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一 快樂人生! 0087 生變 02
坎波跪在白色的蓋尸布面前,看看前面鬧得越來越凶的人群,又低頭看看蓋尸體,再看看人群,眼光又挪回來,不停的在兩者之間游移。

波特瞪了他一眼,道:“你在干什麼?要哭喪就哭得專心一點。”

坎波的眼光又移回來,看著白布上已經變得暗紅發黑的血跡,小心翼翼的道:“波特老大,雖然我一向知道你是個狠人。但是……那白布上的血……該不是我想的那樣吧?”

波特沒好氣的道:“那是雞血!不是人血。”

坎波松了口氣:“那我就放心了。那麼白布下面蓋的肯定也不是人了。”

“誰說那下面蓋的不是人?”

坎波的心一下提了起來,驚聲問:“是誰?”

“迪亞。”

坎波眼睛瞪得滾圓:“你把他殺了?”

波特一記熊掌扇在他頭上,道:“殺什麼殺?我說是迪亞,又沒說是他的尸體。迪亞的特殊體質你又不是不知道,挨打就暈,見血也暈,現在還暈著裝尸體呢。不過我怕他中途醒過來,又給他灌了瓶迷幻劑下去。嘿嘿,估計一整天都醒不過來了。”

坎波這才真正的放心了,正了正頭上綁紮著的紅帶子:“還有其它的漏洞沒?”

波特道:“放心。蓮恩那里給了一百個金幣讓她演戲,她的演技絕對能讓人放心。你沒見她連她老娘都派出來了,正在那里哭喪,估計回頭還得給她一百個金幣……”

“打傷迪亞的人呢?”

波特露出了真正的獰笑:“被我一劍捅死了。尸體埋在城北的枯井里。然後做了他出逃的假像。這些雜碎不把我們當回事。老子也照樣往死里整!科斯特想要把自己的衛兵找出來平息這件事,不可能。”

坎波滿意的點點頭:“好。”

說罷,兩人對視一眼,突地提高了聲音放聲大哭:

一個高叫:“還我朋友命來!”

另一個則怒吼:“兄弟們,跟他們拼了!血債血償!”

坎波一邊哭叫,一邊暗中摸了一塊碎石,對准了人群里阻攔的衛兵照頭砸過去。

那衛兵冷不提防被這顆石頭砸得頭破血流,大怒之下對著自己前面的人抬腳就踢。

“殺人啦!監督大人的衛兵又殺人啦!”

情形頓時更加混亂。兩邊的人馬正式開始沖突,遠遠圍觀的人,手癢的人,真正恨怒這些衛兵的也有,拎起石頭開始往衛兵真上砸。

馬達加爾兩大城管頭子一手導演的暴亂逐漸白熱化,

-

另一邊,紮馬府:

菲立德拎著行李急匆匆的奔過來,疾聲問管家:“大小姐呢?”

尼娜鎮定的從樓梯上慢步而下,應道:“父親,我在這里。”

菲立德一見她不由得更急。叫道:“尼娜寶貝,快收拾行李。下午就跟我離開馬達加爾。”

尼娜攏了攏頭發,道:“去哪里?”

菲立德道:“先去你外公那里避避,然後再作打算。”

尼娜笑笑:“我不走。”

菲立德大急:“乖女兒,現在不是拗脾氣的時候。有些事情你不知道,但我已經收到消息,馬達加爾馬上就要變天。不出五天,科斯特就會動手,到時候想走都走不了!”

尼娜點點頭:“這事我知道。”

“你知道?”菲立德一怔,隨後又道:“知道更好,那我更用不著哄你。科斯特一但上台,我和米勒就是他首先開馬的對像,你是我女兒,同樣是他的打擊對像。現在佩諾家里傑阿里已經失蹤,有可靠信息證明他落在了科斯特手里,這就說明他已經開始動手了!”

見女兒仍是不急,菲立德又道:“科斯特揮兵南下,馬達加爾他勢在必得,我沒有阻止他的力量,只能避開他的正面沖擊。女兒,咱們兩個在馬達加爾已經呆得夠久,油水也撈得夠多,現在不走的話以後想走都走不了。聽話,乖,回樓上收拾行李,只拿輕的,重的就不要了,以後父親再給你買更多的。”

尼娜仍是搖搖頭:“父親,我不走。”

菲立德不由得有些怒了,道:“尼娜,其它什麼事我都可以由著你,但這件事不行。我們必須馬上離開馬達加爾,停留在這里的時間越長,危險就越大!”

“父親。”尼娜清亮的聲音叫道:“我絕不離開馬達加爾。”

菲立德瞪著自己的兒女,怒道:“為什麼?”

