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史上最腹黑的帥大叔 03
示尚點頭:"我明白這個.起初有點埋怨他丟下一個爛牲丁,健仔細想想,他早已經給我打下了一個良好的基礎,解決了因撓承安的最大問題一水.而一但解決這個問題,來年的糧食豐收程度肯定高于往年.他這一著不是殺雞取卵,而是務底抽薪.只要渡過目前的困難.承安肯定只會越來越好.承安本就是以農產品為本,他大力的鞏固了這個."

昆西也贊同的道:"他這一手著實很妙.我知道他在動手做這個.但沒想到他的手筆這麼巨大!戴恩這人比我想像的更有遠見."

三人沉默了一陣,都在想著戴恩的大手筆,不禁越想越是佩服.敢這樣拿著一筆天大的資金全部投入到基本農業當中,那魄力當真沒幾個有得起.這是一次豪邁的大賭,而他一賭成功的結果已經隱約可見.現在要做的就是解決他豪賭一把留下的後遺症.

過了一會兒,徐錚又道:"提高內需,擴大出口.擴大出口是大量的掙錢,前提是我們必需得有東西來出口.這個就需要提高內需.我們必須創造出一咋小良好的環境,讓人民知道不必屯積,在承安內部形成一個積極良好的供求市場,用最便利的條件讓大家把手里的東西都拿出來交易,人們可以在這個市場交易到需求的東西,國庫則可以問心無愧的收取其中的稅利.人們富了.國庫也有了,是謂雙贏!"

塞尚聽得眉飛色舞,當過大商的他.只需聽過一次解釋便更能明白其中的好處,不禁又驚又喜的看著徐錚,道:"你這顆小腦袋究竟是怎麼想出這樣的東西?"

徐錚笑笑不答,這樣的市場流通理論.他這個站在巨人肩上的人自然比塞尚更加吃得透.不是說塞尚就不聰明,相反他是一個非常成功的商人,他的商業行為曾經給塞繆斯的國庫帶來了大量的收入.只不過他少了徐錚腦中不知道沉澱了多少歲月的知識,意識不到這些基礎的理論.但徐錚一說出來,他便是一點撥即通,腦中飛快的轉動的時候.觸類旁通的東西一點小也不比徐錚少.這便是因為他對亞里斯大陸這個時空的了解又比徐錚多出太多的緣故.

塞尚興奮的道:"據我所知,承安人民手里都習慣性的屯積余糧.

這方法好,把他們手里的東西都吸引出來.在國家內部迅交易,商人手里有了東西才有出口的貨物.提高內需,擴大出口,果然是妙極!"

徐錚接著道:"交好各族,齊頭同進,說白了和上面的意思也差不多.亞里斯有很多種族,都有各自的獨特產出,我們為什麼不能和他們搞好關系,進行交易?所有種族的里雖然人族獨大,但有很多的東西人族就是沒有.人族不可能和其它種族搞好關系嗎?我看不見得.交好以後會被他們騎到頭上嗎?我看也不見得.說個不好聽的,承安接壤突西加和奇利安,大海那邊又是維吉爾.它們都是人族的領土吧?如果承安力弱,它們就會因為大家都是人族而支持你,給予你幫助強國?"

昆西淡淡的道:"會有這種想法的不是太天真就是太愛做夢.不說別人,換了是我,只要有機可乘"必然揮軍直下,打得過就占領,打不過也先搶了再說."塞尚也點頭肯定這種說法.徐錚便道:"那不就是了,面對人族和面對異族並沒有什麼區別.如果不能自立自強,誰都可以來踩上一腳.對手是什麼種族反而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不被別人狠踩.即然這樣,我們能與人族交好尋求同盟,為什麼又不能與異族交好尋求同盟?人族獨大排外,這在我看來完全就是自欺欺人的種族自大心態.承安完全可以獨樹一幟的和各族交好.齊頭同進.皇叔不可能不知道,我在奧森莊園就那樣,事實證明這是正確的."

塞尚垂頭思索起來,徐錚各族交好的理論太出格,大悖現在的人族種族優秀,其它種族都是劣質的爬蟲,必須被鏟除的理論.而塞尚一直以來被教育接受的都是這樣的理論.所以一時半會他消化不了.

徐錚任由他想,轉眼去看昆西.

昆西微微一笑,道:"卡米拉是魔族.小初是獸族,瞞不過我.雖然兩人隱藏的能力不弱,可比我曾經見過的,那是小巫見大巫,還差的遠.我和他們接觸一陣就看破了.哈澤和伊力奇,這兩個矮人在小小吃店地底挖老鼠洞,我也知道.你還沒讓他們公開露面時我就已經知道.還有隔壁的那幾棵樹,你以為他們當真有那麼老實?他們折騰出來的動靜如果不是我仔細遮掩著,早傳了出去."

