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公文沖擊!35 公文沖擊
34公文沖擊o1

頒給徐進領地的公文一個月才拿到徐進手上,原因無它,雖然 公文早早的就了出去,可傳令官根本就進不了魔獸森林,只好在永安邊境上北云郡的拉克多爾小鎮上等待..26dd.Cn書友整.理*提~供可憐的傳令官第十七天上就到了拉克多爾,足足在那里等了徐錚近兩星期.

不過這也怪不了徐錚’,無論礦茂的勘查工作還是尋找新的草藥,哪樣都快不起來.而且十萬魔獸森林又實在大大,在終于勘查完了魔獸森林里的三階魔獸居住地時已經花去了一個月的時間.

整段時間里近百人要吃要喝要用.再加上一大群魔獸整日在營地里游蕩討吃喝的,徐錚不得不臨時把嚕嚕等三只魔獸加一個法師人偶的小分隊叫回來,提前括馬車上的東西拿出來吃掉.縱然這樣,一個月以後還是吃喝殆盡,不得不趕至拉克多克進行采補.

整件事的進程遠比徐餑想像的要慢,三階魔獸區域探明了昆西地圖上的礦藏四座,另外又現了兩座,再加上一階和二階領地里現的.已經近十座礦.僅僅這些被覡的礦交由承安來開采的話已經可以開采很多年,徐錚就理智的停止了繼續往里的步伐.其中讓他停止前進的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年關將至,他必須得帶頜這支隊伍在年關到來之前趕回帝都.

在與眾人.商議以後計劃有了大幅度的改變,徐錚決定停止進入四階魔獸領地勘查的任務,而是前往拉克多爾小鎮過行一次采補.這次采補的主要內容就是購進大量的肉食.除錚沒忘記自己上一次離開時的承諾一一為魔獸們再辦一次燒烤大會.進行完了這個以後就直接趕回帝都銷安.

由于這一陣子里眾人一直呆在魔獸森林里,五階以下的魔獸都與眾人渾了十,臉熟,它們可以輕易的通過氣息判斷出眼前的人類是不是歸屬于百人小隊的一員.百人小隊善待它們,它們也用友善的態度給予回報.覡在’整個百人小隊里最閑的就是原先來充當偵查角色的盜賊和充當保護i$色的重劍士.只有他們才沒有工作可干,礦工和藥劑師都有正經工作要做.最大的人身安全問題已經不再是問題,盜賊們和重劍士們有了大把的時間來練習技能.而在這個地形複雜又充滿靈氣的魔獸森林里鍛煉無疑是-個非常不錯的選擇,一群人練來練去,竟然有好幾個都做出了突破晉升階位.

盡管很閑,盜賊們和劍重士還是比較盡職,雖然需要保護的人員已經沒有來自魔獸-方面的人身安全上的危險,但大部份的時候他們還是跟隨著保,護.因此他們便現有了魔獸森林真正的主人魔獸的幫助後.整個任務里最艱難的部份反而成了最簡單的部份.比如有難去的地方,只要你肯拿好東西好好的哄,飛行類的魔獸就肯讓你騎到它背上去帶你到達那里.再比如某些生長在古里古怪的地方很難采摘的藥草.只需采過一次讓魔獸看到,它下一次就會帶一大堆過來交換食物.如此儼然就多了很多幫手,大凡需要動用到勞動力的地方都可以交給他它們去做.

原本盜賊和重劍士們擔心的危險已經無限趨近于零,現在需要擔心的僅僅是某些膽大的礦工或是藥劑師因為研究精神的暴而生類似失足跌落或是誤食什麼危險的草藥一類的麻煩事.

看到這樣人獸和睦相處的場面.除錚離開的時候非常放心,他劃出四階魔獸地域的因子吩咐不讓人靠近後僅帶了阿佳西和包括湯姆在內的十六名重劍士出前往拉克多爾.

前腳到到達拈克手:爾-,後腳傳令官萊福恩就找上了門來.