尼娜垂下頭,低聲道:“父親,原諒我這回的固執。我一定要留在馬達加爾。若是以前你叫我走,我巴不得馬上就走。可現在……”停了停,尼娜又道:“父親,你知道我長得胖,容貌也算不得美,從小到大一直都被人嘲笑,身邊更是沒幾個真正肯愛護我的朋友。可是在馬達加爾這里,我認識了真正對我好的朋友。又找了不嫌我胖,不嫌我不夠美麗,真正喜歡我的人。”

菲立德平靜下來,問道:“是小阿里?”

尼娜點點頭:“對,是他。別人笑話我胖的時候,他依舊買糖給我吃;別人笑話我笨的時候,他教我看帳本;別人不肯搭理我的時候,他爬到樹上去摘了玉蘭花戴在我頭上。我小時候還不懂得這些,只知道他是唯一一個除了你以外肯真正對我好的朋友。等我慢慢長大,我越來越明白自己喜歡他,那時候他還不像現在這麼有本事。我知道他也喜歡我,不在乎我胖,不在乎我不美,更不因為我家里有錢,是市長家的女兒才接近我。現在他父親落到了科斯特手里,正是六神無主的時候,我這個時候就要陪著他,幫他打氣!在我最失意的時候是他陪著我,現在到了我陪著他的時候了!”

“父親。”尼娜提高了聲音:“若是母親還在,遇上這種事情,你能不能夠抽身就走?”

菲立德無言的看著女兒,良久之後歎了口氣,對管家道:“把行李拆開吧。”

尼娜一驚:“父親!你不用管我。你離開之後我不過是個普通的女孩而已,科斯特不會把我放在眼里,所以我很安全,你沒有必要陪我留下。”

菲立德苦笑一聲:“那有那麼簡單,無論怎麼樣你都是我女兒,科斯特利用你來要挾我很容易。再說,馬達加爾馬上就要大亂,我哪能丟下人你一個人走?你硬要是留下的話,我陪著你就是。”

尼娜眼圈一紅,低聲喃喃的道:“父親……”

菲立德走上前,將尼娜擁進懷里:“我一直都明白,我的女兒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兒。可我又擔心別人不懂得我女兒的好,所以我年年給你開舞會,舉行生日宴會,就是想把你展示給別人看。現在終于有人懂得了我女兒的好,我這個當父親的怎能不給你撐腰?假如你確實是喜歡小阿里,小阿里又有你說的那樣好,父親就一定要幫你!”

“父親!”尼娜又驚又喜的環抱住菲立德的後背:“你不怪我不懂事?真願意留在馬達加爾陪我?”

“當然!”菲立德親吻著尼娜的額頭,微笑著看她:“你永遠是我最愛的小女兒。每一個父親都願意為自己的女兒做任何事。”

“哈哈。”尼娜伸嘴過去,使勁的親著菲立德的臉頰,道:“真好,這真好!只要父親在這里,我什麼都不怕!”

菲立德感受著女兒的親近,笑道:“好了,這股子親熱勁頭留著我生日的時候再來吧。乖女兒,現在放開我,父親要去書房一下。”

“去書房干什麼?”

菲立德笑了笑:“既然已經決定留下,就意味著我已經站到了科斯特的對立面。為了我自己,為了我的女兒。”沖尼娜擠擠眼,調笑道:“還為了我女兒的心上人,為了我們以後的幸福,這回父親可不當軟蛋,要改掉見情況不妙就跑的毛病,跟科斯特對著干。”

尼娜的馬屁毫不猶豫的拍了出去:“我父親是英雄!”

菲立德大樂,伸手在尼娜臉蛋上擰了一下,道:“我可不是什麼英雄,見風使舵才是我的強項。不過,我女兒要守護的東西便是我要守護的東西,這回算是強逼著父親當英雄了。寶貝乖,自己想干什麼就去干什麼,我去書房研究一下,看看才能怎麼坑科斯特一把,再替自己干點能護身的事。”

“還有傑阿里,要想辦法保護他。”

“知道了,知道了。”

尼娜最後在菲立德臉上親了一口,高興的離開去找阿里斯奧。菲立德則在原地站了一會兒後進書房寫了一張紙條,叫管家進來道:“想辦法把這個交給米勒?維奇。”

兩小時以後米勒收到了紙條,展開看了一眼後對紮馬家的管家道:“回去告訴菲立德大人,我知道了。”

吉里米待管家走後問道:“紙上寫的什麼?”

米勒一言不發的把紙條遞給兒子,吉里米看見上面只寫了一個字:“戰!”

吉里米不解的看向米勒:“市長什麼意思?”

米勒微笑:“我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但我知道這回菲立德這棵牆頭草是下定了決心要給監督大人難看。難得,難得,我以為他會馬上就跑,誰知道他竟留下來了。哈哈,我一個人獨掌難鳴,碰不動科斯特。可菲立德一但決定要和我一起共進退,科斯特想要越過我們兩人采取架空我們兩人的辦法就沒那麼容易!吉里米,幫我拿禮物來,我馬上去議會一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