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一 快樂人生 020 快樂人生!(結局)
聽到阿里斯奧的咳嗽,尼娜放下手里煎了一半的藥,狂奔著沖向了房間。

“怎麼樣?”尼娜心急如焚的問:“是不是還咳得那麼厲害?”

阿里斯奧輕輕一笑,抬手抹去嘴邊的咳出來的血痕:“都差不多。倒是你,最好離我們父子遠些,免得也傳染上。”

尼娜臉上帶著惱怒:“說什麼呢?這個時候我不來照顧你,誰來照顧你?”走過去看了看傑阿里,見他仍是沉睡著,臉色潮紅,呼吸急促,和前天救回來時病情變化不大,這下放了些心,又走回來照顧這個醒著的,一邊打了水擦著阿里斯奧的臉,一邊道:“閉上眼睡著兒,像傑阿里叔叔一樣,這樣會舒服些。”

阿里斯奧凝視著尼娜的臉寵,歎道:“要是……我死了,你怎麼辦?”

尼娜一驚,本能的伸手過去握住阿里斯奧的手,怒道:“你這就放棄了?”

阿里斯奧微微搖頭:“沒有。我相信徐錚。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尼娜……要是我真怎麼了,你別光是記著我,好男人還有很多。”

“閉嘴!我不想聽這個。”尼娜慌亂的道:“你要是掛了,我立即找男人把自己嫁掉!所以你給你千萬不要掛。只要不是你,我跟誰在一起都不會幸福。”心里驚懼難安,無法控制的顫著手在阿里斯奧臉上撫著,輕聲道:“聽我的,先閉上眼休息一會兒保持體力。你可不能認輸,你要是認輸就真的沒辦法了。乖。休息一會兒。等愛爾蒂回來了讓她再給你看看。”

阿里斯奧歎氣:“愛爾蒂的聖光治療術不起作用。她回來還不如讓她好好休息,這些日子她可累壞了。”

為了不讓阿里斯奧繼續剛才的話題,尼娜接下話頭道:“是啊。她才是真正的聖女,從身體到心靈都是。你沒看她安撫人時的樣子,那真是慈悲與聖潔並存,當得聖女之稱。”

阿里斯奧笑起來,忍不住又咳了兩聲,道:“咱們的朋友里。哪個是差勁的?只希望通過這件事她能夠積攢下足夠和神殿對抗的聲望。”

正說著,外面突然傳來哇啊啊的叫喊,聲音充滿了喜悅。

“是愛爾蒂!”尼娜轉頭向門,喊道:“愛爾蒂,出什麼事了?”

愛爾蒂如同火車頭一樣沖進來,尖聲大叫:“破城了!破城了!徐錚帶著人從外面打了進來!”

“什麼?!”尼娜又驚又喜:“是真的?”

“真的!”愛爾蒂歡喜得團團亂轉,“波特他們已經趕往城門去迎接他們去了,我急著回來告訴你們,所以就沒去。”嘴里說著,又奔到阿里斯奧和傑阿里的床前。不要本命一樣鼓動最大的魔法施放了一個聖光加持術加阿里斯奧和傑阿里身上籠上兩個光罩,雙眼閃亮的道:“小阿里。一定要堅持住!徐錚來了,他一定能救你!別在這個時候讓我和尼娜一輩子悔恨,看到你在我們面前閉上眼睛。明白嗎?挺住,一定要挺住。”

阿里斯臉色緋紅,這次被興奮出來的激動,嘴里道:“明白!我一定會活下來!尼娜,噢,尼娜!”

尼娜反手握住阿里斯奧的手,激動著語無倫次:“我懂!我明白!堅持住,我和愛爾蒂一直會陪著你,直到徐錚趕過來。”

話音落下,就便院子里一聲悶響,巨大的聲音伴著煙塵四起。

屋里的三人都是一怔,隨即便見濃煙滾滾里徐錚狼狽的連滾帶爬的竄出來,沖三人窘迫的笑:“那個……聽波特說小阿里病重,我心里急著趕過來,所以降落失敗……啊哈哈哈。這事得怪嚕嚕,馬克要降落在門口,他偏要拉著降落到院子里,這不,拉拉扯扯的就出事了……嗨,愛爾蒂,嗨,尼娜。”

愛爾蒂的眼淚毫無怔兆的便流了下來,沖過去對著徐錚就是一通拳打腳踢,一邊流淚一邊怒道:“你怎麼才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我……我這個聖女一點都沒用,完全治不了人,無論多努力都只能讓人舒服一點,然後眼睜睜的看著人死去。每天都有人死,而我只能瞪眼看著,這種心情你知道不知道?!你……你居然現在才來!你把我們丟在馬達加爾,自己跑去東大陸逍遙,這算什麼朋友?”

