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八 振翅! 62 Party 02
力的結果就是半調子的魔法師水平有著常揮.

他先化身為一個土系法師,在園子里弄出一個巨大的方坑,弄結實它的工作交給力大無窮的馬克去做.第二步,化身為一水系法師,召來了滿滿的一池碧水.第三步,他化身為冰系法師,在池子里凝結出近千朵晶瑩的冰花,它們全浮在池面,輕輕飄浮著,水藍花白,透明如晶石一般潔淨,整個池子就活了起來,變得美麗而富有動感.當阿里斯奧驚訝得贊歎不已,以為已經結束了時候,這人卻再一次化身為火系魔法師,手指頭大小的火球術第一次有了用處,火雨一般往外疾彈,讓每一朵冰花上面都飄著一枚火球,瑩寶的火光將冰花照得美不勝收.

徐錚的魔力頂多算個中級法師,但對元素力量的精控卻已經早已經接近大師級,因為他的理念就是用魔法來美化生活.所以,冰花浮在水面,沒有讓水溫多下降一度,仍是可以輕松游泳的適宜溫度.火球浮在冰花上面,不會烤化冰花,也不會被冰花弄熄,一切都恰到好處.

也是說,他在十五分鍾里把四系魔法師全都當了個遍,展現的更是與大師般境界相等的元素力量精控!

大小班這幫子人倒是對徐錚妖孽一般的手段見慣不怪,阿里斯奧卻嚇傻了.操!還是人不是?僅僅只是十五分鍾,眼前就出現了一池碧波蕩漾,還漂浮著美麗的冰花的水池!

屁大了年紀,這種手段,精通四系魔法的本事,天才一般傑出的想法,真的能嚇壞人!而傑阿里,這只紅毛狐狸不放心兒子,過來看了一遍,眼瞳里地顏色立即就深了好幾份.果斷的趁人不注意的時候把阿里斯奧叫到一連,鄭重的道:"阿里,父親現在給你這個權利,這個——蘭洛特,他需要什麼,你就給什麼,不必節約一分錢,明白嗎?"

阿里斯奧點頭如搗蒜,從沒有哪個時候像現在這般明白父親的心思.由此,阿里斯奧的崇拜名單里再加了一個人,便是眼前這個叫做蘭洛特的小法師,他在阿里斯奧心中與那名頂著亞里斯大陸之星名頭的天才少年一起並架齊驅.

紅毛狐狸走了,小白兔一樣純潔的兒子作傻傻地問徐錚:"這池水美是美,具體用來做什麼?"

"蠢,這叫游泳池!游泳又不一定非要去湖邊或是海邊."

阿里斯奧偏頭想了想,問道:"你的意思是,把夜泳也作為節目之一?"

"不喜歡啊?不喜歡我可以填掉."徐錚嘴上道.作勢舉手.

別!讓它留在那里.我非常喜歡!"阿里斯奧連忙阻止.又道:"我只是想.大家平時都衣冠楚楚地.卻跑到我家里來洗澡……"

徐錚斜眼看他.人人都說自己純情.情那個竇什麼地還沒長開.眼前倒有一個比自己還楞頭地.當下循循善誘地道:"想想吧.游泳地時候大家是不會都穿得很少?"

阿里斯奧點頭.

"大家都穿得很少.是不是很好看?"

是啊.那些總穿著厚重裙子地貴族少女們如果也要到這池里清涼一下……老實說.看著那池碧水.還有那些美麗地冰花.阿里斯奧不認為誰抵抗住這個誘惑.當然.如果下水去游地話——清涼地美少女們啊!阿里斯奧抬頭向天空看了兩眼.滿腔鼻血噗地一聲血濺五步!

"哦,神啊!天堂!"

徐錚悶笑不已,很好心的不去提醒他,到時候指不定還有許多白斬雞一樣地男人也會像下餃子一樣往里跳.美少女們是鮮美的蛋糕,他們則是旁邊飛舞的蒼蠅,百分之百美不起來.

不過,他們可以被自動無視.

少男少女們哎!新時代到來了,徐叔叔我帶你們一起開創男女共浴的新時代!一時間,徐錚只覺開心不已,惡搞這幫子馬達加爾的青年貴族們貌似相當的有趣,忍不住一個人捂嘴直樂,眉眼轉動之間,隱隱竟有幾分小狐狸地味道.

接下來就是美化園子,此次是徐錚與蘭洛特同時出手.冒牌的法師與冒牌人族劍士繞著園子游走,見這里合適就扔幾顆種子,見那里不錯就再扔幾顆種子.阿里斯奧完全不明所以,就見徐錚扶著時不時會滑下臉來地法師眼鏡滿園溜達,和那個俊得不像話的青年一起時而凌空虛揚手,時而對著一顆植物輕輕說話,步子填滿整個園子.

兩人繞場一周回來,相視一笑,蘭洛特起頭,輕輕唱開古老地精靈用語,徐錚卻是低斂眉,新近悟出的與植物溝通地技能靜悄悄的展開,廣闊的力量潤物細無聲的向著四周散開.

整個過程並不長,只有一兩分鍾的樣子,結束之後兩人不約而同的同時抬頭,睜眼,目光對上之際又都是輕輕一笑.

"贊美艾露."蘭洛特道,極度優雅的行了個精靈禮.

