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約克的心事 01
二阿佳西件邊,徐錚問道!"約京呢."※

阿佳西頸上騎了一只小熊.正縮成團兒趴在他右肩上,聞言和阿佳西一起抬起茫然的眼睛看徐錚.騎士隊長明顯的喝得不少,正腦袋像被門夾過一樣理智不清的在對小熊施放聖光治療術.小熊被這種除了魔族和亡靈生物以外的所有生物都能接受類似于"廣譜抗生素.的聖光力量補得頭暈腦漲,正用可憐的神情抱住阿佳西的頸子,臉上的表神就像吃多了大補的人參一樣很便秘.

聽到徐錚的話,手上的白光一頓,阿佳西道:"沒看到哇.你看我這手傷口愈合施放得怎麼樣?不是我吹"

喝多了酒的嘮叨男人堪比那長舌的三姑六婆徐錚立即忙不迭避走.來到傑瑞身邊:"傑瑞.看到約克沒有?"

"那顆大光頭?"

"就是他."

傑瑞把一顆四階光系魔核塞進口袋,這是剛才一只魔獸用來換烤肉的,暗僚盜賊公會的頭子眉開眼笑的收下.四階呢!價格已經非常高,以往參加冒險隊的時候很不容易才會現一顆.現在倒有慷慨,呃,也許是貪嘴的魔獸主動送出來,可見這"朋友.關系一但到了位,什麼事都好說.

傑瑞是俗人,俗人當然就會貪財,喜歡金幣是天下大愛,有這種愛好之人比比皆是.而且這次他是君子取財,取之有道,沒招誰惹誰坑蒙拐騙或是圖財害命,更沒玩下流不堪的手段,僅是去搶劫了湯姆烤的肉來交換財寶,所以心里半點陰影都沒有.四階光系魔晶,一邊是投到市場的高價,一邊是和一塊烤肉等值,還不必自己烤,盜賊頓時笑得見牙不見眼,心思根本不在徐錚的問話上,嘴里隨便答道:"大家網開始烤東西的時候我看到他和兩個少年坐在一起.你去問問他們."

徐錚來到小邦加和麥卡身邊:"光頭呢?"

麥卡摟著一只幼年的魔豹,一邊把它嘴里嚼不爛的烤肉掏出來,一邊答道:"約克大哥回帳蓬去了.他說今晚要和湯姆叔叔擠一擠.喂喂喂!別吞!你嚼不爛."

徐錚抬腳欲走.麥卡叫住徐錚:"徐錚哥哥."

"什麼事?"

麥卡猶豫了一下,問道:"約克大哥是不是遇上什麼事很不開心?"

"為什麼這麼問?"徐錚心中一動,問麥卡道.

麥卡想了想,道:"以前約克大哥不是這樣的.第一次在帝都遇到他的時候,他像什麼煩惱事情都沒有,成天都笑嘻嘻的.這次不一樣,難道你沒覺出來,約克大哥顯得很暴躁,脾氣也大,笑的時候更少.剛才他和我們一起烤東西,他只吃了一點就說吃不下要去睡了."

"是啊.小邦加也道:"我看得出來,約克大哥心里有什麼事.一年時間不見,約克大哥的變化很大,要是在以前,這樣的熱鬧哪里可能少得了他,約克大哥能鬧得很,上一次年關的時候他還跟小樹人一起跳扭臀舞來著.現在這樣,肯定出了什麼事."

徐錚前進的腳步徹底停下來,仔細沉吟了一陣,向兩個少年道:"你們兩個,吃飽了沒?"

"飽了.小部加道.

"我也飽了."麥卡低頭看著懷里的小豹子,問道:"你飽了沒有?"

小豹子用無辜的眼神看著麥卡,根本就聽不懂.

徐錚看著一人一獸的對話不禁失笑,道:"吃飽了就去幫我辦件事."

"什麼事?"兩個少年都睜眼看著徐錚.

"這件事可要小心去辦.你們聽我說"徐錚俯下身,在兩個少年身邊一陣耳語.小邦加和麥卡聽得不停點頭,一會兒後麥卡放下小豹子和小邦加一起向著約克所在的帳蓬奔去.

約克獨自一人坐在帳蓬里.手里拿著一瓶徐錚釀的玉冰燒慢慢的喝著.空腹喝酒本來酒精就作得快,玉冰燒又是高度酒,此時約克雙眼已經有些迷茫了,正用散漫沒有焦點的眼光怔怔的看著手里的瓶子,另一只手下意識的摸著額頭右側.那里本應該有個代表著榮耀的白色駐獸使獸紋,現在卻無論他再怎麼催逼它,它都無法浮現在額頭上.

自己一心向往的馴獸師生涯就這樣結束了麼?焰赤媚,連你也對我失望了,不肯再和我共享這個獸紋?約克重重的歎息一聲,舉著瓶子又喝了一口.

他知道徐錚有很多話想要問自己,從在拉克毒爾看到自己的時候沒有看到焰赤媚起,徐錚看向自己的眼光里時不時都露著詢問的神色.詢問什麼?答案自然是不言而明.只是那少年真的很溫和厚道,用詢問的眼光投過來看到自己不想作出回應就並不開口問及,到後來連眼神也不再摻著詢問的意味,表現就像什麼事都沒有生過.