徐錚心疼得擰了,下意識將愛爾蒂緊緊擁著,伸手在她腦後輕輕撫摸,千萬句話都化作了一句:“對不起。”

“小阿里!”愛爾蒂只大哭了幾聲就停住,猛地推開徐錚,紅著眼睛急沖沖拉著徐錚的衣袖奔向屋里:“快來看看,小阿里現在很糟糕,我的聖光加持術根本就控制不住病情。”

徐錚只看一眼阿里斯奧冷汗涔涔的額頭就知道非常不妙,二話不說掏出針藥就往阿里斯奧身腕上紮,情急之下他仍然記得要做皮試。

紮完了才對上阿里斯奧笑意盈盈的眼。

“回來了?”

“嗯。”徐錚鼻子一酸,重重的點頭:“回來了。”

阿里斯奧突出從床上伸出腳,狠狠蹦了徐錚一記:“現在才回來?!再晚一點回來,正好給我下葬!”

徐錚伸手抓住那只踹過來的腳,終是忍不住把眼淚滴在那腳上,顫聲道:“還好我趕上了,一個都沒少。呵呵,哈哈!”

阿里斯奧笑了兩聲,笑聲卻帶著哭腔:“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我知道你會回來,就怕你趕不上。”

“哈!”徐錚發出一記古怪的聲間,撲過去抱住阿里斯奧的胸膛用力勒緊,喃喃道:“嚇死我了,嚇死我了,就怕慢了一步。這些天我吃不下,睡不著。就怕……就怕……”

阿里斯奧無力的拍打徐錚的背心:“別怕。別怕。這不趕上了?力氣小點,我喘不過氣來。快去看看我父親,他也很不妙。”

徐錚連忙過去給傑阿里斯做了皮試,神色緊張的看著兩人手腕上那個小藥包。

十五分鍾以後一切正常,徐錚大喜過望的再次給兩人加了針,注射青黴素針劑。

“你給他們注射了什麼?”愛爾蒂問。這段時間整日奔走治療,愛爾蒂也學會了打針的技巧。

徐錚又拿出口服藥按配比配著藥,應道:“對付黑死病的特殊藥。我身上帶得不多。後續的大量補給會由侏儒飛大隊帶來。我估計最多半個小時後他們就會到達馬達加爾,通過降落傘投放的方式投進來。我不許他們入城,因為我做過試驗,侏儒族天生對黑死病沒有抵抗能力,一但接觸黑死病,他們不但會百分之百被傳染,治愈起來也會更困難。”

愛爾蒂抹了一把眼淚,笑道:“你來了就好。我現在去通知大家准備迎接侏儒族的飛行大隊,做好收取的提前工作。”

“我也去。”尼娜道。

徐錚按住尼娜:“你別去了,就在這里照顧小阿里和傑阿里。其它我們熟悉的人還有誰比較危急?這個時候顧不得那麼多。我只能優先顧上我最親近的人。”

尼娜不假思索的道:“波特那邊的傑可布,普瑞德那邊的他自己。米勒叔叔,接送愛爾蒂奔走的培根大叔,對了,還有姬麗雅和阿吉塔嬸嬸。姬麗雅是輕症,可以緩一步,阿吉塔嬸嬸已經昏迷了,這病連納迦都抗不住,要快!”