"贊美艾露."徐錚也道,同樣翩然的行了個精靈禮.

阿里斯奧喉頭出咯的一聲窒息的響聲,小聲驚呼:"精靈語?!"

話音落處,整個園子瞬

了起來,草長花開,綠樹成蔭,長長的藤蔓伸展著綠麗的小花,在園子里舒展開來.新幽的花香同一時間開始吐露,短短的片刻之間,原本還很糟糕的園子變了模樣,籠著一片盎然的生機,繁花似景,暗香浮動!

阿里斯奧驚得呆了,唾液瘋狂分泌,只會不斷上下移動喉結,尖叫:"你不是人!"

徐錚挑挑眉,又聳聳肩,半點都不反駁.老實說,他自己都覺得自己越來越妖孽,是不是人當真很難說.

蘭洛行開懷的笑起來,滿意的看看與徐錚合力的結果,不得不承認就算用精靈們挑剔的眼光來看,這個園子都很美.

"好了."徐錚撫掌笑道:"初步工作完成.接下來是細節."

"還有細節?"阿里斯奧已經佩服得五體投地,只覺眼前這個蘭洛特與自己的偶像徐錚比起來也不差多少.

"當然!"徐錚笑道:"還要音樂,美食,飲料,酒味.噢!真希望這里是帝……呃,你打算花多少錢?"

阿里斯奧得了父親支持,當即一挺胸:"你看著辦!錢不夠,還有我尼娜!"

徐錚眼珠一轉:"那好.這個我要讓誰都忘不了!"

"我已經忘不了."阿里斯奧小聲嘀咕,大叫道:"我去取錢!我還要把我所有地朋友都叫來!"

徐錚在他背後懶懶的揮手:"越多越好,越齊越好."

阿里斯奧遠遠的答應,跑得飛快.

露琪走過來,笑道:"看樣子能行,我已經被迷倒了.你一定會成為馬達加爾的社交新寵."

徐錚露齒一笑:"謝女王金口."

露琪抿嘴淺笑,伸手去撈水里的冰花,拿在手里細細把玩,不再說話——

另一邊,奧森正仗劍鑽在納迦的結界里疾沖.這個結界還不算完全完成,以奧森的實力要對付它還能做到游刃有余.奧森在自己身體周圍布下一層電光,結界凝結的有毒物質沾到這個電光護盾就會被燒焦,不會造成傷害.

往里鑽了一陣之後,越是往里越是有一種粘稠的阻力,突破地度慢了下來.奧森微微有些心驚,這才體會到這種古怪的納迦技能的厲害之處,它並不會主動的產生傷害,但它這種粘稠的力量會把一切進入到里面的事物全都裹住,當力氣全失時,就是里面地毒素侵蝕之時.

明白了這一層,奧森不敢大意,全力往里穿進.整個過程大約花去了近四小時才鑽通它,來到了海邊.

海邊沒人,極目一望,整個海灘一片蒼涼,只有努力看向海平線的時候,隱隱能看到許多納迦聚集在一起,有一股寵大的淺藍色能量也在那里蓬勃地往上升騰.

奧森知道自己是個粗人,辦事最好按徐錚的計劃來,當即一振大劍斬出一道劍光提示自己到來之後,隨即毫不猶豫的在沙灘下留下消息和信物返身自原路退走.

半小時以後,羅素站在奧森半小時曾站過的地方沉吟.妻子阿吉塔站在他地身邊,手里捧著自坦伯爾脖子上取上來的項鏈.

沙灘上用劍劃著一行字:朋友,我趕來了,希望一切都來及.落款只有一個名字——徐錚!

羅素抬頭看向妻子,用眼神詢問.

阿吉塔捧著項鏈,笑著流淚:"我就知道,我生的孩子個個都是好樣的!坦伯爾,媽媽為你驕傲!羅素,我兒子沒事,他真的到了奧森莊園!"

羅素輕歎,攬過妻子的肩頭:"是!我也為他驕傲!只是,這個徐錚,當真可信?"

阿吉塔定定神:"我不知道,但我信坦伯爾,我更相信納迦不會走到絕路.羅素,我們把結界停一停好不好?派個人去見見這個少年,就算有一絲轉機我們也要好好把握."

羅素下巴地胡須瞬間怒張:"那我的兒子呢?我地女兒呢?我的族人呢?這麼多年我們失去地,誰來還?"

阿吉塔輕輕撫著他的手背:"為了更多地族人,忍!如果豪威爾和碧昂娜……"水一樣美麗的女子淒然一笑:"我只能說,生在族長家,是他們的不幸."

羅素的胡須軟下來,靜靜的看著沙灘上的留字許久,木然道:"可不是,誰讓他們生在族長家?生是我兒,早應該有為我族犧牲的覺悟."

阿吉塔慘笑:"你是怪我把他們教得太好?"

羅素摟緊了她,無力的歎息:"不是,你們每一個都是我的驕傲.只可惜別人不懂得疼惜."

阿吉塔露出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道:"讓傑士卡爾去吧.他武力最高,自保能力強,逃起來不會落得跟豪威爾一樣的下場."

羅素點頭,摟著阿吉塔緩緩往回走.海風吹動兩人的角,迅蒸干了海水的痕跡,只留下斑斑鹽斑,顯得——又蒼老了幾分.

ps:

求月票,推薦,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