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回歸 02
尼娜遲疑了:"可是吉裡米的事情不是米勒大人在做啊,他都可以,傑阿里大人當然也可以."

"米勒可以,傑阿里不行."徐錚笑道:"我們的生意,一直都是阿里斯奧在打理,如果讓傑阿里接手,有太多新的理念他得花時間來適應.商場如戰場,失去一點先機就會花狠大的力量才能扳得回來.聽話,乖乖的,你不是說要好好的努力,不當一個花瓶美人兒?現在就是好機會,你可以學習一切你想學習的,打造你喜歡的事業來干.另外,你別忘了,還有愛爾蒂,她一個人在聖殿裡也是孤憐憐的,你是一個戰技魔法什都不會的貴族少女,教會之人對你的身份防范肯定少,你說不定可以有機會接觸到她,陪她說說話.還有納迦族的事,作為大家的朋友,你當然不能袖手旁觀,你父親那裡你要想辦法做通他的工作.其他人對納迦族有*覦之心你也要想辦法保護,就算是碧昂娜,吉裡米走了後你也要多陪陪她.互相之間成為朋友,不僅僅是獲得快樂,還要想辦法照顧他們,保護他們."

"那好吧."尼娜終於妥協,抽抽咽咽的說道:"你再來的時候要帶給我狠多的禮物."

"好的."徐錚笑了,掛掉這邊,又去接那邊.

"愛爾蒂姑奶奶,你想怎地?"

"你們就這樣把我扔下,太不厚道了."

愛爾蒂了一通脾氣,終是被徐錚安撫了下來.想想,又不是生離死別,遲早都有見面的時間,生氣作甚?仔細想想自己無外乎是嫉妒他自由自在不受任何約束的好運罷了,再加上奧森莊園與馬達加爾的距離,見個面沒現在容易,離朋友遠了後心裡就有些惶惶不安.明白這一層,心裡便安心下來,又道:"喂,我偷出來的聖光治療術的手冊你拿到沒有?"

"拿到了."回了這句話,徐錚臉上不禁一臉黑線.

膽大包天的聖女如愛爾蒂者,恐怕就只這一位.吃裡扒外的聖女如愛爾蒂者,恐怕也只有這一位.敢把教會的臉面當**踩腳下的聖女,縱觀亞里斯大6近幾千年的曆史,恐怕還是只有這一位……她居然偷了教會的聖光治療術的手冊,把它原封不動的手抄了一份交給自己,讓自己沒事就研究研究.如此膽大包天且不把教會放在眼裡,這種出格事情就只有愛爾蒂才干得出來.天知道這玩意兒自己拿在手裡感覺有多燙手,那是光明教會珍藏著從不外泄的秘本,其珍貴的程度遠遠比崇禎年間版本的《金瓶梅》還更甚萬倍.呃……雖然拿它和《金瓶梅》相比不大妥當,但意思就是那個意思.

如此剛猛的聖女,想法簡單得狠可怕.徐錚說要建醫院讓所有的人更健康,那好,作為你的朋友,我自然義無反顧的幫你.眾所周知,光明教會的聖光治療術強悍於世,是亞里斯大6最傑出的治療魔法.愛爾蒂又覺得以徐錚的妖異大腦肯定學得會,以後可以用來幫助其他人.於是乎,這個燙手山芋倒就到了徐錚手上.彪悍聖女愛爾蒂只輕描淡寫的說:"我手抄的,抄了狠長時間,指頭都起繭了."

如此淡然,活像是抄步饌學的作業那簡單,連徐錚聽了都頭大.然後她又威脅道:"你要不研究出個所以然來,幫不了大家,我以後和你沒完!當然,腦子要聰明一點,以後的應用方法別讓人查察到是從聖殿裡出來的.不然我估計你是見不到我了,我百分之百會被那幫老傢伙掛到聖殿的望星樓上風干了當標本展示給全亞里斯大6的人觀賞."

徐錚拿著它,又是感動又是煩惱.這傢伙對朋友真是好得沒得說了,但是膽子實在大了些,做事也是這樣……驚天動天.這是教會的秘本啊……不是後世流傳著人人都可以在網上看的《金瓶梅》.

裡面記載的是高深神秘的聖光魔法,不是潘金蓮和武大郎,武松,還有西門慶之間不得不說的故事……它就以這樣方式流傳了出來,天知道教會那些老東西知道了後一個個會不會氣得噴血而亡?聽聽愛爾蒂那口氣,就好像她冒著生命危險從聖殿的圍牆裡扔出來的這個東西賤得就是一迭草紙一樣.

嗚呼哀哉!