“我馬上去!”沖阿里斯奧點點頭,顧不得多說別的什麼,徐錚奔出屋去跳上嚕嚕的背,一人一獸外加一個法師人偶再次沖天而起,第一站是最近的米勒宅坻。

-

一個月以後,馬達加爾暴發的黑死病終于被壓制了下去,整場瘟疫最後造成二千六百四十七人死亡。

二千六百四十七人死去,雖然仍是免不是死亡過後的愁云慘霧,但比起曾經的崗撒克城,這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

此時徐錚正在撐開一張小椅子,把它放到仍然顯得有些虛弱的阿里斯奧身後,道:“坐著歇會兒,會議應該很快就會完了。”

阿里斯奧也不跟徐錚客氣,坐在椅上把目光放回仍在講話的菲立德?紮馬身上。尼娜從旁邊支過傘來擋住強烈的陽光把徐錚和阿里斯奧一起罩進傘下涼爽的陰影里。阿里斯奧仰頭看了她一眼,兩人相視微笑,似情侶,又似好友,一切盡在不言中。

經過馬達加爾黑死病一疫後的市長明顯‘減肥’非常成功,瘦了近一半的臉上雖然多了些皺紋,卻露出了曾經的模樣,顯得眼大眉長,竟是個挺清朗儒雅的男子。怪不得尼娜胖是胖,卻胖得可愛,胖得美麗,其父那邊的相貌原本就是不錯的。

市長大人重重的咳了一聲引起所有人注意,才朗聲道:“該嘉獎的人太多,我就不一一念了,一會兒大家去臨時的書記官米勒大人那里領取獎勵。大家請放心,這場災難真正的英雄不會被忽略,誰敢私吞大家的獎勵,我頭一個不饒他!因為那獎勵的名單上也有我的名字呢!”

災難以後變得幽默又平易近人的市長大人引來了一場善意的哄笑。便聽菲立德壓住哄笑又道:“接下來我將宣布馬達加爾的一系烈重大變動。”

笑聲慢慢停下,圍在廣場上的人表情變得肅然。

“第一。經過這場變動,我想大家都明白了,我們不需要什麼監督者,我們只需要自己。所以,從今天起,馬達加爾宣布獨立!我們是一個自由的城市,以前是,以後也是!馬達加爾就是馬達加爾,不是誰的馬達加爾,是我們自己的馬達加爾!”

話音落處是一片熱烈的歡呼,馬達加爾這算是真正的獨立了。

“第二。我宣布,馬達加爾與翡翠海岸的納迦永結同盟。馬達加爾永遠為納迦族大開大門,歡迎納迦族自由出入!”

患難見真情,黑死病暴發的時機,納迦族的朋友是如何幫助馬達加爾的。整個馬達加爾的人都看在眼里。因此菲立德話音落下時。大凡認得出納迦的市民都轉眼去看身邊的納迦族族人。眼里帶上了真誠善意的神情。

“納迦族不能離水太久,化成人形也很累,所以以後大家看到有人身魚尾的人游來游去,可千萬別大驚小怪啊,因為那就是納迦的真正樣子。哈哈哈!”菲立德又幽了一默,然後道:“這兩位我給介紹一下,左邊的是納迦族的族長,右邊是他的夫人。”

兩個納迦上台含笑而立。展現是納迦族真正的形態,族長大人顯得很是激動,納迦族能取得今天的地位,是他以前的族長都不能辦到的豐功偉業。而阿吉塔大家都認識,醫院的女院長嘛,帶著納迦治療救人的首領,是真正善心仁術的納迦族朋友。眼下阿吉塔依然帶著那種能鎮定人心的微笑,表現得可比自己的丈夫要好得多了。

人群又是哄笑,納迦們治病那會兒大家都見多了他們真正的形態,早不覺得有什麼奇怪的了。

“第三。大家來見見這位姑娘。”

愛爾蒂一身白衣的笑盈盈走到菲立德身邊。

人群里激動了,熱烈的大叫:“聖女。聖女,愛爾蒂聖女!”

愛爾蒂顯然很開心,又有些小害羞,難得露出靦腆的樣子沖大家揮手致意。

“小樣的!還害羞,真假!”徐錚這口氣,明顯是妒忌了。

尼娜握著傘小聲嘟嚨:“就是。她明明穿紅衣更好看,也更適合她,卻偏偏穿一身白衣扮聖潔。真能裝!大家回頭一起蹂躪她個不成人形!”

阿里斯奧哈的一聲笑了出來,又忍不住一陣大咳,痛苦的撫著胸,痛苦與歡愉交加的道:“好!”

又聽廣場正中的菲立德道:“這第三個便是我宣布,愛爾蒂?哈斯小姐脫離神殿,以後不再是神殿的聖女,而是我們馬達加爾的醫女,以後在醫院就職。大家同不同意?”

