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當內部矛盾遭遇外部矛盾 02
圍觀的人看到徐錚過來,給徐錚讓出一條通路.該章節由徐錚來到肇事身前,沉聲問道:"怎麼回事?"

而那霍克幾個看到徐錚,臉上則神色各異.布魯斯微不可查的松了一口氣,霍克訕訕的別過臉,小初與諾丁臉上則微現怒氣,但也不敢直接徐錚的眼睛.

有這個反應,看樣子大家各有錯處,而布魯斯也沒有仗著自己的王子身份強行介入這件事情,看樣子是在努力的做和事佬.

徐錚也不和四人說話,先走到躺在地上的人身邊察看傷勢.獸族的傷得不重,大多是皮外傷和淤傷,有一個肋骨輕度骨折,有一個右臂脫了.徐錚先用接骨手法替他們正骨,掏了幾支治療藥劑來讓其它輕傷吞下,然後再去看人族的.人族那邊傷勢略重一些,除了皮外傷和淤傷,還有咬傷和抓傷,三個家伙骨折.徐錚也替他們處理了,請人將躺在地上的人送去休息,最後才看著跪在地上的,對兩邊的人道:"讓他們都起來.跪著像什麼樣子?"

"不!讓他們跪著!"霍克怒道.

初也道.

徐錚歎了口氣,這兩人,一個脾氣死硬,一個死要面子,平時不好好約束自己的手下族人,現在捅了蔞子才來嚴加教管,不嫌晚麼?

輕輕攙起一個霍克的士兵,道:"起來罷.站著說話."

那人小心翼翼的看著徐錚臉色,又偷眼去打量霍克,這才猶豫著站了起來,但仍是雙膝微彎,做好隨時跪下的准備.

將獸族的那邊的人也拉起來,徐錚溫和的問道:"都說說,是怎麼回事?"

獸族的人也如人族的那邊一樣,偷眼打量徐錚,唯恐惹怒他.

沒有人明白徐錚在所有獸人心中地地位.就是這樣一個溫和陽光地少年.看似歲數不大.卻有著智也難越地智慧.更有勇士一般地勇氣.帶領著走投無路地獸族來到無序大陸.貢獻出自己地莊園為獸族開辟了新地天地.更重要地是.他還有一顆寬廣包容地心.像百川納海一樣.可以平起平坐地看待眾生.

他所做地.沒有一個獸人不感激.可以這麼說.現在地生活全是這個少年所賜.雖然他並不在乎什麼尊敬,榮耀之類地東西.但在每個獸人當中.徐錚地地位已經遠過酋長地存在.在心中有著獨一無二地地位.而獸人又最懂得感恩.整個天底下他們最不願意得罪地人就是徐錚.

入莊以後.不僅是獸族.人族,精靈,侏儒,矮人,魔族,樹族.越來越多地種族出現在莊園里.而徐錚一直要求所有種族和平共處.眼下就弄出這樣一件事來.所以.徐錚說話地口氣越是溫和.一幫獸人聽起來就越覺得心里不安.

誠惶誠恐地看了徐錚許久.獸人中出來一個.手足無措地低聲道:"我們先動地手."

小初一聽.一張臉更是鐵青.喝道:"自己給我滾出莊去!"

那獸人面色大變.縮著頭.有些可憐地望向徐錚.沒人是笨蛋.徐錚心軟又富有同情心.這所有人都知道.當下便可憐巴巴年望著他.指望他能幫自己說兩句好話.

"嘿嘿嘿,那麼大的火干嘛?"徐錚摟了摟小初的肩,把他拉來分靠向自己.後渾身肌肉僵硬著,梗著脖子道:"早說過,自己惹的禍事自己承擔!莊園不需要這種惹事生非的混

徐錚摟著他輕輕搖他,道:"好了,好了.平時不見你罵人,一罵起來也會沒完沒了.多大個事.至于嗎?"

小初仍是怒意難抑的道:"這幫子人平時野慣了,現在不把規矩養好,以後還怎麼管?你就是這樣,凡事心太軟,該用硬手段的時候硬不起來!我自己是獸人所以我知道,獸人天性好斗,但這並不意味著可以把這種野性帶到莊園里來!"

十幾個獸人聽得面色如土,嚇得慌了手腳.現在地生活和以前相比,這中間相差什麼.在奧森莊園呆過的人都知道.幾乎同時的.十幾個獸人全部跪下,道:"這次是我們的錯.以後不敢了!"


徐錚臉色沉了一下來.喝道:"起來!跪著干什麼?木頭初!"

小初兩眼望向天空,仍是一臉怒意.

徐錚拉長了臉,怒道:"我的話也不聽了?"

諾丁拉著小初,低聲哀求道:"初……"

小初一別臉:"我管不著!"轉身讓過一邊,一臉不聞不理狀.

徐錚輕輕一笑,道:"你們都起來,跪久了腿麻."

