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史上最腹黑的帥大叔 02
示尚松了口氣,不禁又問:"為什麼?"見山"

昆西收起笑容,道:"因為我信她.我信他."

塞尚看向昆西眼光所指的方向.不得不承認那個風情萬種的女子和活潑討喜的少年讓人眼光一看到就轉不開眼.這樣的徐錚,可要比在塞繆斯皇宮里的時候要生動得多小難怪他沒事的時候不愛往皇宮里鑽.

昆西還在道:"以前我從來不肯相信世界上居還有這樣的人.可我親眼見著了,我知道有.他們是爛泥一樣的世間里開出來的花,出汙泥而不染半點纖塵.這兩人給我打開了一扇窗,讓我知道還有另一種不同的人生.窗那邊居然美成這樣.我以前都白活了.這兩人還讓我知道,原來人和人當真是有感情在.沒有感情就不是人.我以前不是人,現在麼"我也不知道我自己算是什麼東西.我正在他們身上找.找不找得到我不知道,不過光是這個尋找的過程就讓我迷戀不已.這兩個人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人,所以"

昆西閉了閉眼,再睜眼里眼里幽光大作,又化身為一條毒蛇.

現在毒蛇正在警告塞尚.出最讓人心寒的攻擊信號:"本來你們塞繆斯家的事不關我屁事,可我看戴恩7塞繆斯很順眼,他對露西娜和徐錚都很好.

我看人順眼了,他的事我就喜歡管一管.誰那麼手快敢不經他的允許動他的東西,最好先問問我的意見

閉眼,又睜眼,這一次卻是**裸的散出了殺意:"另外最重要的是我喜歡露西娜,我喜歡徐錚.徐錚喜歡塞繆斯一家,露西娜也喜歡.塞繆斯一家快活,他倆兩人就會很高興,我也會跟著高興.如果塞繆斯一家不高興,他們兩人也會不高興,而我就會非常不高興!我不高興的時候就喜歡殺人,更唯恐天下不亂,你明白嗎?"被那雙蛇眼盯著,縱如塞尚有著帝王般的鎮定,仍是覺得背心一片陰冷.刹那間他想起一種說法:大凡世上珍貴美好的東西旁邊都有毒物鎮守,那東西越寶貴,持護它的毒物便越厲害.露西娜與徐錚的品性使他們成為珍稀的寶物,鎮守的他們的毒物就是昆西!

戴恩果然半點都沒有說錯,昆西這人的道德觀與常人不同,在他眼里無國無界,自己就是中心;上到帝君,下至貧民,無論誰的人命在他眼里都跟路邊的野草沒有區別.他要動手殺人或是興起作亂,僅僅只是一念的差別.最可怕的是他確實有這樣的實力!而更怕的是他露出來的東西永遠都只是冰山一角,這人著實的可悄!

只不過塞尚並不懼他,會緊張恐懼.那是本能,除了這些人還更應該有勇氣和膽量!

威脅,塞尚聽見了.但他看向昆西的眼光在一驚之後更加坦然,或者說有些心喜.這人雖然冷情冷性,可戴恩隱隱已經被他劃分為朋友.有這樣的可怕人物成為朋友,那是幸事.更何況還有露西娜和徐錚在,自己無意奪寶,也就不會引來他的攻擊.

塞尚便微微一笑,兩眼毫不膽怯的回視昆西那雙蛇眼,平靜的道:"初次見面,你不了解我,不信任我,我理解.但我就是有那個自信.等多接觸兩天,了解了我以後你會現我並不比我大哥差!他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說不定還可以做得更好!"

如此回應讓昆西也微微頓了一下,一眨不眨眼的打量了塞尚一陣,最後才道:"我在看著

塞尚微微一笑,信心十足的輕輕舉杯向昆西致意.

這個時候徐錚才看到兩人.飛快的奔過來,笑道:"皇叔,昆西叔叔.你們在談什麼?"

徐錚過來,直如挾帶著一股輕新的風一般,讓塞尚和昆西之間的不和諧氣氛立即變淡.

昆西這才真正的笑了,眼底很柔和.道:"說兩句閑話.你才回來.跑來跑去的不嫌累?"

"哈哈!"徐錚摸了一把頭上的汗水,道:"大冬天的要像這樣出汗才會拜"

塞尚也是目光柔和的看他,就像他第一眼看到這少年時就知道的那樣,此人必定不凡.而最讓他打心底高興的是他不凡也就罷了.天下不凡之下何其這多,但像這樣隨著時間的流逝仍然不變,還是那麼陽光可親的樣子,就比不凡還更不凡.

保持本心,試問天下幾人能做到?

眼前這少年沒有半點侵略的性情.可世間陰暗不美好的東西也侵襲不了他,光是這份本心本色就叫人佩服無比.

關于這點誰都沒說錯,少年是顆磁石,誰見了都會被吸引,包括自己,甚至是昆西這種毒物也會本能的去守護他.