黑死病來臨時,愛爾蒂的付出有目共睹,人群里哄聲叫好,愛爾蒂這就算自由了,整個馬達加爾都會保護著她,不被神殿侵害。

“第四,成式成立馬達加爾治安隊,正隊長波特,副隊長坎波,以警衛隊為主,治安隊為輔,正式參與馬達加爾的治安防護工作。”

波特走上前,一臉從黑被洗白的喜悅。坎波臉上的神情些木然,還沒有從哥哥普瑞德不治身亡的打擊中恢複過來,徐錚也熟識的馬達加爾人里,就只有普瑞德實在病情來不及治療而死亡,這成了坎波心底永遠的痛,也成了徐錚的一大憾事。

眼下,徐錚就臉帶歉然的看著他,眼中透著鼓勵,無聲的沖坎波舉著拳頭鼓勁。他身邊的阿里斯奧和尼娜也是如此。

坎波臉色鎮之一下,下意識轉頭去看波特。那五大三粗的漢子用力的圈住坎波的瘦小肩膀,嗡聲嗡聲的道:“你哥不在了,我照顧你,以後我就是你哥!”

坎波眼圈一紅,低聲的嗯了一聲。愛爾蒂本就在廣場中心,離坎波也近,當下握住了坎波的手,小聲道:“不怕,不怕,還有我們呢。但是你朋友,大家會一起在一直。”

坎波心中酸軟,再轉頭之際瞧見人群里羅斯和迪恩兩夫妻正沖他暖暖的微笑,頓時心中大定,哥哥雖然不在,但他還有朋友,有新得來的異性哥哥,有關愛自己的家人,當然應該繼續好好的生活下去,連哥哥那份一起活著!

“第五,嗯,第五,暫時還沒想想到。大家有什麼關于馬達加爾的好建議就向市政廳提出來,有獎!”

人群里又是笑聲一片,只覺得這位市長和馬達加爾一起經曆過風風雨雨之後就是要比以前好更太多,太多。如此這般外內內順,馬達加爾會越來越好!

-

又過得兩個月,馬達加爾真正的恢複了正常生活,比起往日它更加自由,更加繁華,儼然是幾大自由之都之首。

兩個月里,馬達加爾新政頻繁出台,先是歡迎精靈族通商,然後是矮人族,接著是侏儒族,緊接對魔族都敞開了大門。菲立德仍舊是市長,米勒卻是副市長兼警團團長。實力比菲立德還要大。可經曆一場黑死病之後。紮馬家與維奇家好得是蜜里調油。菲立德壓根不在乎米勒的坐大。兩人只大歎可惜自家兒女都對對方在男女方面不感興趣,不然結成親家的話那可是景上添花般的美妙。

然後阿里斯奧和尼娜的婚事,還有吉里米與碧昂娜的婚事都被提上了議程。兩位好友一個嫁媳,一個嫁女,干脆把定婚宴一起舉辦,地點就定在徐錚新開的那家巨大無比的酒樓里。

當天到了晚上,新朋友好友全部來齊,連從皇位落跑的戴恩都和雷克斯一起趕到。大家各自圍各的朋友圈。熱烈的說閑話,定婚這件事反倒成了過場。

徐錚站在一張桌前,一腳踩在凳子上,正氣勢萬均的扔出四張二,大吼:“炸!反春,反春,快給錢!”

碧昂娜被逼急了,渾身上下摸了一通發現為了把自己塞進身上的美麗晚禮服而沒怎麼帶錢,便猛地擼下手指上的定婚戒拍在桌上:“我不服!押上這個,再來!”

