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八 振翅! 84 療傷 01
了姬麗雅暴走的前車之鑒,羅素放心不下,最後還子阿吉塔一起守在徐錚施展摸骨的洞外.納迦對于用水系魔法治療算是比較擅長,但對于生理學方面的骨骼知識完全趨近于零.羅素覺得這少年確實是愛玩愛鬧,性格不穩定,但心底卻是仁厚而大方熱情的,想來也不會介意自己讓妻子學習一些關于治療納迦的技術,以後再有納迦受這種腰骨折斷的重傷也好挽救.

走進徐錚摸骨那個洞,遠遠就聽到許多奇奇怪怪的聲音,一會兒哀號一會兒慘叫,一會咒罵一會又在大笑,偏生那聲音還挺耳熟,挺像自己族里的第一勇士紮西.

到達門口時,見魚魚縮著腦袋立在門邊,一臉驚懼的探頭往里望.

羅素問道:"魚魚,里面被摸的是誰?"

魚魚小聲道:"紮西大叔."

羅素大驚:"姬麗雅把紮西派給徐錚了?!"

要命,那人族少年的小身板哪里經得起紮巴一巴掌?心里大慌,就待沖進去救人.

魚魚卻突地沖過來一把抱住阿吉塔,叫道:"族長奶奶,紮西大叔叫得好慘哪!還一會兒哭一會笑,莫不是已經被整瘋了?不要啊,紮西大叔是族里的英雄,叫徐錚留他一條命好不好?"

羅素呆住,隨即兩夫妻面面相覷,卻聽尖紮西又在里面慘叫了,聲音之高仰,戰斗時他都沒這麼叫過,聲調簡直撥高了十六度不止.

"住手!小子,你給我住手!"

然後是徐錚地邪笑:"再忍忍.就快完了."

"哇!啊啊啊!你摸哪里?你再敢動我一下.我擰斷你地脖子!哇.哈哈哈!停.快停下!"

繼慘叫之後.納迦族第一勇士又在里面狂笑.情緒波動之大.宛如更年期大幅度提前.

羅素心有忐忑.那可是族里地第一勇士.被摸出什麼毛病來損失就大了.對全族都沒法交待.慌忙對阿吉塔道:"你進去看看."

阿吉塔也有些不安.快步向里行去.

隨即她就看到了極其詭異地一幕:納迦族第一勇士擺著一個造形極度古惑地s形在那里當雕塑.見過斷臂維納斯麼?把她腰下地衣服全扒光.擺出那個造形.再把手臂接上.就是目前紮西地造形.只見這位粗豪地漢子挺胸翹臀.雕像一般凝住.全身肌肉抽搐不止.整張臉上全是淚水.嘴里大笑卻停不下來.而徐錚正貓腰站在他腋下.用一根中指正在捅他地腋窩.嘴里自語道:"奇怪.這里也有骨頭.難道是退化地魚鰭?"

見到阿吉塔進來,徐錚回頭一笑:"嗨!我們就快完了."

紮西側突然臉色緋紅,驚慌失措的狂吼:"出去,出去!"

被人見到他這副德性,以後也不要活了……

呃……族里第一勇士脫光了原來是這樣啊……阿吉塔抿嘴笑笑,在紮西殺人一般的眼光中退了出去.和魚魚,羅素三人一起在洞外聽紮西繼續又哭又笑:"祖宗,小祖宗,你就饒了我吧.痛我能忍,癢我忍不了啊!"

這個聲音全程伴隨著徐錚惡毒的笑聲,直到最後終于安靜了下去,紮西花容憔悴的臉容出現在洞口,打擺子一樣從里面游出來,指著羅素地鼻子有氣無力的怒罵:"羅素!你最好記住了,你女兒是怎麼折騰我的!現在你們全家都欠我!"

羅素正待說話,徐錚在里面道:"紮西大叔,有塊骨頭我不確實,你再進來一下."

紮西的怒吼嘎然而止,腮邊的魚胡須驚恐的翹起,臉色立即大變.他二話不說地迅閉上嘴,飛一樣的游離這個可怕的地方.

魚魚在後頭追著喊:"大叔,紮西大叔,等等我啊!"

阿吉塔失聲輕笑:"這少年真地很強.我還沒見過紮西怕過誰."

羅素忍笑道:"進去看看."

兩人相攜進洞,羅素倒還沒什麼,阿吉塔是二度進洞,驚異的現就在這短短的時間里,這少年已經運用土素魔法凝結出一塊塊的岩石構成地骨骼,把它們一塊塊的拼湊到一起,形成一具快要完工的納迦骨架.看這具骨架,塊頭這麼大,肯定是仿制的紮西.

兩夫妻對納迦的骨架都不陌生,難得是這少年,只摸過一次,就可以完整的重組出來,不僅絲毫不差,這種特殊地范本式的手段更是讓人大開眼界,讓兩人對徐錚治好豪威爾和傑士卡爾地信心大增.

見徐錚放好最後一塊骨頭,開始對著骨架沉思,阿吉塔走上前,用輕得不至于會打斷他思路的音量問道:"怎麼樣?遇上什麼難題?"

