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崛起!奧森莊園 卷八 振翅! 46 納迦少年
刹那之間徐錚已經看清楚,突然冒出來的一截事物赫然是截帶著魚鱗的魚尾!

奧森伸出去的手縮了回來,詫道:"魚人?"

徐錚接口道:"應該是納迦,我聽星芭黛和阿斯班都提到過他們.**千載提供閱讀

"怎麼處理?"奧森先想到的是自己兒子的安危,"會不會給莊園帶來麻煩?"

徐錚果斷的道:"馬克,帶著他到莊里的湖里去."

馬克應了一聲,提起地上的納迦,一雙光翼一展,迅向著湖邊飛去.

此時,星芭黛等人也已經趕到,蘭洛特走了幾步,突地定住,疑道:"納迦族?"

星芭黛伸出手,指尖綠光微亮,隨即很肯定的道:"是納迦族,他們的水系魔法很特別,殘留的能量和其它種族施放後的殘留不一樣.\徐錚你怎麼處理的?"

徐錚道:"我想這是個生活離不開水的種族,他一路離開水走這麼遠,我估計就算有魔法支持,這種消耗也很可怕,所以叫馬克直接把他拎到湖里去了."

蘭洛特贊賞的點頭:"處理得很恰當,對于納迦來說,水就是生命,離開它太久,他們就會有危險."

星芭黛有些迷惑的道:"哥,我們的森林外圍的湖里和海邊也生活著納迦,平時他們從來不和我們接觸,怎麼會有一個納迦族的來找徐錚?"

諾丁嗤道:"有什麼好奇怪的.他能帶著我們在這里開辟出一個莊園,給所有種族提供一個家園.全亞里斯大陸舉著旗子善待所有種族的人就這麼一家,不來這里上哪里?"

蘭洛特笑道:"聽起來你好像對他特別崇拜似的.\"

諾丁突地紅了臉,別扭的瞪大了一雙虎眼:"我就是!你看不順眼還是怎麼地?反正我的命就是他的,水里火里我都他去!當初他領著虎族從小村里出來,我就給自己立了誓言,他從沒嫌棄過我們這些獸人,我就要以一百倍.一千倍來回報!別人都不肯要我們地的時候他肯要,別人都看不起我們的時候,他沒有,別人都唯恐避不開我們的時候,只有他伸出手來緊緊握住我們這些下等種族的手.這份情義我一直記得!獸人別的不懂,誰對我們好,我們記得最清楚!"

蘭洛特啞然,想不到憨頭憨腦的諾丁也可以說出這樣一番話來.\當下不由得訕然,精靈做為優越的種族,又何曾真正做過一些什麼?從某種角度來說.自視甚高的精靈又何嘗不是一個自私自利只管自己死活的種族?在這一點上,自己大是不如地個看上去沒心沒肺地少年.

蘭洛特斂眉,正色道:"諾丁,以前是精靈族太自私.現在有人以身做則讓我知道了什麼是該做的,而且我們已經生活在一起了,可否給精靈們一個機會,補足以前沒有做出努力的遺憾事?"

諾丁一怔,反倒不知該如何反應了.

徐錚走過來,絲毫沒有注意到兩人之間微微緊張感.道:"走,都陪我到湖邊去看看那個納迦.千里迢迢從納迦族的聚居地趕到這里來.肯定遇上了什麼為難事,我們幫得上就幫!"

一個陌生人,說幫就幫?卻見諾丁毫不猶豫的就跟著徐錚往前奔,蘭洛特微一轉念,心中不禁愧然,凡事多疑,自己這已經就已經是落了下乘了.\諾丁一個虎族,真情直性.認准了誰對自己好就絕不回頭.徐錚更是心胸大度.看似沒心沒肺的時常嘻笑著不正經,實際上那顆真誠的心比什麼都更能溫暖人心.相比之下.自己這個精靈王族卻實在不如他們兩個.

不知道這是不是就是徐錚性格里的魅力所在?總能把人心底最好的那一面誘出來,攤到陽光底下讓它散著燦爛地五色棱光?

心里微微湧起一股沖動.腳步一錯,已經迅跟上.蘭洛特叫道:"等等我."

星芭黛則叫道:"哥,等我."追在蘭洛特後頭跟去.拎著一件黑袍在湖邊站著,那個納迦已經被他剝得像一只褪了皮的兔子,全身都泡在湖里.\

此時,納迦族天生地水系魔法親和力已經顯現了出來,一個上半身是魚身,下半身是魚尾的少年載沉載浮的飄在湖面上,水波紋輕輕的泛著漣漪,輕輕托著他,讓他就是沉不下去.

徐錚領著一群人奔近,大家全都探頭探腦的看湖里的少年.

現在站在這里的人,絕大數都沒有見過生活在水里的納迦族,就在湖邊杵著,個個看得津津有味.

徐錚也是大感興趣,只見湖里地少年年紀和自己差不多——當然,這是指扣除徐錚前世那一百多歲地後裝嫩的這具身體.

少年長得非常斯文秀氣,嚴格地來說,應該是微帶一種病態的瘦弱.\他地頭,眉毛都是一種湖水般的碧藍顏色,一張巴掌大地小臉上的皮膚白得接近透明,越顯得不健康.在他的胸前,掛有一串海貝模樣的硬殼飾品串成的項鏈樣飾品,正中間垂著一個晶瑩剔透的海螺.少年的整個上身完全與人類無二,直到越過肚臍時才開始生變化,有細密的金色帶紅的魚鱗長出來,一下往下延伸,形成一條足有上半身兩倍多長度的魚尾,正在無意識的微微擺動,劃著水.

