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八 振翅! 69 不簡單?那我就慢慢來!
個party相當的成功!阿里斯奧這個二流的商人之子在舉辦活動時受到這麼多的矚目,所有人離去之時不僅對他贊不絕口,更是熱烈的提議以佩諾奇家據點,經常興辦這種類型的聚會.傑阿里給兒子的投資預收回了幾倍的票價.

想當然爾,徐錚做為給人印象最深的家伙,位于強烈被邀請參加之人之列.徐錚自己都意外為什麼會收到了來自于各家的邀請,隱隱約約的,他也覺查了出來,好像自己運氣還不錯,已經站到了馬達加爾上流社會的門前.

值得一提的是,經過徐錚的驚嚇,所有人離開的時候精神面貌都不是太好,男士面色青白,兩眼無光,一臉類似于縱欲過度的表情;女士們像太陽下被曬蔫的花朵,精氣神差到極點,走路時兩腳虛浮,就像在飄一般.

徐錚的精神攻擊,很厲害啊……打擊范圍之廣,程度之深遠,儼然就是精神攻擊魔法心靈震暴的區域型強化版.

別人被整得要死不活,徐錚自己倒開心得很,第二天一大早就神清氣爽的起床,打算去馬達加爾好好逛一圈,以自己的眼界去認識這個城市,尋找接觸納迦的辦法.

起床時,床頭有三張字條,分別來自于安格爾,卡洛和奧森莊園.奧森莊園那張寫著徐錚離開後奧森莊園的建設進度,幾乎沒有什麼重點,就是說奧森莊園一切都好,正在循序漸進中.另外矮子們和魔族的工作告一段落,他們一起把地下挖建的工程弄出了個初具雛形,范圍好像是一直挖到了**居人的家門口.

安格爾和卡洛那兩張,描述不同,但主題內容都一樣,全都表達著一種馬達加爾形勢複雜,要求徐錚按兵不動的意思.

安格爾說,馬達加爾不簡單.

卡洛則說,馬達加爾的勢力錯縮複雜,牽一則動全身.各個勢力背後好像都有著不簡單地背景.其中一支好像還和昆西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

昆西?昆西叔叔?笑起來云淡風輕,可又兩眼深不可測的人精昆西叔叔?他劈腿劈得真遠,一直伸到了無序大陸.

徐錚對著兩張紙條聳聳肩.不簡單就不簡單.不簡單我就慢慢來.反正自己對滲合到這些勢力里也沒有什麼興趣.簡單快樂地生活是自己最根本地生活宗旨.等到把納迦地問題一解決.自己立即閃人.吃撐了才會在這個魚龍混雜地地方自己折磨自己地精神.

目前和他們周旋.只是為了找到最正確地不損傷納迦而搭救他們地辦法.如果要慢慢來.那就慢慢來吧!唯獨豪威爾和碧昂娜地事情慢不得.慢了產生地後果會讓人一輩子都難安.

看罷這三張字條.出了一陣神.自己一個人出門而去.這次.沒有一個人陪他.嚕嚕在睡大覺.馬克那副身板又不適合帶著到處逛.而露琪這些人還在深深地'精神攻擊’中沒有恢複過來.徐錚只能自己行動.

出得門來.往門角扔了一個煉金術里地時空道標.好讓自己就算走迷路了還能找得到路回來.這才隨機選了一個方向.漫無目地亂走.

一路走過.馬達加爾不愧為無序大陸最大地交易城市.其繁榮地程度甚至遠勝帝都錫安.品種繁多地商品在店里,攤上出售地東西.很多都是徐錚沒見以過.沒聽到過地.

穿過一個又一個地市場.徐錚甚至見了自己弄出來地紙張.它們以過帝都五倍地價格在馬達加爾出售.只出現在大型豪華地魔法材料道具店里.應用地層面還停留在有錢地法師用來記錄自己魔法所得上.問了問.它們地來源是來自帝都.而不是奧森莊園.

徐錚在馬達加爾城里亂晃著,現這座城市雖然人多,但就是見不到一個異族,除了人族以外,沒有別的種族存在,倒真真正正是一個不對非人類種族開放的城市.

縱觀了一下,馬達加爾的絕大多數建築很有點前世地球上墨西哥風格地味道,連城外遠郊漫長的海岸線都與墨西哥有雷同地地方.越過馬達加爾城繼續向西,那里有連綿高聳的岡撤酋斯山脈橫亙在那里,阻擋了來自山主脈那邊地空氣,使得馬達加爾城的氣候大多數時間都悶熱而少雨,冬季來得突然而又猛烈.

比帝都錫安更優秀地是,馬達加爾城里噴水池很多,里面的水質甘甜純淨,它們代替了水井給居民提供生活用水.在這公益施設一點上,它做得比錫安或是奧森莊園都更好.所以徐錚就花了很長時間去研究這些噴水池,打算在奧森莊園里也借簽這個法子.它們可以很好的美化環境,讓環境充滿動感和藝術氣息,還能一定程度解決用水問題.

馬達加爾也有錫安那種觀光或是運輸用的角馬車,用途都一樣.區別在于封閉得比較嚴實的馬車換成一種比較通風的結構,拉載的動物換成了一種像海龜一樣的魔獸.它的度中等,遠不如角馬的迅捷,但力量出奇的大,結果就是這里的馬車體積也要比帝都的大

那種魔獸好像脾氣相當的溫和,兩個桌面大小的硬殼以乘坐人.

