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落跑三人組
消錚牙疼了半天,貨得暫時壞是別尖想諒此問題比較好他現在實在想不出什麼解決這種困境的辦法來.巧媳婦都難為無米炊,傳大的戴恩君王不只把錢花得干乾淨淨,更還倒欠著,自己現在能怎麼地?所以徐錚只問:"殺雞取卵式的建設投入也就罷了,他收那些雜七雜八的東西來干嘛?連礦石都有,他老人家神經短路了嗎?"

福倫咧了咧牙:"父親說,徐錚一定有辦法搞清用途"他說你的手指是點金指,人的樣子更是長得像搖錢樹."

真是,太陽的!

徐錚又開始牙疼,扯得頭皮都發緊.像得了偏頭痛一般.

見大家一臉愁眉苦臉的樣子,塞尚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只說道:"你們都是剛剛才回來,先休息下吧.政務我先撐著.這件事大家一定要緊記在心里,最好能最快想出解決的辦法來,它實在拖不得.

其它大臣那里我會相辦法掩蓋,福倫嘴巴放閉緊,千萬別走漏出去.明白嗎?"

幾人都默然點頭,一時找不到什麼話出.

突地,有輕快的腳步聲飛奔過來,所有人耳邊都響起兩種歡快的叫喊聲,一種響亮,一種沙啞中帶著靦腆.

"大哥!"

"徐錚,哥哥

就見門簾掀動處,一個小小少年和一個小丫頭片子奔了進來,正是四五子賽迫和小公主瑪雅.

徐錚大是歡喜,叫道:"賽迪.瑪雅".

賽迪好動,身體長得壯實,一路飛奔著跑得飛快,把妹妹拋下一大截.瑪雅以前受過傷,傷了根本.身體因此比一般孩子更瘦弱,冬天寒冷經不起凍,身上穿的棉衣厚得離譜,被沉重的衣服墜著根本跑不快.正吊在賽迫後頭.

賽迪像踩著風行術一樣直沖過來.一頭撞進布魯斯懷里,仰頭一臉孺慕的看著自己敬重的大哥.檢查完大哥,發現布魯斯安然無恙後又跳過來拉徐錚的手,高興得哈哈直是笑.

"大哥,徐錚哥哥,我想你們了!"賽迪的口氣又歡快又直接,讓布魯斯和徐錚頓時舒心起來.

瑪雅公主則更親近徐錚,奔跑的步子停下來,怯生生走近徐錚,把笑吟吟的一直看她的徐錚打量半天.發現這個小哥哥一點都沒有改變.還是那麼親近和善,滿臉的溫和鼓勵神情,一如當初站到自己的背後.溫言支撐起自己的信心和勇氣時一樣.瑪瑪雅這才羞紅著小臉,伸臂過來把徐錚把了個滿懷,把頭埋到徐錚懷里,小小聲聲的又喊:"徐錚哥哥

小小少年和小小少女都穿著厚重的棉衣,只不過瑪雅穿的要遠比賽迪身上的厚出許多.少年是金發披肩,也像哥哥那般耳邊用金環束發.小小少女則一頭彎曲的波浪長發,也是純金的金黃色澤,散發著披在肩頭上,配著細致的五官,不似金童玉女,倒像極了櫥窗里的金發碧眼洋娃娃,著實可愛十足.賽迪是男孩,個性爽朗奔放.再加之塞繆斯皇家的氣氛一向是多親情少勾心斗角,賽迪這個四王子就不如其它皇家孩子那麼早熟,反而虎頭虎腦的和平常少年一樣活潑愛嬉鬧,沖動而又討喜.現在他又跳到布魯斯的身邊,正抱著自己大哥的手臂歡聲大叫:"大哥.大哥,你從奧森莊園給我帶什麼好東西沒有?"

布魯斯忍不住笑,拋開父親留下的煩惱,疼愛的去撫摸賽迫的腦袋,笑道:"大哥不好,忘記了

賽迪嘟起了嘴,道:"大哥真沒意思.我在家里天天想你,你卻一點都沒有想念我

布魯斯把賽迪拉遠一些仔細看.只見這個小小少年近半年的時間不見.好像又長高了一些小身體開始在抽條.圓臉蛋兒都變長了些,留出點真正屬于少年的那種青澀來.再去看瑪雅,發現兩人除了長相和身體有成長,脾性變化都不大.賽迫仍是像以前那樣活力四射,瑪雅也仍然自信不足,一臉羞怯的不太愛說話.只拿像貓兒一樣的滾圓眼珠一典不眨的看徐錚,小手扯著他的衣角.就像是一松手徐錚哥哥就會馬上再跑到遙遠的西大陸去一般.

兩個小鬼,真真招人愛憐!大家本來心里還為著戴恩的失蹤以及承安的困境煩惱著,這兩個小孩子一來,就像往屋里吹進了兩股歡快清新的和風,整個氣氛都變得輕松下來,連塞尚都緩和了顯得刻薄寡情的唇線,向上彎起微微的弧度,用縱容的眼光看著這兩個小小少年和小小少女.

布魯斯逗了弟弟一陣,掏出一把小水槍來遞給他,笑道:"大哥哪能忘記你.給,加強版的水槍,高階領袖使用的型號,目前只有不到十把,最先發出去的兩把一把在奧森莊園的山姆手里,一把在精靈"呃"一個精靈手里.這兩支一支給你,一支給瑪雅."然後又掏出兒童版的滑雪撬,兒童單兵作戰裝甲,幾童魔法混音手雷.游戲店的好東西,特別是用來作為凹曰混姍旬書曬齊傘川,二團作戰的裝備,布魯斯為賽油和瑪雅一人裝備了套只聯兒沖賽迪擠了擠眼睛:"有了這套裝備.帝都兒童軍團戰,你將會所向無敵!"