出了這樣一個內賊,估計整個光明教會誰也想像不到.聖女身處高層,她們能接觸到這個別人碰不到的東西.聖女所擁有的高階光明聖光治療魔法,使得她們可以破解並翻譯這個進行了魔力鎖定加密的手冊,再進行抄譯.換了別人,整個手冊對他們來說就只能是一本看不懂的天書.而聖女冷宮式的生活讓她們又被子人疏以防范,加之束約她們的屏障,讓人覺得她們就是困在籠中的鳥,不具威脅**.

歸類以上種種條件限制,它要從教會泄露出來根本不可能,除非亞里斯大6的3個太陽變得只剩一個,或是它們全體打西邊出來.

可是,自從多了愛爾蒂這個一心向著朋友,而不是向著教會,對整個光明教會失去的歸屬的另類聖女,再加上徐錚這幫子朋友的愛護,更有點弗瑞斯特的盾影鏡之戒,徐錚的空間戒指,阿斯班的變種麵包果之類逆天道具幫助,種種條件集中到一起時,愛爾蒂的破壞力就十足驚人.這不,拿在徐錚手上的《金瓶梅》……呃,不不不,聖光治療術手抄本,就是證明.

太陽,當真從西邊出來了!幾千年裡只能是光明教會高層才能學習,並且從來都沒有流傳出來過的聖光治療術,徐錚手裡就有手抄本!

這個時候愛爾蒂根本就沒有想到自己這個舉動會產生什深遠的影響,她只是簡簡單單想幫助自己的朋友就這做了.而這本蘊含著驚人力量的小冊子藉著徐錚之手,終於慢慢傳播出去,在以後的時間裡造就了一批又一批偉大的平民牧師,他們行走在人間,路過一座座的城鎮和村落,治療疾病,驅除病痛,化身為受人愛戴敬佩的福音使者.

這件事產生效果已經是百年之後的事了,那時候弗瑞斯特和加西亞已經成了奧森莊園的魔武學院校長,那座魔武學院就開設了這門課程.因為愛爾蒂的聖女形象是一身白衣,為了讓學生們記住她的付出,所以徐錚有意無意的灌輸給學習這門課程的學生喜穿白色布衣的觀念,如此這般,當他們出來曆練的時候差不多都是一身潔白的布衣,便多了白色福音使者這個稱號.

整件事情裡徐錚半點沒有凸顯自己,許多年以後,人們只知道曾經有個白衣聖女叫zuo|ai爾蒂-哈斯.她是一個心胸寬廣仁厚的女子,勇於挑戰教會的狹隘,打破教會敝帚自珍的格局,傳播有益於整個人類的福音技能.她並不像其他的光明教會成員那樣只會打著教會的旗號作威作福,而是真正的努力把光明之神的光芒廣為散播,公平公正的照耀每一個亞里斯大6的子民.正是由於她,才有亞里斯大6美麗的白色福音使者傳說,造就了許多傑出優秀而心胸寬廣仁厚的白色福音使者.人們並不知道有著亞里斯大6之星的少年在整件事情扮演的舉足輕重的角色.人們更不知道耀眼光環的少女這個時候正像個普通姑娘對著手機脾氣,夾七纏八的不肯罷休,非得逼徐錚許下無數的承諾心理才平衡.

而被傳來傳去越來越美麗,越來越神奇的白色福音傳說其實只源於對朋友的幫助和對教會禁錮她的小小報複.

有時候,無盡的傳說和神話背後,真實的故事就那簡單.史詩英雄也有著無數的八卦故事.他們無意的舉動,只因為心裡留存了美麗的善意,傳說和神話就那造就出來了.徐錚能成為亞里斯大6之星,愛爾蒂-哈斯能造就白色福音傳說,只因心存善良,就那簡單!簡單得只要你做過什對大家有益的事,人們就是能記住你不會忘記.

不過這個時候愛爾蒂根本沒有意識到這點,以至於到後來她的名聲越來越大的時候,光明教會再也無法飯視民眾的呼聲,不得不把她放出來,連泄露聖光治療術一事也只能打腫了臉故作大方的時候,愛爾蒂無意瞧見自己的雕像被矗立在好些城鎮裡被供奉著,自己也是囧得不行,恨不得鑽進地縫了事.

在那之前她哪有什聖潔無比的聖女形象,人們可沒看見她拎著根法杖跟人干架的彪悍,還有著吃著過江菜就滿足無比的小小幸福……就算後頭一臉肅容的聖潔模樣都是裝出來的,只有她那幫子好朋友才知道她裝得有多辛苦,總是要利用學習自魔族斯賓格的美容術按魔整張臉足半個小時才能緩過這股子僵硬勁來.

這些都是以後的事了,現在徐錚哄了她半天,並許下無數的承諾,包括以後馬克把維克特城開過來,在那個浮空城上單獨給她開個單間,她才滿意,依依不捨的掛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