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回歸 03
掛掉愛爾蒂的電話,徐錚猛然想起還有一件事情沒有辦妥,忙去把正像猴一樣上竄下跳幫著捆綁貨物的坎波叫過來,讓他去通知普瑞德和毛熊波特,明日在城外一見.

坎波狠是興奮,大聲嚷道:"我就知道!你肯定要在走之前給那頭熊來個下馬威!我馬上就去!你明天替我揍死他!"說罷,兩條小腿掄得飛快,風一樣的跑了個無影無蹤.這小子近來吃得好穿得暖,惹事生非的心思日漸茁壯,狠有點異界版古惑仔的勁頭.

徐錚瞅著他的背影,只覺得有些哭笑不得,這小鬼明明白白的沒有接受到教訓,看來還得給他點苦頭吃吃,好叫他知道什叫做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斯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可惜馬達加爾沒有個成氣候的學校,不然把他塞進去,好好的打磨打磨.唔,干脆讓他繼續給羅斯當免費童工,活加重一倍,零用錢就免了.徐錚陰笑了兩聲,心裡頭突然好一陣大爽.

次日,商隊浩浩蕩蕩的開行出城,米勒-維奇,菲立德-紮馬攜女兒尼娜-紮馬,以及傑阿里-佩諾奇這個才升起來的商人巨頭,馬達加爾3巨頭全體到場,送商隊一行出城.

尼娜自然是一臉的眼淚,哭得你個小媳婦一樣.阿里斯奧也拉長個臉,對徐錚把自己留在馬達加爾照看生意一事非常之不滿.尼娜瞧見了阿里斯奧的表情,就過來和阿里斯奧站到一處,同敵仇愾的瞪著緩緩出城的商隊,眼裡放射出來的殺氣讓徐錚的後頸窩止不住的涼.

徐錚狠不正經的騎在車架上,伸手**著後頸這窩,小聲的向吉裡米抱怨:"又不是不讓他們去,等以後奧森莊園的商人進駐馬達加爾,他們閑下來以後想來就來,至於這樣恨我嗎……"

吉裡米哈哈大笑:"他們捨不得你."

"他們捨不得我的方式真叫我害怕.那表情就像是恨不得猩俠春任業難,吃我的肉."

布魯斯和吉米坐後面,聞言也是笑,這小子招人愛的程度確實過了些.

徐錚念叨了一陣,突地翻身站起來,用了個極精彩的姿勢金雞獨立那樣站到了車架上,回頭沖馬達加爾城門的方向大聲喊:"朋友們,我走了.記得我想念我,我再回來的時候會給你們帶狠多好吃的好喝的!再見!阿里,記得練習我教給你的基礎健身術,尼娜有空也練練,少吃貝妮嬤嬤的糕點,記得控制體重."

這嚷的都是些什亂七八糟的東西?阿里斯奧和尼娜大囧,終於忍不住笑起來,離別的愁緒頓時被沖淡了許多.尼娜開始跳腳,沖徐錚嚷:"我會想念你的!放心,你交代的事我一定努力做好,我不是花瓶美人!"

徐錚大聲的笑了,一直向阿里斯奧和尼娜揮著手,直到商隊漸行漸遠,阿里斯奧和尼娜身影變成小黑點,再模糊看不清.

又走了近半個小時,前方出現了兩個人,一個是普瑞德,另一個長得牛高馬大,身高足足接近兩米,身高體壯不說,還滿身和滿濃厚的深色體毛,看上去倒真有點像一頭人熊.不用說,這個肯定是波特,看到他的外貌體型,狠容易明白毛熊波特這個稱呼的由來.

徐錚跳下馬車,來到兩人身前.普瑞德行了一禮,恭敬的道:"閣下,有什吩咐,請說."

徐錚打量了一下波特,那兩米高的漢子生得濃眉大眼,粗粗一看竟如鐵塔一般,渾身上下都有一股煞殺.看徐錚眼光看過來,波特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如同猛張飛一樣的環眼一瞪,倒狠有點桀驁不馴的血**味道.

"你們兩人知不知道我為什請你們到這裡一見?"

普瑞德道:"不知道,不過我想應該是要吩咐我們做一些事."

波特則道:"有話就說,有屁就放!誰不知道東城區的抱上了你尊大神的大腿,跟著吃香的喝辣的,還有金幣可以拿.我們西城區的就倒了大黴,得罪了你,現在是每況日下,連地盤都跟著不停的縮小,眼看著就要混不下去了."

"放**屁!"普瑞德張嘴就罵了回去:"是你們自己撈過界.再說,我們也是憑力氣吃飯,掙的都是工錢.你不服?有本事也去找尊大神來抱抱."

