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阿斯班引出的一系列發明 01
丁斯班這段時間正在以奧森莊園少年兒童團團長的身份毛萬,指揮眾小孩圍著湖泊團戰,每天玩的樂不彼此外加樂不思蜀,完全提不起興趣回精靈王城泰克里諾.

精靈王算個蛋哪?當孩子王比當精靈王牛叉多了!阿斯班對此深有體會.奧森莊園簡直就是全亞具斯大陸最好的游戲場所.

阿斯班帶領著他的隊伍扮演入侵著,要攻打這片湖泊,占據它成為自己邪惡的根據地.人族里有一個斗做山姆貝隆小孩,則是保衛方的領袖.他麾下部隊理所當然的叫保衛者,成員們一個個都以保衛者自居.

老實說,阿斯班所帶領的反派部隊肯參加的人數並不多,所有的小鬼,包括精靈族的小娃娃,全都崇拜莊園的保衛者,對他們的王上並不太理會,全體義無反顧的強烈要求要加入保衛者那方.可是阿斯班許下許多好處,比如放他收集自馬達加爾的游戲玩具等等條件收買人,這才有人肯心不甘情不願的加入他的隊伍.而且沒有對手游戲也沒法玩,大家便分化出正義的一方和邪惡的一方交戰.

阿斯班肯把自己千年的智慧降低到孩童的水平,這事不太好說,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總之阿斯班玩瘋了的時候一樣的很弱智,而正義方的領袖山姆秉承了人族一向的機智狡詐,帶領著保衛者們和阿斯班的邪惡軍團同樣斗得旗鼓相當.

一群小鬼們都玩瘋了,到最後連小樹苗都加入,軍力平均分配給

邊.

打了幾天之後,兩邊的領袖都覺得只拿著水槍對轟的游戲方法實在太過單一,就算走到了後期人人的裝備都升級成為兩槍水槍之後,短暫的興奮勁頭一過就覺得沒了勁.阿斯班就跑來找徐錚,以徐錚那顆不一樣的腦袋,他能創造出各種別開生面的玩具和玩法,如何更加有趣的玩這場對戰游戲,這件事當然只有找他.

于是徐錚也摻和進奧森莊園的少年兒童世界爭霸塞當中.他一開始出謀戈,策還了得?于是乎,兵種迅細化,作戰方式迅多樣化,地理條件的利用迅合理化,各兵種分工合作的統籌化,以及別開生面的現代行軍,通訊手段大量運用到莊園內部的小型戰爭中,使得一場模擬的戰爭游戲迅升級,全體小鬼全部玩瘋掉.

他們手里的道具也在徐錚手里飛快的升級.為此弗瑞斯特老師還專門給徐錚撥出一間煉金試驗室來做游戲道具作坊.

新式的兒童型滑雪靴問世,它度相對成*人型的來說不快,非常的安全,可以大幅提高呃,士兵.們的移動力;新式的單兵兒童裝甲出現,它內嵌魔法陣可以記錄受到水槍的射擊次數和傷害值,說白了就是兩個不一樣的舊值,次數以舊為基數,它一直保持總值不變,上到將軍下至士兵,受傷十次後,不管傷害值有沒有降到零,一律算作戰亡必須離開當次的戰場,下次團戰的時候才能參與.不離開就算耍賴,作弊,會被眾人鄙視.傷害值以凶點為基數,隨著任命等級的提升跟著提升,比如普通士兵只有,四,精英士兵則有狐",隊長有勸.依次類推;水槍上加裝了容量顯示,顯示貽和凹,貽用來記錄載"彈,量,和水槍的總射次數直接掛勾,這個也可以和軍銜一起升級.比如正方和反方的最高領袖阿斯班和山姆,總是可以比別人開更多次的槍.而凹用來大招.一次性可以暴十次強射,平時只能靠硼點射積累那個四值.另外槍上還加裝了瞄裝裝備,把它的殺傷范圍提到刃米有效,對孩子們來說,田米的近距離火拼已經非常的刺激.

同樣的游戲道具不僅裝備給奧森莊園的少年小孩,更多的生產出來則由商隊銷往馬達加爾,讓那里的戰斗同樣升級.估計阿里斯奧拿著這些東西又可以狠賺一筆.

如此這般,單一的對射就成了一場需要進行戰斗指揮的多樣化游戲,大大小小的少年兒童們裝備著這樣的行頭,一個個當真宛如真正的士兵那般,轟轟烈烈火戰斗打下來,經常忘記回家吃飯.

奧森莊園里沒有閑人小鬼們找到好玩的不來煩大人耽誤他們的工作當然好.可是玩了幾天後,毛病出來了.阿斯班水里,雪里四處亂跑倒是沒事,別人可沒他千年老妖般的變態身體,如此寒冷的天氣下還打水仗,搞得莊園里感冒生病的小鬼直線上升,連正義方的領袖山姆都病倒了.

