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去看最大的那只魔獸 03
旨米出弄太快.劍勢又是這麼毫不留情,徐錚大急.放仁"凹!"別殺人!"

百合花男爵的行事風格在帝都一向是大大有名,可蘿蔔也沒想到吉米一出手就是這麼狠辣,驚得滿臉大胡子根根直豎,狂吼:"手下留情!"

布魯斯也嚇了一大跳,疾聲道:"吉米!"

吉米這一劍看似劍出無回,實則輕靈翔動,刺到那士兵胸前時突地一凝,劍尖微微亮了一下,如同蛇頭那般突然一昂,竟然從他板甲的縫隙刺了進去.那士兵連半點聲音都沒有出來,身體一軟,手里的盾牌和單手劍失手跌落下去,身體隨之往後便倒.

砰的一聲塵埃落定,所有人都看到一抹殷紅從他胸甲的縫隙里流了



徐錚和布魯斯大大的緊了口氣.別人不知道,兩人卻知道吉米這看似勢在必殺的一擊實際上已經留了手.他用的是徐錚教的刺穴手段.只是身體力量沒有恢複.拿捏不好力度,而且"實話實話,吉米並沒有把這種太依仗技巧的技藝練到家.這才刺傷那士兵的皮膚,流出血來.

可大胡子蘿蔔不知道這個,只知道一照面的工夫吉米就毫不留情的下殺手殺掉了自己一各手下.真正的好頭領,誰不愛惜自己的手下的生命?蘿蔔的頓時臉就青了,怒吼:"上!"

這聲吼叫和先前不冉,當真是在暴怒狂吼.

徐錚和布魯斯相視苦笑,吉米這脾氣,真的是"百合花男爵雖然長了張美人臉蛋兒,有著極其迷惑人的溫柔假像,可手段,性格,著實邪異得緊,一點也不美.都已經倒下了一個,現在還能怎麼地?

除了打,似乎沒有別的什麼好辦法.

"打."徐錚道.

"打.但別傷了他們,都是我的兵."布魯斯點頭肯定.

兩人彈身從地上跳起,徐錚從空間里摸出那把斬紅龍劍來,當燒火桶一樣向著一個目標捅去.布魯斯則撥出隨身的佩劍,緊跟徐錚後面沖進戰團.

"嚕嚕,放到他們.馬克,見一個打暈一個."徐錚叫道,眼前的一個士兵舉著盾沖上來,隨手一劍就捅了過去.

只是他忘了一件事,手里這把斬紅龍劍有多鋒利.徐錚還沒使什麼勁,那士兵收勢不住,直接撞了上來.結果就是斬紅龍劍捅豆腐一樣刺穿了他的盾牌,更還繼續往前捅.

徐錚嚇壞了,他可一點都不想殺人.忙不迭把劍往回抽.倒轉劍柚真把它當燒火棍,狠狠敲在那士兵的頭上.

才從傳送陣里飛出來,徐錚的狀態也只恢複了個兩三成,又怕不心打死他手里還收著勁,所以劍柄敲上去時倒是把那士兵敲懵了,但他原地亂轉著就是不暈過去.徐錚正打算再給他來一下,斯賓格已經嗷嗷叫著沖了上來,騎士大劍如同拍蒼蠅一樣橫著給他來了一下,那人才像被棍子擊打的棒球一樣飛跌出去.不動了.

徐錚心里一跳,慌慌張張的喊:"死了沒?"

斯賓格滿不在乎的道:"三級戰士.又是一身板甲,暈了,死不了."

大胡子蘿蔔的臉已經徹底的鐵青,半點沒有想到這幾個這麼不好對付.事實上如果徐錚仁行人不經過傳送陣的折磨的話,一會兒工夫就可以輕松將他們全干趴下.但現在嘛"沒那麼容易.

不過雙方打起來,明顯的徐錚這邊輕松無比.吉米知道自己狀態沒恢複,手下不容易留住手,便不再出手傷人,只仗著劍穿花蝴蝶一般滿場游走,每出一劍必然會倒一個.雖然死不了小傷肯定是會留下的.

直到徐錚叫了聲:"用斗氣.隔山打牛的手法,刺環跳穴!"

吉米便再不留手,見人就沖對方大腿來一劍.環跳穴那里肉厚,捅一劍不會傷筋動骨.徐錚的這種從另一個世界帶來的高段力量施放方法吉米練得不熟,但對付眼前這種情況挺合適,長劍刺穿板甲的同時斗氣網好襲體把人放倒.當然"肯定會很痛.而且挨上這一劍就全身酸麻,拎著劍都覺得它重得費勁.他身後還跟隨著四個騎士,這四人純屬是撿漏,吉米刺中一個"趁對方沒有還手之力時趕緊去補一下.直接敲暈了事.

先頭四人都提著騎士大劍,後來覺得這玩意兒沒有盾牌敲人來得犀利,干脆撿了士兵們失手掉落的盾牌,人手拿一個,見人就敲.頓時好一陣砰砰的聲音大作,蘿蔔帶來的士兵像寶齡球瓶一樣倒了一地.大約是四人打架還沒有像現在這般打得如此過癮,先頭還一臉怒容,打得後頭覺得有趣,反到嘻嘻哈哈的不正經起來.

阿佳西舉盾敲翻一個,笑道:"六個!"

基辛格撇著嘴:"隊長你太差了.我已經敲了九個!"

賈斯汀道:"七個半.泊門和我同時敲中一個.算半個."

泊門眼疾手快的揮盾,口中道:"八個半!"

