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八 振翅! 79 靈犀
米拉捧住臉,兩眼星星往外一陣亂射,一臉憧憬的道假如在馬達加爾開螢火蟲分店,我要當店長!魔族的第一個地面城市的店長!哎,我很佩服我自己啊!星星,我當店長你來不來一起干?就我們這關系,我給你雙倍工資!露琪要來也是.對!干脆開個全女生的螢火蟲!"

"啊?咦?"星芭黛從半昏睡狀態被喚起重啟機,完全搞不清情況,楞楞的答:"哦,好啊!你剛剛說什麼?"

魔族的洛德爾伸過腦袋,很不厚道的道:"大姐,全是女的.你是打算把店名取作亞里斯姐妹共濟會,還是母蟲?呃……就是母螢火蟲的意思."

還好徐錚不在,不然他會直接脫口而出,驚呼:"母大蟲?!孫二娘嘛……梁山好……女好漢!"

魔族女子不再說話,已經深度自我陶醉,建立起不接收外來信號的屏障,本是美得極度魅惑的臉笑成一臉白癡像.

布魯斯與霍克再次對視一眼,在徐錚自己都還只是模模糊糊的把握到自己應該在馬達加爾做什麼時,這兩個親近的朋友早已經心有靈犀的准確預知到了徐錚的下一步.

交友如此,人生中不可或缺的那一塊已經塗上了燦爛的顏色!

有些人,相處一輩子也只能是陌生人.而有些人,只是相遇或是一句話,就能碰撞出絢麗的火花來.徐錚就是易燃物里最容易被點著的那一個.一點火星都可以讓自己被點著,再去點亮別人.

而能成為朋友,愛好或是處世態度,以及一些觀點總是有互相交集的地方.當成為朋友後,這種友情繼續展,就能化為一種靈犀.玄之又玄,遠隔萬水千山也能心有靈犀一點通,這是讓人心動不已的真摯友情的升華!

布魯斯問霍克:"你打算怎麼辦?"

霍克眯著眼:"他缺啥.我送啥.給他當牛當馬使喚也樂意.同時我還會把奧森莊園給他管他了.免得他有後顧之憂.讓他前可進.退可守."

點頭.布魯斯拿著線筆往下寫:"東好望角父親已經派人開始在那里劃地為營修建.很快就能和西好望角成角之勢."嘴里又道:"交通."

玲美美蹦豆一樣跳出來:"交給我!連運輸也一起."

桑克克也在一邊摩拳擦掌:"讓火車通到馬達加爾!讓他們見識見識儒地技術!如果精靈不介意.在森林里開條路出來.汽車都可以開過去!"

桑多多捅捅他:"徐錚有說過越野車.輪子大.底盤高.可以翻障礙.麻煩地就是沒有找到橡膠地替代用品.什麼是橡膠?"這儒開始走神.

"人力.這個分配我來吧."布魯斯自己請命.

"物資?"

"找魯瑟那個奸詐鬼."

魯瑟接嘴道:"我怎麼就是奸詐鬼了?

"通訊找誰負責比較好?"

卡米拉跳出魔咒,驚醒一般地指著星芭黛道:"星芭黛!還有我們魔族,他們白天,我們晚上,分工合作,要讓手機信號中轉站一直通到馬達加爾!"

"偵察呢?"

"當然是安格爾,外加上吉爾和魯爾這兩個弓箭手.搞不定地話,我們還有老賊頭子里維斯叔叔.他的滲透,估計防備得了的應該不多.

另外,霍克你那個遠視眼利昂也來借來用用."

"沒問題,你隨便折騰他.記得留口氣,用完了還給我."

眾人都哄笑起來.

小初道:"徐錚說過,還要宣傳."對于這點,他和卡米拉相當的了解,因為當初徐錚實在搞得太過頭,嚕嚕都被弄到門口去當招財貓.

吉米撇著嘴:"除了星光歌舞團,還有誰干這個能比他們更合適?吹拉彈唱,彩衣披掛上陣,馬達加爾又得刮起偶像巨星地旋風.王子表哥,偶像巨星,是這個詞吧?"

"安全工作."

巴格洛熱切的看著小初,猛指自己的鼻子.小初便道:"豹族,巴格達.人選在各族中挑,最好挑精于潛行和隱匿地種族,比如狼,豹,貓,人族盜賊,精靈射手."

布魯斯點頭,寫下:巴格達.

巴格達喜翻了天,歡喜得揮拳大嚷.

坦伯爾焦急的指著自己問:"那,我呢?"

"你?"眾人瞧著他的脆弱小身板:"在湖里好好呆著!"

坦伯爾扁了扁了嘴,兩只眼睛迅充滿水汽般的泫然欲泣.眾人又被這小子雷得外焦里嫩,直想把他扔回湖里去.

