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 抵達帝都的飛空艇 02
見到塞尚的時候他正在處理文書,聽到徐錚的腳步聲進來頭也不抬:“來,幫我處理這些文書。嚕嚕讓他自己休息會兒。”

縱觀整個承安,能把自己的魔獸也帶向承安朝堂的,怕也只有徐錚才有這個特權。風系翼翅虎是di dū錫安的守護獸兼吉祥獸,因此才有這個殊榮。不過嚕嚕本身倒沒有這個自覺,他在這個大廳里已經呆習慣了,進來就找了個地方舒舒服服的趴下,閉上眼睛開始打盹。

看到塞尚焦頭爛額的批閱文書的樣子,總讓徐錚聯想到前世古代皇帝批折子。同樣是一個人深坐大殿,同樣是案牘勞形,區別僅是由東方人換成了西方人。如此孤寡滋味徐錚懂得,當下也不多言,拿起公文便開始看。

徐錚看公文的方法要比塞尚科學多了,他當過許多年的數據機,又深明統籌分配的原理,做起這個來自然是輕車熟路。他先是拿起公文看看開頭便放下,接著看第二件,也是看看開頭就放下,如此一直看下去,屬于同類的就歸到一起,等著接下來再細看。

三下五除二之間徐錚就迅速將一大堆公文分好了類,這才從頭再次看起。歸類閱讀的好處就是在閱讀的時候不會發生思路跳躍或是被打斷的情況發生,可以大大提高閱讀速度。

塞尚起初還不覺得有什麼,待見得徐錚條理清晰的分好類,以一種接近自己兩倍的迅速閱讀時才恍然大悟其中的好處。心里大贊徐錚聰明,逐拋棄舊辦法,依著徐錚的法子來辦,果然迅速大增,當天的問題當天辦完看來有望。

兩人坐在那里一直批文,徐錚帶來了新方法,又把工作量分去一半。在天空微微染上一些暮se的時候公文已經全部閱完。

習慣xing的,徐錚移動到塞尚背後去給他按摩肩膀和頸椎。塞尚僵硬的肌肉在酸澀的骨胳在徐錚柔和而有力的按壓下慢慢放松,只覺得他所按到的位置無一不是酸澀里透著酥麻,因為疲勞而全部都在叫囂著的部位全得到了暫時的安撫。這種感覺,很舒服,很放松,也因為有人真切的關懷而感覺到濃濃的溫馨。

塞尚舒服而又滿足的歎了口氣:“難怪大哥疼你疼到骨頭里。和塞繆斯家的原裝貨比,你更會關心體貼人。我以前還不明白父親那怪脾氣怎麼也那麼護著你,現在算是明白了。你這樣的xing情,是個人都要哭著喊著來親近你。”

徐錚嘎的一聲就樂了:“說得我好像成天都在招蜂引蝶似的。”

塞尚也是呵呵樂:“招蜂引蝶?這詞我還是頭一次聽說。唔唔,你別說,還真有點像。哈哈”

“累吧?”徐錚問道,手下加大力量,往塞尚的肩胛骨移去。

“上面點,再上面點噢就是那里,舒服”塞尚眯起了眼,道:“累,怎麼不累?我以前就知道,坐這個位置不僅僅只掌握著權力和風光,還有更多的責任和勞累。只是如今我當真在干著這個了,才發現它比我想像的更累人。現在我挺佩服戴恩,十年如一ri的坐在這里,真不容易。”

聽塞尚這樣說著,徐錚對這個人又多了幾分親近之感,按壓完了肩頭後讓他趴伏在桌子,用拳頭輕捶他的腰。

“嘿這一手真不錯哪里學來的?”


徐錚微微翹起嘴角,又回憶起了那個叫做如如的俏麗女護士。她的溫柔與體貼,還有俏皮和愛笑,伴著自己渡過許多難熬的ri子。可以這麼說,自己能保有純真和善良,那個好姑娘功勞甚大。

兩世為人的事當然是不能說的,徐錚只是在塞尚背後因為溫暖的往事而微笑,不答反問:“批這些公文累是累,心里還是高興吧?”

塞尚應了一聲,jīng神一振的道:“確實。沒幾份叫苦抱怨的,絕大多數都是報靠承安的發展情況。更多的土地在被開發,新的嬰兒出生,新的市場建立,更多的流民遷往承安,更多的職業者和冒險者出發前往承安尋找機會。只要保持這樣的勢頭,不出一年,承安必然迎來空前繁榮的盛世。”搖搖頭,又道:“就是資金啊,資金啊哪里都缺,哪里都要錢,我真恨不得把自己也標上價拿出去賣掉換錢。”

“論斤賣還是論個頭賣?”徐錚悶笑。

塞尚回頭給了他一巴掌,笑罵:“你把我當豬呢?”