萊福恩戕到徐錚的時候都快哭了.出之前就有人提醒過他,說這個二王子是個做事不按常理出牌的妖人.一天到晚行蹤飄忽不定,要找到他會很困難.萊福恩想像過其中的因難,但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困難.所以出門的時候根本沒帶什麼錢.而傳令官又實在是一個芝麻綠豆大小的小官,沒啥錢財也沒啥權力.萊福恩就不得不在等候徐錚的過程中選擇最差的旅館,最差的伙食.縱然這樣,如果徐錚再有兩三天不出現的話,他估計自己就得給旅館洗盤子賺取生活費用.

幸好,就在萊福恩啃黑面包啃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三佛就快要涅碧的時候,徐錚終于從魔獸森林里出來了.

現在,萊福恩就在確認了徐錚的身份之後把那個該死的公文交給他,正對著久違了快兩重期的肉湯和松軟面包大吃特吃.

一邊吃,萊福恩一面去打量這位素未某面的塞繆家二王子.

跟傳聞不同,萊福恩在’他身上沒有看出什麼了不得的氣息.除了他與眾不同的眉眼顯得特別清俊好看以外,萊福恩覺得他就像普通的鄰家少年,一點也沒有王子的尊貴味道.

"慢慢吃**還需要來點酒嗎?徐錚問他.

萊福恩點點頭,止不住又去偷偷的打量他.

很年輕啊,好倭比自己還小.萊福恩正想著,忽聽徐錚又道:"這麼遠從帝都趕來.這里,辛苦你了.晚上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返回帝都吧.

聲音溫和,態度可親,一點也沒有因為勾己只是無足輕重的小小傳令官而輕視自己.萊福恩幾乎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個看上去比自己歲數還小的人.

"阿佳西隊長."徐錚道.

阿佳西明白,過來給了萊福恩一小袋金幣.

由騎士隊長親自拿金壙給他,萊福恩有點受寵若驚.隨即拿起袋子才剛入手就已經感覺到里面的金幣至少有五十個之多.萊福恩眼睛頓時瞪得滾圓:"全都是給我的?"

徐錚笑道:"嗯,辛苦了,算是辛苦費吧."

阿佳西也笑:"他就是錢多,你只管放心拿著,沒人會因為這個找你說三道四.

萊福恩頓時大為開心,覺得辛苦了這十幾天很值得.

傳令官的薪水很!氏,只有在戰爭年代通報了重要的軍情後才會有甚

沒想到現在倒拿了不少的一筆錢.

"你不打開公文來看看?"萊福恩指著公文道.那少年做事倒根傳說中差不多,顯得漫不經心的懶的很.換了其它人,第一時間鐵定會打開公文來-看里面的內容,他倒好.一直笑眯眯的看自己吃東西-,似乎自己的吃相很有趣一般.

有嗎?難道說纊己吃相很難看?萊福恩頓時一僵,半點都不願意在徐錚面前出丑.

見萊福恩在自己的瞪視下吃起東西耒變得如坐針氈一樣,徐錚也覺了沒了樂趣,使去拆開了公文來看.

才看了一眼,徐錚下巴的就差點落到了桌面上.

"怎麼了?"阿佳西笑問:"是不是命令你要繼續勘查,趕不上回家過年關?"

徐錚收起7-巴不語,把公文遞了過去.

這個動作讓萊福恩很不滿,給王子的重要的公文怎麼可以隨便讓手下的騎士看呢?這王子哪里都好,就是明顯的顯得管教手下無方.而且做為他的手下,眼前的騎士隊長也著實跋扈了些,讓你看你還真看了,也不知道規劃是怎麼學的.

萊福恩正在那里替徐錚木平.哪知阿佳西不僅把公文看完了,還遞給自己,道:"你也看看.上面寫的啥?"

私看公文是不對的,但好奇心人人有之,萊福恩縱然萬般不想違規.但還是忍不住瞟了一眼.就這一眼.他就看清了上面寫的什麼.

噗-!

萊福恩嘀里的酒水噴了出來,怪叫道:"十萬魔獸森林的領主?!"

才叫出口,已經被徐鈴眼疾手快的按住了嘴.萊福恩嘀不能言,瞪向徐錚的兩只眼睛卻變得滾圓.

徐錚放下手,對阿佳西道:"去清湯姆過來.