徐錚回頭,道:"你看看,正確麼?"

"完全正確!如果不是土元素凝結地,我會以為你去刨了納迦的墳."

"那就好."徐錚

,開始繞著骨架走動,多方位查看.

"有什麼是我可以幫忙地?"阿吉塔道:"我比較擅長水系魔法里的治療功能."

徐錚搖頭不答,繼續催動元素力量,泥沙就從地上浮起流動到他手里,一層一層的骨架上覆蓋.

很快的,光溜溜的空洞骨架開始被充滿,骨與骨之間出現了肌健和韌帶聯接,隨後又出現肌肉組織,一層層的往上敷,直到最後出現上半身的皮膚,下半身的魚尾,包括魚鱗這些細節,一點一滴的重現.當它最後完成時,立著的就是一個栩栩如生的紮西鱗!就連那些受過的傷,身體微微產生變化的地方都絲毫不差.

兩人驚得呆了,雙眼暴突的看著泥的紮西.這簡直就是神乎奇技!

"完美!"阿吉塔道,心里下定了決心,要向徐錚學習這種技藝.一但學會,她堅信自己會成為納迦族里最好的醫師,為納迦帶來幸福.

兩人驚奇不已,卻不知道這種叫做還原技術的東西對于徐錚來說完全不值得一提,早在很多年以前通過骨胳複原來重現完整的摸樣已經是非常成熟的技術,徐錚只不過是把它在另一個時空重現而已.整個複原的過程中最大的難度在于大量的計算,憑著記憶和推論,讓那些複雜的組織回歸它應該呆的正確位置.歸功于人機合並以後人腦的理性思維和機器的模式思維兩種事都能干的妖異腦袋,徐錚在整個過程中唯一的缺點就是比真正的機器運算度慢上些,其它的沒有任何瑕疵.

現在,他正在試著動手剝開腰部的皮膚,沿著肌理一路細化下去,判斷兩人的腰部在受到外力沖擊以後會造成什麼樣的傷害.

將泥模再次複制了一個,借過羅素的三叉戟,橫著隨便挑了個位置向著泥模的腰部擊出.

"等等."阿吉塔道:"擊向這個位置."將手指按到泥模後腰上人類身上半身和魚尾樣的下半身交貼重合過渡的位置,又道:"這是納迦最脆弱的地方."

最脆弱的地方?徐錚覺得有些矛盾,根據他摸骨的結果,這里應該是納迦全身上下除了牙齒和頭骨以外最硬的地方,可以承受很大的力量,因為這樣才能支起整個上半身的重量.納加全身上下有一根直接通到魚尾端部的長脊椎,它們在阿吉塔所說的那個位置增生一個類似于離合器摩擦盤的結構,輕易不會損壞受傷,怎麼就成了最脆弱的位置了?

徐錚將信將的敲過去.第一次用力在小,脊椎的震動緩沖將力量化解了.第二次仍是這樣,整副脊椎給人的感覺像蛇骨,具有很好的類似于阻尼運動減震的效果.第三次,徐錚再一次放大了力量,那個位置就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徐錚這才明白弱點指什麼,當它受到承受不住的傷害性力量時,它就會全盤崩盤,沿著上下兩個方向一直像散沙一樣崩碎,不但不再能支承身體,碎骨更是會壓迫到空心椎骨中間的部份,阻斷通路後讓納迦就跟癱瘓一樣,幾乎無法動彈.

徐錚倒吸了口氣,看著被損壞得很徹底的骨架,心里頭有點寒.用這種重手段打擊納迦的身體,心思可不是一般的惡毒,這比殺了他還糟.

看徐錚面色不好,羅素與阿吉塔心懸到半空,緊張的問:"還能不能治?"

徐錚仍是不答,一路剝開粉碎的地方往里查看.

傷勢和結構都了解清楚了,心中有了點底.待解決的問題有四個,碎骨重組,脈胳通路的重新打通,骨骼定形,以及最後的愈合.拜亞里斯大陸獨有治愈魔法所賜,碎骨和傷口愈合都不是難題,這點連前世都不上這里.自己的複原技術可以很好的結合治愈術,讓碎骨重生,也算太雞.而脈絡通路可以用三十六枚氣**針來解決問題.問題就剩下最後一個了,如何讓骨骼定形?對脊柱這樣結構複雜又要動來動去的骨結構,鋼針和夾板都行不通,除非換到前世科技達的時空,將碎骨直接剔除,再利用基因技術讓它們重生,只要還剩一個骨細胞就能做到.

但在亞里斯大陸這個魔法與劍高度展,科技卻十足落後的時空,這個完全行不通.

除非……徐錚心中一動,想起了早期的生物膠技術.海藻可以提煉大量的生物膠,許多都可以應用到醫藥方面.納迦這個昨時的居所就藏在海里,理應不缺乏這些.能不能找到一種藻類可以得到這種膠質來粘接碎骨?

想到這里,徐錚疾聲道:"族長,麻煩件事,請派你族人出去尋找各種海藻,每種帶一點回來讓我看看."

ps:

求月票,推薦,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