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嚕嚕和鐵翅
這個猴王聽不懂,心里倒是知道徐錚說的不是好話,禁不住面孔一黑,沒好氣的瞪向徐錚。

被那深褐泛金的瞳孔一瞪,徐錚只覺得有無盡的電荷從那里面**出來,半邊身子都在,忍不住驚悚的叫喚:“你他祖母的別沖我亂放電”

放電這個詞約克聽得懂,忍不住嘿嘿直是笑。

蛇王怔怔瞧著猴王,臉上歡喜的笑著,眼里卻流下淚來,顫聲道:“你成了”

“是啊。”猴王放下手,眼光從徐錚身上轉回來,看著滿臉寬慰而放松表情的蛇王,滿足的歎著氣:“多虧了你們。我想我這下大約又能陪你們很多年了。”

“歡迎,歡迎歡迎回歸”蛇王笑著流淚:“沒有你的日子,我想大家都無接受。”

狐王尖叫著從徐錚身上竄到猴王身上,兩只爪子扒著猴王的臉,歡喜的道:“猴王,你年輕了”

“是啊。”猴王臉上露出真心的歡喜:“年輕了。年輕真好”一邊說,一邊下意識的揮胳膊踢腿,由婉約派變成狂放派,忘了自己只圍著一張獸皮的接近全裸的模樣大大的不妥,猴性里那種躁性又因為心里高興而流露出來。

徐錚好奇的走上前去,仔細的去摸猴王的胳膊,道:“真他祖母的舒服,這手感絕了”隨即眼光落在猴王如白玉一樣的胸脯上:“我x,不是吧……這mimi頭跟真的一樣”

還沒等徐錚的咸豬手摸上猴王的mimi,猴王已經滿臉通紅的一巴掌打掉了徐錚的手。開玩笑,進化後的猴王動作快如奔雷,徐錚還不及去掐上一把就已經中掌。

猴王臉紅得跟猴子似的,羞窘著怒道:“都已經變身,當然是真家伙”

“真的?”徐錚不懷好意的去瞅猴王腰間裹著的獸皮,大有掀開來看的意味。

猴王大吃一驚,惱成成怒的道:“你敢別以為你對我有恩就能亂來。”

徐錚哈哈笑了兩聲,臉色轉正關切的問:“剛剛變,有沒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有……有變身的缺陷。”猴王又扭捏了:“可能是我一直無突破,耽擱的時間太長,這玩意兒變身後去不掉。”

“啥東西?”

猴王轉過身,徐錚的眼睛霍著就直了,滿眼的小星星往外直噴

就見那獸皮底下,居然有一根滿是銀毛的猴王尾巴它銀光閃閃的覆蓋著細密的銀毛,著實帥氣無比

徐錚這個尾巴控立即就按捺不住,以比猴王的動作還快過百倍一把撈住那根尾巴,愛不釋手的從頭摸到尾,又再摸回來,真是感歎:“尾巴?他**的真的是尾巴好啊真好啊我真恨不得自己也有一根噢舒服,舒服,這手感……嘖嘖嘖真是舒服”那表情,簡直就跟吸完粉再一般欲生欲死,看得人不寒而栗。

猴王被徐錚摸得全身汗毛倒豎,被人類這樣非禮他還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心里不確定自己這樣的公猴子被人摸算不算非禮,又不知道該不該提升全身能力給徐錚來一記暴打,只好用求救的眼光看著約克,心里只想著這人和徐錚熟,應該出來阻止一下。

哪知約克只是聳聳肩,見怪不怪的道:“凡是長有尾巴的,他都這樣。他對那種毛絨絨的尾巴就是有一種變態的狂熱喜好。以前有牛牛,後來是諾丁,再到巴利爾那幾個小獸人,每個人的都尾巴都被他摸過無數回。要不是獸人三長老歲數太大讓他不好意思下手,不然也會被強摸。你最好讓他一次性摸過癮,不然我敢打賭,你那條尾巴永遠不得安甯……呃,其實只要你長著它就會不得安甯。哦,我慶幸自己是人類,沒有尾巴,不然會活活倒足大黴。”

猴王無語了,整根尾巴傳來的怪異感覺讓他簡直就想原地狂暴,偏生那人還正摸得過癮,嘴里口水滴答的自語:“誰說這是缺陷?誰說我跟誰急這手感……嘖嘖嘖……這手感……真是絕了”

于是美猴王初次變身成就在這樣的**場面中,以顫抖著抵抗暴力性騷撓並全身石化著囧然落幕……——

笑笑鬧鬧了許久,待著猴王穿著喬的衣服再次回到大家面前時場面才安靜下來。還別說,喬的衣服大小他穿起來剛好合適,一套人類的衣服一上身,正是一副玉樹臨風的模樣,看得徐錚酸泡直是泛,覺得老天也太不公道了些,索倫那頭吃貨龍可以變成那樣,一只死猴子可以變身都可以成這模樣……真是……他們以人類為目標,又總是比人類更優秀,這是什麼理論在背後支持?

讓猴王挨過來靠著自己坐,仔細給他檢查了一下身體的狀態,確認一切都妥後大家再次歡呼。猴王變身一事全面的塵埃落定,再無讓人擔心煩惱的地方。

徐錚坐在原地極富興趣的看猴王很不習慣的牽扯自己身上的人類衣服,那動作就跟全身都在發癢的似的。看了一陣,突然想起一件事,忍不住驚呼:“慘我把嚕嚕和鐵翅忘了他們怎麼樣?”

