沸沸揚揚,都說王維是某某大神的代言人之類的,不過聰明的人立刻就否決了這一說法,因為一個信徒是絕對沒有任何可能簽訂誒與生物的。一些學者也迅速發表看法,說是王維和一只蠍子王訂立了契約,由于某種不知名的原因,導致蠍子王攜帶整個蠍子部族一起加入了王維的麾下,這是一種變異的契約。

聽著那些越傳越邪乎的故事,王維只能很無奈的搖搖頭。

然後在眾人的視線之中昂後挺胸。

一連三天,王維所屬的組一旦輪到到他,要麼被王維行云流水一般干掉,要麼對方就會立刻棄權,就連那個議員的兒子想要來報仇的都主動棄權,以至于王維這幾天竟然閑了下來。誰會想和一個如此變態的對手戰斗?雷之力量傭兵團三團團長親自帶隊的精銳都不是對手,還有誰是對手?雖然整個競技場里面有帝國最還要的南丁格爾牧師和祭祀,但是又有誰喜歡自己的身上被開一個大窟窿然後又被治好的?

一直到最後,王維竟然這麼稀里糊塗的成了一組的第一。

不過這也是一種必然結果,當初當三團參賽的時候,一些人就已經做出了預測,他將是王維所在的第一組最強的組織。雖然能人異士不少,但是對于早就已經聞名遐邇的傭兵團,人們大多數還是傾向于他們將會獲得最終勝利,甚至比起風雷男爵來都要高。

雖然風雷男爵雷諾最近勢頭正盛,但是對于這只老牌勁旅來說,多年的實戰經驗足以彌補大多數的不足。如果不是碰到王維這個可以隨時召喚一堆兵蠍的變態,他們應變不及,根本就沒可能會輸。

不過想想也是,會突然召喚出這麼多契約生物來的家伙從人人類知道契約以來都沒出現一個。

不過令王維感到安心的,蠍子大軍的裝甲效果非常好,本身蠍子就有一定的吞噬金屬的能力,配合灰精靈對它們外殼的添加裝甲,他們的甲殼有著對金屬的親密接觸性質,這幾乎相當于它們長了一副真正的鈦合金外殼!而且還是那種變異的鈦合金。在這個世界里面,這種特別的鈦合金實在是太堅硬了,那些金屬刀劍根本無法傷害裝甲一分一毫。

王維一路順風順水,另外一方面,風雷男爵雷諾也的憑借著追隨者的超強實力毫無懸念的成為二組最終的勝利者。王維從他第一場比賽開始一直到最後一場都跟著看,他並不是一個自大到自負的人,他知道這個世界之上比他更加厲害的人有的是,小心謹慎才是這個世界上的生存之道。所以他努力的注意這雷諾的每一個細節。

而在雷諾那里,他自然知道自己這個最大的敵人正在盯著自己看,王維那驚人的出場震驚了所有人,自然也包括他,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王維竟然因為打敗了雷之力量而不戰而勝,讓他沒有辦法仔細研究王維的戰術和實力構成,他十分確定的知道,王維還有更加恐怖的戰力,那些雙手會變成刀鋒的女孩,那些和蠍子差不多的精靈女孩,還有那些只有一米高,卻駕馭著三米高雙頭巨猿的灰精靈女孩們。

那些都是非常潛在的威脅,刀鋒女孩被王維命名為銃夢,她們第一次露面就讓雷諾意識到,那些女孩比看上去要危險的多的多的多。

王維的秘密實在是太多了,而自己竟然就這樣暴露在王維的視線之下,那是他不能允許的。所以雷諾在戰斗之中下手非常狠,以至于他竟然也出現了一次對方不戰而逃的情況。

王維通過觀察,發現這個雷諾還是稍微有一套的,不過他非常依賴他的強力兵種,他都是依靠他的強力兵種來進行進攻,以絕對的優勢取得勝利。這樣做的結果自然是一邊倒的,雖然看上去讓王維看到不少東西,但是如果一場戰斗沒有來往,而只有一面倒的話,那麼無論誰都不能看出來到底有什麼東西。

“那是一個聰明的家伙,他不會把壓箱底的東西放出來的,就和我們一樣。大家都不是傻子,作為一個成名已久的名牌領主,他的確是很有一套的。”

王維坐在觀看席上,一左一右坐著露娜和伊莉玬。周圍看比賽的人把更多精力都放在了這些人身邊了。傳說之中能夠帶領一群薩克蠍子取得勝利的高人,他已經變成很多人的偶像了。

兩個女孩都在看著場上的比賽,她們都有一些擔心,雷諾手下都是一些強力種族的戰士,和自己一方一樣,大多數都不是人類,而是一些亞人類,例如荒地野蠻人,高盧人等等,他們有著人類無法比擬的天然優勢,尤其在戰斗方面更是如此。如果單靠蠍子的話,恐怕非常難以取得勝利。

“我們不如吧塞娜叫來吧,灰精靈和嶺海雪猿的配合能夠輕易的沖垮對方的防線。”

露娜出生于軍事世家,她也非常傾向于使用優勢兵力擊中殲滅地方強力部隊,畢竟對方的實力不像是能夠單單使用蠍子的就可以輕松解決的。

“不行,塞娜是我計劃之中最重要的一環,而且她們數量非常少,那里缺少了一個都非常麻煩。”

王維搖搖頭,他不想讓那些女孩參閱這次戰斗,因為他的金屬之城計劃里面,灰精靈是最重要的一環,隨便一個離開都會對工期造成非常嚴重的影響。

“更何況,那個家伙也不是沒有弱點。”

王維看著場地之中的雷諾說道。

而在場地之中,雷諾也在盯著他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