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八 振翅! 86 療傷 03
枝~最後被送到阿吉塔那里進行鑒定,做事謹慎仔細納迦族長夫人進行了多次的確實,這種海生植物確實對身體無害,事情才最後拍板.不得不說,阿吉塔的認真謹慎態度比徐錚這個毛毛燥燥的少年可好得太多了.

而今天,是真正進行治療的日子.

淨身,淨手,准備好可以替代手術床的石台,再召喚出足足十六顆魔法照明光球,呈七,五,三,一的排列組合成圓盤樣的環形結構升在頭頂,用以替代無影燈.

主刀是徐錚,副手是阿吉塔,還有三個助手,一個是紮西大叔,一個是姬麗雅,一個是小納迦姑娘魚魚.患便是豪威爾和傑士卡爾.考慮到手術中的血腥可能會嚇壞等待的另一個,豪威爾被送了回去.徐錚和傑士卡爾比較熟悉,後對他十足的信任,這在醫生和病人之間是一個良好合作的有益氣氛.

徐錚的一番做作讓在場所有人都大開眼界,姬麗雅更是吃驚的現這個自己認為的白癡一身技能五花八門,擁有的知識也是奇奇怪怪,完全無法分門別類.

她已經見識過他的戰技,火素魔法.現在他用來淨手的魔法是水系,威力不見得咋得,但精控的水平越自己許多.

用來點亮照明魔法的手段是光明系的,一共十六個光明魔法球就是證明.起初她並不明白為什麼要升起十六個光球,這明顯很浪費.也不明白為什麼要排列成這種方式,分散到整個空間照亮全部不是更好?隨後待徐錚俯身查看傑士卡爾的時候她就明白這樣的好處了,無論徐錚的身體怎麼移動,擋住背後的亮光,總是有其它地方地光源補充過去不會造成任何不利于操作的陰影.

高明,十足的高明!

如此這般,再看徐錚不順眼,姬麗雅還是忍不住大為佩服.

阿吉塔也在努力的吸收眼前看到的一切,越是看,越是對這個少年感到驚訝.他會的稀奇古怪東西太多了,每一種都用意想不到地用途.像是照法魔法,她就不曾想到過還可以這樣運用.她正在努力的看,努力地學,深深知道這一切都將在以後為納迦創造幸福.

這一點.徐錚也懂.大大方方地並不藏私.見阿吉塔有心要學習.只要見到她臉上有迷惑地地方.便仔細向她解答.比如為什麼要淨身,淨手.那是因為空氣里有一種非常細小地肉眼看不到地'物質’.細菌估計她聽不懂.就用物質代替.這個物質是造成傷口感染惡化地源頭.盡量減少它.可以讓它對身體地作害減到最低.

阿吉塔聽得似懂非懂.全部認真記在心底.姬麗雅開始對徐錚有些改觀.這少年知識淵博.心底也很好.為了納迦在全心全意地做事.更不在意傳授這些強大地技能為納迦創造幸福.並不像自己想像地那麼討人厭.她打算從此以後當真不再計較他那張惡劣地嘴巴.

讓阿吉塔召喚了一只高純度地水球.仔細地擦拭傑士卡爾地全身.這個工作阿吉塔做起來強過徐錚十倍不止.這就是資深水系魔法師和半路出家地魔法學徒地區別.

最後叫在場除了傑士卡爾以外地五人都伸出手來.用卷枝:地膠汗薄薄地塗上一層.再將口鼻和頭都包裹好.

姬麗雅想了想.有點明白了.便問:"是不是防止手上或是口鼻里地東西.毛之類地落進傷口?"

徐錚點頭.贊賞地看了姬麗雅一眼:"你也並不是完全不長腦子."

我忍!

姬麗雅窒息了一下,一聲不吭游到紮西背後,去替他系緊用布條做的臨時口罩.

咦?忍辱負重啊,不錯,不錯!

徐錚有些佩服這個火暴脾氣的女人了,孰輕孰重,她能分清,不僅胸大,胸容量也大.只是脾氣太差而已.

俯身探向傑士卡爾,徐錚為了讓他放松,輕聲笑道:"怕不怕?"

傑士卡爾點頭,人類樣的上半身皮膚在水球的剌激下緊縮,口中道:"怕.怕疼,也怕死."

"你相信我不?"徐錚認真的看他.

"信."傑士卡爾虛弱的笑開,正色道.隨即瞳孔擔心的收縮了一下,又道:"下手輕點兒……別把我弄死了."

徐錚安撫性的拍了拍他,道:"第一,我不是邪惡的亡靈法師.第二,我有萬全的准備,就算治不好你,也不會讓你掛掉.第三,我保證你在醒過來之前,什麼都感覺不到."

傑士卡爾點點頭,道:"拜托了,如果失敗,請吸取經驗,在豪威爾身上一定要成功!"

徐錚輕輕一震,目光迅轉成佩服,眼里神光微吐.傑士卡爾,果真是好漢子,好兄長!這朋友交定了!大不了關鍵時候拼著命逆天使用救治奧森時用過的九字真言令,天道之術的進境倒退就倒退,反正這一生也沒打算和誰干架.逐正色安撫的笑:"別擔心,有我在!"