喬愕然,這才想起自己貌似也把自己的魔獸伙伴忘了九霄云外。

徐錚和喬這兩個極不稱職的馴獸師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火燒一股跳起來,向著嚕嚕和鐵翅所呆的位置狂奔而去。

“他們……哎”猴王對空揮著手,突然發現自己身邊一個人都沒留,全沖出去了。

徐錚跑到嚕嚕和鐵翅所呆的聚靈陣處,禁不住大駭。原地只能看見鐵翅依然安靜的伏在陣里,整個身體布滿了流動不定的彩光,又隱隱透出一種金屬色澤,整體身體流露著一種混和著輕盈和厚重交加的質感,很顯然已經進化到了一種更階的形態,而嚕嚕卻不知去向。

徐錚腦門兒上冷汗刷的一下就流了出來,失聲道:“嚕嚕,我的嚕嚕呢?”

猴王電射過來,道:“你著什麼急,他好好的。”

在亞里斯大陸用語中,代詞他和它是不用的。徐錚立即就聽出了不同,不確定的問:“他?”

“你來看。”猴王拉著徐錚繞到鐵翅寵大的身體背後。

徐錚猛然睜大了眼,只瞧見鐵翅後頭儼然沉睡著一個光溜溜的人類身體。那人趴在地上,身體的樣子夾雜在少年與青年之間,正緊閉關眼,半則向自己的臉徐錚從來沒見過,但那臉上忠厚的長相卻讓徐錚覺得似曾相識,滿心滿眼都是極度熟悉的感覺。

看一眼,再看一眼,徐錚就確定了,可心里又不敢相信,茫然問:“這是……嚕嚕?”

猴王笑應:“正是”

徐錚心里湧起狂喜,又覺得難以置信:“他變了?進化成了超級魔獸?”難怪剛才沒看見,人類樣的形體和鐵翅的魔獸身體相比小了太多,被鐵翅全部跡住了看不到。

“不是。”猴王搖頭道:“他要進化成超級魔獸,要走的路還很長。他現在頂多算一只很高階的魔獸。”

“可他已經擁有人類形態。”

猴王道:“暫時的。醒過來就會回複到風系翼翅虎的樣子。”

“為什麼會這樣?”

猴王沉吟著,道:“起初我也想不明白。後來我把問題歸結到你身上。”

“我?”徐錚不懂。

猴王道:“這只翼翅虎和你最親**時你應該發覺了,他的動作舉止和人類非常接近,應該是你的一切動作都在影響他,促使著他的進化方向無限向著以你為目標靠攏。這次我的進化對他來說是一個契機,他進化時除了向更高階的形態前進,更是異化而提前出現人類形態。要知道,魔獸的進化受它自己想的影響最大,這樣想就能很容易理解嚕嚕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狀態。他想擁有人類的形體,和你更親近些。”

徐錚又喜又憂,問道:“這樣好還是不好?”嘴里說著,心里倒覺得這是極好的,嚕嚕變成了人,那不是就真成了自己兄弟?

“應該沒有什麼壞處。嗯,嚴格的說,壞處是有的。”

“咦?”徐錚心里不安了。有壞處?與其這樣,還不如那個獸形的嚕嚕,起碼安全妥當。

猴王道:“首先他這個形態極不穩定,說不定哪個時候出現,哪個時候又退回到獸形的樣子。另外他並不是超級魔獸,人形態時什麼能力都沒有,僅跟一個普通人一樣。所以他一但出現這個樣子,很極不安全。因為他再沒能力,也是一只人形態的魔獸,我想這意味著什麼,你心里清楚。”

“我保護他”徐錚肯定的道。

猴王便淺笑:“我知道你會。不過他以後要是出現這個樣子,你一定要多留心一些。”

“知道了。”徐錚放下心,又忍不住滿心歡喜,抓耳撓腮的看著沉睡的嚕嚕,心情雀躍無比。

這家伙了呢嗯,現在光著,不過以後可以買很多好看的衣服給他穿。露西娜阿姨沒事就喜歡縫衣服,自己還有好些沒穿過,現在可以一起和嚕嚕分享,唔……希望他別變得比自己高大才好……那肯定是穿不下的。而且,要是把人類樣的嚕嚕帶到翼虎爹和翼虎娘面前……二老的表情一定精彩,哇哈哈哈

心里在想著無數的可能,突見沉睡中的嚕嚕突地睜開眼,露出和自己一模一樣的黑玉墨瞳。

徐錚心里一顫,只覺得時間像是猛地停了。

“嚕嚕?”徐錚顫著聲音小聲喚。

“嗯。”嚕嚕應了一聲,突地露出個嚕嚕式的笑容,發音清晰的道:“徐錚。”

“哎,我是,我是,是我,我在這里我陪著你在”徐錚語無倫次的回答,狂喜著,又焦急難安。猛然間,蛇王等待猴王變身的心情,他全體會到了。

嚕嚕喚了一聲就不再說話,閉回眼又似睡過去了。徐錚提起的心落下,複又提起,竟覺半空飄浮著落不了地,種種滋味複雜難言。頭一次聽到嚕嚕用人類的語言喚自己,那種心情……真像是當爹的頭一次聽見兒子喚自己爸爸時的感覺,覺得很幸福,很偉大,很有成就感,也很囧……很雷人。

見了嚕嚕,徐錚的腳步就再也挪不動地。另一邊喬也一樣,守著鐵翅不肯離開。其余之人見這兩位這樣,只好陪著。

徐錚便蹲在聚靈陣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嚕嚕沉睡,只覺得他新得來的人類模樣竟是比美猴王還要好看百倍,看不膩般。在他心里,嚕嚕如果能變,長得應該就是這模樣,不俊,但是可愛,忠厚里帶著點憨勁,只有自己才懂他好看在哪里。

嚕嚕,我兄弟呢提前變了,還口吐人言喚自己的名字。徐錚便開始傻笑,滿心的幸福撐得都跟裝不下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