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藥店囧囧事 03
小在徐錚正樂不可吱的看著哈奈特.把,食包裝好的足境蚓迎合他,竊笑道:"你要不要看看?這可是奧森莊園特產的好東西.別的地方你連看都不可能看得到.更不要說買得到!"

哈奈特反複翻轉著手里的紙盒,無論怎麼看也沒有看明白手里這盒東西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它的包裝方式和亞里斯常見的很不同,整個兒是個六方體形的盒子.包裝的材料出自于奧森莊莊園,是一種很厚的紙張,拉扯著的時候感覺非常的有韌性.盒子的正面上有亞里斯通用語寫的足光粉樣子,還畫著一個碩大的人類大腳丫子,五個腳指頭很誇紅的展開著,看上去雷人的很.很神奇的是手里這盒的字樣和放在架子上的其它幾盒一模一樣.就象是複制出來的一般.想了想.哈奈特有些明白,估計這些字樣的印制方式和西好望角開始出售的報張一樣,並不是用手寫,而是通過一種叫什麼印刷的方式出現,運用的是同一個模板,所以字樣;圖案才會一樣.這就凸顯出了奧森莊園出產的東西的別致,這樣的做法,別的地方可做不到.

盒子的頂端上面有一個設計得很精致的盒蓋,可以打開來.哈奈特在徐錚的示意下打開它.現里面又有五個精致的小紙盒,每個小盒里都裝有一包東西.包裝它們的材精還是一種紙張,只不過這種紙張看上去有點毛絨絨的感覺,用手扯會現它比外保裝的盒子更柔軟一些,但更加具有韌性,很有點像是布一樣的感覺.

哈奈特心中驚訝,很是吃驚的現紙張這種東西的品種和用處居然有這麼多.心中已經在轉動著承接這種新型紙張的生意,手里又拿起一個小包問道:"這就是藥?治什麼?"

徐錚笑吟吟的看著他.又垂頭看了看他的獸皮靴子,答非所問的笑問:"你腳癢麼?.

這個問題問得哈奈特有些摸不著頭腦,當即誠實的點點頭.

商人行走四方,除了騎乘坐騎,很多地方都需要爬山涉水自己走路.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商人之路都是走出來的.世人都道商人賺錢容易,卻不知道商人的道路是一條用雙腳和汗水鋪成的路,財富總是和辛苦相伴相依.特別是為了保護腿和腳不被蚊叮咬和突然出現的魔獸傷害,更為了突狀況的火逃離,必須得穿著堅韌厚實的獸皮靴,就算是在炎熱的夏季也只能這樣,所以商人大都患有腳病.一到旅店休息的時候,十個商人有九個都會不顧形像的把腳放出來透氣,更使勁的搓腳丫止癢.通常到了這時候,所有成員也沒了個高低貧富之別,全體都在那里一通狠搓.個個神魂顛倒,欲仙欲死,一片嘶嘶吸氣的痛並快樂著的聲音不絕于耳.當然,也不排除某些人極度的惡劣,搓就搓吧,還把搓過的手指拿到鼻子上去聞,表情還陶醉得很,恰似達到了某種**,著實可怕得很.

現在被徐錚這麼一問,正好問道哈奈特的痛處,便一邊苦笑著一邊點頭,道:"癢,哪能不癢?冬天的時候還好一些,夏天的時候腳爛起來有時候走路都不行.這是商人的職業病,特別是行商.幾乎個個都這樣."

"那好徐錚笑道:"這種藥就是用來治這個毛病

哈奈特大喜:"當真?如果真這樣,全亞里斯的商人都會感激你想了想,又遲疑的道:"不是我懷疑你的能力,還有奧森莊園的信譽.只是,這個毛病連治療魔法都治不好,藥師醫師也無法處理,你這個,嗯,規模這麼"精致的小店,賣的藥可以治得好?.

他盡量在用委婉的口氣說話,事實匕徐錚這華卜店由于試營業的原因實在很實在讓人很懷疑它的功能.再者貨架上的貨品看上去都那麼稀奇古怪的,和亞里斯大陸傳統的東西相差太多,難免讓人不生疑.

徐錚轉了轉眼珠,直接道:"這樣,口說無憑,你直接試一試就明白.順便也可以讓你了解一下用法,好幫我向其它商人宣傳

"當場試?"哈奈特心里已經信了幾分,奧森莊園旗下商店的信譽擺在那?,而且貨品肯讓人當場檢驗,效果容不得人不相信.

"試吧徐錚道.

