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阿斯班引出的一系列發明 04
錚的心思如同顆飛淳旋轉的機芯樣轉動起…※

是,這里確實沒有前世達的醫療科技或是醫療設備.但是,為什麼不可以利用現有的條件去創建這些設備或是工具?沒科技,就用魔法來想辦法代替;沒設備,能工巧手的妹儒和矮這里有.可以想辦法制造可以使用的來代換.這樣進一步想下去,進一步弄出對症的藥劑或是針劑也不是不行.

繼續往下深想,如果要打針,針頭自己可以開天工鍛造爐來造.雖然天工鍛造爐這個技能效率非常的低,但針頭可以消毒後反複使用,所需要的量並不多,天工鍛造爐完全可滿足.

再來是藥劑.自己所知道的清熱解毒消炎降溫的藥物很多,而按照亞里斯大陸的自然生態情況,好像物種比自己原來的時空還更要豐富一些.指不定就可以找到現成的動植物直接入藥.而盤尼西林,又叫做青黴素的東西,自己清楚記得它的每一個培養提純步驟,只要把這些和亞里斯大陸的條件相結合,就算培養不出半合成的:代青黴素,像什麼甲氧苯青黴素,氨等青黴素這類更加強效的東西,但弄出第一代天然青黴素,如青黴素什麼的卻多半能行.要知道,第一代青黴素投入臨床使用是很成功的,盡管它的抗菌譜是那麼的窄.

而且自己制做它可不像亞曆山大弗萊明現青黴素那樣是偶然事件,這是自己站在前人成功的基礎上進行學習,有目的,有方向,有法則的尋找這個東西,成功的可能幾乎已經是必然.

有了盤尼西林,還對付不了引起燒炎的細菌?

想到這里時.徐錚霍然站起來,眼里精光閃動.眾人被他氣勢所驚,都一眨不眨眼的看著他,更走了解徐錚者如同布魯斯,霍克之人已經完全猜到徐錚應該是有了什麼應對的辦法.霍克慌亂問道:"徐錚,有辦法了?有吩咐只管說."

心高氣傲者如同霍克之輩,現在也能說出吩咐這個詞來是因為對這些小鬼頭擔心到了極點,心里更有著沒照顧他們內疚,種種心情折騰之下.只盼著能有任何治療好他們辦法.

只要能治療他們.他做什麼都可以,犧牲什麼都行,更不在乎那點點臉面.

徐錚站起來.匆促在屋內走來走去仔細思考自己的思路是否可行,具體該怎麼辦.然後又去仔細察看那些生病的孩子,判斷他們還可以拖多長的時間.自己是否可以及時的把這些東西制做出來.

腦中飛的想著.越是覺得把前世的醫療科技和現世的魔法相結合的道路行得通,現在最奇缺的就是時間.只要時間允許,他覺得自己完全有可能治好這幫子小鬼頭.

徐錚垂頭認真的出神想了一陣,查找還有什麼遺漏的.整個,過程里所有人一直屏息以待,罪魁禍阿斯班大氣都不敢出,唯恐驚撓了徐錚的思路,造成自己一生都無法從心底放下的悔恨.

良久之後,徐錚終于抬起頭來,疾聲問道:"有沒有可以加時間進行的魔法?"

"魔族有!"阿斯班迅回答道.

卡米拉和洛德爾兩人也在場,他們也關注著地些孩子.只是只能應用于魔族的黑暗治愈術用到這些鬼身上完全就是殺人的技能,兩人只能看著這些孩子干著急.長時間的相處,大家同樣喜歡上了這些活潑可愛的小娃娃,只巴不得自己也能夠為他們出些力.此時徐錚一問,卡米拉立即回答道:"魔族的天生就可以操控時間流.各個分支有強弱之別,但差不多都會.這是魔族戰士之所以強大的根本,時間的落差可以讓我們出難以閃躲的犀利攻擊.魔族這點和龍族比較接近,每一個,魔族都是魔族戰士.可以對一個范圍面積施放這個技能.多則不行,然後依據能力的高低決定了控制力的強弱.我屬于魅魔分支,戰斗力不強,大約最高能達到零點六倍的時間控制.洛德爾?"

洛德爾道:"我能達到二點一倍.我過去問問,我記得有個強悍的家伙可到達三倍.他戰斗力差得一塌糊塗,但就這個能力卻很優秀,是不可多得的輔助技能."

"卡米拉.你去找那個朋友.洛德爾,你示范來看看."徐錚道.

