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從天而降,臉先著地 第五章 再一次好人的王維和晶核

當一切都准備停當,就是晚飯時間,王維帶著自己的熏肉也加入了他們的晚飯***,由于他的熏肉味道非常的不好,所以倒也沒有人跟他搶,當王維問道他們來這里的打算的時候。女孩明顯思考了一下才說。

“我們來找海拉爾龍蜥,一種居住在海拉爾山脈腳下的劇毒大型蜥蜴,體長超過十米,我們需要它的晶核,你一直都住在這個地方,如果你知道它的蹤跡的話,我希望你能幫幫我們,因為那關系到一個人,不,成千上萬人的性命。”

女孩有些激動,另外一位女孩則輕輕了握住了她的手,她也意識到自己的情緒似乎有些失控,所以她很快冷靜下來。

海拉爾龍蜥,王維按照女孩的敘述立刻將一個生物和她的描述對上了號。

那是一只幾乎沒有任何天敵的生物,它居住的山洞附近數百米都寸草不生,它幾乎什麼都吃,而腐爛的尸體就是它最大的美味。

但是它死了,死在兩千只薩克蠍子,這種魔化生物食物鏈最底層的生物手上。兩千只蠍子的毒素射線不間斷飽和式攻擊,讓這號稱劇毒之王的海拉爾巨蜥也栽了跟頭,那一戰久經考驗的蠍子們充分將它們平時磨煉出來的技術展示出來,分批的超遠程攻擊將那只龐大笨重的生物耍的團團轉,一直糾纏了將近一個禮拜,最終讓那個不可一世的怪物倒在了王維的腳下。

而王維的蠍子部隊零傷亡,累的虛脫無數。

“劇毒的蜥蜴,那枚晶核難道也是劇毒嗎?”

王維有些擔心的問道。

“不,恰恰相反,那枚晶核唯一的作用就是解毒,海拉爾龍蜥身體內部所含的毒素甚至連巨龍都害怕,但是它本身卻沒事兒,原因就是它有一顆能夠解除一切毒素作用的晶核。”

話說到這里,目的已經很明顯了,女孩找這個晶核是為了救人,而那個人因為中毒而十分危險,否則這種身居高位的女孩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但是問題就出現了,如果她是身居高位,怎麼會連一個像樣的衛隊都沒有呢?

就連地球的時候那個老不死的八竿子都大不著的一個遠親出門還帶著一大堆黑衣人。

不過,這種事情輪不到王維來操心。

“你說的龍蜥晶核……”

王維從自己腰間掏出一個口袋來,打開紮住口袋的繩子,一陣晶瑩的叮當聲傳入在場所有人的耳朵,久經戰陣,這種事情實在是熟的不能再熟了!那是寶石的聲音!而且看那個口袋的形狀,寶石應該還不小!聽著王維翻動寶石的叮鐺生,這群人的心里也越懸越高。最終,王維掏出來一個黃色的,如同乒乓球一般的東西來。

“應該是這個,因為那東西死後只留下了這個。”

王維說。

所有人再次驚呆。激烈的咽口水的聲音和沉重的呼吸聲此起彼伏。

“這,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女孩瞪大了眼睛看了半天,終于憋出這樣一句話來。

“你是怎麼得到它的?”

這才是所有人關心的問題。

“我一直在叢林里面游蕩,然後看到這個大家伙,它在和一只巨大的……”

王維這個時候故意停頓一下,並且用手比劃了一個巨大的形狀,這是一個簡單的心理誘導,會讓人在心理自己來完善整個故事。

“龍?”

女孩試探著問。

“對,龍,就是龍,一條龍和那只蜥蜴在打架,我只能遠遠的躲開,等我過了好多天之後在回去看,發現那個蜥蜴的已經死了,只留下了他的骨頭和這個東西。”

王維說的很簡單,戰斗的過程一律省略,因為他知道,他說的愈多,越有可能犯錯。剩下的讓他們自己想去吧。

“真是太感謝您了,凱恩先生!這枚晶核將會拯救很多人的生命!我將會牢牢記住您的無私,當我們回去之後,您會得到超出您想象之外的豐厚回報的!”

女孩有些激動,將那枚晶核鄭重的放在自己的口袋里面,然後在口袋外面憑空畫出一些奇異的符號,費爾南多告訴他這種符號唯一的作用就是識別打開口袋的人是誰。外人沒有辦法打開這個口袋,而且這只口袋使用的是精金絲編制而成,堅韌無比,一般的武器根本無法將其切開,實在是存放東西最好的工具。

就在王維將那枚晶核交給女孩的時候,王維注意到那兩位一直對自己表示出無比厭惡的年輕人雙眼之中稍微露出了一絲絲異樣的目光。

那是一種氣急敗壞的擔心。

不過,那關老子屁事?

老子要當好人,還要別人來管?!

“再一次非常感謝你,尊敬的凱恩先生,您用您的行動贏得了我的尊敬,雖然這樣做很沒有禮貌,但是我還是希望能夠立刻回到那個需要這枚晶核人的身邊,如果您能夠信任我的話,請您帶著這個東西,將來到艾薩克帝國的首都的時候,您可以向任何一個當地市民詢問關于蒂娜的事情,她們會告訴您如何找到我的。”

女孩說著,一邊從懷里掏出一張一枚金色的徽章,上面是雕刻著一只布滿花紋的齒輪圖案,同時,她又從懷里摸出一張看起來異常古樸的卷軸來。

“我對您再次表示二十萬分的歉意,我謹以我的姓氏發誓,即使您無法到達艾薩克帝國的首都,只要您攜帶這這枚徽章,您一定會得到極為豐厚的回報。”

女孩望著王維,雙眼之中充滿了真誠。

“沒關系,我也認為肯定有人會更加需要這東西,畢竟在你沒有說這個東西的用途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這玩意兒是干什麼用的。”

王維並不在乎女孩的所要做的,相反,他為自己剛剛碰到幾個人就能當一回好人而感到高興。在他看來,女孩這種表現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如果她不這樣急著回去的話反而還有些問題。畢竟中毒這種事情可是拖一天危險一天,只是不知道他們打算怎麼回去?

“請等一下,小姐,我還有話要對凱恩先生說。”

費爾南多突然說道,然後他來到王維跟前,在王維耳邊說。

“如果可能的話,請您首先前往西木鎮,並且在那里稍作停留,我會在那里等著您的。”

然後,對方五個人一起消失在一片氤氳的光芒之中。

“靠,就這麼消失了?”

王維很郁悶,既然他們沒有帶著自己一起走,那就說明這次他們的目的地肯定不是自己能去的地方,不過沒關系,王維已經得到了他們的地圖,他們臨來的時候經過的路線一直延伸到距離這里最近的小鎮。

西木鎮。

-=-=-=-=-

(小游戲,西木鎮的名稱來自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