片刻後湯姆進了旅店,一紙公文便在四人手里傳著看.徐鋝的行事風格萊福恩算是又了解了些,別人看重得不得了的公文他好像並不太放在眼里.

徐鈰看著它,越看越覺得煩,問向三人道:"你們覺得這是啥意

思?

湯姆很不負責任的道:"就是封給你領地唄.

"十萬魔尊森林?!開什麼玩笑!"徐錚仍自不信,又問:"塞尚有作麼權力可以把十萬魔獸衷林這個無主之地封給我?布魯斯他們都沒有半寸土地,我憑什麼就能有了?"

"請叫攝政王閣下……"萊福思小聲嘟嚨.

阿佳西沉吟著,道,"塞繆斯家的皇子皇孫都沒有封地的這件事我知道一些.

"說來聽聽."湯姆對這些皇家秘事挺感興趣.

阿佳西道:"你們都知道,承安並不能算是大國,其下的土地劃給貴族們以後剩下的就不多.與其從貴族手里奪食取得他們的土地來分給皇族,還不如按本不動不給他們.這其中的原因,一是沒有多余的土地來分劃,二則是不願意看到子孫們為了利益來打打鬧鬧.

徐錚想了想,道:"我有些明白塞尚為什麼有那麼大野心了,原來是土地不夠分.感覺就像是面前擺著一個餅子想分給別人吃,卻現餅子太小找不到落刀的地方一樣.非常魑尬換了我的話也想讓餅子變大一些."

話音落處阿佳西和萊福恩都一臉郁悶的看著徐錚.這人王子是怎麼當的?自家的事居然還搞不清楚.

卻聽徐錚又道:"不過我還是沒槁懂他把這麼大一塊地劃給我是什麼意思.他又哪來的權利把這麼大一塊地劃給我?"

35公文沖擊o2

泛福恩小聲道:"這個我好像知道."隙舊

見三人眼光瞧向自己,萊福恩便硬著頭皮道:"整個亞里斯大陸地廣人稀,國界的戈分是以有無人居住為原則.

就像承安,原先只有錫安一座城堡,隨後因為領主管理有方,不斷的有人來居住擴大人口,開墾周邊的土地,沒有人的地方有了人煙,定居下來的人繼續生兒育女,又進一步開墾無人荒地,國界就是這樣一步一步的擴大."

徐錚被圃了一下,聽著萊福恩的描述總覺得像是異界版的殖民地擴張.

萊福恩繼續道:"在這個迂程中.或許會遭遇其它的種族或是勢力.大家為了爭奪領土就會生戰斗,以戰斗來確定領土的歸屬權.而如果一直遇到無人之地,就會以生產力和子民繁衍生息的能力決定領地的擴張迅.比如承安,生產力算不上高,所以領地的展並不快.經過這些穩打穩紮的展到現在.而通常情況下當國力強大了,分劃出家里的分支出去到無人的領地建城並以它為中心繼續展擴大就是最常見不過的模式.當然,它有前提,先得不會導致原來的勢力分化.而且還不會弱化原來的主要勢力"小

說到這里時徐錚已經大致明白了,亞里斯大陸的生產力是比較落後的,整顆星球的人口數目和土地面積來相比,顯得是地太大人太稀.所有種族的展模式都是由有能力的部族選擇一個可以紮根的地方居住下來,然後再慢慢展.如果不遇到什麼騷擾,它就會一直展出去.由一小群人聚居變成村子,再村子變成村落,由村落展出城市,城市再展成城堡,到了這個時候就已經可以稱作國家.

然後再以城堡為中心,周圍環繞著其它的城市,村落,一邊慢慢的繁衍生息,一邊提高生產力,逐漸向周邊擴展.在這個過程中,新的皇族成員會分到領地,或是自己出去尋找新的根據地,原來的皇室給予其幫助,最終展新的城市或是城堡,又以這個為中心,繼續以上的步驟,如此循環往複,最終形成了目前亞里斯大陸的格局.

整體形容亞里斯大陸的展模式,完全就跟前世的中世紀差不多.整顆星球上人類生存活動的地方還很無人之地處處都是.

