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醒來的愛麗絲


中飯過後,我找了個機會,把事情和菲麗雅說了一遍.我原本以為菲麗雅應該會考慮送愛麗絲去上學,不想她卻想也沒想,就道:"愛麗絲現在所需要的,只是武技上的學習,其他方面的知識,根本不需要專程去中低級學校學,我自己就可以教她一部分,其它欠缺的,只要去圖書館找些書給她,想來也不會有什麼問題.所以,你不用為愛麗絲的學習擔心得."

我點點頭,道:"既然你認為不需要送她去學校,那就不送好了.不過以後,你和愛麗絲都要多花點時間學習劍法.看你上次對付盜賊時候的表現,斗氣雖然還算不錯,但是武技卻實在是太差了點,以後還是要好好的練習."

菲麗雅不好意思的道:"我連學院都沒有畢業,就直接跑出去當傭兵了,而且你突然幫我把斗氣提升了那麼多,一時間根本控制不好,所以上次才會表現那麼差拉!以後我一定不會再這樣了."

我笑著道:"沒關系了,反正過幾天等我真氣恢複,會幫你也改造一下,到時候,你的斗氣會完全變成真氣.那樣一來,你對真氣的操控之強絕對要比現在的斗氣強悍的多,所以現在你也不必忙著磨合斗氣和武技了,到時候有的你適應的.你看,"說著,**控著真氣在我掌心凝結成一朵荷花的花苞,晶瑩剔透的花骨朵閃耀著神秘而美麗的紫色光芒,一瞬間就吸引了菲麗雅全部的注意力.

慢慢的,花苞開始盛放,美麗的花瓣一片片的從花苞上分散開來,以花梗為中心,層層散布,姿態優美,清新脫俗.

花瓣緩緩的散開,正如嬌羞的少女,層層褪下薄薄的輕紗,漸漸露出了里面的花蕊.淡紫色的花蕊均勻的包圍著中間小小的蓮蓬,如夢似幻,似乎還在隨風輕輕的搖曳著,層層幻出美麗的波紋.

暮然,紫色的花瓣片片調落,連帶著花蕊也絲絲零落,而中心的蓮蓬卻迅速的茁壯起來,鮮嫩的蓮子也快速的壯大.花瓣落到地上,卻並沒有消失,而是快速的在落地的地方長出一朵朵亭亭玉立的荷花.當原來的花完全凋謝的時候,周圍卻已經是滿滿當當美麗盛開的荷花了.

早在荷花盛開的時候,菲麗雅就已經驚訝的合不攏嘴了,她自然明白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控制著真氣與魔法元素摩擦形成的.但是,她實在想不到我居然可以將真氣控制這樣精妙的地步.要說在體外擬形,斗氣也勉強可以辦到,但是,卻絕對不可能像我剛剛展示的荷花這樣,精細入微,而且,也絕對不可能再有什麼樣的變化.像我這樣從開花一直展示到凋謝,再重新盛開出那麼多,那簡直就是她想都想不到的事情.她相信,只是這一手精細的斗氣控制,這個世界上就絕對沒有第二個人可以辦到,一時間,深深的自豪于我強大的實力之中.

靜靜的等著她從剛剛的神奇美景中回過神來,我淡淡的道:"真氣與斗氣最大的不同,就是真氣比斗氣更加精妙,也更加複雜.或者說,斗氣只是真氣的其中一種而已.就我來說,只要我願意,我可以用真氣模擬出大陸上任何一種斗氣,而且我保證就連斗氣的始創者也絕對難以分辨真偽.不過,正因為真氣的神妙,所以它比起斗氣更加的難以掌握,像剛剛的那點小把戲,只是真氣的一種運用而已.所以,以後你和愛麗絲可真的要多花點時間在真氣的修煉和熟悉上."

使勁的點著頭,菲麗雅欣喜不已.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里,再沒有什麼會比一個強大的斗氣修煉方法更加重要,曾經曆經艱辛的她自然更加明白它的重要.何況我剛剛展示的真氣,又豈只是精妙而已.只是我剛剛幻化出的美麗景象,就已經對她有足夠的吸引力了.

下午的時間,我繼續泡在了圖書館,而菲麗雅則依舊留在公寓照顧愛麗絲.雖然我曾經考慮過招幾名女工來負責公寓里面的各項雜務,可惜的是萊雅學院並不是什麼人可以進來的地方.只要是學院里面的住宅,都不會允許任何非學院的人存在.就算是王子公主,也不能帶哪怕是一個傭人進來,所以我只好打消了這個念頭.