"你怎說都有理!"口中恨恨的說著,從懷裡掏出一枚果核扔在地上,看著徐錚道:"幾枚果核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擊退一個3級戰士.我這個四級戰士也同樣不是你的下飯菜.知道你本事大,我斗不過你,說吧,要殺要剮隨你!"

徐錚低頭一瞧,地上那枚果核可不正是當日射向傑可布的那種.隨即再看向波特,那漢子一臉油鹽不進的老油子表情,活脫脫就是豁出去了般的賴皮,但眼光閃爍間顯得精明老練,就像這般擠兌自己的話一般,行事倒不像他的外貌看起來那樣當真是大老粗.

徐錚伸腳中踢了踢果核,忽然輕聲問:"你們打算就這樣一直斗下去?或者說,你們打算就按照這樣的生活方式一直生活下去?"

普瑞德有些無言,最近這段時間所有的兄弟都得了徐錚的好處,有了還算是正式的工作,生活比以往改善了許多.可是這樣還是有許多兄弟的工作沒著著落,不得不重新回到街頭討生活,這讓普瑞德覺得對不起徐錚,但又想不到其他的方法可以來改變這個.

波特也是無言,徐錚這兩句話正問中他的心事.當真要帶領兄弟這樣走下去,最終展成與其他平民格格不入的群體,最終招來城防力量的誅殺?可是不這樣,大家靠什吃穿?種種行徑,造就了種種的矛盾,不再是想退就退得回原點的事情.

"看."徐錚又道.伸足一踏,那果核突地凌空彈跳而起.隨即再伸指一彈,那果核就出破空的厲嘯,向著蘭洛特的方向射去.

"劍!"徐錚輕喝.

蘭洛特低著頭,毫不猶豫的拔劍.

居合劍的劍光虛空一閃,劍芒破劍而出,匹練一般的鋒芒的亮得驚人,直接將小小的果核斬作均等的兩半.劍出,劍再歸,蘭洛特連起身都不必,劍插在鞘裡就像從來都沒有出過鞘一樣,整個人又安安靜靜的低頭坐在那裡.

早知道這一群人身手不凡,但這驟驟止的一劍,來去了無痕跡,當真是如驚鴻一現,有著一種凡脫俗的犀利驚豔,兩人下意識臉色青的**著脖子,不想去想它要是凶耪庋e來會有什效果.

果核還沒有落地,吉米輕笑一聲,拇指一頂腰間的花劍劍鍔,兩人便又覺眼前精光乍現,竟然滿天都是破碎的劍花.待劍花凋謝,兩個半枚果核早已經在劍花裡被絞成了粉碎,連粉塵都見不到!

布魯斯讚了聲:"吉米,行啊,這一劍可要比我高明得多!"

"再看."徐錚又道.

左手食指和中指合成指訣,虛空一引,引雷訣已經擊向天空.

雙足再一彈,彈丸一樣彈射而出,就那虛空懸浮著,突地引聲清嘯,奔雷訣撲天蓋地的擊出!

就只見天空中風云變幻,手臂那粗細的雷電曲折著電蛇一般降落,層層迭迭的向著地面轟擊.

那些雷電胡亂噴擊倒也罷了,它們不僅不亂,反而組成重重的電網,交叉著籠罩著車隊周圍的空間,織成細密的,可怕的,閃耀著雷光的網.凡是雷電落擊之處,地面皆是焦黑一片,只要沾著它,什都變成焦碳一般的粉塵.空電被嚴重的電離,真吸得人髮絲飛舞,電擊一樣的麻癢隔著老遠都透體直入!

索倫咋了咋舌,道:"好厲害的……咦?不是魔法!連我都不能魔免,肯定不是魔法!"

布魯斯與吉米更是臉上變色,早知道徐錚怪招多,他還當真怪招多,這個大威力的技能兩人竟然無法判斷是什.

受徐錚**,嚕嚕霍然變回原來的尺寸,仰天噴出滿嘴的風刃!馬克更是舉起足,重重的在地面一踏!

滿天風刃激射,破空聲哧哧不絕於耳!馬克的重踏則讓全體五十四輛馬車就彈跳了起來!

無論蘭洛特的劍芒,徐錚的電擊,還是嚕嚕的風刃,馬克的重踏,皆是無以匹敵,讓人感覺到自我的渺小.

普瑞德和波特瞧見這個聲勢,臉上終於全然變色.兩個人一起變得滿臉的灰敗.波特的臉色猶為難看,心裡清清楚楚的明白傑可布能活下來,根本就是這少年從頭到尾都沒打算把他怎樣.至於西城區的自己這幫人還能存在,也是因為這人完全沒有對他們出手的意思.現在他展現出來的實力足以證明,只要他想,僅他一個人出手,完全可以將自己這幫人抹去.而自己這種身份低下的街頭混混,將得不到任何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