卡米拉迅奔出去找人,此時正是夜晚,她的度出奇的快.洛德爾則站出來,借過布魯斯劍放了一根輕巧的東西在上面.隨即神色一凝,屋里的眾人都生出一種奇怪的感覺,就像走出現時空裂縫一般有一種被無形力量拉扯的一澗書凹甩凹廠告少,事薪由",謊事多什後劍!的事物由千時間加諒的作用,本應該再花一段統淵川會由于重量而被劍鋒削斷,時間加以後則以肉眼可眼的緩慢度往下沉,最終被削斷.

"這個艙力有沒有限制?"徐錚問.

洛德爾道:"有.對方的能力強過自己,技能會無效.對于沒有生命的物體,技能會無效.而對于有生命的物特,特別弱小的.效果會放大.雙方的差距越大,效果越大,反之則越甚至失效.比如說,對石頭施放,沒有效果;對阿斯班那樣強大的精靈施放,沒有效果;對著剛才那個小東西施放.效果則加強.所以說,這個技能的針對面其實相當的窄,遇弱則強,遇強施放則相當于搬石頭砸腳.另外它的效果是雙向控制.可以加時間的流逝.也可以減緩時間的流逝.這是它巨大弱點里的一點好處."

可以操縱時間,已經非常強悍了,若沒有種種限制那還了得?雙向控制,更是讓人驚喜,這是徐錚原因所沒有想到的.

徐錚沉吟了一下,問道:"對這些孩子施放,有沒有效果,能不能做到?"

洛德爾大驚:"魔族的技能對著其它種族的施放?不是戰斗情況下我沒有試過,種族身體不同.我不敢確定會產生什麼效果.就像我們的黑暗治愈術,用到魔族身上是救人,用到其它種族身上就是殺人.你確定想試?"

這樣一說,徐錚也開始遲疑.他沒有那個,膽子和信心拿這些小孩來試驗.而強者如阿斯班倒不必擔心不妥的問題,但這個能力用到他身上又完全沒有效果,很是麻煩.

"往我身上放一次試試."徐錚道.

眾人大驚,紛紛勸阻.但徐錚心意已決,就是要讓洛德爾試一下,連布魯斯的勸阻也沒用.

洛德爾遲疑著用最溫和的力度試了一下,結果,沒效果.

慢慢放大力度一次一次的試,最後放到雖大,還是沒效果.洛德爾吃驚的瞪著徐錚:"我的能力對付五級戰斗職業都有效,用到你身上居然沒效果,你這樣強?"

徐錚也郁悶了.不再自己身上試,在誰身上試?把別人推入危險而自己旁觀,不是徐錚的作用.

突地,坦伯爾的聲音怯怯的道:"不如"在我身上試一下?我比較弱,應該能試出效果."

依森也抬起頭,道:"在我身上試吧,我也很弱."

看著這兩人,徐錚心中一片溫暖.誰說能力弱的就是弱者?有時候他們微弱的能力下埋藏著的是一顆正義勇敢的心,比如坦伯爾,又比如魔法學徒依森.生著這樣一顆心的人,不比任何人差,同樣是讓人佩服無比的強者.

徐錚集點頭,對洛德爾道:"兩人都試一次,力度盡量放輕柔,這樣如果出問題所產生的傷這也不大."

洛德爾依將對兩人試著用零點一倍的力度試了一下.

坦伯爾皺起了秀氣的眉.依森卻搖晃了一下,臉上露出奇怪的表情.

"怎麼樣?"洛德爾擔心的問.

依森搖晃著頭,以學者的態度道:"這應該是輔助系的技能,沒有直接的殺傷力,我感覺不出來難受,就是很奇怪."

坦伯集也道:"再試試加大一點兒."

洛德爾再次施放時間流控制,兩人臉上便露出更加奇怪的表情.

"加到最大."坦伯爾又道.

洛德爾定了定神,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力量放到最大化.

兩人表情隨即僵硬下來.隨後洛德爾撤去力量,坦伯爾道:"成了!不會對身體產生傷害.感覺也不難受,就是有一種被孤立放逐的奇怪感覺."

依森點點頭,他的感覺也是這樣.

經兩人證實,時間流這個技能不僅對比自己能力低的人有效,還不產生身體傷害,徐錚思考的辦法在這個技能的支持下幾乎已經成功了一

"很好!我想有應該有辦法了!"徐錚大喜過望,飛快的道:"依森,這次的事情你的功勞最大,因為有你才讓我想到了辦法.我建議把依森的公收等級直接提升兩個等級,大家有沒有意見?"

"哈?"依森頓時呆住.一時之間又是興奮又是茫然:"我並沒有做出什麼成績啊?試洛德爾的魔法是個能力弱的都可以讓他做試驗."

:

求月票,推薦,收藏,打賞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