徐錚正se道:“你比豬金貴多了。再怎麼著也是王者之豬”

塞尚放聲大笑,王者之豬?這名兒倒也有趣。

試想誰有這個膽和一名王者這樣開玩笑?也就只有徐錚這個心里無臣無君的家伙敢,連布魯斯幾個看到自己都是恭恭敬敬的,甚是無趣。他們都忘記了,自己雖是皇叔,又是攝政王,但同樣也是一個凡人,需要放松心情。比來比去,還是徐錚這小子逗人愛。

心情好大,塞尚便繼續和徐錚胡侃一氣:“你說,要是你買我的話,會出多少金幣?”

徐錚停下手,仔細打量了塞尚一陣,道:“十萬金幣吧。”

“哦?”塞尚大喜,美滋滋的道:“看不出我還挺值錢。十萬金幣。”

“那是。”徐錚點頭:“你身上的華貴王服少說也值二千金幣。王冠我給你算四萬金幣。胸飾算一萬,戒指兩個,各算一萬。腰上的鑲寶石腰帶算兩萬。這是多少了?”

“九萬二千金幣。”

“對,你手腕上的空間手鐲是我送你的,算便宜點,八千吧。正好十萬金幣。”


塞尚突地回過味來,又是一巴掌招呼過去,大聲笑罵:“你這小子變著法子損人。給價十萬,我身上的行頭就值十萬,那豈不是說我本身一錢不值?”

“攝政王閣下英明果然無愧為承安第一商人,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的價值。”徐錚抱頭鼠竄,又笑得開懷。嚕嚕睜眼瞧了兩人幾眼,見塞尚打徐錚也不是真打,便閉眼繼續假寐。

連打幾下徐錚都沒打到,塞尚也懶得追了,坐回椅上呵呵樂,心情被調節得大好。

徐錚這才走回來,重新以自己的角度說了一下魔獸森林礦產的事。當然,超級魔獸一事當然是瞞去不說,倒是隨便提了一下魔獸森林眾獸的合作態度,也許以後有其它的開發價值。比如說組建固定的規范化淘核人,魔獸用不了那個東西,閑著也是閑著,還不如在雙方互利的情況下合理開發。

塞尚聽了,道:“這些阿佳西都跟我說過。我找你來不是為了這個。”

徐錚一怔:“那找我來是為了什麼?”

塞尚掏出一封密信遞給徐錚:“皇家密信,戴恩發過來的,今天早上剛剛由di dū飛行大隊送到,隊長芙萊因?巴特親自遞交到手里。我就知道我沒猜錯,他肯定是跑奧林莊園逍遙去了。”

搞得這麼鄭重,啥玩意兒?徐錚連忙接過來看。

皇家密信徐錚還是頭一次見到,不禁大感有趣,接過手來反複的看。待見得不過就是信封結實點,花紋jīng致點,散發著一股高貴的香氣以外,貌似和普通信件也沒有什麼不同。它用的紙張居然還是自己產的,半點都不是自己想像的散發著古樸氣息的獸皮卷。如此徐錚不免大失所望,總覺得它上面應該有的濃厚古董氣息沒了,怪可惜的。他倒也不想想,用紙張來代替獸皮的始作俑者是誰……

再看了一眼,整封密信上面最有意義的地方未過于紅臘的封口。這個紅臘是宮庭秘制,采用古老的制做工藝而成,連徐錚都仿制不出來。紅臘上面又戳著塞繆斯皇家的印記,這玩意兒徐錚同樣仿制不出來。嗯……至少在沒見過以前不行……

見塞尚放心的讓自己閱讀,徐錚便打開信封,發現里面有三封信。三封信里字都排列得很古怪,無法正常的閱讀,想來是一種古老的加密手段。徐錚想了想,又仔細瞅瞅字體的間距和行距,騰騰的跑去找了一只圓臘燭來把信紙裹在上面。果然,它正是用信紙裹住這樣的圓紙物體書寫的,如此加密手段在徐錚看來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呃,有的,致少比平白真鋪的書寫要好,算是制造了一點點閱讀難度……也就那麼一點點,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塞尚見了徐錚的動作,先是驚異,然後歎氣,再見他撇嘴,一臉鄙視的模樣,心里就很想打人。他知道這少年一向很妖,沒想到妖成這樣。自認為高明的加密方法放到他眼里竟是小孩玩意兒,任誰見了都覺得泄氣,想打人施虐發泄那種癟曲感。他哪里知道徐錚當過數據機,見識了太多的jīng致加密手段後,這種方法放到他眼里連小孩兒的玩意兒都算不上。

隨即再看信的內容,徐錚這才是驚喜無限。

信封里頭居然有三封信,分別出自于三個不同的人,戴恩、霍克、小初。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