這……吉里米臉上一黑。猛然發現大家都在同情的看著他,原來這個納迦美少女竟是這般好賭的……當真是人不可貌相。

吉米轉頭對露琪道:“你以後不會拿我給你的定婚戒指也這樣干吧……那可是傳家的寶貝。都傳了七代了。當年還是皇室賜下來的,你可別這麼干。”

卡米拉和星芭黛霍地轉頭來上目光灼灼的瞪著露琪,臉上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啥米?訂婚戒?露琪,你不老實!星星,抓住她,拖到一邊去嚴刑拷打。”

星芭黛清脆的應了一聲,奸笑著向著露琪撲過去。

露琪頓時坐不住了,縱是毒舌派的掌門人這個時候也找不到話說,干脆一提裙子飛奔女廁所,就要尿遁而去。

“來人,幫手!”星芭黛叫了一聲。

一大群人轟然叫好,嘻嘻哈哈的沖過去抓露琪。

徐錚在這邊看得大笑不止,但重新抓了一手牌之後就笑不出來了。只瞧這副牌中間斷七,前面斷十,無二無王一把連不上的小對子,僅有的兩個三帶一還全部上不了手,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反春炸之後的報應麼?徐錚突然覺得秋風瑟瑟涼意逼體,全身發冷……

“我……我……尿急!”欲學露琪也悄遁遁走。

納迦美少女目光烔烔的瞪著他:“你不是剛剛才去了回來?”

“……歲數大了,膀胱不好。”

吉里米暗爽在心,欺負他未婚妻?看,報應來了吧。當即一拍桌:“不許走!”又見徐錚抓耳撓腮的一臉怪像,便問:“又怎麼了?還是尿急?”

徐錚大囧:“屎急……”

霍克在一邊笑得打跌,興災樂禍的對牛頭道:“看他這回還有什麼招數使。”

見牛頭望著窗外沒有反應,不禁好奇的問:“你在看什麼?”

牛頭依然看著那邊,嘴里帶著迷惑的語氣道:“在看一個奇怪的人。霍霍,那邊走來一個少年,黑頭發,黑眼睛,給人的感覺……嗯嗯,很像徐錚。”

霍克撇著嘴:“你是沒聽阿里斯奧說,前一段馬達加爾的青少年把徐錚當偶像,個個都想辦法把自己弄成黑發黑睛,還弄一頭虎形魔獸來騎著。”

阿里斯奧聽了頓時面色漲紅,想當初他也是追星一族的其中一員來著……現在嘛……眼光一暖,下意識轉眼去看一臉窘相的徐錚。

牛頭仍是道:“不是啊。那人身上有一種你們所說的氣質,這種氣質除了徐錚,我還沒在別人身上看到過。那個感覺,真的很像徐錚。”

霍克怔了怔,隨著牛頭的眼光看過去,只見一個黑發黑眼的少年翩翩行來,身上那種獨特的感覺確實是像極了徐錚。

心中大感奇怪,向徐錚叫道:“徐錚,過來看看這個人,和你真像。”

好不容易找到個逃脫的機會,徐錚連忙扔下手里的一把爛牌,急切無比的沖到窗邊趴著,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大叫:“在哪里?在哪里?”

便在此時,窗下行走的少年偶然揚起臉,目光和徐錚對個正著!

徐錚渾身一顫,頓時癡了。

那少年也是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癡癡看著徐錚,眼圈迅速變得通紅。

“小錚子!是你嗎?”那少年狂喜大叫。

“小虎子!是我,是我!”徐錚歡喜得瘋了。

下一刻,就見那少年箭一般射起,足尖在窗外的樹梢上一點,人已經如飛鳥一般掠進窗里。

那驚鴻一般的身法,和徐錚別無二置!

而徐錚已經顛狂,沖上去抓住他一通亂搖:“鐵虎,你也重……”

“嗯,閉上眼再睜開眼就到了這里成了一個小娃娃。然後聽到了某位天才少年的傳說,我覺得除了你,不可能是別人。我能來這里,你為什麼不能來,興許還比我先到,所以我就找過來了!接著馬達加爾暴發黑死病,再接著又神奇的被某位天才少年通過什麼青黴素壓制住沒暴發。我就猜九成是你了!沒想到果然是你!”

其它人紛紛圍上來,好奇的打量氣息和徐錚十足相像的少年。

徐錚拖著鐵虎,興奮的介紹:“這是來自我家鄉的好友,鐵虎。”

鐵虎一改前一世的冷俊,呵呵沖人一笑,唇間露出一對可愛的小虎牙。

徐錚轉眼瞅著他,又是狂喜又是感動,也許冥冥之中真的有什麼可敬可愛的神靈存在,重生了自己,又重了自己的好友相伴,一場重生,沒什麼比這更圓滿的了。

此時,耳邊滿是歡喜笑語,親朋好友圍聚重邊,那當真是:

快樂人生!

(大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