"那好哈奈特帶著期待的心情道.如果它當真能治好困擾自己多年的頑疾,自然再好不過.而且經檢驗之後效果確定,這個東西絕對會激起一片購買的浪潮.沒有人能比自己更加了商人的腳病之苦,它禍害的不僅是商人,還有眾多的傭兵,戰士,川山,只要長年穿靴的職業,不受泣個毛病毒害的簡直就沒氣一

當即徐錚就讓人送了一個盆來,裝上適量的水,取了一小袋足光分倒進去,又用火系魔法直接把它加溫到微燙的溫度,嘴里笑道:"它的用法非常簡單,不必求助醫師或是任何治療職業的幫忙,自己就可以操作進行.每個買這樣足光粉的人只需像我這這樣,取水把藥粉化開,水不宜太多,沒過足背就可以,水溫燙一點比較好.看個人的適應程度自己決定.以舒服為判斷水溫高低的標准.然後泡上半個時.一天一次,五次為一個療程,呃,循環.其實最好的方式是用這種藥泡腳以後,再進行足底按摩.一則加藥物吸收,二是減輕疲勞,可以舒服的睡個好覺.咦?我為什麼不在西好望角開個足療館?"

哈奈特看著徐錚的動作,以一個商人的直覺敏感的問:"什麼是足療館?"

"秘密."徐錚呵呵笑,調好了藥水,道:"來,脫掉鞋,把再放進去,半個小時以後你就會知道效果."

哈奈特瞅了瞅藥水.還當真沒看出什麼特別來,那種帶著一股微有些刺鼻的香氣的淺白色帶黃的藥粉大部分入水即化,形成一小盆微微有些懸浮物的汗液.總體來說,它從賣相上並不討厭,沒有什麼可怕的不敢讓人下足的地方.

心里對徐錚還是相信,當即坐到徐錚拖過來的那根凳子上,脫掉了獸皮靴,再解下腳上纏著的布條.

就在他脫下靴子的那一刹那,一股子陳年臭豆腐般的恐怖味道迅散出來.冷不丁吸上一口,感覺就就像面前擺著十足死雞,百頭死豬,千具腐尸,一萬堆屎耙耙放到陽光底下暴曬了一整月的味道.這味道著實可怕之極.宛如有形有質一般的撲面而來,人群里立即出一片嘈雜聲,人人掩面奔走.人群呼啦一聲就少了一大片.而且它的傳播力非常之誇張,僅僅只是片刻的工夫,不僅整間小藥店全是這個味道,它還更向四面八方傳播,遠方的空氣里都彌漫著一股子中人欲嘔的味道.可殺它的殺傷力之強,無異于現代的生化武器.

"我的媽!這是什麼味道?"有人驚叫.

"媽.你是不是曬了毒魚忘記了收?"這是孩迷惑的在問大人.

"爺們兒,我說你幾天沒洗澡了?身上帶著這股味道,走在森林里都沒有魔獸肯靠近你吧?"這位掩鼻躲得遠遠的,帶著股子捉弄的口氣問.

便有人好心的解釋:"你不懂了吧.這就是商人的味道."

"不是說是銅臭嗎?聞起來不像啊.倒像是我那個死去了爹,放的時間長了來不及埋出的味道.日哦,這事搞得我鄰居幾近抓

"是腳臭燦"

徐錚離得最近.一不小心吸了一口,頓覺頭昏腦漲,欲仙欲死的幾近升天,感覺整只鼻子都象是被腐蝕術轟擊得腐爛了得沒有感覺,呃,噢覺還在,這是最可怕的地方.眼光飛掠間,見到牆角一只爬蟲六肢抽搐著從牆上摔了下來,落到地上隨即不再動彈,估計是中了哈奈特的滿怒氣大招,已經掛了,

"好毒!"徐錚驚呼,以瞬的度施放出一個空氣盾擋在自己面前.抵抗毒氣的入侵.他本能的覺得自己若是再吸一口的話,不必猶豫,馬上就可以再次重生.

哈奈特笑得大為尷尬:"它就這個味道,,還有更威猛的,我這已經能算得上的小意思."

"我管你是大意思還是小意思!"縱然有空氣盾密封自己,徐錚還是下意識捏著鼻子.叫道:"快把腳放進去!"

哈奈特忙不迭把自己可比美生化武器一般的毒腳沒入藥水中,那可怕的味道才算是斷絕了來源.

"啊!"

腳一入水.哈奈特立即痛叫起來.藥水刺激到水泡破皮的傷口,又是痛又是癢,難受之極.哈奈特慌忙把腳拿出來.

"放進去,堅持一會兒就好."徐錚道,全身魔力湧動.不停的往外施放一級的狂風術.足足扔了十幾個小藥店里才算有了絲新鮮的

氣.

媽媽的"哈奈特這腳也太毒辣了,是迄今為止自己見識過的最陰毒的武器.不行,就眼前這種情況,還得趕緊把什麼西施蘭夏露或是強效空氣清新劑制做出來.

:

求月票,推薦.收藏.打賞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