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 美猴王 05
當蛇王喜滋滋的回來時,正好看到徐錚一臉焦急的瞪著自己。

“怎麼了?”

“你跑哪里去了?”

“呃……”蛇王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竟放著正事不做,去干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徐錚也不追究,只說:“你來看看,猴王好像有點不對。”

蛇王慌忙飛射過去,卻見猴王眼睛半開閉閉,眸子里流轉星塵樣的奇光。另兩只魔獸則很安靜,嚕嚕和鐵翅都依然靜伏著。

蛇王松了口氣,道:“沒有大事,現在是感悟的觸發時機。”

徐錚也放心了,道:“我們要怎麼做?我是指感悟這件事要我們怎麼幫忙。”

蛇王笑笑:“很簡單,把手放到他額頭上就行。”

“就這樣?”

“就這樣。他可以通過聯結讀取生命曆程,只要是超級魔獸都會這個技能。”

“那……誰先?”

約克不確定這件事有沒有危險,但他出自本能的會去保護徐錚,便搶先一步去作試煉石,叫道:“我先去”

說罷,也不容它人反對,一步邁進聚靈陣,把手掌按到猴王額頭上。

徐錚大吃一驚,正欲阻止,卻見約克的手掌早已經飛快的按了上去,動作快點連阻止的機的會都沒有。

隨即約克的身本猛地一顫,便不動了。

徐錚駭得魂飛天外,難不成這是什麼另類的吸星**,就跟星宿派老賊丁春秋練的那個一樣,逮誰吸逮,全都無一例外的把人吸成白癡?貌似小說里的段譽就會這樣,無意識的吸人。

心里駭怕著,叫道:“約克,你有沒有事?”

約克一手按在猴王的頭上,遲疑了一下,憨笑著道:“我沒事,一點感覺都沒有……我以為有的。哦,有的,聚靈陣里靈氣太濃,壓迫得我很不舒服。”

徐錚松了口氣,下意識抹了一把腦門上被嚇出來的虛汗:“他祖母的嚇死我了……你身體顫毛啊顫?沒被高壓電線打到你就不要那樣震來震去嚇人好不好……”

約克不好意思的干笑:“我以為會有什麼不一樣的感覺,結果完全沒有。前後出出入太大,讓我沒有提防。”

我去原來是做好找死的裝備進去,結果發現死不了,還沒啥感覺,整個心情由緊張到放松,嚇的……

蛇王抿著嘴笑:“我早說過,沒有危險。”

說話間,就見猴王緊閉的眼皮下眼珠正在飛速的轉動,整個情形如同入夢一般。這個過程很快,他只做出這樣的動作不多會兒,會轉成沉睡的狀態。

“下一個。”

“我去。”

喬待約克走出來,自己跳了進去,把手按到猴王的頭上。

接著是馬克,這個和人類唯一的差別只在于沒有人類那樣的**的馭法使也走了進去,把自己那點並不多的人生經曆攤開在猴王面前。

最後則是徐錚。

當徐錚的手掌一按到猴王額頭時,變化聚生

猴王整個身體猛然聚亮,強烈的銀光四處**著讓人睜開不眼。徐錚哎喲叫了一聲,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溫和的**回來,在空中翻滾著跌了幾個跟頭才落到場外站住腳。

徐錚站穩了腳步,茫然扶住馬克的腰固定自己,問道:“怎麼了?”

蛇王握緊了拳頭,驚喜難禁的道:“成了猴王成功了他正在轉化,就跟我當初一樣”

徐錚于是轉過頭去瞧猴王,那猴子樣的身體已經看不到,只能看到聚靈陣里有一個巨大的銀色光繭。它體積之大,散發的的光芒之強烈,不僅肉眼看上兩眼就會覺得酸漲腫痛,其范圍連嚕嚕和鐵翅的身體都被籠罩了進去。咋這麼一眼看過去,整個動穴里像是扣著一個魔法罩似的,居中的位置便是猴王。

看到這樣的情形,只要不是白癡都是猜出猴王正起著大變化。徐錚便問:“接下來呢?我們干什麼?”

蛇王強抑著激動:“等我們只有等”

徐錚再次轉頭看了看那一顆已經靜止下來的巨大光繭,很乖覺的自行跑去做飯。沒辦法啊,其它幾個都是傻蛋,做出來的東西實在很難吃。為了不虐待自己的嘴和胃,堂堂帝都二王子就得淪落到自己下廚的地步——

猴王幻化成光繭的時間很長,接近四十八個小時。這其間徐錚一伙人幾乎把洞穴附近的美味打撈了個遍,全烹調過一番後下肚。

他吃得眉開眼笑,蛇王卻是因為心里牽掛著猴王而覺得寢食難安。四十八小時,漫長得就跟四百八十年一樣。

而蛇王覺得漫長如四百八十年的時間里,猴王則是重生了一次。

他看似睡著,實則一直都醒著,身體在休眠中變化,意識高度活躍著,吸收一切促進變化的因素。

所以約克的手掌貼到他的額頭上時,他是知道的。

每一只超級魔獸在進化時都必須有成人的**,還必須有對生命的感悟。但從沒有哪只超級魔獸可以擁有這樣的契機,在進化的過程中讀取人類的思想。在這之前,人類和魔獸一直都是死敵,唯有徐錚橫空出世以後改變了這種關系,讓魔獸可以和人類做朋友,並讓自己及他的朋友像一本攤開的書一樣讓猴王自由閱讀。

