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阿斯班引出的一系列發明 02
騎十加徐錚,五個,人同時開始學習米明系的治療;佳成功施放出一級治療術里最低階技能止血術的時候,他現徐錚已經在試著施放一級高階的傷口愈合,並且成功了.當他能勉強施放一級低階的減緩疼痛,另三個騎士還在試圖施放止血術術的時候,徐錚已經成功的施放了二級中階治療術里的小型皮膚再生術.當他能夠把減緩疼痛這個技能練習到百分之六十的成功率,打算接觸一階中級治療術微量回複時,卻現自己的魔力已經見底,無論如何也學不會這個技能.而徐錚已經在施放三級的恢複術,他又成功了,其它三個騎士還在一臉郁悶的練習止血術.

隨後阿佳西一臉郁悶的去翻閱了一下後面的治療技能,他現越往後頭越難,自己想要掌握下一個技能最快也得花一星期,而且最高僅能學習到二階中級的技能,再高的話以騎士的能力不可能學得會.要不然何以說牧師的治療能力在亞里斯大陸最強悍呢,就是因為大家天賦不一樣,側重學習的方向不一樣.騎士偏重近戰技能,又可以掌握一些初級的聖光技能,治療術同樣也是這樣.而那個變態的徐錚好像並不受這個限制,阿佳西見過他的戰斗能力,相當的令人頭皮炸,而他學習治療術的能力卻比牧師還更變態!

到了中午吃飯的時候,阿佳西掌握了兩個一階初級技能,一個一階中級技能.為了避免重複學習而能揮更大的作用,其余三騎士很聰明的各自選了一個一級初級技來學習,一個人掌握了一個一級初階技能,包括止血術,減緩疼痛和光照清創術.而徐錚,正在一邊往嘴里塞面包,一邊練習四階的治療術技能.

四騎士同時無語.挫敗的拋下徐錚去吃羊飯.

這樣的變態學習度,誰見了都會被打擊得不輕.

下午時分,不想讓徐錚打擊自己,四騎士各自選了地方繼續練習.加西亞聽說了徐錚的可怕學習度也要來看.他來的時候徐錚已經在施放四技中階的治療技能了.

加西亞知道自己這個學生的學習天賦高的驚人,但上午到下午的時間就直接把治療術從不會提升到四階,誰聽了都會了瘋.

任何一種魔法的學習,從低階到高階都得累積以後進行跨越式的由量變到質變的過程,個中的難度任何一個級位的提升難度都是呈幾何數級.低級的一,二的火提升倒還讓人想得通,這些人有些人就是所謂的天才.加西亞自認為自己是魔法天才,學習火系魔法時從一階到二階的跨越也花了六天.而他這個,學生,從一階到四階,只花了一個上午加一個中午,

加西亞羨慕了一陣之後開始暴走,他終于明白了,自己這學生學不好火系魔法的原因根本就是他不想學!而這會他為了救人.拼著老命在那里啃那本小冊子,學習光明治療魔法的度直追亞里斯大陸上度最快的風系魔獸,完全就是一日千里!等級的提升對于他來說根本沒有難度可言!

徐錚學習魔法確實有著可怕的天賦,這是他提升治療術的等級快得像空間跳躍一樣的原因之一.而另一個,原因徐錚也不知道,那就是他體內的樹人之心和海洋之星在起作用.冉于他的性格和脾氣,那一身無以倫比的種族親和力,老喬治和羅素怒鱗各送了他一個了不得的東西,樹人之心和海洋之心.

這兩個東西,一個是樹人族的結晶,一個是海洋的水之精華,兩者都是可以散無窮魔力的魔力本源.不僅這樣,它們還有著其它神妙無比的妙用,如果流露到大陸上,無論哪一樣都是可以引一場戰爭的無價之寶.

只是徐錚這厮懶得嚇人,也沒有什麼爭強好勝之心,兩個東西的好處他所知道的不及十分之一,比如他僅知道樹人之心可以提高自己的自然親和力,順便用來生小樹人種子,而海洋之心可以讓自己在水底不必擔心無法呼吸憋死的問題,其它的一律不知道,"所謂身懷巨寶而不自知,還一天到晚嫌東嫌西的嫌身體里多了莫明其妙的東西.說的就是徐錚這種賤人.

徐錚所不知道的這十分之一的作用里,只要徐錚一調動體內的魔力.這兩個東西就會迅運作開來,一者吸取游離的自然之力,一者吸取游離的水元素力量,提供給他使用.又由于徐錚練習過天道之術,雖然這個懶人目前才把它練到六層,但基于混沌學基礎的這個技能體系做為徐錚最本質的力量源,什麼力量的調用都::二六六它把徐錚體內的無論哪種力量全分解重新組合二屬性的力量,到用時再對應改變它的屬性.這也是徐錚能施放任何一系魔法的原因.