徐錚興致勃勃的花了五個銀幣去乘坐這種叫做岩龜的魔獸拉的角馬車,只坐了不到三分鍾他就跳到了岩龜背上.事實證明,減震器和緩沖器還沒有從帝都流傳到這里,盡管這里的馬車尺碼加大了,看上去更平穩,可實際上它的本質仍是一台大功率的散骨機.

馬達加爾的貧富分布不如帝都那麼明顯,貴族們聚居在一起,位于中層和下層的區民分散的混居在一起.徐錚走出魔獸森林以後,體會的就是下層人民的生活,所以他逛來逛去,本能的就往生活貧窮地地方前進.

跳下岩龜的背,揮手告別和善的初級馴獸師趕車人,徐錚繼續逛貧民區.在這里,他找到了熟悉的感覺.

無論哪座城市,富人們總是千姿百態,而貧民們卻總是大同小異.因為貧窮是相同地,所以貧民區里的貧民都差不多.

徐錚看著那些低矮破舊的平房,嗅著空氣里夾雜著髒物的怪異氣息,實在不太好聞,但心情沒來由的就開始放松.

這里比帝都還要貧窮一些,因為徐錚因為烏龍事件離開帝都的時候,貧民區已經在開始變化,矗立著水塔,自來水引進了各家各戶,雖然仍是貧窮,但已經開始展現出生機來.

馬達加爾卻不是這樣,這里的街道很髒亂,雞毛蒜皮飛灰爛菜葉到處可見,瘦骨嶙峋的小孩晃著麻杆粗細的小腿在街道上奔跑著,很天真,很爛漫,也很可憐.相比安靜地富人區,這里顯得嘈雜而混亂,木工房里一片噪音,鐵匠鋪里敲得叮叮鐺鐺震天價響.還有眼光鬼祟的不入流盜賊用隱匿的眼光打量徐錚,潛意識里把這個雖然身著布衣,但比起這里的人的生活水標又好了許多的少年當成了一頭肥羊.

徐錚輕輕笑了一聲,拿出一幣金枚來.刹那間,他至少看到數十人眼里出了貪婪地光芒.

徐錚隨手搓了搓,把金枚搓成金球,再把金球放到右掌上,用左掌一拍,又把金球拍了金幣模樣的扁塊.

很好,他聽數十人都在倒吸涼氣,身邊突然就少了許多人.

徐錚滿意的笑笑,繼續前進.

"先生,我剛做出來的戰神瑪里斯神像,純手工打造.只要一個銀幣!"

徐錚垂頭,眼前站著一個麻杆樣的小孩,一張臉髒得看不到原來的模樣,湛藍地眼珠子倒是滴溜溜的轉得靈活,顯得機敏而聰慧.他手里拿的所謂純手工打造的瑪里斯神像,徐錚瞅了半天也沒分清長得像誰.

呃……自己真的長得像肥羊?這種玩意兒也拿來哄他.

徐錚想了想,還是打算掏錢,馬上又注意到後頭有一溜這樣地小鬼,拿著同樣'純手工打造’的瑪里斯——或是別地誰也不認識的神明雕像,便只好作罷.他不是笨蛋,善心得看什麼時候,這時給一點,保證結果就是無休無止,那幫小家伙會像一群蒼蠅一樣圍上來,像喂鴿子一樣,喂一只,來一堆.

只好抱歉地笑笑,抬腳往前走.

"先生!請給點錢.十個銅幣就行."小鬼哭喪著臉:"我需要錢治療我的妹妹,她病得很厲害."

徐錚往後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一個同樣髒兮兮地小丫頭把頭縮了回去.

抬起頭,似笑非笑的看他:"我認識你妹妹,她就在你後頭."

小鬼臉色一,立即從善如流的道:"那,先生,你認識我媽媽嗎?"

徐錚搖頭.

小鬼立即正了正神色,擺出一副悲哀到極點表情:"那請為了我的媽媽施舍一點吧.我需要錢治療我媽媽,她病得很厲害."

同樣的語句,同樣的語氣,悲慘得親人像是死光了一般,明顯的演戲過了頭.徐錚忍不住笑了,看那小鬼努力保持著一臉悲切,兩只眼珠控制不住的滿眼眶亂滾,十足的機靈而狡詐.

"給,十個銅幣.願你媽媽健康."徐錚忍笑道.

"謝謝!祝您健康!好心的小先生."

徐錚輕笑,隨身欲走.那小鬼在身後叫:"小先生,你認識我外婆嗎?她病了,病得非常厲害."

徐錚臉色大,輕身術使用出來,飛一般的竄著走了.事實證明,馬達加爾的小鬼比帝都錫安的厲害十倍不止.

ps:

求月票,推薦,收藏~

以上是我的親身經曆,只不過當時那小鬼手里拿著一塊號稱是從桂林的山石上采下來的石頭,宣稱極具紀念意義.我一時不查,和他搭了句嘴,結果就是他全家都病了,生活的重擔壓在他一個人身上.隨便提一句,這小鬼說自己六歲……

然後,我搭進去十塊錢,被伙伴取笑了一下午.現在回想起來,只記得那小鬼的聰慧和皮厚,還有那種滿嘴鬼話的狡詐,忍不住就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