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百年之始
十名小獸人成功變身的消息汛在莊園里傳開上下下都籠罩在一種歡欣振奮的氣氛里.原因無它,進入變身期而全部變身成功沒有殞落任何一個小獸人的情況,這還是獸人族變身史上的次.

為此大家特別的感謝徐錚,吉帕,還有護士長坦伯爾,這三人在這件事情中出力最大.按照奧森莊園的公民等級制度,徐錚與坦伯爾進級.徐錚自己倒是沒什麼感覺,坦伯爾則很開心.以前他在納迦族里一直沒有什麼做為,來到這里後終于可以揮自己的所長,並通過自己的努力獲得了成績,這比什麼都讓人興奮.公民等級帶來的名譽,坦伯爾這個沒有野心的納迦並不看重,但伴隨著它而來的尊重和愛戴,還有那種付出努力並獲和成就感的歡欣,坦伯爾卻實在喜歡.六等公民呢,整個莊園都沒幾個,坦伯爾一想到這個就會樂.現在他還是喜歡呆在小湖里,沒事的時候更喜歡拖著條魚尾出來溜撻,無論誰見到他都會遠遠的就熱情的招呼:嘿!那不是我們的護士長嗎?早上好啊!或是:坦伯爾,不怕太陽把你曬成魚干?就你那小身板,還是在湖里泡著吧,少出來晃.

前一句來自熱情的莊園普通成員.後一句多半來自粗魯的保衛者成員.無論哪一樣,包括保衛者們不帶惡意的戲弄.坦伯爾都著實喜歡.

呵呵,奧森莊的生活,大愛!

吉帕則樂呵呵成為奧森莊園的榮譽成員,還榮升為八級成員.並應霍克之聘成為奧森莊園的席薩滿,也就是說一一奧森莊園的頭一個牛頭薩滿.他挺喜歡奧森莊園的榮譽成員的身份,整個,莊園溫馨和睦,讓他有家的感覺.若不是族里他還放不下,真想在這里長住一段時間,好好的休息一下.但此事完了後他還是不得不回去.

一行人把吉帕送到上開往西好望角的火車,吉帕從車窗里伸出頭來,道:"我還會回來做客.我那邊族人比較多.而且我們在那里已經生活習慣了,不太可能搬遷過來.不過我想這並不影響我們成為朋友對不對?.

牛頭在背後伸手捅霍克.霍克趕緊道:"當然!那可是牛牛的老家.放心,以後有什麼事,只需一句話.奧森莊園會是你們永遠的朋友!"

吉帕溫和的點頭,沖牛頭道:"照顧好你的朋友和兄弟

牛頭憨然點頭,道:"我會的

"嗯,你在這里過得挺好,我沒有什麼可擔心的.記得常回來看我們,那邊也有你的朋友.他們都記掛著你

牛頭不好意思的再次搔頭:"好的,我以後帶霍霍一起去."

"歡迎之至!"吉帕再一次看向霍克:"也照顧好你的兄弟和朋友,沒有什麼比這更珍貴

霍克收起嬉笑的表情肅然應道:"我會的,吉帕薩滿

吉帕認真的看著霍克,眼里的欣賞不言而明,道:"你知道嗎?做為一名長者,而不是一名薩滿,我想我得告訴你,我覺得你比你哥哥強多了.在你身上我看到真正的皇族氣質,而不是皇族身份的副產品,狹隘和殘暴.維吉爾皇室有了你.當真可以無愧于那片土地.我想.你以後一定會成為一名偉大的人."

霍克臉色一振,隨即眼圈微紅,正色答道:"謝謝吉言,我以後會向著這個目標努力!

吉帕又看向徐錚.那厮正在那里沖他嘻嘻笑吧利爾在他旁邊,習慣性的擺著以前還是只小貓的動作蹲在嚕嚕的背上,一邊像小貓那樣舔自己的毛,一邊拿眼光往馬克的背上看,不確定的判斷著哪個位置更好,猶豫著要不要挪窩.

"巴利爾!別舔身上的毛!"徐錚道.

"我忍不住嘛"巴利爾小聲道.

"還有,別扯身上的衣服!"

"很癢帆"

"還扯?信不信我揍你?"

"呵呵,不信徐錚的威脅,巴利爾根本不懼.

徐錚無奈,只得道:"抬頭,給吉帕爺爺說再見."

巴利爾乖巧的抬頭,沖吉帕揮手:"吉帕爺爺,再見

對于這樣的徐錚,什麼事都大大咧咧的徐錚,任何時候都正經不起來的徐錚,吉帕無語得很,也頭痛得很.揮手叫徐錚過來,吉帕有很多話想說,又無論哪一樣都不知道從何說起,只得喪氣的道:"你啊"少惹事就行了!"

"是!"徐錚應道.隨即又沖吉帕擠眉弄眼的邪笑:"牛頭也老大不小了,我說吉帕爺爺,你是不是想辦法給他討個老婆?就他那噸位,麻煩找個結實點兒的

吉帕被他弄得哭笑不得,牙癢癢的很想對著他的臉來上一拳.如果不是徐錚那張清俊的小臉讓他舍不得,早一拳轟過去了.這厮就是有本事能讓他隨時都想不顧牛頭薩滿的身份,抓住他一通狠揍.