塞尚便笑了,道:"你最好去換件內衣再下來,天氣不比往常,濕內衣容易讓人生病.你要是生病了,你露西娜阿姨和昆西叔叔怪罪下來,我可承

話說得很有技巧,表達了對徐錚的關心,也隨意捧了露西娜和昆西一西看了他一眼,算是接受了他的好意,嘴角似笑非笑的沖塞尚舉了舉杯.

徐錚蹬蹬沖到隔壁的小吃店.換了一件以前的舊內衣回來,塞尚和昆西還是坐在那里喝酒.

徐錚在昆西身邊坐下,見昆西喝的是烈酒,不由得大是皺眉,拿走酒杯換了一種比較溫和的回來,道:"昆西叔叔少喝這種烈酒.喝多了傷身."

知道昆西是什麼人還敢用這種態度對他的大約也只有徐錚.昆西不禁愕然,隨即明自徐錚的關心,情不自禁的淺淺笑開,點頭道:"好,聽你的."

塞尚不禁微微有點妒忌,戴恩說過徐錚會很本能的去關心身邊的每一個人,現在這種關心還沒輪到自己,很明顯的就是和他還不太熟.

徐錚坐下現只給昆西拿了沒給自己拿,便又奔過去端了杯果酒給自己.如此奔來奔去的忙活,馬大哈的性格的一覽無遺.

等到終于在塞尚面前坐定的時候徐錚才道:"我知道你來找我做什麼."

"哦?"塞尚笑看徐錚二道:"那給我說說你想到什麼好主意."

徐錚道:"我想了半夜,想到了兩句話來付對目前這種困難."

昆西一抬眉,塞尚才想到昆西還不知道國庫的現狀.思量了一陣,塞尚決定冒險一次,便把國庫的現狀說了.昆西聽完也不說話.轉頭過去看徐拜

徐錚便道:"提高內需.擴大出口;交好各族,齊頭同進!"

塞尚與昆西,兩人都不是一般人.聽到運話不由得目光閃動,都是各自深思起來.

昆西是鬼才,想了一陣便面上神色大動,用驚奇不已的眼光打量徐錚.塞尚同樣更是面皮抽*動,動容的也不停打量徐錚.只有徐錚不為所動,轉動腦筋進一步深恩著這一番話的可行性.

仔細想了一陣,塞尚才道:"我想聽你仔細說說."

徐錚整理了一下思路,道:"國庫虧空,戴恩叔叔還欠下了大筆的欠債.要解決這種困境,說穿了無外乎一句話,就是賺錢."

昆西一挑眉,道:"據我所知.承安以農為本,商業並不達.尤其是與之配套的工業生產,更是沒什麼出挑的產品,賺錢並不容易."

塞尚點頭承認,比起其它國家,承安確實沒有什麼值得驕傲的產出.它勝在穩定,國民團結,其它方面確實沒有什麼可讓人眼光一亮的特點.如果不是有徐錚弄出來的幾樣東西,承安依舊走在老路上,主要產出利潤的東西仍是農產品.想到這里,塞尚道:"可以擴大生產的規模,比如紙張生產,再大量投放到其它國家的市場,這個能掙大錢."他畢意做了很長時間的商人,個中利潤看得很清楚,特別容易理解這點.

徐錚搖頭道:"這說的是擴大出口.還只說中了一小部份.皇叔.你也是當過很長時間商人的.不應該只看到國與國之間的交易,更應該看到人與人之間的交易.商品出口以後最終消化到哪里?無外乎由商人交易到需求的人手里.打個比方,我們與突西加做生意,承安與突西加,是國與國的出**易.而我們買了突西加的東西.或是突西加買了我們的東西,最終的目的是什麼?不過也就是賣到需要它們的人的手中.這個交易,就是人與人的交易.你以前經手的都是大買賣.突略了人與人交易的這些細節."

塞尚目光閃動,做為一名普經的承安大商,他理解這個遠比昆西要來得透徹,禁不住問:"利潤可夫?"

徐錚是站在巨人的肩上,自然看得更遠,便胸有成竹的道:"絕對不小!雖然沒有出口貿易那麼一進一出都有大量收入,可它勝在如同是湄湄流水,永不會斷絕.而且皇叔不要小看了國民的消費能力,衣食住行,什麼不得花錢?所以才要提高內需,把人民的消費積極性提高起來,這絕對是不容小看的收入."

塞尚目光閃動,道:"我明白了.

國庫的主要收入來源是稅利.各種產業動作越頻繁,商業活動越達.稅收就更高.擴大出口是單筆大收入,而內需活動的稅利則是長流不停,積少成多,利潤的累積量和時間成正比."

"對啦."徐錚贊道:"皇叔高見!這也就是說國以民為本,人民有錢了,國家才能收到稅利,我們要做的就是推動人民生活得更好.關于這一點戴恩叔叔早已經看到,他看似殺雞取卵的大修水塔的做法其實從長遠看,他一手不可謂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