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從天而降,臉先著地 第四章 男人,女人,和兩個男人

“小強!!”、

“你怎麼了!我們從小相依為命,孤苦伶仃,說好了將來我們一起去看這個美麗的世界,是誰這麼狠心竟然讓你在這里死于非命!小強!!!說話啊!小強,我們還要去看那流星雨~~”

來人正是王維。

從一看到這些人開始,王維就在琢磨到底怎麼才能和他們搭上話,讓他們把自己安心的送到人類世界去,同時還不會看到一只大蠍子而起疑心。這樣看來,一個從小在叢林長大,並且和蠍子稱為朋友的身份背景是再合適不過的了,畢竟這東西是有臨床經驗可以參考的。

那五個人愣住了,從一開始他們被豪豬攔住去路,他們就認定這群豪豬應該是那種有威脅性的生物,所以戰斗根本沒有任何理由。但是沒有想到這里竟然突然冒出來一個主人來!

五個人面露尷尬,左看右看,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咳咳,這位朋友,您好,我是我是艾薩克帝國嶺南郡領主多倫大公爵麾下,二等騎士維埃爾o費爾南多,請問您是?”

那名棕色頭發的男子來到王維跟前,行了一個標准的騎士禮,從上到下都挑不出一點毛病。

“我是…凱恩。”

王維腦子流轉,終于想到了一個和蠍子稍微有些關系的人名。

稍後,王維用可以媲美好萊塢的出色演技讓幾個人相信,自己只是一個可憐的,被從小遺棄在這個叢林之中的無害青年而已。而這些剛剛被他們用‘殘忍‘的手段屠殺掉的尖刺豪豬則是自己的伙伴。

就當這群人終于相信了王維所說的事情之後,一直巨大的蠍子從叢林之中鑽了出來。

結晶的尾刺,巨大的鼇肢,黝黑的甲殼。

“是薩克蠍子。”

那個男子看清出來的生物的外形之後,稍微長出了一口氣。

“薩克,蠍子?”

已經能夠稍微熟練運用通用語的王維自然知道‘薩克’這個單詞的含義,只是這個詞用在自己的蠍子兵身上,到底是什麼意思?

“沒錯,薩克蠍子,作為契約生物之中最下層的一員,它們幾乎無法戰勝任何敵人,也不能給契約人帶來任何天賦技能,它們的外殼連一般的刀劍傷害都無法抵禦,力量甚至還不如一只未成年的風狼,僅有的攻擊手段毒素射線還無法穿越任何固體和魔法防禦,身體之中的晶核除了大之外沒有任何長處,屬于那種就算是最低層戰士練手都會認為過分弱小的生物。”

費爾南多看著遠處緩緩爬近的蠍子說道。

然後他看到了那只蠍子腦袋上一枚碩大的契約符文。

“這個薩,這個蠍子,不會是你的契約生物吧?”

“是的,他叫強森,岩石強森!是我的朋友!”

王維笑的一臉陽光。

全場沉默。

先是把人家豪豬給殺光了,然後又當著人家的面侮辱別人的契約獸,這讓奉行騎士准則的費爾南多羞愧的無地自容,他非常鄭重其事的給王維道了欠。並且出于愧疚和道義,正式邀請王維加入他們的小組,等到他們的事情結束之後和他們一起回到嶺南郡。

王維倒是沒有對那個家伙的說法有任何不滿,知道的越多他越高興,于是他從這位善良的騎士嘴里知道了許多這個世界孩子都應該知道的事情。

人類會與非人類生物簽訂契約,人類獲得契約生物的某種技能,被稱之為天賦,而契約生物則會獲得人類體內無法被人類利用的力量。一般人類僅僅只能和一只生物訂立契約,少數天賦異稟的人才能夠簽到兩只契約生物,而一些強大的家伙甚至能夠簽訂到三只甚至四只契約生物!

史料記載之中最強的戰士,艾薩克帝國的開國大帝,艾薩克o阿西莫夫大帝曾經簽了整整六只契約生物!而其中還有兩只是來自異界的機械生物,這些機械生命給了阿西莫夫大帝帶來的天賦能力就是機械附魔鎧甲和機械附魔鏈鋸刀,這也是只有在史詩之中才能出現的超級武器!

