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一 快樂人生 018 驚世 02
接到敵襲警報時科斯特第一時間沖出了帳逢,迎面就見到一個少年、魔獸、馭法使的三位組合在已軍中沖殺。高大強壯的馭法使是堅強的肉盾,少年仗劍在左,魔獸護在右翼,儼然如同鐵三角,左右縱橫沖殺如同進人無人之境。

如同這樣的鐵三角組合整個亞里斯大陸只有那麼一個!

科斯特提氣大喝:“徐錚!”

那少年回頭望來時眼神乍亮,一劍如同天外飛來般直接殺過來。

好友被困,徐錚真是氣急交加,渾然忘記對方是個准劍聖,一劍殺至!

那一劍精妙之極,劍出直線,劍勢卻在空中劃出一個曲折之字形,迂回著向前絞殺,正是一記雙線波紋斬。

但這樣的出手放在科斯特眼里不僅不夠瞧,反而覺得汙辱。從什麼時候起,阿貓阿狗的角色也敢向自己伸劍了?

放肆!

科斯特大怒出手,揮劍,一個在白日里都能照亮半邊天空的半月形氣弧劃了出去,一路帶著煙塵滾滾,斬斷所有沿途阻擋的目標橫掃過去。

徐錚大驚,理智迅速回籠。劍弧光芒一出他便知道科斯特那准劍聖的實力可不是鬧著玩的,這道劍弧斬掉十幾個自己都沒有問題。嗯,不僅是沒問題那麼簡單,要斬掉自己,就齊唰唰割麥子一樣容易。

要命,准劍聖含怒出手,威力竟是這般恐怖!

正駭得長發都快全部豎起來之時,嚕嚕的救援來到。

它一張口,直接就是空暴彈十連暴。精確鎖定是魔獸的天賦能力。在魔法的施放准確度上有著得天獨厚的效果。所以它們記記都敲中那道劍弧最頂尖最鋒利的位置,足足將它的威力削減于三分之一。最後再張口,凝起一記最大威風的空暴彈檔在前方。

馬克展著光翼飛快的掠過來,大聲咆哮了一聲,舉起雙臂抱住嚕嚕留下的空暴彈,拿它當盾牌使,嚴密的護住了身後的嚕嚕和徐錚。

劍弧切中空暴彈,雙雙暴炸。馬克被炸飛。嚕嚕用尾巴卷住他,趁機噴出仿佛無窮無盡的滿天風刃。徐錚見機謀動,不退反進,從滿天的風刃里電射向科斯特,雙手握著手里的劍把它當大劍使,對著科斯特當頭劈落。

短短的一瞬間,鐵三角的合作竟是妙到毫顛!沒有商量,沒有預謀,憑的是就是本能的互相配合,硬生生扳回劣勢不說。反手還回了一記犀利的反擊。

可這三個絕地反擊的目標是科斯特,便是准劍聖。其實力也達到一個玄之又玄的境界。而對徐錚的重斬,科斯特竟是如同本能反應般的一記抬劍反撩。

下一刻,他就聽到了徐錚得逞般的燦爛笑聲。

本能的覺得不妙,科斯特兒狼狽的果斷飛退。飛退間只覺手上一輕,然後面前一涼,手里的劍竟然被這少年削斷了,其劍勢的余威還削斷了自己的發絲。

什麼劍這般銳利?!連自己手里這把疾風之速都能削斷?

站定一看手里的疾風之速,果然長度少了四分之一。抬頭再望向那少年,只見他得意的舉著手里的劍,大笑:“我這把劍號稱能斬殺紅龍,名字就叫做斬紅龍無雙劍,你那把破東西,不夠瞧!”

索倫遠遠的聽見了,身在戰斗中都忍不住一手格擋對方,一手捂臉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聲。千般萬般尋找,這東西居然就這麼毫無預兆的出現了……

那是什麼狗屁斬紅龍無雙劍?其實只不過是紅龍用換牙時落下來的龍牙磨成的牙簽,原來的名字就叫做牙簽。也不怎麼的就被人類冒險者偷了去,就變成斬紅龍無雙劍。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它雖然被龍族拿來當牙簽用,可本質上就是一把龍牙劍,還是用最牙尖舌利的紅龍的牙齒磨成,其鋒利程度倒確實能斬掉龍族。正因為它流落在外對龍族的威脅太大,所以族里才派自己出來收回這根‘牙簽’……哪知道它竟落在徐錚手里。這下子,是要回來呢,還是不要回來?……真是個難題。

反觀科斯特,被一個實力遠不及自己的少年削掉頭發,簡直是奇恥大辱!在要臉子這個問題上,伯德父子出奇的相似。

同時他心里更是驚悚,徐錚的大名他聽過無數次,從來都沒放在眼里過。可眼下首次的交鋒,那少年雖然是仗著銳劍削掉了自己的頭發,可其身手,反應能力,身處劣勢依然借由種種細不可察的細節削了自己的臉面,如此種種,大叫科斯特忌憚。不敢想像將來的一天像這樣的少年成長起來……

眼中神色漸冷,科斯特冷冷看著徐錚,眼里殺意綻放!未來可以會成為強勁敵手的人站在自己面前,所要做的選擇非常簡單,那便是扼殺在萌芽中!

