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擊殺聖獸一


好在她很快就把我放在了地行龍背上,並問道:"你怎麼樣?"

她的聲音清脆,卻又帶點深沉,奇怪的韻味讓我禁不住楞了一下,不過馬上意識到現在不是發呆的時候,回道:"我沒事,謝謝你救了我.能不能靠近點巨型螃蟹?"

她奇怪的看了看我,顯然是驚訝于我的毫不受傷,最後注意了下我身上穿的衣服,才道:"沒問題!"

站在兩米多高的地行龍身上,我現在比起巨型螃蟹也就低了半個身子而已,這樣的高度,我只要輕輕一躍,就可以跳到它的背上,而它眾多的腳卻完全不能給我構成威脅.對付螃蟹,自然是從背上著手最方便了,那里雖然防禦堅固,但是卻是它攻擊的盲點.直到現在,我一直都沒使用超過大劍師的實力,自然也不想在這個時候顯露真正的實力,那麼能夠巧妙的擊傷它們,當我去對付聖獸的時候,女騎士和羅傑他們也就會輕松的多.

在女地行龍騎士的牽制下,我輕松的躍上了一頭巨型螃蟹的背部,三疊手狠命的擊下.不過,讓我意外的是,就連九級魔獸也抵擋不了的三疊手,只是八級魔獸的巨型螃蟹居然在三疊手下活了下來,盡管它已經開始不斷冒泡泡,顯然也是受傷甚重.不過這樣正好,如果我一個人連續收拾了三四頭高階魔獸,那麼就算再怎麼掩飾,也沒人會相信我只有大劍師的實力了.而且,斗氣與真氣相比有一個很明顯的弱點,就是消耗快,而恢複卻很慢,一般的大劍師,如果像我這樣連續使用藍色斗氣的話,只怕不到一個小時,就已經累趴下了.而如果使用絕招的話,只要來個十來下,就已經消耗光了,越是厲害的絕招,斗氣消耗就越大.不過這也顯示了斗氣的一個巨大優點,那就是即使是最低級的斗氣,也能夠形成斗氣斬,也就是斗氣離體,那可是內家真氣接近大成的時候才能施展出來得.所以,如果我連續不斷的使用三疊手擊殺高階魔獸的話,那麼就很難讓人相信我的斗氣只有藍色級別.畢竟,在其它人看來,能夠擊殺九級魔獸的絕招,大劍師能發出一招就已經夠變態了.

另外的一只螃蟹,顯然和我腳下的這只關系非淺,看到它受傷,立刻尖叫著沖了過來.而兩頭金剛墨魚也是不斷的吐些水球水箭的過來,不過對我自然沒什麼威脅.做為八級魔獸,它們當然不會只能使用這些低級魔法,只是如果想要使用高階魔法的話,就必須花時間准備,就像現在使用禁咒的金線海蛙一樣,而准備魔法的時間,已經足夠女騎士殺死它們了.

我故計重施,以腳下的螃蟹為跳板,閃過另外一只螃蟹兩只巨鉗的絞殺,跳到了它的背上,再次的三疊手將它也震至重傷,滿意的看著它嘴上吐出的泡泡,看看已經堪堪趕到的三個大劍師,我笑了笑,暗想:以三個大劍師再加上個大劍師級別的地行龍騎士,對付兩頭金剛墨魚和兩只重傷的巨型螃蟹應該沒什麼問題了吧!現在自己終于可以去對付最後的金線海蛙了.要知道,對于它體內的魔核,我可是饞了很久了.

快速的躍下螃蟹,我對它向我揮舞的鉗子毫不在乎,腳下絕不停留,風一般的向著金線海蛙沖了過去.這個時候,它身邊的水元素已經厚重到驚人的程度,雖然我因為不知道什麼原因並不能感覺到元素的存在,但只是它附近濃厚的近乎實質的能量氣息,就讓我知道它的魔法已經快要准備完畢.完全趕不上我的速度的幾頭魔獸見攔不住我,就轉而擋住了同樣想靠近金線海蛙的幾位大劍師,而女騎士則被最先重傷的巨型螃蟹牢牢的纏住.重傷後的螃蟹凶性大發,再不顧及女騎士和地行龍對自己的傷害,兩個碩大的鉗子左右揮舞,不斷的擊打在地行龍身上.盡管地行龍皮糙肉厚,還是被打的悶哼連連,顯然對上這同樣物理防禦強橫的螃蟹,它還是力有未逮.

