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從天而降,臉先著地 第十八章 帝都,金屬元素體和教養

【弟兄們,點推比有些失調哦!!求推薦票!】

所以,即便兩個人沒說,他們之間的曖昧關系都已經異常明顯了。

傳送陣讓幾個人瞬間就到達了艾薩克城,傳送大廳在城郊,同時也有重兵把守,這是為了防止戰事一起,出現內部問題而設計的。

跟隨著使者,一行人乘坐馬車來到王宮驛館。

“請在這里休息一夜,明天一早國王將會召見你們。”

使者充分體現了國王的架子,態度不冷不熱,不咸不淡。

幸好王維並不是無所事事,他還要去找老矮人鐵匠羅伊嘴里說的那個老不死的。從來都知道時間寶貴的王維不會浪費任何時間,他很快就來到他的目的地,艾薩克皇家魔武學院,大陸上最大的學院之一。

“老羅伊說的弗洛伊德,如果沒有重名的話,應該就是這里的副院長,大煉金師,弗洛伊德。”

費爾南多帶著露娜站在學院門口對王維說道。

皇家學院不愧是世界上數得上的貴族學院之一,里面建築風格極盡奢華,面積龐大,比起王維知道的豪華名校來,那些豪華名校簡直就是垃圾回收站。

隨便找了一個學生打聽一下,王維很快就找到了副院長的位置。

一個山洞。

剛剛來到洞門口,王維就感覺到地面猛的震動一下,三個人敏捷的躲開門口的位置,緊接著劇烈的爆炸將洞門硬生生炸開,然後就是濃煙滾滾。一個渾身籠罩在護盾之下的須發皆白的長胡子老者罵罵咧咧的從山洞里面走了出來。

“老矮子,給我滾出來!”

老者用他駭人的目光掃視著他眼前的三個人。

“小獅子?還有小母獅子?”

老者的話沒有引起那對兄妹的不滿,相反,他們兩個恭恭敬敬的給老者行了一個晚輩禮。

當老者將視線轉向王維的時候,王維手上的戒指引起了他的注意。

“這麼說,你喝了那杯酒?”

老者從頭到腳看著王維,看的王維頭皮發麻。

“很好,兩千一百七十五只薩克蠍子。”

沒等王維答話,老者卻首先爆出了王維的底牌。

“跟我進來吧。那杯酒看來的確是給你准備的,也果然只有你這種人才能夠承受得住那麼猛烈的魔酒。”

老頭歎了一口氣,轉身首先進入山洞。

山洞里面到處都是爆炸過後的痕跡,一些奇怪的風元素正在房間里面將充滿化學氣味的空氣吹出去。一些水元素正在沖洗被爆炸弄的亂七八糟的牆壁的地面。

“歡迎你來到我的實驗室,孩子,我就是這個實驗室的主人,四級術士,六級魔藥師,六級元素法師,七級煉金術師,弗洛伊德,你們腳下土地的所有人,皇家學院唯一的聰明人。”

老者的開場白很無敵。

“您好,老先生,我就是喝掉您無敵之酒的人,沒有等級的戰士,兩千一百七十五只蠍子的擁有者,千里迢迢來這里看您炸實驗室的一個好人。”

王維按照老者說話語境自我介紹道。

“恩,好小子!有個性!好吧,我知道了,那麼讓我們進入主題吧。”

老者領著王維一行一路來到一個小房間里面,雖然是山洞開鑿出來的,卻不知道使用什麼手段將牆壁處理的異常光滑,看起來就好像經過簡單的牆壁找平一樣。

“聽著,我和那個老矮子打賭,結果我輸掉了,所以按照賭約,他可以從我創造的生物之中隨便找出一個東西來帶走,而且他的那柄風暴之錘也可以拿走,不過前幾天他說,他的風暴之錘不要了,直接送給你,既然如此,你就可以帶走兩樣東西。”

“您說的這些都沒問題,我只是奇怪,您是怎麼知道我的蠍子數量的?”

王維很奇怪這件事,難道別人一眼都可以看的出來?

“當然是那個愛喝酒的老矮子告訴我的,他看到了你小子和那些自命不凡的傭兵們的戰斗,然後一點點數的!”

弗洛伊德很理所當然的說。

“那麼,我應該怎麼做呢?”

王維樂于助人,但是人家要給報酬也是合理的事情。

“很簡單!”

老者將他們帶到了一個奇怪的房間里。那里有著各種各樣奇怪的元素生物,看起來都不像是自然生長而成的。

比如剛才看到的那些水元素,風元素,還是有火元素。

“和這里隨便一個生物訂立契約,這些生物都是我創造出來的,所以和他們訂立契約是無視任何締約規則的,當然,你也看到了,這些生物雖然有些不同尋常的本事,不過如果用來打架肯定是沒前途的。”

老者指著屋子里奇形怪狀的元素生物說。

王維一頭冷汗。在他看來,這個房間里面的生物都實在是太出人意料了,大多數都缺乏任何美感,就算是大咧咧的王維都感到很難以接收,更別說是一臉厭惡的露娜了。

所以,王維最終在露娜的建議下,選擇了一只在牆角里面的奇怪生物。

一只渾身金屬黑色的圓球。

“哦,這個東西。”

老者陷入了沉思。

“其實這個東西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制造出來的,雖然這是我最得意的作品之一,不過由于時間太久遠了,可能這還是在我老師的指導之下完成的。它是一種金屬元素生物,它的全身都是金屬,能夠將金屬吸收到自己的身體之中合成自己身體的材料,甚至連號稱無法煉制的星星鐵都能吞噬。如果它不動彈,你甚至可以把它當作一只普通的金屬塊。”

聽著弗洛伊德的解釋,王維總算找到了一種他能喜歡的東西出來。

按照自己的程序,王維用一根針紮破自己的指尖,現在他已經不再做用腦袋去撞石頭這種蠢事了。

在殷紅的血珠沒入那個蜷縮在那里不動的金屬圓球的一瞬間,一個那枚奇異的符號再次出現,只不過沒有任何云霧效果,那只金屬圓球只是稍微變大了一些。同時一種奇怪的精神感覺被建立起來。

那是一種能夠指揮自己手腳一般的血脈相連的感覺,同時王維也知道了這東西到底有什麼用!