阿佳西大怒,霍地沖引…面汛沒等吉米出弄就盾牌祟狠狠砸了討得基串刪驚肉跳,吶吶的道:"隊長,他們好歹也是我們的同僚,沒有必要為了贏就這麼狠吧,"敲傻了怎麼辦?"

阿佳西卻不說話,提著盾見人就敲,連倒在地上呻吟的也不放過.一盾直接甩翻.

那些個士兵也不笨,見這伙人就喜歡敲暈人,不喜歡殺人,痛得叫喚的也不叫了,眼見著阿佳西這個瘟神舉著盾四處找沒暈的,趕緊忍痛閉眼裝暈,免得平白無故再挨上一記盾擊.

至于嚕嚕,那是囂張到了極點.不能殺人,空暴彈就沒了用處,它將它吞下肚,身體轉過來,把個大屁股面對人群,前兩爪撐地,後兩爪抬起來,做出一個如同馬撅蹄的動作.直接踢飛兩人.

那兩人凌空飛起,撞到牆壁後暈了過去.不是嚕嚕直接踢暈的,而是他們自己撞牆把自己撞暈了.

干倒兩個,嚕嚕像是覺得挺有趣,繼續移動大屁股,見人就踹.它後面緊跟著空牙和男爵這頭個獅鷲,無耐爪子也好,嘴喙也罷,都太過犀利,它們又不像嚕嚕這般因為長時間跟著徐錚胡鬧折騰,出手很有分寸,若是讓它們出手攻擊,一出手就是非死即傷.兩頭獅鷲也不笨.主人都不下殺手,它們自然也尊從他們的行動原則,當下便老老實實跟在嚕嚕身後,看嚕嚕踹人,自己不敢動手,成了最窩囊的兩個.

馬克,不必說,人形擊打器一件.他收回妹儒射線小炮,連大劍都不撥,直接蹬蹬走上去,讓人毫無反抗之力的隨手捉住兩個,舉起,腦袋對腦袋,對准了撞了平砰的一聲之後暈兩個,馬克扔垃圾一樣扔掉他們,再捉住兩個"對撞.如此循環著依法處理,撞了一陣之後再伸手,突地愕然現自己身邊清光一圈,全是人在到地呻吟,竟然沒有目標可以捉拿.

蘿蔔果然不愧這個中隊的領,布魯斯一沖出去就瞄上了他.兩人撥劍斗到一處,這陣子工夫過去.雖然蘿蔔已經處于絕對的劣倒,但依然沒倒.

布魯斯沉著臉不說話,蘿蔔則是越打越心驚.幾年前他曾經指點,過布魯斯的戰技,雖然布魯斯本身玄苦好學,但當時蘿蔔認為皇室子孫吃不得苦,並不見得真能學到什麼東西,所以指點的時候不是很認真.但就算再不認真,兩人還是交手少不少回,對布魯斯的戰力蘿蔔很清楚.當布魯斯沖著自己來的時候蘿蔔還暗自竊喜,一個成天事多纏身的皇族子弟能練成多強的戰技?拿下他做脅迫,事情就會簡單好辦.徐錚他是不敢染指,帝都二王子是出了名的邪門兒,一身古怪本身層出不窮,最好別去動他.而吉米,誰都知道.百合花男爵長相看上去弱不禁風,可他的劍技著實高強得很,蘿蔔不認為自己是他的對手.所謂半夜偷柿子,指著軟的捏,布魯斯在他眼里看來就是這枚軟柿子.

可是僅僅斗了十余創,蘿蔔就意識到了不妙,自己好像挑錯了柿子.短短的大半年時間不見,他並不看好的大王子不僅僅是強,而是很強!實力完全穩定在了劍師水准之上,如果不是他也拿定主意要活捉自己.自己早已經被打倒.他的劍技自己從未見過,著實精妙古怪得很.大開大合間妙招頻,自己應付得非常吃力.整個情勢好像已經完全逆轉了過去,不是自己要捉拿他,倒像是反過來他在劍劍緊逼就要成功活捉自己.

再斗得幾劍,布魯斯劍勢運用的更加靈活多變,偏又有一種王降臨的沉穩大氣,止不住讓自己生出臣服的心思來.蘿蔔大驚失色,雖然布魯斯的劍技還是劍師的水准,但能把個人氣勢和風格溶入到劍意當中.這還是普通的劍師?大王子什麼時候,又從哪里學了這種精妙神奇的劍技?蘿蔔心中驚疑不定,大喝了一聲,一招十字斬劈了出來.

他只望著用這一劍逼退布魯斯好讓自己重新組織攻擊節奏,哪知布魯斯不避不退,沉聲喝了一聲.竟然又踏前一步,手里長劍精確的一劍直直刺中十字斬的十字聯接位置.

十字斬是由橫斬和豎劈兩劍瞬組合而成的暴烈攻擊,所謂最強也是最弱,攻擊力最強,同時也最脆弱的矛盾位置就是十字聯結處.蘿蔔知道自己的實力,如非大劍師一級的人物,只能硬接或是格檔,而無法化解它.偏偏布魯斯這個劍師實力的王子用精妙的劍法做到了蘿蔔心神巨震,失神于布魯斯這神來般的一劍.兩相交擊之下布魯斯收劍,再刺出,長劍貼到蘿蔔劍上一絞,就在這蘿蔔失神的刹那.手里一麻,長劍已經被絞得脫手飛出.布魯斯的歹又伸了過來,停在蘿蔔咽喉前方,沉聲道:"說!怎麼回事?"

口:

求月票,推薦,收藏,打

[奉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