因此.只要是無人之人,人人都可以占,前提是只要你能站得住腳.而亞里斯這個時空除了人類以外,還有許多其它高智慧種族,並不是完全的人類獨大.另外更有鋪天蓋地的強大魔獸生存著,想要擴張就並不是那麼容易.更別提這個時空的低下生產力,這就決定了他們的擴張迅非常緩慢.哪像前世的星際大殖民,一星期就占據下一顆中等星球根本就不是什麼難事.

塞尚給自己的一紙公文效,是占了地大人稀的便宜,那塊地方本就是無主之地,誰都可以占,說白了也就是在穿土地所有權的空子.問題僅在于誰先占,誰能站住腳,地麼它就是誰的.大約在自己沒有出現以前,塞尚根本就沒想到過去沾染十萬魔獸森林,而自己出現了從一個魔獸森林的小野人到頂著祭祀獸禮的人類小獸王,那塊地方只有自己和站住腳.不得不說,塞尚的野心非常之大.出手也非常果斷狠辣.一但自己為了十萬魔獸森林的領主,那塊無主的之地就會變成有主之地,任何人再敢來獲取利益就成了入侵,必然要遭到反擊.更妙的是所有反擊他都不必出一個兵,反擊活動將交由魔獸自主完成.他所干的事僅僅只是寫了一紙輕飄飄的公文,十萬魔獸森林就落入了他的囊中.

這其中最關鍵在于徐錚,有徐錚這件事就有可能.而沒有徐錚,以上的種種就全是空談.十萬魔獸森林還是無主之地.

現在就是要看徐錚接不接手這個燙手的領主頭銜.

見徐錚長久沒有說話,其它三人都在看著他.萊福恩在想,現在這少年有什麼能力可以當上十萬魔獸森林的領主,那可是十萬魔獸森林.是包括人類在內的高智慧種族無法涉足的地方.阿佳西在想徐錚到底會不會接手這件事,徐錚他實在太了解了,天底下就沒見過比他更懶散的人.而湯姆則在想要不耍帶著手底下的重劍士來跟著徐錚混,他的重劍士團體一直生存得經較艱難.投個明主將會是比較好的出路.

現在徐錚自己也在猶豫著接還是不接.十萬魔獸森林的領主他確實當得了,可徐錚自己也知道,以自己自由散漫的性格,他不愛當這咋.狗屁領主.況且他不太喜歡塞尚這種功利的做法,對這種覺得自己被利用的感覺相當的不喜歡.他把自己當什麼了?一塊實現自己野望擴張領地的跳板?如果真是這樣,未免讓人極不愉快.可另一方面來說.假如自己真成了領主,那麼自己就掌握了某種話語權,可以更好的保護自己初到異界時的第一個家.那些忠誠樸實的魔獸自己確實是愛著的,它們如此對待自己,自己理應該為它們多做一些事,為它們創造更好的生存條件.嚴格的來說,這件事情確實是分則兩空,合則兩利的好事.

塞尚有害自己之心嗎?沒有.塞尚有野心嗎?肯定有,而江川在利用自只嗎.泣個徐錚確定不錚有很的賞入的本事.但不包括可以讀取人心.他很偏執的總是肯相信人心都是善的但卻不願意為人所利用.心里頭如計算機那樣高的運轉思索,想著其中的利與弊,算來算去整件事對誰都有好處.可心底深處那一股子傷心失望又是為哪般?

眼光有些茫然的看向面前的三人,湯姆不知道在想什麼,臉上的神情顯得向往而憨傻;萊福恩的表情根本就是懵懂著,搞不清狀況;而阿佳西,長期和自己生活在一起,臉上露出的卻是毫不掩飾的關懷.

看到這樣的眼光,徐錚心底一下就暖了,試探著問阿佳西:"你",怎麼看?"

"分則兩空,合則兩利!"阿佳西毫不猶豫的道.隨後定定的看著徐錚:"不過我懂你.你做事情的出點一向與利益無關.愛與不愛.這才是你心里最看重的地方."

徐錚點頭:"塞尚提出來的這件事是正確的,對誰都好.可是"

"可是你覺得有點受傷,對不對?"阿佳西道.

