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史上最腹黑的帥大叔 01
消錚在原酒酒館客竄小伙計玩得挺高興,下午時分攝淵咒帶…果然不出徐錚意外的來了.想當然爾,面對著虧空的國庫和巨大的債務,他在皇宮里坐得住才是見了鬼.

原野酒館跟其它酒館不同,下午的生意不出意外的情況下上門的顧客都是熟得不得再熟的熟客.正因為是熟客,所以他們都知道一些原野酒館的內幕,比如這家原野酒館並不那麼簡單,它的崛起是因為平民王子徐錚.有他做為聯結平民和皇室成員的紐帶,偶爾會有塞繆斯皇家之人在這里出現也不是什麼怪事.沒見小王子和小公主都喜歡騎翼翅虎往這里跑嗎?傳說甚至皇後都喜歡跑到這里來幫忙,做點算帳之類的工作.那皇宮的深宮大院有它的富貴奢華,可這里也有它不具有輕松愉快,自然會強引著他們往這里跑.

所以塞尚進來的時候大家只抬頭看他一眼,感覺出他身上與眾不同的皇家氣質時就自動自的放低了談笑的聲音,給他讓出一片地方來.

塞謬斯皇家之人,素質的確非同一般,有皇族的逼人貴氣,卻沒有皇族的紈绔作風,包括塞尚也不例外.

所以塞尚進門後含笑向四方行了一禮,自己找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坐下.

原野酒館他還是頭一次來,下意識的在坐下後就開始打量這個名字如雷貫耳般的下城區小酒館.頭一眼他沒看出什麼特別來,直到一個像倒放的桶一樣嘟嘟行響的矮胖怪東西來到了他的腳下,塞尚才感覺到

異.

網開始他沒看明白這是個什麼東西,只看到它頭頂上有一圈小燈一直閃爍,出怪有趣的嘟嘟聲響,沒頭蒼蠅一樣四處亂撞.它在他腳下旋轉著四處游動,片刻後轉開跑向另一方,把顧客扔下的垃圾吸進肚子里以後又跑開去到別的地方,塞尚才看明白它是一個類似于垃圾清潔工一樣的道具.

這東西倒是有趣,還是頭一次看到,誰弄出來的?塞尚開始在心底猜測,猜了半天後只能把它的出處歸結于徐錚,這種稀奇古怪的東西怕是也只能和他沾上關系.他猜對了一半,這個掃地機器人確實與徐錚有關,但卻不是徐錚弄出來的,而是出自于像儒族的巧手.

這個由玲美美的父親弄出來的高級技師參賽作品比保儒族自己用的又要更勝一籌,優點是借助了徐錚提供的某些科技點子,簡化了能量回路後又溶入了報警系統,原本打算批量生產用來投入到奧森莊園的機械保衛者隊伍中.可試驗以後現它缺點大于優點,比如它游走的漫無目的性,使得清潔的效率不高,所以只制造了三個用來參賽.想當然的,由于缺點太多,玲美美的父親沒有考上高級技師,三個作品就流露了出來,其它兩個在奧森莊園的廣場里亂跑,這個給了徐錚.

原野酒館的面積不大,這玩意兒滿地毫無目的亂晃,效率倒顯得不低.有它在,酒館的地面顯得非常乾淨.

塞尚還在用有趣的眼光瞧它.有待者過來詢問塞尚喝什麼酒水,塞尚才又一次感覺到了原野酒館的與眾不同.先,它和其它酒館相比特別的安靜,所有酒客都在小聲說話.織成一片低微的嗡嗡聲響,遠不像其它的酒館里面人們高聲笑談出的聲音那麼吵鬧.其次待者的服務十分主動,不等顧客點酒水時就已經主動走上來,交給你一張寫著酒水名目的表單,任由顧客按著上面的名目自行挑選.看到你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時更是態度和善的仔細解釋.半點也不著急,這樣的服務態度讓人大生好感,只要顧客囊中並不羞澀的話或多或少都會給點費.

塞尚還是頭一次看到給費的做法,不禁大感有趣的付給了向自己服務的待者五個銀幣的小費.那待者的了小費後更顯熱情,簡直是滴水不漏的在向塞尚解釋各種酒水的特色.

這時候保護塞尚的衛士才選了個有利于保護的位置坐下,喝起待者送過來的酒水.他們都喜歡護送人到原野酒館這個工作,因為只有這里才有帝都最好的酒可以喝,其它的地方則喝不到.

而且只要一進原野酒館,他們就可以放松下來,神經不用繃得那麼緊的一直要擔心有人會危害到需要保護之人的安危.因為這里有著一位極其強悍的酒館伙計被稱為昆西的一個中年大叔.

他有多強悍,一件小事足以證明.倒回去三個月左右的時間里,他們保護皇後來這里散心,有一天因為一位准劍聖不知道面上戴著黑紗的女子是皇後,他喝多了酒試圖揭開皇後的面紗來看她長什麼模樣.結果在老板娘露西娜的怒斥之下,這位中年大叔可是毫不猶豫的撥劍就殺了上去,直追了他十條街打落了那個准劍聖兩枚牙齒才冷著臉回來.