得友蘭在是人牛大幸!約支其實很想敞開了心胸對徐錚話…事,只是每每想要開口的時候卻現自己根本開不了口.

他要怎麼開口?錫安競技場考馴獸師的時候他曾誓言旦旦的說過自己要善待焰赤媚,把它像家人朋友那樣愛護尊重.結果呢?自己只身來到拉克多爾,無法陪伴焰赤媚左右,和它一起同甘共苦.誓言.自己沒有做到.又想起離開奧森莊園之前,自己也曾豪情萬丈的對徐錚說自己要帶著焰赤媚出去曆練.吸取經驗好成為一名偉大的馴獸師.可如今,偉大的馴獸師不但沒做成,連自己的魔獸伙伴都不在身邊,要讓自己怎麼去跟那少年說?種種行徑,樣樣結果,自己都覺得對自己失望得很,要讓這個一直很看重自己小總是在背後支持自己這個夢想的少年一番真誠的維護情以何堪?

話到嘴邊總是開不了口,怕徐錚對自己傷心失望,因為約克對自己都失望得很.夢想.似乎又變得遙不可及;前路,又似乎暗淡無光.面對寬容大度故作什麼事都沒有生的徐錚.約克只覺滿腹的愧疚.像是連和他做朋友的資格都不夠那般,總是抬不起頭來.滿腹的心事不敢說.不欲說,只覺得愁腸滿結,直欲跑到無人的大聲嘶喊一陣才能泄滿腔的委曲和憤懣.

徐錚又一次邀請自己跟他一起去帝都錫安過年,連焰赤媚都丟失了自己還有那個資格嗎?約克怔怔的想著,又喝了一口灑,心里更加憂愁.

就這麼一直一口接一口的喝下去,酒意更濃,卻總是不醉,心里翻來覆去的轉著各種念頭,千般思緒,萬般煩憂,竟是不斷的接踵而來在腦里揮之不去.

怔仲悵然間,忽聽帳蓬外小邦加的嘻嘻笑聲響起:"約克大哥在不在啊?我來找你喝酒?

約克迅收拾好表情和心情,應道:"在,就你一個人?"

麥卡也在外面嘻嘻的笑:"還有我.我進來了.

兩個少年嘴里說著,掀簾而入.約克便見到小邦加手里左手拎著一把木簽子,上面穿著七七八八烤好了的食物,右手則拿著一個酒瓶子.

麥卡前胸前有兩只短尾浣熊像攀在樹上一樣掛在他胸前,黝黑的少年手里也各自拿著一大穿著食物的木頭簽子.

"哈".:卜邦加一進來就樂了:"我就說怎麼沒看到約克大哥.原來一個人躲在這里偷酒喝."

麥卡把兩只短尾浣熊從胸前揪下來,拖過湯姆的鐵飯盒把烤好的東西放進去.也笑道:"真不夠意思,一個人偷偷摸摸的喝酒也不管我們

約克不好意思的摸摸光頭.道:"兩個小孩,歲數都不夠,喝什麼酒?"

小邦加不樂意了,道:"約克大哥別小瞧人.露西娜嬸嬸店里買的酒有一半是我爺爺老邦加釀的.我爺爺釀的酒里又有一半是我在幫忙,我還提過不少改良意見呢!再說了,哪次出酒後我不嘗?不是我吹,約克大哥你喝的酒加起來都沒有我嘗過的多!"

"就是,就是!麥卡在一旁幫腔:"我也去嘗過,老這麼喝來喝去,我和小邦加酒量都比一般人強!"

約克不禁莞爾:"這麼說來,你們兩個的酒量比大人還要強了?""當然!"小邦加狡黠的一笑,笑吟吟的看向約克:"不信哪?那約克大哥要不要來比一比,看誰能放倒誰

約克性格憨厚沒有心機.又對小邦加這樣不大的少年毫無警覺心,不知不覺的就中了招,只覺得自己心情煩悶,有這樣兩個說話逗趣的天真可愛少年陪自己喝酒聊天也是好事.便笑著答應賭酒喝.

兩個少年見計得逞,互相對看一眼,都是得意的一笑.小邦加晃了晃手里的瓶子,又道:"這個是新品種,我從帝都帶來的,就喝它吧

約克接過喝了一口,只覺得甜而不辣,感覺又要比玉冰燒順和得多,挺像適合小孩和女性喝的甜酒.他哪知道這種叫做甜嘴兒的甜酒正是兩個少年借了徐錚釀酒之法搞出來的新品種,它本身確實酒勁不大,非常適合小孩和女性.但它有兩個特點,一是後勁綿長.二是不能混和其它酒喝,不然就會成為酒引,酒勁一暴起來相當的厲害.所以露西娜店里的熟客都喜歡點了它混和其它酒喝,去體味酒勁暴後的飄飄欲仙感覺.

約克跟徐錚一樣,也是離開帝都錫安長久沒回,不知道這件事.只覺甜嘴兒好喝,很是順暢的就喝了下去.兩個少年就一邊勸著約克吃東西一邊好話哄著他喝酒,一會兒之後酒勁暴之時約克當真就醉了.

口:

求月票,推薦,收藏,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