徐錚有些頹然的伏在桌上,道:"他這樣做,讓我心里不好過.好像我是枚棋子,被人在背後推動著去達到別人的目地.我知道他不是戴恩叔叔,我們相處的時候少,感情沒那麼深.可這樣做未免也太薄情,讓我怎麼想?這就像根小刺卡在我的喉嚨里一樣,不太舒服."

阿佳西真吟著,道:"還記不記得那夜我們一起夜探皇宮?"

"記得."

"當時我也在門外,你們說什麼我聽見了.我覺愕攝政王閣下雖然功利心重,但卻不是無情無義的人."

"我也不願這麼想.可是這個."徐錚指指那一紙公文,心里就是微微有些難過."你等等."阿佳西心中一動,去問萊福恩:"就沒有別的東西跟這個公文一起來?"

萊福恩一楞:"你怎麼知道?當真有其它東西跟它一起讓我拿來.它們又不是公文,沒有那麼重要,當然先把公文交出來才是正事."

阿佳西頓時就笑了,道:"你錯了,它們對于徐錚來說遠遠比公文更重要.快去拿!"

萊格恩一頭霧水的奔回自己房間,再回來時手里多了三封信.徐錚只瞧一眼,便看出一封的字跡出自布魯斯,一封出自塞尚,一封出自昆西.

阿佳西笑道:"快拆開來看,如果我沒想錯的話,你看了這些心情就會好."

徐錚將信將疑的把信拆開來看:

昆西的信里簡短得只有兩句話:主意是大臣奧利?費多獻策,與塞繆斯?塞尚無關.年關快到了,你露西娜阿姨想你,要你快點回來.

露西娜阿姨想念我,難道你就不想念我?想念我就明說,干嘛要借他人的借口?"真是個性格別扭的大叔.徐錚嘴角翹了起來,開心了.

放下昆西的信,又去看布魯斯.整封信拉拉雜雜的寫滿了很多關心.瑪雅和賽迪的想念和抱怨.想念徐錚在錫安沒呆幾天就又跑.抱怨是走的時候只帶了小邦加和麥卡,沒帶他們兩人,明顯的厚此薄彼.

最後說了一句,別理皇叔,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那一紙空文改變不了什麼.

來自于布魯斯的支持和安慰讓徐錚安心了.布魯斯真是位好大哥.徐錚忍不住想.這樣的人在以後的某一天繼承了承安的皇位,他的子民都將是幸福的.

最後是塞尚的信,也寫的很長.信里很謹慎的向自己解釋整件事的起因,綜合討論其中的好處.當然,臉皮很厚的塞尚皇叔很無恥的把大臣奧利推出來當擋箭牌,寫得明明白白主意是他出的,自己只不過是附和,把責任推得干乾淨淨.

看完三封信,徐錚笑別是最後一封,無論塞尚的言語組織的多麼無懈可擊,徐錚還是讀出了那種淡淡的關懷和心有不安的愧疚.他其實沒必對自己寫這些,沒必要對自己從頭到尾的解釋得清清楚楚,但他還是做了,在心里顧及自己的感受.會這麼做,一是因為有情誼,雖然還不是很深,但已經有了.二是他不願意因為利益就愧對戴恩,布魯斯及其它家族成員.更何況在胖子奧利提出這件事以前,他壓根就沒想到這咋.也就是說,在他心度深處他本不願意利用自己的家人.所以才阻止了自己去想.不然以他,或是昆西的智慧,何以需耍奧利來想這個?

還缺什麼?這便足夠了.只要感覺到自己被愛著,徐錚就是會偏執的去忽視其它的東西.

"高興啦?"阿佳西笑問徐錚.

"高興了."徐錚點頭,又開始眯著眼笑.

萊福恩從頭到尾看到一頭霧水,沒見這麼大牌的人,給他封地他還挑三揀四去計較一些枝枝葉葉的雞毛蒜皮小事.

湯嬸也沒搞得太明白,問道:"那你當還是不當?"

"當!干嘛不當?"徐錚道:"我那一大票小弟都還指望著我呢!"

口:

求月票,推薦,收藏,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