徐錚嘿嘿一笑,他就知道這些東西能瞞得了別人卻瞞弈旬書曬細凹曰迅姍)不一樣的體蛤

昆西突地邪邪一笑,伏嘴到徐錚耳邊低聲道:"你從西大陸回來.我是什麼人想必你有所耳聞.可你知道我手下軍團打前鋒的敢死隊成員是件麼嗎?"

徐錚搖頭.

昆西輕聲道:"食人魔!戰斗的時候先殺後吃,以戰養戰,以人養軍.遇到我這支先鋒隊,誰在我手里都討不了好!"

徐錚慷然一驚,卻見昆西若無其事的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面上的表情云淡風輕,看不出任何端倪來.徐錚不禁面色黑,這個昆西叔叔果然腹黑可怕得很,不過他對著自己時自己倒感覺不出來,為什麼?徐錚想來想去想不明白,只覺得困惑得很.

這時候塞尚才抬頭,道:"算是我思想固化吧,人族與其它種族交好的想法我暫時不能接受.和他們敵對著太久了,我生不出和他們和平共同,轉化為盟友的心態."頓了頓,又道:"不過我也知道我的想法不如徐錚你這麼開闊,因此事情的好與壞我無法正確判斷.但奧森莊園建設得那麼成功,就算我在東大陸也有所耳聞,這個事實證明你的想法應該比我正確.這件事我不阻止.也不支持皺著眉,思索著.緩緩的道:"不如,,

"不如交給徐錚來辦,我想除了徐錚之外,其它各族的不見得會輕易接受一咋.人族昆西道:"以到目前為止生過的事情來看,他就是有一種我們不具有的能力,好像在哪里都能輕松吃得開."

塞尚道:"我也有這個意思.徐錚你著著辦."

徐錚道:"好.過一陣子可能有奧森莊園的飛空艇過來,上面會有大量來自于各族的商品,更會有其它種族的人現象,到時候怎麼操作皇叔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別拖我後腿就行

"哪里可能."塞尚道:"一切依你,忙不過來可以找布魯斯和福倫幫忙

想了一會兒,塞尚還是交好各族這個問題上糾結著,皺眉道;"徐錚,你沒有想過另外一外問題."

"什麼?"

"且不說我的想法.在大家都與異族敵對的情況下先打破這個僵局,結果有非常大的可能招來其它勢力的虎視.這有可能讓承安成為眾矢之的,讓人有了討伐的借口.與異族私通,成為人類的公敵這個罪名不可謂不小

還不待徐錚開口,昆西便道:"這個罪名是不可想要侵略承安.找什麼借口都可以,罪名大是借口.罪名小也是借口,是大還是小小反而不重要了

昆西用手指蘸了酒水,隨後開始在桌面上畫出簡易的地圖,道:"你們看,與承安接壤的無外乎奇利安與突西加.雖然兩者的實力單看都比承安略強,可誰也沒有單獨吃下承安的實力.而兩者聯合吃下承安更沒有可能,奇利安與突西加早勢成水火.這與兩國並不看重承安.卻要與承安交好就能看出來.因為無論承安倒向哪一邊,對另一邊來說都是巨大的威脅.這種微妙的平衡一直持續著,是承安前些年緩慢成長的優勢.至于現在,承安有改變.它們依然不敢動.道理很簡單.一時半會的承安無法對它們構成威脅.而誰敢動承安,承安就有可能倒向它敵對的另一邊,這才是真正的大威脅.想明白這點,就知道承安大方向上是安全的,至少奇利安和突西加不敢動.

這就意味著沒的近撓."

停了停,昆西接著道:"維吉爾雖強,但遠隔著大海,興兵是勞師動眾.就算打下來也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所以維吉爾對承安的態度強勢,卻一直沒有動手.更何況今年開始,維維吉爾諸子奪權傷了根本,連最傑出的二王子霍克都跑到徐錚那里去當了奧森莊園的莊主.整個維吉爾手下無傑出人才,更不會對承安出手.而其它勢力路途更加遙遠,一句話形容就是一時半會手又伸不了那麼長,這就是暫時沒有遠憂.所以說,承安有機會.而且要抓住這個機會來改變".

然後又停了片刻,昆西道:"這個時候承安附近的其它種族都被人排斥,生活不易.假如承安在這個時候伸出手,,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碳難.在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扶一把,以非人族種族的死腦筋,以後有什麼麻煩叫他們頂上,他們都會臉上笑著去.依我看,和他們交易有必要,和他們交好更有必要.以恩人的姿態出現.低價收購,高價拋出有什麼不好?有了戰事,他們先上,我們再上,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