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一 快樂人生 010 惡化
徐錚到達奧森莊園的時候已經是深夜,這次回來敲鑼打鼓般的歡喜勁頭沒見著,傳送陣附近黑燈瞎火的顯得十足冷清。從傳送陣里邁步出來的時候徐錚仍是習慣不了那種深度的眩暈惡心感,眼前黑乎乎的一片什麼也看不清,忍不住便是一個踉蹌直跌出去。

身體才剛剛往一邊傾倒,旁邊立即伸出一雙手臂來牢牢的扶住了徐錚。

等眼前那股子黑暈勁頭過去後徐錚才白著臉抬起頭,正對上牛頭憨厚的臉。

“小心,站穩了!感覺怎麼樣?”牛頭道。

徐錚感激的沖他笑笑,道:“還行。吐啊吐的就習慣了。”

牛頭寬厚的大手穩當的扶住徐錚往外走,厚實的聲音帶著毫不掩飾的歡喜:“真高興你又回來了!”不待徐錚問起就又道:“我很好,大家都很好,就是全都很想念你。”

能被人所想念總是讓人很高興,徐錚擔憂的心情不由得減少了些,只問:“馬達加爾那邊怎麼回事?”

牛頭撓撓後腦勺:“我嘴笨說不清楚,你還是去問霍霍比較好。他們正在議事廳那邊,連著這一陣都在商議怎麼營求陷在馬達加爾的朋友,所以只派了我一個人來接你。霍克說你不會介意的。”

當然不介意,徐錚點點頭:“快帶我去吧。不聽到馬達加爾的詳細信息,我心里總是不安。”

牛頭瞅了一眼徐錚,見他還是暈乎乎的一臉不吐個痛快就不舒服的表情,干脆一把將徐錚扛在自己肩頭上。邁開牛蹄就往議事廳那邊飛奔。

待到了議事廳。果然見得全體熟面孔都在那里坐著。

來不及互訴離別後又重適的歡喜。徐錚直接問:“馬達加爾那邊到底怎麼了?”

霍克不答,用歡喜的眼光一直看著徐錚,又沖牛頭道:“去叫廚房煮面,一人來一碗。”

牛頭匆匆而去,霍克這才叫來一個人,道:“聽他先對你說。”

那人便是阿里斯奧從傳送陣里傳出來的人,叫做傑森?提克。

徐錚仔細聽傑森說完後才問霍克:“與馬達加爾消息中斷有多長時間了?”

“兩星期。”霍克又道:“足足兩星期的時間,已經足夠科斯特布局。現在通往馬達加爾的路道又被科斯特截斷。如果我沒料錯的話,通往馬達加爾的路途會是層層險阻。這件事情很麻煩,比當初銀箭城堡被圍還更麻煩。”

徐錚贊同霍克的觀點。當初銀箭被圍的時候,圍住的人全是霍克的人手,也就是說當時的銀箭城堡全體上下一心擰成了一股繩,徐錚帶人來援時打破一個缺口,大家就順勢沖出逃出生天。

而馬達加爾則不一樣,那里魚龍混雜,遇到這種情況時各方勢力必定會各自保命,同時又免不了互相猜忌。無法像銀堡上下一條心那樣凝成拳頭那樣出擊。如此要依靠馬達加爾內部的力量顯然不太靠得住,只能用外部力量去影響它。

現在問題又來了。徐錚自己手里握有的力量確實不少,但有些他用不上,有些又不敢用。比如承安的塞繆斯皇室的力量,那是遠水解不了近渴。十萬魔獸森林那里的魔獸大軍同樣也是遠在東大陸,過來的路途太過遙遠。西大陸這邊的侏儒和精靈肯定會支持徐錚,徐錚卻不能用他們。兩個種族都愛好和平,且一貫保持中立,徐錚哪能不顧他們的感受把他們拖進是非當中?真心對待的朋友就要一心對他們好,而不是因為自己有了麻煩就給他們找麻煩。

所以剩下的就只有奧森莊園的獸族力量。難道真要動用這些好不容易才有了個安穩生活的獸族朋友們,重新調動他們去對付科斯特的大軍?

仿佛看穿了徐錚的顧忌,小初冷著臉道:“我不介意。打!”