因為關心著愛麗絲的狀況,所以我早早的就離開了圖書館.當我回到住所,卻發現愛麗絲已經早早的等在門口,像以前一樣炮彈般的向我沖了過來."哈哈"一笑,我習慣性的將她一把抱在懷中,可惜的是,我錯誤的估計了她沖刺的力道,剛剛改造完經脈的她可不是以前那個孱弱的小女孩,強大的沖勁讓全無防備的我"蹬蹬蹬"的連退了三步.好在雖然事出突然,但是我還是及時的調整好了重心,總算是沒有被她撲個仰面朝天.

看著一臉開心笑容的愛麗絲,我的心情也迅速快樂起來,輕輕捏住她精致的鼻梁,道:"小瞌睡蟲,你可是睡了近一天一夜,讓你媽媽都擔心死了.怎麼樣,現在有沒有什麼不舒服的?"

努力的掙脫我捏在她鼻子上的手指,愛麗絲"嘖"的在我臉上親了一下,然後調皮的伸出手指,學著我的樣子捏住我的鼻子,一邊卻是裝出一副可憐西西的樣子,道:"為什麼只有媽媽擔心我,難道哥哥你就不擔心嗎?是不是哥哥不疼我了?"

"呃!"我絕想不到她居然會這樣回答,苦笑道:"哥哥我怎麼會不疼你呢!只是我知道小愛麗絲肯定不會出事情,所以不用擔心而已."因為鼻子被捏著不放,我的聲音很是怪異.

"嘻嘻,"愛麗絲賊賊的笑著,那可愛的表情,就像只偷到魚的小貓,得意的道:"愛麗絲現在力氣大了很多呢!以後就可以好好的幫媽媽和哥哥做事了."

我微笑道:"還早的很呢!愛麗絲要先好好的和哥哥學武技,還要好好的照顧自己,這樣就是幫媽媽和哥哥的大忙了."

愛麗絲生氣的扭著小蠻腰,本來已經放開我鼻子的手重新捏住了它,恨恨的道:"哥哥老是看不起人,我早就可以很好的照顧自己了."

"好好好,是哥哥說錯話了,愛麗絲早已經是大人了,可以照顧自己了."我苦笑著道,無奈生氣的小女孩死捏著我的鼻子不放,讓我只能苦苦的請求.

正當我們鬧的不可開交的時候,菲麗雅聽到聲音跑了出來,看到死捏著我鼻子的愛麗絲,連忙制止道:"愛麗絲,快放手,你看哥哥的鼻子都被你捏紅了."

愛麗絲連忙松開手,仔細一看,果然,我的鼻子早已經變的紅通通的,完全變成了一個酒糟鼻,甚至還有血絲冒了出來.菲麗雅心痛的幫我揉著鼻子,狠狠的瞪了我懷中的愛麗絲一眼,罵道:"你真是越來越不乖了.哥哥那麼辛苦幫你,你居然還這樣子對他,小心以後哥哥不疼你,到時候你哭都沒地方哭去."愛麗絲早已經後悔不已,小小的臉上滿是懊惱.

看著愛麗絲將哭不哭的樣子,我連忙制止了菲麗雅,道:"沒關系的,愛麗絲只是還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力量,所以才會這樣子,不能怪她的."又低頭對著愛麗絲,道:"愛麗絲以後可要好好和哥哥學哦!要不然,不小心傷害到媽媽就不好了,哥哥皮粗肉厚,可是沒關系的."說起來也是我自己大意了,忘記了現在的愛麗絲可是不比以前了,而鼻子又是極難修煉的地方,所以才會這樣.

愛麗絲連忙使勁的點著頭,道:"我知道了,我一定還還跟哥哥學!"

菲麗雅嗔怪的白了我一眼,埋怨的道:"你就這樣寵著她好了,看她以後會不會騎到你頭上來.以後啊,愛麗絲的事情,我可都不管了."

我微笑著道:"你怎麼能不管呢!你可是她媽媽啊,愛麗絲,快點向媽媽道歉,媽媽生氣了!"

聰明的愛麗絲立刻從我懷里轉到了菲麗雅的懷里,還乖巧的向她道著歉,菲麗雅本來也就是因為心疼我的傷才責罵她幾句而已,要不是傷到了我,讓她罵她都舍不得呢!所以很快也就息了怒火,轉而去找了點紗布准備幫我的鼻子包紮起來.

我連忙制止了她,道:"這點小傷沒什麼的,就不用包紮了."結果卻是惹來一個大大的白眼,只能任憑她幫我包紮.到最後,當包紮停當的時候,我的鼻梁上已經被貼上了一片薄薄的紗布,倒是像京劇里面的丑角一般,看起來真的是滑稽的很.

看看時間還早,我就拉著愛麗絲來到了練武場,認真的教了她三招劍法.懂事的愛麗絲早已經明白武技的重要,所以雖然不斷的揮舞著一丈多長的長劍對她不是件輕松的事情,但還是一絲不苟的把三招劍法牢牢的記住了.而菲麗雅則靜靜的待在邊上,認真的熟練著我早上教會了她的那五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