種種因素集中到一起時,就形成了徐錚的變態學習能力和同樣變態的全系施放能力.

不過變態的能力也有個限度,等到徐錚開始學習四級中階的治療術時就慢了下來,到了高階的時候進度更慢.晚上上床的時分,徐錚勉強掌握了四級高級的治療術.

心里頭擔心著那些小鬼頭的安危,胡亂的塞了一些晚飯後,徐錚再一次去看那些生病的孩子.臨時的住院部里呆著許多人,孩子們的父母都在.朵麗這個大眾母親更是在照顧所有她能照顧得過來的孩,實際上獸族的小孩由于體質較好,感冒燒的要少很多,躺在床上的小病號絕大部份都是除開精靈族和獸族的其它族孩子.他們中病情比較輕.體質比較強的在開始慢慢的好轉,雖然還保留著虛弱和咳嗽這些症狀,熱度卻退了下去.而病情比較重的,或是體質比較弱的,病情在繼續惡化.以山姆為的幾個孩子,還在繼續高燒說胡話,熱度繼續緩慢攀升,渾身大汗淋漓的,一張小臉潮紅著呼吸急促.

巴利爾臨近變身期,全身虛弱來不了.漢克和阿倫這兩個.小家伙倒是都在,各自趴在床頭上,一守著一個妹儒小鬼,一人守著一個,人族小鬼,都憂心如焚的望著他們,生怕自己喜歡的玩伴就這樣一病不起.

"快醒過來."漢克低聲道對著妹儒小鬼耳語:"再不醒過來就再也醒不來了."

阿倫望了漢克兩眼,也學著他的樣子對自己守著的人族山姆低聲說話,有自己毛絨絨的小頭顱頂著山姆的手,似乎用這種辦法就可以將他喚醒.這兩只小虎小時候都受過磨難,很難喜歡信任上別的種族的人,此時小家伙們成天玩到一起,好不容易真心開始信任自己的小伙伴,又遇到這樣的事,當真是彷徨無助之極.

阿斯班急慌了手腳,一個個威力巨大的精靈族大回春術不計本錢一樣往自己的玩伴身上扔,只可惜這個技能完全不對症,雖然提高了孩子的生存能力,但也變相的提高了致病原因的繼續展,目前唯一的作用僅能是吊住性命.

由于大量的消耗魔力,阿斯班縱然以精靈王的自然魔法修為也技持不住,一張正太般粉紅的小臉在迅變得蒼白.這禍事是自己引起的,阿斯班已經顧不得那麼多,把全身魔力透支一般的往這些孩子身上投放,期待著能作用.

再過了一會兒,星芭黛和蘭洛特到來,兩人接替阿斯班,繼續給孩子施放精靈族的大回春術.兩人比起阿斯班就要差得太多,幾個高級技能施放下去,兩人的臉色飛快的變白.

阿斯班腳步虛浮的走過來,徐錚見他實在累得厲害,連搬了一根凳子給他坐下.

阿斯班坐到椅匕,良久無語,一臉內疚的望著床上輾轉呻吟的小鬼頭們.

"我沒想到他們的體質受不得凍."冉斯班道.

徐錚張了張嘴,什麼都沒說.他該說什麼,責罵阿斯班?阿斯班純屬無意,如此這般努力拼著命消耗魔力施救,他已經做得很好.在他身上看不到屬于一個高位者的倨傲怠慢,只有真正屬于王者的仁者之心.再者,自己難道就沒錯?疏忽了這些孩子的健康,沒有早想到在奧森莊園建立醫陸,這就是自己的錯.

"徐錚你就沒有辦法幫幫他們?"阿斯班又問.

徐錚搖搖頭,一時半會的他還當真找不到辦法.

阿斯班失望而又內疚的沉默了下來,他真想為這些孩子做些什麼,苦于束手無策什麼都做不到,心里十足的苦悶.看著那些焦急的父母們,阿斯班只巴不得有人過來破口大罵自己,也好讓自己心里好過些.

但偏偏又沒有人這樣做,阿斯班坐在椅上如直坐在針氈上一般.

無情無義無道德者總是試圖逃脫責難和懲罰,唯哼哼情有義心里有著道德與公理者才會內疚自責.現在阿斯班最悄的事就是這些孩子當真不治而亡,那種巨大的負罪感真是可以把人逼瘋.

現在,兩人面對面坐著,看著蘭洛特和星芭黛施展魔法努力救治孩子,沉默著找不到話說.

:

求月票,推薦,收藏,打賞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