下一刻,又是抬手,一道劍氣詭異的如同沒有空間的阻隔一樣剌過去,無聲無息,卻又是殺意畢露。一記簡單的突剌一但有了准劍聖實力的斗氣為基礎,反而是反樸歸真,殺傷力提升到了極致!

如此強烈的殺意,就算徐錚神經再大條也感覺到了。當下腳步一錯,提著劍頭也不回的飛奔而逃,背後感覺到一股如同實質一般的劍氣直襲背心,只駭得口中大叫道:“爹,救命哪!准劍聖這種東西你兒子兒我惹不起。”

“惹不你起你還敢惹?要不是我舍不得,回頭打爛你屁股!”

科斯特剛聽到一個粗豪的聲音說話,下一刻就覺得眼前一亮,白花花全是閃電縱橫,封鎖了自己所有的移動路線。

僅差一線,可擊殺徐錚已經來不及了。科斯特突地彈跳起來,魁梧的身軀以一種和身形完全不相稱的動作機敏的閃避著交錯的電幕,手中長劍收劍自保,看似胡亂的揮動著,實則在身前劃下重重的劍影,將自己閃避不了的閃電鏈擊檔開,只余下一線氣機仍是牽引著方才出手的那記突剌,卻是中途換了目標,剌向剛出現在中年人。

中年人面上一緊,對上這樣的可怕攻擊不敢托大,手里的大劍揮斬,一記與科斯特實力不相上下的裂地斬劃破地面襲來。隨後雙手一引,又是漫天的鏈鎖閃電密集的轟過來。

一見這個招牌技能,科斯特馬上猜到了對方是誰,禁不住瞳孔縮了縮,果然是打了兒子就會招來老子,這位名滿西大陸的魔劍游俠奧森?崔維斯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實力和自己七七八八相不離,很是有得打。

刹那間又見奧森身而起,如同一匹烈馬一般向自己奔了過來,其勢銳不可檔,足見勝名之下絕無虛士。

沖勢如虹,奧森轉眼間已經沖至科斯特跟前,大喝了一聲凌空跳起,當頭一記重雙手重劈直砍下來,其動作招勢竟如同剛才的徐錚一模一樣。

只是由奧森發出來的重劈科斯特卻不敢像對待徐錚那樣輕松,那一記重劈帶著異樣的光華,十足欺負自己的單手輕劍,卻是硬碰硬死拼的打法。

退已經來及,對上這種級數的對手,稍有不懼落了下風就會被對方死死壓制住往死里打,所以科斯特只能咬牙硬接。

說是硬接,實則科斯特手里的疾風之速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疾速顫動,以這種顫動的形態化解奧森大劍的壓頂之威。

便聽見奧森朗聲大笑,重劍終于劈實科斯特手里的疾風之速,只激得火花四濺,余力激蕩得科斯特血氣翻湧,終是在力拼之下吃了個小虧。

“兒子,我這一下怎麼樣?”奧森揚聲大喊。

真是愛現,徐錚一臉的黑線,嘴里卻忙不迭應道:“厲害。爹,你頂著,我突破過去。”

突破到馬達加爾城里找死麼?黑死病的威力不見得就比自己手里劍差。科斯特面上露出冷笑,索性收了擊殺徐錚的意圖,全力與奧森周旋。

收劍,再出劍,疾風之速突然化身千萬,數不清的鋒芒向著奧森籠罩過去。奧森大劍一橫,以不變應萬變,重劍大巧若拙一般橫鎖身前,盡數抵檔了回去。

科斯特從來沒指望過對上奧森這樣的敵人對一劍收效,再次收劍之際,感應到身邊有人掠過,疾風之速分心雙剌,竟是一招兩用分剌向從自己身邊掠過的兩個人。

卻聽鐺鐺兩聲,兩記劍招都剌中了兩只長茅,兩名獸人各自檔了自己一劍後狼狽的退了數步,再次悍不畏死的倒卷回來。

科斯特心中一凜,眼角的余光看見是兩名年輕的豹人,不由得暗自疑惑,怎麼今天來的人全都身手不錯?像這樣年紀輕輕的獸人,居然也能在自己一招之下全身而退。

他分心一劍雙剌,奧森見狀向中踏前一步,又是一劍劈過來。

嚴格的說,奧森的劍技精妙程度遠不如自己的兒子徐錚,但他頂級游俠的斗氣級數是擺在那里的。一記重劍劈出,絕對強悍的斗氣加持掩蓋了招式的瑕疵,真真正正的發揮了雙手重劍的威力。

以力斗力,科斯特也舍棄了小技,一記旋斬包圍著身體劃出,劍氣劃破空氣尖聲的鳴嘯,威力半點都不比奧森的重劍來得差。眼下那兩名獸人正在沖殺上來,眼光得這記銳利的旋斬砍過來,兩人都是翻身躍起,手里的長茅點在科斯特劍上,借力反彈,越過科斯特向著徐錚靠攏。

兩個獸人飛在空中,如同兩只大鳥一般向著徐錚的方向掠過去。隨即聽見徐錚大聲歡呼:“諾丁,巴格達,好樣的。並肩子沖!”(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