諾丁也道:“我詢問過長老們,長老們一致同意這是我們報答恩情的時候,獸族的戰士全體聽你的指揮。”

貝爾斯和亞桑格倫這對老相好坐在一起,很難得的沒有互相掐架,前者道:“人族這邊沒問題,我們會是獸族朋友的盾牌。”後者則道:“已經開始召集獸族的戰士了,除了老的幼的病的殘的,都願意聽從奧森莊的指揮。”

徐錚垂下眼,問霍克:“科斯特有多少人?”

“目前是三萬。”蘭洛特答道:“精靈斥候回來稟報的消息說後續部隊還有兩萬,海面開來的戰艦有多少還不清楚,納迦們一時聯系不上。”

徐錚大皺眉頭:“你們怎麼參與了?”

蘭洛特微笑著擺擺手:“只是打聽消息,不算參與。我們精靈本身就要保持警介,探聽周邊的情況是肯定會有的動作,誰也不能說精靈族做得不對。”

徐錚這才放松眉頭,道:“不要再多參與了。精靈族不應該卷入這樣的麻煩里來。”

蘭洛特動了動嘴唇想說什麼,被霍克瞪了一眼,歎了口氣沒再說。

“我們有多少人?”徐錚又問。

諾丁道:“貝爾斯和亞里斯倫統計的結果是正式的獸族戰士有七千多,人族的戰士有三千多。合起來有超過一萬的人。能打!”

見霍克也在配合著點頭,徐錚忍不住怒道:“能打?就像傑森剛才所說的,科斯特兵強馬壯,一個個裝備精良,且還是蓄謀已久。我們這邊還在建立自己的莊園,獸族的朋友們剛到這里停留下來休養生息沒多少時間,這樣也能打?銀箭城堡的士兵好不容易逃脫生天,戰友的尸骨才剛剛掩埋好,心底的傷痛都還仍然在流血,這樣也能打?”

諾丁不服的道:“獸族士兵以一敵十!死一個能殺他們十個!”

貝爾斯也道:“銀箭的士兵一向擅長配合著聯合作戰,此次又有英勇的獸族戰士配合,一萬對上五萬也沒有敗像。當然。只要發生戰斗就會有傷亡。可依我看。我們勝的可能性反而比較大。”

“死一個我也舍不得!那是我們莊園的人!”徐錚怒道。

諾丁也生氣了,大聲道:“那怎麼辦?不管嗎?阿里斯奧、吉里米、愛爾蒂、尼娜,還有其它的許多人全陷在馬達加爾!”

霍克喝道:“你們兩個都給我閉嘴!吵什麼吵?”

諾丁拉長著個臉閉上了嘴。徐錚看了他一眼,道:“是我錯了,別生我氣好不好?”

諾丁歎了口氣:“我沒生你氣。我就是著急得很。小阿里的父親失蹤了,霍霍分析說肯定落到了科斯特手里,一想到我們如果來不急去營救,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我就急得嘴上冒泡。”

在馬達加爾的時候諾丁與阿里斯奧一向交情就好,和吉里米天天對戰練習戰矛技巧,也是打出了真感情。徐錚心里明白諾丁的焦愁,他自己又何嘗不是急得嘴上冒泡?便道:“嗯,我明白,我比你還急。只不過正面沖突絕不會是好辦法,現在奧森莊園的實力確實可以和科斯特正面抗衡,可那意味著我們會因傷亡失去很多的人,我不願意這樣。大家好不容易在奧森莊園紮下根想要好好生活,這就又要去戰斗。我不能因為一些朋友就把其它的朋友往火坑里推。”

小初冷著臉:“獸族的戰士從來都不怕死!”

徐錚耐著性子道:“這不是怕不怕死的問題。而是沒有誰能承擔得起這樣的損失。讓我們站在小阿里的角度想一想,假如他知道為了救出自己而犧牲掉奧森莊園的朋友。他只怕一輩子也放下這種愧疚吧?科斯特的人死光了我都不在乎,可我這邊的人死一個我都會睡不著。我的人的生命,比我的自己的命還要珍貴。要想出別的妥當的辦法營救陷在馬達加爾的人才行,用我的朋友去填這個窟隆,我可不干!”