老實說,這樣一個文弱秀美的少年人魚在水里暈迷著飄在水面的情景異常美麗,但徐錚在觀察出他已經安全了後則覺得實在很雷人.

人魚啊……還是男版的.

人魚不都是美人麼?不錯,這個也是美人,可惜是男的.徐錚想看到的是美少女,有著纖細的腰身,豐滿碩大的胸部,比整個身體還長的頭垂下來,橫過胸前.\遮住一些重要的位置,只露出隱隱約約地曲線卻風姿畢露的展現著那種青澀的誘人的性感.而不應該是這個,平胸,平腹,哪里都平的骨感少年.瞧瞧,那天鵝般優美的頸上居然還有一個喉結……真是大煞風景……沒這玩意兒多好……

牛頭憨頭憨腦的伸著牛頭一直探頭往湖里看,嘴里道:"咦?"仔細瞅了半天,又道:"咦?"

"怎麼了?"霍克問道.

"我以前見過納迦."牛頭遲疑的道:"我記得納迦族的男的都很強壯,手里舉著明晃晃地魚叉,在水里的游動度快得驚人.還可以用魚尾支起身體到岸上來行走,怎麼這個看上去卻這麼……"

他對著自己的胸脯一陣猛撓.\頭痛的想想出一個合適的形容詞,許久以後才偶有所得,右拳重重擊在左手掌心,叫道:"不像這個看上去那麼鮮美可口,活像一盤煮好了端上桌的魚!"盤煮好了端上桌的魚……

眾人一陣惡寒,徐錚更是被他雷得外焦里嫩,打擺子一樣抖個不停.噢……他不由自由的想,把這個人放在盤里,澆上湯汁.周圍再放些芹菜段,小蔥花,細姜絲,蒜瓣,花椒粒什麼的……惡,不行.想吐了!

又被雷了一下,徐錚地眼光不懷好意的落到少年地胸上.果然,當真還有兩點,光是上半身,人類有的他都不缺,這兩點在雪白的肌膚上紅豔豔的甚是剌眼.

徐錚眼珠轉了轉,突地吃吃笑起來,道:"大家看光溜溜的裸男都看得很來勁啊?真好.\真好.免費看,一分錢都不用花."

牛頭一怔.道:"納迦都這樣的打扮,頂多身上多些叮叮鐺鐺的飾品."

徐錚竅笑:"那麼說.這光溜溜的胸脯也是露在外面地了?"

牛頭道:"我胸脯還露在外面哩,有什麼看頭?"

"男女都露?"

牛頭突地別扭起來.道:"女地我不敢看,好像也沒有穿什麼,只有兩個大貝殼貼在胸前……"

"沒看你也知道貼著大貝殼?牛牛啊,你不老實,其實看得很仔細的是不是?"徐錚狂笑不已,一把揪住牛頭尾巴,道:"老實說,你偷看了多久?"

"胡說八道!放開我尾巴!我只看了兩眼!"

"左眼還是右眼?兩眼一起上就是四眼了哦

這兩人,一葷一素,一個無意,一個有意在這里瞎攪和一通.\別地人還沒有覺得什麼,星芭黛和露琪卻是受不了,頓時臉色飛紅,兩人手拉手啐了一聲,扭頭就跑.半路遇到頂著草帽聞訊趕來的卡米拉,兩人揪著她就跑,後還不明所以地嚷嚷:"拉我干嘛,我要看納迦!"

露琪啐道:"光溜溜的男人有什麼好看地?"

星芭黛臉紅耳赤的道:"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說……納迦就是那種打扮,不是光著的……就是徐錚那張臭嘴能說."

卡米拉卻道:"唉呀,光溜溜的你們已經看過了?!我還沒看,我要去看看!"

三個少女拉拉扯扯的走遠了,湖里的少年也悠悠醒過來,用驚惶的眼神打量湖邊一群人,陡然現這一群里獸人,侏儒,人類,精靈什麼都有,一如自己聽到的傳說那樣,臉上的驚慌失措的表情才逐漸褪去.

隨即,眼光落光黑黑眼的徐錚身上,表情一怔,突地扁了扁了嘴,眼淚花就那麼毫無預警的掉了下來.

哦也……哭了.徐錚又被雷到,你說,大老爺們的,你有事沒事掉什麼眼淚啊?男人的眼淚不能那麼廉價啊.真是雷死人不償命……

布魯斯與霍克似笑非笑的眼光一致瞧向徐錚,那眼神明明白白的就在說:你麻煩大了!

真有人猜到是納迦了,強啊……

今天下午在我姐家一起看槍盜的《變形金剛2》,我姐養的那只叫右白虎的小貓一直在眼前晃.沒錯,它就是姓右,叫白虎,我姐取的名兒.

大約是它總是片刻不得安甯的折騰,我姐夫終于煩了,慢慢的放下手里的茶杯,道:"知道我為什麼不喜歡貓狗嗎?因為它們總喜歡把尾巴支楞起來,區別就是一個愛搖它,一個不愛搖它.假如它們低調一點,收斂一點,把總是支楞著的尾巴放下來,把菊花遮住,我會感覺沒那麼驚悚."

菊花?!

我一嘴的水密桃直接噴到液晶電視上,我姐失手把一把尺長的西瓜刀全長度殺進了西瓜里.

然後我們兩姐弟笑得呼天嗆地.高人哪!難怪以前我總覺得貓狗走路有哪里不對勁,一直沒找到原因,原來是走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