很快,我就沖到了金線海蛙的身邊.顯然,它現在全部的精神,都已經放在了控制禁咒上面,對于我的靠近,也只是拿它的一雙巨眼狠瞪了幾下而已,我當然不會在意.如果我現在不再掩飾實力,哪怕只是劍神級別的一擊,也足以讓它粉身碎骨,而且憑借著真氣的特性,並不會讓人覺得是我殺了它,只會以為是它魔法反噬而已.不過如果這樣的話,只怕它體內的魔核也會隨之化為粉末,因為禁咒反噬的威力,很可能連堅硬的魔核也抵擋不了,那我自然是白忙活一場.不過如果只是大劍師級別的攻擊的話,那麼盡管它一樣會因為魔法反噬而受到重創,但是憑借它本身的魔法控制力,想來還不至于會掛掉,只是這樣一來就我就很可能必須要泄露實力.因為就算是重傷的聖獸,以現在小城這些人的實力,也絕對沒有人能夠對付的了.

不過我當然不會冒毀滅魔核的危險,只看它剛剛跑動起來的那一下,想來就少有人能追的上,那麼我先重創了它,它自然會狠狠的追著我來打,到時候再把它引到一個人們看不見的地方獨自收拾,想來也不會怎麼暴露我的實力.打定主意,我終于出手.

三疊手對于九級魔獸盡管還能奏效,但是對付它大概還是不夠看,所以我直接就是'逍遙神拳第四式——寸勁五擊’,只見絢麗的藍光一閃而過,我已經一拳打在了它的光盾上.雖然看起來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拳,但實際上,拳頭會連續的產生五次微小的顫抖,每次顫抖都會送出一股拳勁,到最後五勁合一,威力比起三疊手可說強了近倍.而戰果也果然讓我滿意,先是它的白色光盾猛的爆裂,雖然再次升起一道光盾,但是馬上又再次碎裂,最後拳頭結結實實的打在了它的頭上,將余下的內勁完全送入了它的體內,完全擾亂了它體內的平衡.

頓時,它的叫聲停了下來,雙眼不可思議的看著我,馬上又轉為無盡的怨毒和憤恨,隨著它一聲淒厲的尖叫,猛的一大團墨綠的血液從它的嘴里噴了出來."卑鄙的人類,你居然敢傷了我,我要將你撕成碎片,讓你永不超生."巨大的蛙口張合之間,說出來的居然是大陸通用語言.

我對它能說話倒是沒怎麼奇怪,同為智慧生物,會說話也沒什麼好奇怪得,只是有點意外而已,對于它的威脅更是毫不在乎,畢竟在我看來,它已經是我的囊中物了,想要搶人家的魔核,難道還不應該讓它詛咒幾句?

金線海蛙明顯是個喜歡行動勝于說話的家伙,只見它"呱呱"的幾聲尖叫,一道白色的光劍已經向我砍了過來,居然是八級的光系魔法——光之利劍,想不到在水系禁咒魔法反噬之後,它居然還能如此輕松的使用光系魔法,我不禁贊歎一聲.現在當務之急自然是把它帶到一個沒有人看的見的地方,再來慢慢收拾.所以我並不接招,只是展開身法,迅速的朝著與城門相反的方向跑去.而光劍居然不離不棄,就算我已經閃躲開來,還是繼續追在我的身後,我知道這是因為這個魔法已經鎖定了我,不過就算已經被它鎖定,也不表示我就必然會中它的魔法,光劍也不可能無休止的追蹤下去,只要拖過一會,它的魔法能量就會消耗殆盡.

金線海蛙絕想不到我居然轉身就跑,一時間氣炸了胸肺,狠狠的罵道:"卑鄙無恥的家伙,不要跑!"四肢點地,龐大的身型帶起陣陣狂風,向著我跑的方向追了過來,時不時的還拿點光系魔法砸我.

我一邊跑,一邊注意看它是否追來,還時不時的躲避下追上來的光劍和它發出來的魔法球.盡管現在在速度上它要比我快了一截,而光劍的速度更是比我快了近倍,但是憑借著靈活的身法,我每次都可以輕松的閃開,而且每次我都會選擇它躍起的時間小幅度的調整前進的方向,讓它很是跑錯了幾次方向.就這樣,我和它,一個人,一只魔獸越跑越遠,漸漸的遠離了城外的戰場,朝著數里外的一座大山跑了過去.

羅傑早就已經知道了我的打算,所以對我這樣的行為倒沒覺得什麼意外,雖然對我的實力有點懷疑,但是看我一直以來都是自信滿滿的樣子,他倒也不是太擔心.想到我只是使用出藍色斗氣就可以一招解決九級魔獸,他暗自為自己能跟著這樣的高手而開心不已.不過那女騎士和馬克,城主三人就不一樣了,只看我似乎被金線海蛙追的抱頭鼠竄,而且還時不時的被它攻擊,完全沒還手之力的樣子,就覺得我現在處境很不妙,可惜的是他們現在都被八級魔獸纏著,想要過來幫忙也是有心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