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奴隸販子的末路


話音剛落,數十個火球就向著地上的藤蔓砸去,被打中的藤蔓痛苦的抽搐幾下,又向前爬行幾步就寂然不動了.但是數十個火球完全無法抵擋大量藤蔓的進攻,幾個魔法師打扮的人從懷里掏出一卷卷軸,打開向著藤蔓,只是念了幾句咒語,卷軸里面就發射出大量的火球,鋪天蓋地的向著藤蔓砸去.只是一會時間,就把藤蔓全部消滅.

不過很快,從樹林里射出一枝枝精准的利箭,不斷的射在那幾名魔法師的咽喉,讓他們一個個抓著喉嚨上的箭羽慘叫著倒下.淒厲的慘叫聲拉開了殺戮的序幕,很快,營地四周的人們都開始了進攻,發射魔法的吟唱,劍甲交擊的聲音和臨死前的慘叫,不絕于耳.

這個時候,我已經潛進了營地的里層,順利找到了人質們待的兩個帳篷.對于在龍組待了兩年的我來說,像這樣的潛入,營救簡直如同呼吸般的容易.當進到其中一個帳篷的時候,我馬上明白了為什麼會有精靈來攻擊營地.里面足有二十名女性精靈被禁錮在一個個剛好容納它們身體的鐵籠子里面,她們一個個赤身露體,無力的扇動著背後近乎透明的蝴蝶一般的翅膀.雖然我還只是第一次看到精靈,不過卻絕對不會認錯,她們尖尖的耳朵和背後的翅膀實在是再明顯不過的標志.籠子上不斷的流動著能量的氣息,顯然是為了禁錮精靈們的魔力而打造得,沒有了魔力的精靈,根本沒有任何的傷害力,看她們都是一副將醒未醒,無力的樣子,我的同情心再度泛濫起來.

可惜的是我不知道要怎麼打開籠子上的魔力禁錮,所以只好任憑她們繼續留在籠子里,不過精靈怎麼說也是龍族的盟友,我自然不會放任不管.雖然我要去另外一個帳篷找愛麗絲,但是讓小羽來照顧她們應該也就足夠了,所以我直接把背負著菲麗雅的小羽召喚了下來,外面的奴隸販子和進攻的人們正在忙于激戰,誰也沒有注意到從空中快速落下的小羽,而這里的守衛,早已經死在了我的手下.

看到精靈們的淒慘樣兒,菲麗雅幾乎驚叫出聲,不過好在她也明白現在不是吃驚的時候,所以很快的控制了情緒.我看她還能控制自己,所以告訴了小羽好好保護精靈們以後,就帶著菲麗雅來到了另外一個帳篷.

與禁錮精靈的帳篷里面不同,這里只有一個大的鐵籠子,里面關押了近三十名小女孩,一個個都是身形憔悴,精神委靡,不過總體看來比精靈們要好了很多.菲麗雅再也控制不住,圍著籠子,不斷的叫著愛麗絲的名字,沉睡中的女孩們一個個的被驚醒,終于,當她轉到一半的時候,雙腳就像定住了一般,再也移動不了腳步,眼睛死死的盯著里面的一個金發的小女孩,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一樣,不斷的滾落下來.

我知道那應該就是要尋找的愛麗絲了,趕緊把鐵籠劈開,沖進去把沉睡中的小女孩抱了出來,仔細查看了下後,好在那小女孩雖然形象狼狽,但是卻沒受什麼傷害.我將她交到了菲麗雅的手里,道:"放心吧,她沒事的,只是睡著了而已!你先和孩子們待在帳篷里面不要出來,我去看看."

看到滿臉淚痕的菲麗雅乖巧的點了點頭,一種異樣的感覺在我心里不斷升起,搖了搖頭,我努力屏棄雜念,走出了帳篷.里面那麼多小女孩的哭喊,我實在是應付不過來.

戰斗的局勢顯然對襲擊者十分有利,他們的人數雖然遠遠的少于奴隸販子,但是顯然在個人實力上普遍要強于對手.利用著樹木,他們數人一組,進退有據,不斷的殺傷著接近的敵人.而他們的近身劍士們,都被一層光罩保護著,顯然是他們中有很高級的光系魔法師,光罩幫他們抵擋了不少的攻擊,再加上裝備的精良,敵人的攻擊很難傷害到他們的身體,只能一個個的倒在他們的劍下.他們的魔法師的實力也超越了對手,一道道閃電,一串串火球,一道道巨大的風刃,不斷的憑空出現,向著奴隸販子們撲去.

看到了戰斗的形勢,我知道就算沒我幫忙,襲擊者也可以輕松的打敗奴隸販子們,所以,我只是靜靜的站在兩個帳篷中間,小心的守衛著帳篷.