它能夠進行金屬吞噬,通過吞噬金屬來讓自己成長,理論上來說,這東西是沒有胃口限制的,只要吃,它就生長!

它還能無限制分裂,通過分裂複制一個具有空白靈魂的身體出來,所謂空白靈魂,就是說這種生物靈魂里面沒有任何一絲意識,只要有命令,它就能做任何事情。是一種典型沒有裝應用軟件的全裸操作系統!

分裂出來的身體是單獨的個體,但是有有著相互共享的感覺。

在王維的控制之下,這只稍微長大一點的金屬球在地上滾來滾去,或者變出一只手來,抓起一塊廢棄的即使金屬就吃了起來。

“好可愛啊!”

一旁的露娜跑了過去一把將地上圓滾滾的金屬球抱了起來。

“啊~它的身上還軟乎乎的,還有溫度呢!”

露娜輕輕的用小臉蹭著這只金屬球,金屬球仿佛也感覺到露娜的善意,也親昵的來回蹭著露娜的臉,同時發出一種帶有金屬色彩的親昵的聲音來。

“那個老人家真是一個好人。”

離開山洞,幾個人在離開學院大門的時候,王維突然說。

“什麼?”

費爾南多沒聽明白。

“我的意思是說,能夠在別人不在的時候也遵守賭約,那個老人家真的是好人,是我們年輕人的榜樣啊。”

王維提著風暴之錘,一把在王維看來幾乎就是在實心鐵棍上安裝了一直小號啤酒桶一般大小的錘頭的奇怪武器。露娜肩膀上停留著一只帶著黑色金屬光澤,被命名為鋼彈的金屬元素生物。

一個布衣,手提大號戰錘,面容還算英俊的男子,一個渾身一絲不苟,身上帶著獅子家徽的騎士,一個肩膀上趴著一直正在像小貓一般撒嬌的金屬元素的美麗少女,海藍色緊身衣甲,頭上有著一對獅子耳朵。

這三個人的組合讓不少學院學生駐足側目。

“我就說怎麼這麼眼熟呢。這不是從嶺南鄉下來的那鄉巴佬哥哥,和那個獸人妹妹嗎?”

貴族的爭斗永遠都是發生的在任何時刻的,一個王國內部,貴族會分成數個派系。這些貴族之中既有費爾南多那樣受過良好教育的,溫文爾雅的;自然也有從小不學無術,混蛋欠扁的。

這一伙子很明顯就是那樣的存在。

嶺南郡是公國農作物最大的行省,所以在一些生活在帝都的人來說,那些人就是純粹的鄉下人。

而獸人,在這個世界上說的不是那種帶有野獸特征的人類,而是說的那些在西方蠻荒貧瘠之地上那那些綠色皮膚,滿嘴獠牙的類人生物。

像露娜那樣帶著契約生物特征的,只有少數的世襲大貴族受到異位面契約生物終生庇佑的家族才有可能。所以一些沒有這項榮耀的家族總是叫那些大家族之內一百年才出現一次的靈魂行者為獸人,來侮辱他們,抬高自己。

“皮埃爾!你只不過是一個靠著舔別的女人屁股才當上那個狗屁小職位的小白臉而已!別太拿自己當回事兒了!”

露娜怒不可遏,但是被他的哥哥一把拉住。

“他們缺乏教養,我們不是。”

費爾南多淡淡的說,對他來說,這種連自己一劍都吃不住的家伙和螞蟻沒什麼區別,揍他都浪費力氣,人從來不會和螞蟻生氣的。

“你這個婊子養的!我今天就在這里把你給打殘了,相信爸爸也不敢在這里說點什麼!”

皮埃爾憤怒的掏出自己的法杖,一道絢麗的紅色光芒照亮周圍幾個人的面龐。

不過,這里不是誰都有那份涵養的。

碰!

一塊磚頭正好砸中了皮埃爾的腦門,讓他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所有人都呆住了,但是王維沒有呆,因為磚頭就是他砸的。真正有實力的人是不會說出這種話來的,物以類聚,而真正有實力的人,也是不會和這種廢物在一起的。

王維向前走了兩步,來到那幾個呆住人跟前。

“老子有七張學位證,老子有教養,老子是好人。”

王維一臉笑容的說,然後他將那柄沉重的戰錘放在地上,對著地上的皮埃爾狂踹了數腳。

“告訴你一句格言。”

王維對在地上已經口吐白沫的皮埃爾說。

“莫裝逼!”

================

【弟兄們,點推比有些失調哦!!求推薦票!】

(友情提示,獸人的樣子類似指環王。)

昨天白酒+啤酒,到現在還渾身難受,痛苦ing。去唱KTV一定要去大的,NNd我去的那個地方歌真少,話筒還有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