人類會根據生物的能力大小獲得不同的天賦技能,例如隊伍里那位一直沒有摘掉面紗的女士,它們的契約生物就是火狐,一種能夠激發出火焰的狐狸。由于這兩只狐狸的位階非常高,所以它為這位女士帶來的天賦技能就是‘四級火元素通道’一種加強施法者與元素溝通的技能,這讓本來就修煉火元素法術的女士如虎添翼。

而費爾南多本身則有一只輝煌獅子,這種帶有光屬性的獅子給費爾南多帶來的天賦技能則是‘咆哮彈’,一種利用自身斗氣來進行遠程攻擊的技能。

而對于一直跟著王維的薩克蠍子,耿直的費爾南多老老實實的告訴了王維這個世界對它們的評價。

“一種就算是成群出現都無需逃跑的弱小生物。”

對此,王維只是笑了笑。

因為他知道,兩千只蠍子成群出現,如果沒有人指揮,那麼肯定不是這些人的對手,但是一旦這些蠍子有人指揮,那麼這些人根本沒有任何生存的可能!

蠍子的智慧低下,沒有辦法有效的組織進攻,而從來也不可能有人馴養成功這種低智慧生物,更別說能簽訂整整一窩蠍子了。

但是,王維能。

這兩千只蠍子如果同時使用毒素射線進行無差別攻擊,這些人只有死路一條,因為再好的護甲也不能擋住所有的光線。

隊伍之中的另外兩位男士則始終對王維的加入有一定的意見,他們臉上的厭惡幾乎讓好脾氣的王維想狠狠的抽他們一頓。

但是王維還是忍住了。

因為王維崇拜的人是雷鋒。

王維加入之後,一行人迅速開始行動,兩位小姐被請上了蠍子的後背,而王維則下來和那三個人一起走,不過除了費爾南多,兩外兩個人都遠遠的躲開單獨走。

一般情況下,契約獸都會在召喚空間之中,只有戰斗的時候才會被召喚出來,當然,戰斗也是分好幾種的,大多數人都不會讓契約獸親自參加戰斗,因為人是會和契約生物一起提升位階,並且隨著位階的提升,還能獲得更多更強大的天賦技能。但是一旦出現任何意外,導致契約生物死在戰斗之中,那麼不但那些天賦技能會隨之消失,更有可能會危及到人的生命。

所以,像王維這樣大咧咧的將契約生物扔出來的瘋子實在是太少了。

他們哪里知道,王維的契約生物不是按只算,而是按窩算的!

許久,一行人終于來到地圖上標識的那條小河,一塊巨石將小河從中間截成兩半正好,兩位女士占據了上游,而另外兩名對王維總是擺出一副狗屎臉的家伙則占據了中游,費爾南多則和王維在下游。

准確的說,王維在下游收拾行李。一行人准備今晚在這里過夜,王維自然也不能自己離開,所以他爬到蠍子背上,利用蠍子尾巴的晶體照明,將這張用各種野獸皮縫制的帳篷四角固定在蠍子的四條腿上,里面墊上一些柔軟的毛皮,一個相當溫暖舒適的小帳篷就這樣完工。

“凱恩先生,您真是一位藝術家,從來都沒有人想過原來契約獸也可以來做這些事情!”

一個美好的聲音在忙碌的王維身後響起,王維回頭一看,卻發現兩位女士已經從溪水之中沐浴歸來,卸下面紗的她們兵沒有什麼超凡脫俗的魅力,只是她們那種久居高位的氣質卻是無論如何也無法掩飾的,尤其前面的女孩,她那雙湖藍色的眼睛猶如純淨的毫無一絲雜質的水晶一般,就連王維都不得不感歎一個人的眼睛竟然能夠如此的美麗。

“如果我有一個薩克蠍子的話,我說不定還能用它來做一輛攻城戰車呢。”王維還沒有說話,另外一個聲音突然插嘴進來。

對此王維只是笑了笑,他對于別人言語上的冒犯一向沒有任何興趣,只是一個拙劣的小丑而已,好人王維決定放過這個白癡。

“這沒有什麼,正如這位尊貴的老爺所說的,他甚至還能做出一輛攻城車來,僅僅只是搭出一頂帳篷並沒有什麼好值得奇怪的。”

王維說。

“好小子,你敢消遣我?”

那個家伙怎麼聽不出來王維語言里面的揶揄,他剛要拔出拿在手中劍,卻發現蠍子尾巴上那枚充當照明用的晶體此時的光芒卻變成了綠色,而晶體的尖端對准的正是自己。

毒素射線,這種東西雖然是最好防禦的攻擊方式,可是對于一個剛剛洗澡歸來,身上只有貼身衣服,沒有任何護甲的人來說,也足夠喝一壺的了。尤其是這種已經和人簽訂契約進化過的二階蠍子。

死是死不了,估計會很狼狽。

“快住手!艾爾!”

那名誇贊王維的女孩突然開口,將那名叫艾爾的人給叫住,制止了一觸即發的爭斗。

從頭至尾,王維都沒有回過一次頭。

似乎假裝沒看看見一般。

-=-=-=—

(小游戲,為什麼王維說凱恩和蠍子有關系?那只蠍子為什麼叫做岩石強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