這樣的經曆有多珍貴,別人或許感覺不到,包括徐錚自己,他干什麼都是率性而為,絲毫沒想過其背後的重大意義,只有猴王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所以他一直懷抱著一種虔誠的、感恩的、又是激動的心態狂喜著讀取自己讀到的一切。

約克的手掌放上來時他就彈指一揮間‘看’到了約克的成長曆程,那個憨傻而堅毅的少年是如何成長,如何立下意願,又是如何抱著必死的決心去尋找屬于自己的魔獸伙伴。然後是自己的魔伴相伴著走開涯一幕一幕。約克那樣的人,心胸寬廣而又不拘小節。他的每一天看似無聊又充滿著艱辛,粗神經的他是打不倒的,無論什麼樣的挫折這個青年都可以憨笑著應對。閱讀約克,就是閱讀到一種信念,像是很渺小,實際偉大得讓人動容

然後是喬,他的一生是比約克更加辛酸的曆史。他的心思又要比約克複雜得多,從手掌剛放上來的保守,直到放開心胸把自己攤開到猴王面前,似是一刹那,又是永恒。這是一個複雜的人,在長時間的漫長冒險生活里遇到太多的人和事,有被他人背叛,也有著自己背叛他人的種種過往。人性的複雜反複在他的身上體現無遺,遠比約克沒有什麼起伏跌宕的經曆精彩太多。

接著是馬克,一段似人非人而又更加漫長的經曆。從初生的迷惑到木然的吸收周圍的一切成長,再到法師之城隕落的漫長的寂寞日子,這個馭法使的主要記憶全是寂寞的漫無目的游蕩,不知道自己該干什麼,今後何去何從。整段記憶灰澀無比,直到遇到徐錚,他的記憶才開始出現彩色,變得繽紛多彩。閱讀馬克的記憶,猴王讀到了和約克不同的信念,那便是忠誠,永遠的不變的忠誠。

再接著又是嚕嚕和鐵翅的思想,不知道怎麼的,猴王的思維無意識間就聯接到了這兩只魔獸。鐵翅的很簡單,主要想的就是自己要強大,強大,再強大,維護自己的人類伙伴,一直相伴相隨。而嚕嚕的則要複雜多了,猴王看到肉團也似的小風系翼翅虎和肉球也似嬰孩徐錚四處搗蛋的畫面;看到這一人類和一魔獸像兄弟那樣一塊長大,變得親密而不可分割;看到它在小吃店門外揮舞著爪子冒充招財貓,還看到他們以後一起在亞里斯大陸闖蕩的一點一滴。老實說,閱讀著嚕嚕的記憶,猴王覺得它已經不太像一只魔獸,而是一個性格像極了徐錚的人類。

這些都還是序曲,當徐錚的手掌按上來的時候,猴王只覺得自己眼前猛然一亮

如果要正確形容猴王的感受,他會說這就如同宇宙初成的時的大爆炸,自己就處在爆炸的正中心,感受著那偉大誕生的一刻

沒錯

閱讀了徐錚的思想後,猴王知道什麼是宇宙大爆炸,包括徐錚所知道的一切他都知曉。盡管有太多的東西他理解不了,可他確實知道了只有徐錚才知道的許多東西。比如徐錚那個藏得最深的秘密:這個人是來自于另一個時空,在那里有著與亞里斯大陸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

一刹那間,猴王同時看到兩個徐錚分別在各自的時空成長。幼年的徐錚,少年的徐錚,成為機器的徐錚;初生的徐錚,嬰兒的徐錚,小野人徐錚,又是少年徐錚,率性而胡鬧的徐錚,最後站到自己眼前的明亮少年

猴王簡直無法想像這世間居然有人可以這樣那人的人生就像整個大宇宙,豐富多彩而變幻不定,特別是今生,有一種叫做快樂的情感始終貫穿其間,讓它像極了一本書名就做快樂人生的書本,百看不厭,讓人愛不釋手。

朋友,親人;友情,親情。關懷、照顧;愛,與被愛。共到一起組成徐錚今生生活的主題,讓讀著時極度渴望想像他那樣,重生以後率性而為,努力去愛人,然後必然的為人所厚愛,擁有著這世上最珍貴的東西:有去愛別人的能力,同時又身邊的人愛著。

變人啊然後像這個人一樣生活那人的一切都美得像畫,像詩歌,看似極不真實,實際上又真實無比。而那人的信念里最清晰的一條便是付出了就一定會有回報而他今生的人生正是一直在證明這個信念真實無比。

變人

猴王猛的一睜眼,瞬間滿天星光落盡,一切重新變得真實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