姬麗雅眼圈一紅,輕聲道:"弟,你放心,姐會一直陪著你.還有,相信!"

"好了."徐錚道:"大家都放松,全都努力!"

隨即一翻手腕,三十枚氣**針取在手里,一針向著傑士卡爾頸後疾剌下去.同時指尖按在針尾,用封字訣把內息打進去,阻斷通路.

傑士卡爾身體一僵,只覺得從頸後往下,什麼感覺都沒有了.

徐錚又拿了根,在他敏感的指尖剌了一下,問道:"痛不痛?"

"沒感覺."

徐錚大松一口氣,事實證明,這種針封止痛管用.

"現在,睡一覺."徐錚輕笑,沖阿吉塔點頭.阿吉塔上前來,強自鎮定的對著兒子露出安慰的笑容,把早已經准備好的藥給他灌下.片刻之後,傑士卡爾就深深的睡過去.

挑了一只亞當制造地比自己做的效果更好的回複藥劑瓶子插在傑士卡爾嘴巴里,徐錚這才將收刮到的大大小小的刀都拿出來.

所有人看到這些利器都忍不住抖了一下.紮西本是不怕,但被徐錚惡整過後,總是有點懼他,忍不住也抖了一下.

徐錚其實也有點毛,但他是主心骨,現在退縮不得.只道:"不要怕,也不要把它當真是什麼邪惡的技能.在我地家鄉,切開身體進行治療是非常普通的一件事.有句笑語,叫做不管黑貓白貓,只要能逮住耗子就是好貓.我這個治療方式就是這個意思,也許方式方法同,但最終地目的就是為了治療病人,明白嗎?先把那套傷害肢體就是邪惡的想法暫時放一放."

阿吉塔點點頭,喝道:"鎮定."

魚魚驚得小臉青白,姬麗雅臉色也不好,但仍是強自控制住.

徐錚見都還好,拿起一把刀,沿著傑士卡爾的腰線劃了下去.

事實證明,無論提前再做多少的心理准備,沒有醫生長年鍛煉地堅韌心志,這個切割效果還是十足的驚悚.

就只見隨著利刃下去,皮肉立即翻綻,殷紅地血迅大量滲出來,流倘在洗潔以後的皮膚上,兩兩相襯,越的觸目驚心.

魚魚喉頭出喀的一聲,眼睛立即像雕塑一樣定住,沒有了動靜.

"布條!水球清潔!"

紮西一把將不中用小魚人拎開,將臨時用做紗布的布條送上來.阿吉塔送上水球,姬麗雅一張臉難看到了極點,卻仍是顫著手凝聚出一個水球,以備不時之需.

阿吉塔拎手水球,整雙手直顫.石床上皮開肉綻的是自己兒子,她做不到一無所動.

徐錚其實也怕,額頭早現汗珠.這是切人,不是切雞或是豬,心理壓力十分可怕.但繼續這樣下去,結果會糟糕之極.

內息提到喉頭,低聲大喝,獅子吼地能力副出去,喝道:"想要救他,就不要害怕!"

這句比什麼都管用.姬麗雅迅看了一眼不中用的小丫頭,立即接手她地工作,開始站到布條和器具的旁邊.

阿吉塔定定神,她地任務更重,不僅要幫忙,還要在這個過程中學習.

年齡更長,果然更容易堅持本心.徐錚看她一眼,沉聲道:"看好了,不是亂切,要沿著肌理下刀."

努力控制因擔心和害怕的手,平穩地繼續往下切.這一刻,浮脫的少年性格全去,展現的是前世掌握著生殺大權的睿智老人風彩.

阿吉塔沒有注意到他的性格轉變,正全神貫注的留神每一刀的下刀方向和角度,不斷的用水球驅除滲出來的血.

很快,切開皮膚,切開脂肪層,一直見到了骨頭.目前,一切順利.

"紮西大叔,按住兩邊."

紮西應了一聲,上來按住切口兩邊,按徐錚所說的,分開傷口.在場里,唯一面不改色心不亂的面對這種鮮血淋漓的場面的就只有他.

徐錚沿著傷口一邊補了六針,這是阻斷血管,減少失血的度.他還准備了粗細合適的蝦草莖,這個植物來自于精靈族的種子.需要時他就摧它生長,利用它空心無毒的特點隨時從阿吉塔或是姬麗雅這兩個傑士卡爾的親人身上取血,補充流失的血液.不過到目前來止,氣**針的功用非常好,亞當制造的回複劑效果也相當的優秀,暫時還用不上.

現在,碎骨已經清晰可見,徐錚已經完全鎮定下來,心無旁騖去移動碎骨,把它們移動到正確的位置.

阿吉塔百忙中抽空了看了徐錚一眼,這少年一頭大汗,它們正沿著整張臉像小溪一樣的流.少年眼里的神情鎮定從容,有著一種久經生死的沉穩氣度,和那個圍著羅素打轉跟姬麗雅笑鬧無忌的少年完全判若兩人.

不明白是什麼樣的經曆可以讓人的氣度產生這樣大的變化,但現在的少年給她的感覺很可靠,讓她抖動的手也跟著穩定下來,對傑士卡爾的恢複增添了許多信心.

ps:

求月票,推薦,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