一位老魔法師帶著幾人突然向著帳篷跑了過來,看到守在帳篷門口的我和地上的守衛尸體,他們滿臉都是不可思議的神色,老魔法師將魔杖一橫,眼中露出挑戰的神色.只見他魔杖高高舉起,大喝一聲:"水之守護!"一道淺藍色的光圈將他整個圍住.

我輕蔑的撇了撇嘴,暗道,總有些不自量力的家伙.我知道他是因為早已經在附近設置了魔法禁制,但是卻完全沒有感受到魔法波動下被我潛入所以驚訝.不過不要說是他設置的禁制,就算是龍島里面我也是想去哪就去哪,連卡列族長也發現不了.他的魔法能量上雖然已經到了接近法聖的地步,但是他依然只是個上階魔導師,有什麼資格向我挑戰?

右手握拳,我重重揮出,這一拳,我只用了三層真力,表現出來恰恰是藍色斗氣的等級,狠狠的轟在了他的護罩上.只聽"波"的一聲,我的手掌陷進護罩一半,卻沒有穿透過去,護罩硬生生的抵擋了我一次攻擊.

雖然那老魔法師臉上青筋暴起,全身發抖,一副很難受的樣子,但是畢竟硬擋了我一次進攻.緊接著,他魔杖上的深藍色寶石光華一閃,一股推力傳來,猝不及防之下,我居然被推開了兩步.我輕輕的"咦"了一聲,想不到他快速施展出來的魔法居然能抵擋藍斗氣的攻擊,禁不住來了點興趣.

"破"我大喝一聲,'逍遙神拳第三式——三疊手’再次揮出,耀眼的藍光再次閃起,重重的轟在護罩上,藍光與水藍色光罩再次撞在了一起,雖然寶石再次閃光,但是卻再也抵擋不住我高度聚集的真氣襲擊.拳頭微微阻滯就穿了進去,重重的打在了他的胸口,護罩化為水花隨風飄散,而血花飛濺之中,老魔法師的身體也高高的飛起,重重的撞塌了一個大帳篷,在地上滾了幾圈之後,再也沒了聲息.

我輕松的走了過去,隨手將老魔法師的魔杖揀了起來,滿意的看了看,順手放進空間戒指里面.跟著魔法師過來的幾人看我兩拳就打倒了上階魔導師,一臉的不可置信,喃喃的念叨著"不可能"之類的話,一時間沒人再向我沖來.

這個時候,外面的殺伐聲音已經漸漸低沉,終至消失.幾個人向著這邊走了過來,走在最前面的是全身都包在盔甲里面的重劍士,中間是個身著魔法袍的魔法師,魔法師旁邊是位身著樹葉編成的衣服,手拿弓箭的精靈,最後面的卻是兩個獸人.他們一個是虎頭人身,一個是牛頭人身,身高都在三米左右,顯然應該是虎族和牛族成員,想不到今天我不但見到了精靈,還能見到獸人.

精靈大聲的說道:"你們竟敢私自攻擊,禁錮,販賣精靈,並捕捉無辜的村民販賣,快點乖乖的把她們放了,要不然,我們聯盟傭兵團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對面的幾人眼中閃過恐懼的光芒,不斷的打量著周圍的形勢,顯然是想要尋找機會逃跑.不過現在的情況可由不得他們,外圍的襲擊者們早已經圍了上來,將他們的退路完全封住.我仔細打量了一下,發現其中居然不乏精靈和獸人.

我擔心產生誤會,大聲道:"精靈們就在我身後的帳篷里面,不過她們被禁錮了魔力,你們可以派人進去照顧,我也是來救人的,請不要誤會."隨即把小羽從帳篷里召喚了出來,當然,為了避免麻煩,我已經讓它縮小了體型,再次變成只有拳頭大的小鳥了.不過盡管如此,我還是發現聯盟傭兵團的那魔法師看著小羽的眼睛充滿了驚異.

聽到我的話後,聯盟傭兵團的人們再無顧忌,領先的那名劍士拿出一卷紙,對著奴隸販子們念道:"喀布爾,烏鴉盜賊團團長,大劍師;索而,魔導師,烏鴉盜賊團副團長,你們率領盜賊團成員捕捉,販賣精靈二十余次,共計販賣精靈五十多名,這還不計算你販賣的人類數量,加上這次,以你們的罪行,殺你們十次都不夠.咦,索而已經死了."看到老魔法師的尸體,劍士禁不住驚異的看了我一眼.

"哼,既然被你們追到,我自然無話可說.不過想對付我們,也沒那麼容易."奴隸販子中一名身穿硬皮甲的劍士大聲的道,手上的長劍亮起一陣藍光,一劍向我劈了過來,旁邊的幾人也不閑著,紛紛向我殺了過來,顯然是想要沖進帳篷,抓精靈為人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