此六二王鳴響,吉帕對大家揮午,有此不舍的道!"我老了.

"再忍"

"再見."

"再見

車下是轟然的回應.

再見是離別後為了重新再見面,很有意思的一個詞.吉怕情不自禁的微笑起來,看著車外的一群年青人,眼里是濃濃的不舍與愛護.

火車緩慢的開動,牛頭依依不舍的追了一陣,直到火車載著吉帕駛遠才回來.

霍克用嘲笑的眼神看著牛頭,本想損他兩句,但看他若有所失的表情,惡毒的話也說不出來,最後只道:"別擺著那張臭臉,大不了以後我陪你回去看他.他是祭祀薩滿,歲數長得很,一時半會掛不了."

牛頭憨然點頭,突地又怒道:"對他尊重些!什麼掛不掛的?你嘴巴真刻薄!"

"嘿!"霍克樂了,笑道:,"有長進,總算是知道掛是什麼意思,向徐錚學的吧?還敢罵我刻薄,反了你?"

牛頭根本懶得理他,快步奔上去和徐錚並肩而行,問道:"你對小獸人有什麼計劃?.

徐錚呵呵一笑,道:"百年計劃,教育為本."

十年育樹,百年商人.十年的時間可以讓一棵樹苗長成大樹,但要培育出一代人才,則需要百年或者更長的時間.

現在奧森莊園很多事業都有了穩定的起步,工業,家業,商業什麼的都有了雛形,甚至連醫療和公益都已經出現,唯獨教育事業還沒有半點動靜.徐錚有些擔心這個問題,現在到是有霍克,布魯斯,還有弗瑞斯特,加西亞等等之類的能人.可在他們之後呢?誰又來維護和展奧森莊園這個大家庭?沒有誰會永遠存在,也沒有誰有那個能力單獨一人就可以照看好他.更何況隨著奧森莊園的展,它將會越來越大,這就意味著需要更多的人手加入到奧森莊園的事業當中.

對于這個自己親手建起來的多族聚居地,徐錚無比的在乎.有太多的親人和朋友和它都有著交集,無數的珍貴記憶更屬于它,徐錚無法不把它放在心底.

而要更好的管理和展奧森莊園,教育這件事件就必須馬上提到日程上,而且還不能計較它現在會花去大量的錢財.因為這是一項長期的投資,效果會過很久才能看出來.可它一但產生效果,那將會驚人的巨大.

徐錚當即就把這件事情給弗瑞斯特和加西亞說,兩者長者導師當即拍板,做為教人育才的導師.他們比徐錚更加了解這件事情的重要性.

等弗瑞斯特興奮的離開,徐錚問加西亞:"老師,即然都要建學校了,有沒有興趣來當校長?"

"我?"加西亞愕然:"你確定?不是弗瑞斯特那只老烏龜?"

"是啊."徐錚點頭道:"弗瑞斯特老師和亞當在一起成天做研究.忙得不亦樂乎,讓他教導煉金課就已經很累人,必須得從實驗里擠出時間.而你除了教巴利爾那幾個小東西,成天無所事事,我怕你太閑,會過得不快活."

加西亞心中一陣溫暖,自己這段時間的失意無聊,這少年全都看在眼里.自己已經老了,別的都不怕,就怕寂寞,怕沒人關心,怕被人遺忘.原來自己擔心的都沒有生,不管別人如何.這溫厚善良的少年就是一直記得自己,掛念著自己,還有什麼事能比這個更讓人老懷大慰?

收徒如此,得學生如此,簡直是最大的幸運!

罷了,罷了,從此以後不再強逼他學習魔法,他愛怎麼地就怎麼地吧!只要他還像這般快活就好.嗯,還要保持本心不變.只要擁有這個,徐錚身上的一切缺點都可以被掩蓋.

心里這樣想著,加西亞老眼濕潤,又怕在徐錚面前失了面子,忙強笑道:"你確定讓我當校長?我提前警告你,我脾氣可不好!"

徐錚正色道:"你脾氣好不好,我還不知道?愛之深,才責之切.加西亞老師雖然脾氣火暴,但我懂你,愛護學生的心思,你從來都沒有少半點.有你這樣的校長,我希望每個學生都像你一樣正直,面對丑惡的東西時做到不妥協和無畏無懼."

"好!好!好".加西亞的白眉白須飛楊,連說三個好字後縱聲大笑道:"我以為除了老烏龜之後沒人能懂我.孩子,你真行!就沖你的不妥協和無畏無懼.我就當這個校長!"說罷又是一陣摩拳擦掌,嘿嘿竊笑道:"小鬼們,暴走的火法師來了,你們給我洗乾淨脖子等著!"

徐錚頓時一臉的黑線,,自己是不是選擇錯了?或是煽風點火過了頭?

奧森莊園的小鬼們,自求多福吧,

出:

求月票,推薦,收藏,打賞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