貝爾爾歎了口氣道:“徐錚,你這樣的性格會是個最好的朋友,卻不會是個好指揮官。”

徐錚楞了一下,喪氣的閉上了嘴,心里知道貝爾斯對自己這樣的看法正好是准確的戳中了自己的弱點。

一點都沒有說錯,義不掌財,慈不掌兵,一個好的指揮官不應該有徐錚那樣的軟心腸,他的確是一個非常糟糕的指揮者。盡管非常明白這一點,諾丁和小初望著徐錚,還是不由自主的心里溫暖著,連小初清冷的眼光都柔和了下來。

霍克嘴邊帶著一絲笑,這才是徐錚,把自己人看得比什麼都重要。不過眼下可不是能心軟的時候,不能揮軍北上沖破科斯特的防線就意味著這是一個僵局,馬加達爾的朋友們就只能陷在那里。

蘭洛特謹慎的看了一眼徐錚,道:“精靈族可以幫忙。拖一只兩、三萬的精靈族士士兵出來不是……”

“不准!”

“不准!”

霍克與徐錚同時道。

蘭洛特還在據理爭辯:“玲美美已經跟我說過,如果奧森莊園要和科斯特開戰,全體侏儒支持奧森莊園。”

“胡鬧。”徐錚道:“不僅是精靈,連侏儒族也要從這次的事情里摘出來。”

蘭洛特俊臉一冷:“什麼意思?小看精靈族和侏儒族的戰斗力?以前的戰爭我們兩族沒哪個時候示過弱。”

“然後呢?”霍克沒好氣的道:“讓別人知道精靈族與侏儒族領先撕破和平條約,留下別人侵略精靈族和侏儒族的把柄?我的好王子,現在可不是幾個人的恩怨,這個時候參戰表達的是兩個種族的意願,而不是個人的恩怨,科斯特肯定早就看准了這一點。要是哪天等奧森莊園足夠強大,強大到可以做為你們的後盾,你想怎麼打我們都頂你。到了那個時候我不介意,現在絕對不行!”

巴格達半天沒吱聲,這時候伸了伸腦袋,道:“要不然我們偷偷舉入馬達加爾,將人救出來?反正就是那些朋友,也就十幾二十個,總有辦法將他們弄出來吧?”

霍克搖頭:“傑阿里還在科斯特手里,不救回父親,小阿里多半不肯定離開。”

蘭洛特也道:“更別提科斯特是個准劍聖,他父親還是一名劍聖,要從這樣的強者手里強行救人……難!除非……”

“除非什麼?”諾丁問。

霍克和徐錚倒是聽得目光閃動,霍克沉吟著道:“老雷克斯陛下正在奧森莊園,他是大劍聖級的強者,請他來對付科斯特父親不是問題。如果奧森能來,拖住科斯特也不是不行。兩位長者都是人族的,落不下什麼把柄。”

想了想,又道:“我麼,確實是差點兒。不過咱們這群小輩的里面,小初、蘭洛特、徐錚都不弱,星芭黛、諾丁也不弱,我覺得可以試試。”

巴格達道:“還有索倫那頭龍。不說別的,光是飛到馬達加爾上空放個龍威,整個馬達加爾都會亂成一團。”

諾丁大喜道:“正好混水摸魚偷渡人走!龍族現身搗亂又怎麼了?難道還有人膽敢追殺到龍鳥去?沒有幾十個劍聖出手,龍島誰也招惹不起。而幾十個劍聖,現在整個亞里斯陸掰著手指頭數也數不出十個。”

果然是本土的亞里斯大陸人比自己拎得清,徐錚不免也興奮起來:“好!就這麼干!我先想辦法潛入馬達加爾做准備,霍克你在奧森莊園這邊籌劃,好了就殺過來!”

一群家伙全都磨拳擦拳的蠢蠢欲動,玲美美突然從外面奔進來,一臉驚慌失措的尖叫:“出大事了!馬達加爾出大事了!”

徐錚心里一驚,難道是哪個朋友出事了?忙不迭問:“怎麼了?”

玲美美定了定神,道:“去和納迦接頭的侏儒回來說,馬達加爾爆發了黑死病,現在已經死亡了四十七人!”

黑死病!

徐錚呆住,所有人也全體呆住。

牛頭端著放滿了面碗的大盤子進來,見狀不由得怔然問:“都怎麼了?”

霍克臉色青白不定的道:“玲美美帶回了馬達加爾的消息,那里……爆發了黑死病。”

啪!牛頭手里的面碗全摔在地上,驚恐的牛眼回望著霍克,臉上的神情迅速跟大家一樣變成死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