准利聖是尖力.准劍本是指那種只經有劍聖實力而心境劍意有所心圳"強大劍士,只差一步的跨越他們就可以一天登天成為劍聖.雖然絕大多數的人一生永遠也邁不過這個門檻,但逼近劍聖的實力是擺在那里的,實在是不好惹.像自己這種衛士得靠人海戰術才能拿下的人物,昆西大叔單人單劍就追了他十條街,還將他的門牙血淋淋的硬生生敲了兩枚下來.不僅這樣,事後那位准劍聖還不敢找上門來報複,這個看上去帥不像話,又好似沒有什麼武力值的大叔得有什麼樣的實力,什麼樣的背景才能把他教成那樣?

自那以後沒人再敢在原野酒館里滋事,凡是來到這里的衛士看向昆西大叔的眼光都透著一股子無言的崇拜.亞里斯大陸劍聖少如鳳毛麟角.准劍聖也沒幾介.能把一個准劍聖打成那樣的牛叉人物,在亞里斯大陸這個崇尚武力的世界當然是被人尊重無比.

可這位大叔本人絲毫不覺得那里過人,依然干著一個身為仆傭才做的事,每天開門就提著掃把出來掃地,冷著臉站在老板娘露西娜身後幫她打理店子.除了帥得有些離譜,其它好像並沒有什麼過人之處.唔"唯一要說有什麼過人之處,就是這位帥大叔幾乎從來不笑就算笑起來笑容也到達不到眼睛里去,讓人看著渾身泛寒,覺得他笑的時候還不如不笑的時候好.

好在這種笑容一般人看不懂,得有點實力才能讀出他眼里的那種森冷.不然當真沒有人敢靠近他.看得懂的才會明白這人就是一條收起了獠牙的毒蛇,活活招惹不得.一但惹得他的毒牙出口,那肯定是非死即傷.

有他在這里坐鎮,原野酒館就是安全得不得了的地方,保護的衛兵才能夠放松下心情,真正有了好心情去品嘗原野的美酒和隔壁的小吃.

眼下,這位帥大叔就端著一杯酒來到塞尚面前,眯起眼睛盯著塞尚看.兩只眼睛里的眼光很專注的落在塞尚臉上,如同毒蛇現了獵物,正出人耳不能聽聞的嘶嘶聲響,一但那里不對他就會閃電般的出擊!

如同毒蛇一般的眼光著實很震攝人,塞尚臉色動容了一下才平靜下來.從容的抬眼和昆西對視.

"昆西?"

昆西把酒杯放到塞尚面前,坐到了他的對面,道:"攝政王,塞尚?塞繆斯閣下?"

聲音很聽在塞尚耳里卻炸雷一般驚人.塞尚眼瞳急劇收縮,他攝政的事前後就那麼幾個人知道,這人隱在一個貧民區小酒館里,竟也把整個皇宮的動態把握得一點都不差.

僅這一手把握消息的本事,就著實讓人驚恐.

塞尚手背的青筋鼓了起來.隨後又慢慢放松,他想起了大哥戴恩說過的一句話,有露西娜在,有徐錚在,昆西就絕不是敵人.

所以塞尚便微笑開來,就如戴恩告訴他的另一句那樣:平生不做虧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門.

"我是."塞尚道:"你怎麼認得我?"

昆西微微一笑,笑意還是傳不到眼里,口中慢慢的道:"你得戴恩陛下有八分像,認得戴恩便認得你.你比戴恩顯得鋒芒畢露,遠不如他穩重仁厚,我更看好你大哥."

塞尚窒了一窒,現這位昆西果然像大哥說的那般說話不留情面,這句當真是貶得自己著實厲害,像是半點都看不起一樣.當然這話也不全對,按照戴恩的說法,如果昆西看不起一個人,他連話都懶得跟你說.他這都主動過來說話了,至少不是太差吧?

別和昆西成為敵人,戴恩也這樣說過.所以塞尚坦然看著昆西,盡力表達自己的誠意:"我攝政一事遲早都會透露出去,夫哥不在,我再不如他也要硬著頭皮上.昆西閣下,你信不信愕過我?雖然有確實有意王位,但我並沒有和大哥爭奪什麼."昆西平靜的看著塞尚,挨根數著手指頭道:"換了一年前,我肯定不信.你這樣坐到我的面前是機不可失,會讓我產生三種選擇,把倚綁上我的戰車;我跳上你的戰車;或是殺了你.但現在,"

眼光轉動著,看到露西娜正在那里倒酒,有一縷卷從她腮邊垂下來像是弄得她臉頰很癢,她正試圖把它夾到耳邊,小小的一個細微動作被她做來當真是風情萬種,很是好看.還有徐錚,端著盤子跑得飛快.一邊笑嘻嘻的倒酒,一邊高聲回應顧客的召喚,臉上笑得如同陽光普照,嘴里高聲叫道:"來了,來了!催命都沒催得這朵厲害."

昆西便微笑起來,笑意傳到了眼底,道:"我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