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一 快樂人生 019 驚世 03
科斯特此時卻感覺出了不妙,大凡聽過徐錚的傳說的人都會知道一件事,這少年的智慧當世少有,自他手里新鮮的事物層出不窮,大有以一已之力托得整個承安國力大升的沖天之勢。像這樣的天才少年,會短視到突破重圍沖進馬達加爾受死?會這樣想的人本身就肯定是弱智。而科斯特不僅不是弱智,相反的還極度有智慧,如若不是這樣的人,他哪來的實力謀算馬達加爾?

因此只憑徐錚幾人的舉動,科斯特就正確的猜到徐錚手里必然有所依仗,而這個依仗想當然就是他又制出什麼奇物奇藥,可以化解馬達加爾黑死病之危。

如果被他化解了馬達加爾之危,自己的一切計劃都將破產。

意識到這一點,科斯特心中大悔,真不應該一照臉的時候自持身份,當時就應當一劍把他殺了!

心念才動,就聽奧森暢快的大笑:“晚了!你的對手是我!”

科斯特大呼不妙,摸出響箭抬手射向天空。奧森卻攔都不攔,右手大劍,左手閃電的猛然殺至!

科斯特倉促間擋了一劍,疾風之速紀出一片劍影灑向奧森。奧森猛如匹夫,一記閃電將科斯特腰腹電焦一片的同時,自己也因急攻求利退避不及被科斯特在胸前劃了一劍。科斯特穿著金屬重甲,被電了這一記肯定不好受,但奧森胸前中了一劍,吃的虧卻是要更大些。

科斯特持劍正待擴大戰果,突聽手下有人驚惶失措的大叫:“魔獸!好多的魔獸!科斯特大人,魔獸形成了獸潮。正聯合獸人襲營!”

科斯特心里咯噔一聲。總算想起了徐錚唯一注冊在案的職業身份----馴獸師!

百忙中放眼眺望。只見遠遠的方向灰塵四起,天空一線位置那里黑壓壓的全是一片飛行魔獸,正撲天蓋地一般的襲卷過來。那邊密集的數量,宛如獸潮!

科斯特心里涼了一大半,終究他還是小瞧了奧森莊園麼?

-

響箭響起的同時,科斯特暗中埋伏的幾路大軍也動了。

科斯特一共只准備了兩種響箭,一種聲響連續尖嘯,是要求其它路的兵力收攏保護主帥。另一種是連續的短聲。要求其它路的兵力全力撲擊。大家這個時候聽到的便是第二種,下達的是全力進擊的信號。

中路的部隊由華納帶領,這人不僅是個傑出的學者,更還是個優秀的軍事家,帶兵喜歡運用詭變之道,所以科斯特給他的兵力不多,僅有兩千人,卻全是機動靈活的馬上騎兵。

聽到響箭聲,華納臉上的神色一愕,想不明白為什麼這個時候會聽到發動總攻的響箭聲。此時若要發動總攻未免時機過早。而能聽到響箭聲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科斯特的中心營地發生了變故。科斯特發動總攻的選擇多半是破釜沉舟之舉。

華納的心思不可謂不機智多謀,僅從一只響箭發出的聲響就判斷出這許多的信息。其後他一揮手,果斷發出了隊伍開撥的信號,方向不是向科斯特計劃里的方向,而是直襲南城門!科斯特手下第一智囊,就是這麼狡猾如孤。

只是他帶領著隊伍疾行出不到一里,就見前面站了個身形如虎似豹的青年人,正懶洋洋的站在烈日底下剔牙。

華納揮手讓隊伍停下,並沒有因對方只有一個人而放松警惕。

“伯德家族華納,前面的人報上名來!”

青年懶散的眼光瞧過來,“因為吃得很飽,所以我今天心情很好,一點都不想殺人。你們要是退回去安靜的呆著,我就當沒看見。如果你硬是要過來……”青年挖了挖耳朵,伸指彈開耳屎:“我只好勉為其難的殺一殺。”

心里雖然不明白對方有著什麼樣的實力,但對方敢一人前來擋住自己的軍隊,就不可能是個吃素的。

華納也不再多言,手里的馬鞭向前一指:“殺!”

“人類怎麼這麼不愛聽勸呢?”青年無力的嘟嚨了一聲,雙腿一曲,整個身體筆直的彈向天空,一對碩大的羽翼霍然伸展開來。

然後,便是一場羽毛形成的暴雨!

刹那間從他的雙翼上不知道有多少片羽毛化成利箭激射出來,仿如狂風暴雨,遮蓋得整個天空都陰暗了下來。遮天蔽日的陰影當中,唯有那些羽毛在閃亮,每一片就是一只殺人利器!

還不止如此,羽毛掠過或是穿過人體帶走一條性命雙後,射到地面立即就發生暴炸,威力直追炎暴彈!

只聽得轟隆隆的暴響不絕于耳,華納帶來的人馬頓時人仰馬翻,嘶聲慘號,片刻之間就潰不成軍。整支部隊亂成一團,就連智慧如華納都無法估計自己究竟損失了多少人手。

而空中的羽毛殺器還在射,仿佛無窮無盡一般。飛在空中的青年臉上露著狠厲,張口之際又是道如同有形有質一般的音波噴射過來。

明明耳朵聽不到這樣的聲音,整支部隊卻人人胸口如同被重捶狠狠捶了一記,實力低的慘叫著翻倒下馬,實力高的噴血不止,連胯下的坐騎都慘嘶著軟倒在地。

如此聲勢,如此威力,讓見多識廣的華納臉色終于變成慘白。驚魂失守的瞪著空中半人半獸的青年,華納猜到了自己了惹了誰,那羽如雨下的大面積打擊技能只有一種存在才能施放出來,那便是魔獸中頂級的存在,鷹王!