一項一項地事務被推敲決定,整個馬達加爾的非暴力侵蝕行動外加和平演變就這麼被決定了下來.接下來就是怎麼將宏出計劃微觀化,再拿著無數的糖衣炮彈去轟炸馬

,讓它以後都敢姓作——徐!

嗚呼,自打亞里斯多了徐錚,就相當于多了另一種變數.

只是還好,它是良性的,讓絕大部份人都能受益.只是馬達加爾那些魚肉人民的小部份人要倒大黴了……

弗瑞斯特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一來這些事情他不太在行,二來他喜歡看這些小輩尋找到有意義的目標以後為著它熱情投入積極奮斗地模樣.這讓他感覺自己也沾上了這份年輕又充滿活力的喜悅,就像自己都變年青了一般.

直到整件事被訂下一個大致輪廓,一幫年青人都在那里喜孜孜地觀看自己一眾人和作的結果時,霍克才現老人一直笑吟吟地看著自己這幫人.

不由得大窘,訕笑著問:"老導師,您有什麼意見要提的?"

弗瑞斯特笑道:"我一點意見都沒有.我只是想告訴你們,經過我和亞當地努力,遠程的魔法傳送門已經有了成熟的理論.只要材料足夠,我立即就可以和亞當一起著手建立通往錫安或是馬達加爾的傳送門,你們那些把小吃店開到馬達加爾,建立錫安一樣的沙龍聚會,支起冰盾開溜冰場,把曙光傭兵團和曙光救援團展到馬達加爾,甚至和平演變馬達加爾的計劃都可以開展!"

"另外."老人笑得更加開心:"無論你們想做什麼.我們這幫老家伙一定在背後支持!話說,我和加西亞說不定也想在馬達加爾辦座學校或是開個魔法煉金道具店什麼的,這都得看你們的了."

"哦也!"一幫年青人歡呼起來——

吊腳樓里,卡蘭長老笑話老賊里維斯:"里維斯大人,你總是去偷聽年青人說話,這樣很要不得."

里維斯訕訕的放開他私自聯接的通往議事大廳的銅管,干笑道:"我忍不住,就像太久沒有偷東西我會手癢一樣,習慣問題……習慣問題……這幫年青人真不錯!可比我們當年強得太多."

卡蘭微笑:"確實,就像我從來都沒有想到過獸族也可以有這一天.像現在這樣,也可以和人類和和氣氣的坐下來說話,更沒有想到過可以走到虎族小村,到外面來看看藍天,再擁有像現在這樣一個大家園.身為這一代的長老,我只能說,我的運氣真的很好!"

亞伯打著手語:"別去管他們,讓他們自己來."

卡蘭道:"我現在完全是撤手不管.虎族里無論哪個分支,無論哪一代,其它的長老有我們三個輕松?"

耶利達長老也笑起來,道:"卡蘭,再下一盤棋?這個五子棋當真有趣."

里維斯正待說自己要來,亞伯已經一**坐到耶利達面前,興致勃勃的開始落子,老臉上是幸福的笑容.

卡蘭忍不住又滿足的歎氣,生活,真是越來越好了——

馬達加爾郊外,徐錚正抱著傑士卡爾一路飛馳.接著突然的,他就開始不斷的打噴嚏.

他奔行的度實在足夠快,勁風吹得傑士卡爾臉皮皺紋乍起,再被勁風吹平,又吹起,腮邊兩根如同魚一樣的肉質胡須被吹得向後拖得筆直,如此反複,讓傑士卡爾苦不堪言.偏偏他平抱著自己疾奔,無論上坡越坎,平穩得出奇,自己的骨傷居然沒有感覺到太大的疼痛,這讓傑士卡爾的由衷的佩服不已,這少年當真是妖異得很,一身本事稀奇古怪的.

聽見徐錚狂打噴嚏,傑士卡爾逆著風,努力大聲問道:"怎麼了?"

徐錚停下來,一臉恨恨的道:"絕對是奧森莊園那幫家伙在詛咒我!"

傑士卡爾不解的看他,那表情恨得可以,口氣卻十足歡喜,很矛盾的兩個組合.

徐錚抬頭看看到,突地心有靈犀的道:"我怎麼感覺要變天了呢?"

"什麼意思?"

"不知道,就是一種感覺,好像馬達加爾要變天了."

"……請說通用語,我每個字都能懂,但組合到一起完全聽不懂."

徐錚自己也很困惑:"我說不出來,就像是……嗯,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將要變得不一樣了."

"……"傑士卡爾算是覺出來了,這小子有時候會脫線脫到跟大神一樣,嘴里的東西神神嘮嘮的,凡人無法理解.

"現在向哪邊?"

傑士卡爾隨手一指,徐錚抱穩了他,脫缰的馬一般狂奔而去.

ps:

求月票,推薦,收藏~

馬達加爾改造計劃,以及針對它的和平演變正式開始.

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