"謝謝大哥,嘿嘿嘿!"賽迪拿著這些東西高興壞了,一個勁沖布魯斯道謝.男孩好動,又不乏熱血和挑戰心理,總是喜歡那些刀刀槍槍的東西,估計這些禮物可以讓他整個冬天都好好瘋狂一陣.

瑪雅對它們興趣不是很大,不過換了誰收到禮物都會很開心.接過手槍來好奇的看了一陣,細聲細氣的說了聲謝謝夫哥.

徐錚笑笑,掏出一個用干花做的精致干花瓣貼畫放到她手里.然後又掏出兩個貝殼做的彩色耳飾交給她.貼板畫是游戲店隔壁巧手小小姑娘艾比精心制做而成,無論配色還是形像構成,無一不是上上的佳作.發卡則是出自納迦族羅素族長長女姬麗雅之手.

真是奇了,姬麗雅這個暴力女納迦居然還有這樣的巧手,能做得出這樣美麗的東西來.就見兩個粉紅色小貝殼被細心的打磨過,整體形狀沒被破壞,只是通過細致的工藝凸現貝殼紋理的美麗,只有姆指那麼大的兩小粉色小貝殼放在瑪雅掌心里躺著,實在可愛之極.

瑪雅先是震驚于貼板畫的漂亮.隨後著到兩枚小貝殼,簡直是喜翻了天,兩只眼睛閃閃發亮,沙啞的聲音都透著驚喜,小聲問道:"徐錚哥哥,這是什麼?"

徐錚笑道:"這是戴在耳朵上的小飾品."

"就跟耳環一樣麼?小小少女開心得很,隨後又有點失望:"好可惜,我怕疼,沒穿耳朵.只能看著它們,沒有辦法戴上."

"差不多,不過比那個好.哦,對了,它們不用穿耳朵洞也能戴."徐錚嘻嘻笑,道:"這一對耳飾可是出自納迦族長羅素的長女之手,是被她施加過魔法的.連我都沒想到那介,暴力女納迦能做出這樣的東西,很讓我意外.""真的?!納迦啊,,長什麼樣?美不美麗?"

"如果除開她的臭脾氣的話,"非常美麗!"

瑪雅還想問納迦長什麼樣子,徐錚又道:"先不說這個,有徐錚哥哥在,你肯定有機會親眼看到納迦族的哥哥姐姐.來,戴上試試."

說著,拿著兩枚小貝殼往瑪雅耳朵上一按,它們就粘了上去.

兩枚貝殼一上耳,瑪雅便覺耳朵上一癢,下意識晃了晃頭,驚喜的發現不必穿耳洞它們也粘得很牢,一點也不會松動或是掉落下來.

正開心得想要向徐錚道謝,突然聽到貝殼里傳來了小小的聲音:"瑪雅小公主,又美麗又善良.我們喜歡你

兩個聲音很甜美清脆,像是有小小的水精靈躲在里面,用鼓著泡泡的口音小聲說話,聲音小得只有瑪雅一個人聽愕見.瑪雅頓時呆住.被誇得小臉泛紅,但又開心無比.兩只眼睛閃閃發亮,直如寶石一般.

"徐錚哥哥!它們"瑪雅張大了嘴,形成一個可愛的小小圓圈.

"呵呵,還喜歡吧?"徐錚眯著眼笑:"貝殼里面住著兩只深海小小海藻精靈,它們是大海里出了名的馬屁精,只會誇人的優點不會說人的缺點.不過它們雖然特別愛拍馬屁.可只要被它們說出來的優點就是真的,因為它們從來不說假話."

"喜歡,喜歡!"瑪雅拼命點頭,現在就是打死她她也不會把這對耳飾還回去.

徐錚又道:"這對耳飾是被姬麗雅祝福過的,里面的小海藻精靈可以在里面一直生活.你只需每天睡覺之前把它們浸泡到海水里就行.

這樣它們也會過得很快活."

瑪雅拼命點頭,心里已經計戈著要用自己攢的私房錢請人去海邊帶海水回來.正想著這個,耳邊聽得兩只小貝殼又小小聲的說:"瑪雅小公主很勇敢哦,唱歌也很好聽."瑪雅又臉紅了,捂住耳朵生怕別人聽到它們在說話.

見妹妹得了這樣的好東西,賽迪大是眼紅,沖到徐錚面前來嚷道:"徐錚哥哥你不公平!只想著瑪雅.沒有想著我."

"是嗎?"徐錚二咧嘴.虛空伸手一探,手里就多出一堆東西,敢情在馬達加爾做玩具的時候他一樣都給賽迪留了一份.

"哈!"賽迫大喜,匆匆從徐錚手上一樣樣的搶,也顧不得都有些什麼東西,一古腦往自己的儲物手環里塞.小家伙倒是知道,凡徐錚出手的東西絕對不會是凡品,絕對好玩又有趣,半點也不猶豫的先搶了再說.

瑪雅卻一點都不貪心,有了布魯斯給的禮物和徐錚給的貝殼禮物就心滿意足,聳下又羞又怯的去拉徐錚的手,道:"翼虎爹和翼虎娘都想念你,我們一起去看望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