就連獸王級的人形魔獸都出現了,伯德大人到底得罪誰才引出這種驚世駭俗的東西?

腦里想著這個,華納一夾坐騎,飛快的轉身就逃!

“讓你走你不走,現在想走?給我留下!”青年冷聲喝道。一只尖利的翅尖羽毛從翅膀上脫離出來。僅在空中一閃就瞬閃到了華納背後。穿背透胸而出。

它殺人的速度實在太快!華納連疼痛都沒感覺就被切斷了生機,臨死之前腦中只掠過一個念頭:

獸王這種存在,真是變態!

-

比起鷹王這邊,蛇王這邊已經不能叫做變態,整個情形應該叫做非常變態!

伯德的左路軍指揮者聽到響箭帶軍沖鋒時候,奔出不到千米,就感覺自己落入了重重的蛇陣當中。

可不是麼,只見路邊。溝中,樹上,石間,密密麻麻的全是毒蛇,馬加加爾附近該有的,不該有的,全體鑽出來了,集體噴著蛇信,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嘶聲響。

男人們大多不怕蛇,但猛然之間突然鑽出來這麼多的蛇。別說是男人,是人都怕!

又見正前方。兩條前所未見的巨蟒豎起直達房子那麼高,有個說不清該叫做豔麗還是清麗,漂亮還是丑陋的女人一腳踩著一顆蛇頭站在蛇塔上,懷里抱著一個粉嘟嗜的紅毛小男孩,眼里不帶半點感覺的俯視前方的隊伍:“一句話。打還是不打?本夫人……”

紅毛小孩不悅的道:“胡說什麼呢?你好歹也在帝都呆了那麼一段時間,這些人族的規矩還沒學會?沒結婚不能自稱夫人,是小姐啦!”

女子果斷改口:“本小姐問你們,想死還是想活?自己選。按我的習慣,早動手殺了。可徐錚就那麼麻煩,非要讓人問一句。”

小孩又道:“那是因為你性情冰涼,殺性太重。徐錚哥哥才叫你適當的留人性命。”

女子撇嘴:“不要臉的紅毛狐狸,多大歲數了,還管人家叫哥哥?呸!”

小孩惱了,怒道:“我喜歡當他弟弟,你管得著嗎?動手殺你的人,別和我啰嗦,你這個冷血的蛇婆!”

女子被稱作蛇婆一點都不介意,反是轉回頭來瞧著眼前的人,眼皮一開一合間變成妖異的豎瞳,妝容古怪的臉上笑容直是讓人渾身戰慄:“我勸過你們了,是你們不聽話,所以徐錚也不能怪我,不能去那個光頭那里告我的狀,說我好殺。不是我好殺,是你們自己找死來著。徐錚的朋友也是光頭的朋友,你們也敢惹,不是找死是什麼?”

說罷,突地一張嘴,如同蛇信那樣的舌尖在空中甩了一下,隨即嘴里就發出如同蛇類那樣的嘶嘶作響聲。

響聲過後便是一場災難,對上暴虐的鷹王,他殺意發泄完了運氣好還能逃生,對上性子陰狠薄涼的蛇王,那是沒有半點生機可言。

左路軍,全滅!

-

右路軍對上的虎王,這頭魔獸之主玩心重,玩得右路軍死去活來,存活下來的倒是多,竟超過了一半。

科斯特其它零碎的兵力要麼對上狼王,就要就對上豹王,兩人都懶,喜歡帶著密集的魔獸撲殺敵人,自己縮在一邊偷懶。猴王從頭到尾都沒有動手,魔王也有尊重的,上他像踩瑪蟻一樣去撲殺這樣的敵人,這只猴子覺得丟份兒。

他現在挺犯愁,徐錚的親爹正和對面那個人類小家伙砍來砍去打得正歡。幫吧,怕自己會一不小心捏死了那個小家伙。雷克斯說那人殺不得,留下來做談判的籌碼。年關那段時間他在帝都可沒少吃過塞繆斯皇家的好處,這個要求不能不答應。可不幫吧。那場在他跟里跟小孩打架一樣的惡斗又實在讓猴瞧著心煩……人類有夠麻煩的!

眼光里又瞧見奧森大腿中了一劍,他也趁機在對方肩上砍了一劍。這是送禮嗎?還禮償往來的……猴王終于忍不下去了,翻身來到科斯特面前,一指直接將他捅暈過去,道:“捆上。一會交個活的給雷克斯。”

奧森撲上前去,橫劍用劍身拍在科斯特胸脯上,幾聲令人牙酸的聲音過後,也不知道拍斷了科斯特多少根肋骨。魔劍游俠這才滿意的笑了:“只說活的,又沒說不能打斷他的骨頭。”

猴王很無語,如此無賴的,那兩父子真的很想似……

至此,魔獸森林的大佬們被徐錚請動出山,魔王們表現出來的實力就連徐錚自己都感到驚悚外加頭皮發麻。超級存在果然是超級存在……早知道如此,何必當初計劃得那麼辛苦?

余下的自然不必說,獸潮如海,獸人大軍無以匹敵,傍晚時分便三個城門全被疏通。獸王們現身鎮壓科斯特已經是驚世之舉,進城當然要不得。是以全體轉回奧森莊園休息,徐錚則帶著其它人揮軍入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