起初保衛者的領袖山姆還堅持帶病參戰澗書凹甩凹咖廠告少,要斬由",謊要多吶了也不向家里說,隨後起了高燒才被家里人知哽聯典來的生病急壞了小姆的父母,這兩人都是來自于霍克的銀箭城堡,父親是霍克手底下的士兵.乘氣球飛過來的,母親則是後來從肖恩手底下逃到奧森莊園.得知孩子生病,兩人都心急如焚的沒有心情工作,旁人見兩人神情不對,一問之下才知道山姆的事.

天下父母都是這般,一但身為父母,互相之間交談得最多的就是關于孩子的話題.這樣一說,到這時人們才覺一個嚴重的問題:莊園的小鬼頭竟然在短短的時間里感冒燒病到近三分之一!

得知這件事情後.徐錚迅跑去找阿斯班.結果這個罪魁禍還在領著沒生病的小孩野戰,只是納悶最近士兵怎麼這麼多沒有來參加戰斗,半點都沒意識到有三分之一的士兵都成了傷病員.

三分之一的鬼病倒感早燒,這可不是一件小事,徐錚都沒有心情找阿斯班問罪,匆匆的帶著布魯斯與霍克把生病的小鬼頭全都集中起來,以方便進行治療.

這時候奧森莊園的組建缺陷遺漏問題就暴露了出來,整個奧森莊園不僅奇缺魔力職業.更是奇缺醫療設施和醫護工作人員.可以治療疾病的牧師,可以制做治療藥劑的藥劑師,可以提供醫護相關能力的建築全是空缺!

霍克和布魯斯這兩個失職的家伙由于出身貴族.對民間的疾苦了解得還是不夠多,這次的事件完全可以算得上一次重大的失職.試想,兩人的出身,自小就有人伺候得周到,極少生病不說.就算偶爾有不健康的狀態,所處的環境也有人隨手就把問題解決了.是以兩人在建設的時候差不多就完全沒有想到這一點,他們的目標全放在全力展和建.

如此突然暴的疾病讓眾人在沒有任何醫療條件下束手無策,霍克與布魯斯更是大為後悔,深深自責自己的工作不力.

時間緊迫.沒有人有心情去追究兩人的失職,甚至連兩人的內疚自責之心都沒有時間去照顧.徐錚集合兩人在人族區找了一間大房子當作臨時的住院部,把全體病到的小鬼都安排到那里後又找了一些心細體貼的女性來照顧這些孩子.想當然爾,孩子們的母親全體充當了臨時的護士.

但當徐錚要著實治療這些小鬼的時候,他卻現了一個更加棘手的問題.

亞里斯大陸的各種職業技能拜紛亂的時局和以前的戰火所致,治療肢體受傷的手段繁多,但竟然沒有一個技能可以治療感冒燒這種民間小病!它們中的絕大多數都應用于戰斗或是戰斗輔助,以及戰後輔助,真正能解民間疾苦的是少之又少,直如同毛麟角一般.

嚴重傾斜不平衡的職業偏重驚壞了徐錚.大驚失色之下,徐錚慌忙去找弗瑞斯特老師,結果老煉金導師給了徐錚一個不算答案的答案:我的煉金藥劑也對付不了這種毛病.你的魔法親和力是除了暗黑系以外幾乎全系,去學習高深的光明治療魔法,它應該,也許,可能,或許有治療這個疾病的技能.

一番話徐錚聽得幾欲噴血,又見高燒燒得嚴重的那幾個小鬼頭都已經人事不知的開始在說胡話,當即火燒屁股般的去現學光明治療魔法,期望能在那里頭找出對症治療的法子來.又想著自己一個學也許不夠用,考慮到阿佳西那幾個聖光騎士也有著光明系魔法的底子,就把四個人也一塊抓來學.

別人要學習光明系的治療魔法或許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但到了徐錚手里就不算大事.

拜愛爾蒂所賜,有這個"潛伏.在光明教派腹地內部的聖女做內奸,把整個光明系治療魔法全篇詳細的抄給了徐錚.史上第一冊非光明教會成員參修的絕密內部資料就這樣流泄了出來.

阿佳西四騎士看到徐錚手里的那個手抄本,起初還以為是什麼三流的魔法技能.結果四人網從徐錚手里接過翻了翻,就吃驚得幾近暈倒.它竟然是光明教會密而不宣的絕密技能!這樣的東西徐錚都能搞到,四騎士簡直是對徐錚佩服得五體投地.他***,這人也太強了,,如此讓人震驚的東西他也有,簡直和他弄一頭龍來中心廣場趴著同樣出格.

四人本已經對徐錚深感無語,接下來的事讓四人更加無語.

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