獸人小心的看著徐錚,低聲問:"不趕人?"

徐錚笑道:"只要我在,誰敢趕你們?小初他得聽我的!"

獸人這才起來,縮頭縮腦的躲在徐錚背後.

徐錚轉向人族,問道:"獸人的性格我知道,如果不是有人先挑起爭端,他們不會無故動手.當然,動手肯定也不該.無論誰動了手,都不該.這里是家,不是戰場!"

霍克冷著臉,看向自己地士兵,道:"按理說,我是你們的頭兒,你們是我的士兵.但現在既然大家一起在莊園里生活,一切都要照足莊園的規矩來.現在這事我也管不了,你們聽憑徐錚落!無論輕與重,都給我好好聽著.假如被徐錚趕出奧森莊園,那是你們活該!"說罷,也讓過一邊.

徐錚一口氣頓時沒接上來,好嘛……都是些打太極拳的高手.

想了想,徐錚問道:"誰先出言挑釁的?實話實說,我不想聽廢話!"

人族出來一個,漲紅著臉:"我……"

徐錚探前身子,伸鼻嗅了嗅,問道:"喝酒了?"

那人更是慌窘,應道:"嗯.喝了一點."

"喝多了吧?蠢人的通病,喝多了就會胡說八道.你說什麼了?"

"呃……我說,獸人都呆頭呆腦的."

"這是原話?"

"……我罵他們是蠢豬."

"獸人什麼反應?"


"他們反罵回來.說我們人族是一幫自私丑陋的混

嗯,這話聽著像是獸人地口氣.徐錚又問:"再接著呢?"

"額……我們罵他們是下九流地生物,活該被滅族."

"罵得真動聽!"徐錚沉下了臉,火氣隱隱冒了出來.又問道:"獸人什麼反應?"

這個士兵怒了,惡狠狠的瞪向對面地獸人,道:"他們說我們是人渣.逃出銀箭時死地那些人活該!報應!"

徐錚的眼瞳顏色深了下去,轉頭看向獸人:"你們真覺得那些為了保護自己的戰友,朋友,親人而死去的烈士是人渣?退一萬步想,就算他們真是人渣,人已經犧牲了,攻擊一個死去的人,這樣做厚道?"

獸人們局促不安的垂頭不敢看徐錚地臉色,都小聲道:"對不起."

徐錚盯了他們半晌,許久後才道:"這句話為什麼當時不說?"複又轉頭看回人族,道:"接下來呢?"

"我們沖他們扔酒瓶子……他們沖我們扔凳子.然後我們朝他們扔桌子.他們沖過來……最後就打起來了……"

"很好,很好!"徐錚終于怒了,道:"你們這些人.一個挑釁在先,一個口出惡言,另一個再次惹事,後一個搶先動手.好,好,好!都是好樣的!了不起,真了不起!"學會窩里反了,哈?"

見得徐錚怒了,兩邊都噤惹寒蟬.不敢吭半聲.布魯斯卻微不可察的微笑起來,誰說徐錚沒威嚴?那是他性子溫和,輕易不火.而不容易火的人一但火,自有一怒勃的氣勢,誰見了都心里毛.

徐錚踱到兩邊人馬的中間,厲聲喝道:"當初來莊園的時候是怎麼說的?你們又是怎麼承諾我的?都說了,要和平相處,你們就是這樣和平相處地?對同一個莊園一起的生活的人大施拳腳?真是了不起啊!拳頭不對著外打,卻在自己地家門里逞威風!來呀!都沖著我來!"

垂頭.不吭聲.

徐錚脖子上的青筋冒起,怒道:"現在不打了?打夠了?我他***還沒夠.打!都給我打!真到都打趴下為止!"

一群人面面相覷,參與打架的獸人與人族悄悄互相用眼打量著,眼神都在告訴對方,完了,壞事了……

徐錚已經徹底被激怒,這種源自于莊園內部的不團結而引的內斗尤其讓人感到憤傷和傷

挽起袖子,徐錚大聲喝道:"我還沒有使用過莊主的特權.現在命令你們,給我打!直到雙方打得沒有一個站著的為止!"

吼罷.怒氣沖沖的看向霍克與小初:"你們有沒有意見?"

兩人慌忙搖頭.頭一次見徐錚這麼大地火,兩人也懼.

當下.霍克對著自己的人使眼色,小初也對著獸人暗地里揮手.兩人的人馬萬般無耐之心,只得迎戰到一起.

只是這一架,早已經沒有了先前的憤怒,也沒有泄心里的憋曲的感覺,又不不硬著頭皮上.打得心里不安之極,又小心翼翼,恍然才意識到對面站著的也是自己的戰友,一起在奧森莊園生活的親密地人.剛才打得要死要活,真是何苦來哉?求月票,推薦,收藏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hotsk,章節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閱讀!